古拉格词典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古拉格词典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8:12:34

<ASCIIArt>

发信人: bigpen (刀板上的良心), 信区: SIS

标  题: 古拉格词典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1年02月16日15:20:41 星期五) , 转信


  

古拉格词典

古拉格群岛正义宣讲部 原编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 海帆 缩编

 

  

(代 序)

“我难以用简单的几句话表述我的印象。我不想而且羞于对既是警惕不倦的革命卫士同时

又能成为异常勇敢的文化创造者的人们的惊人的毅力做一些俗套的颂扬。”

——“人民的海燕”高尔基同志1929年参观索洛维茨岛后的题词

“在专政时代,在处在敌人四面八方包围的情况下,我们有时表现出了不应有的温和,不

应有的心软。”

---苏联总检察长,国家首席公诉人克雷连科同志1930年在 审理“工业党”案件时的讲

话 

【(原编者)前言】

这既非群岛最早的编年史学者索尔仁尼琴曾专门收集、考证过的群岛泽克民族(犯人)的

土著语言的词典,也非一部考察某个村寨社会生态的《马桥词典》,更非一部荒诞不经的

《魔鬼词典》。它在某些方面比较接近于乔·奥威尔在《一九八四》里所描绘的那个“真

话部”所编辑的《新话词典》。然而,奥威尔、阿多尔诺那一流虚伪。短视的资产阶级自

由派学者只知道说什么“奥斯威辛之后,所有的诗都已经不存在”,却全然不知:早在奥

斯威辛之前,我们的第五军特别处处长洛谢夫同志1918年一开进迈科普市,就这样昂然痛

斥过旧知识分子:“你们的整个文化都是腐烂的!我们要彻底摧毁它,建立新的!你们当

中谁敢挡道,我们就把他消灭!”而我们群岛的前身———索洛维茨岛的第一任首长库里

尔科同志也早就义正词严地对害虫们宣称过:“都听着!这地方不是索(苏)-维埃共和

国,而是索-洛维茨共和国!我要你们在这都给我吸死人的鼻涕!”本词典所辑入的即是

我们在与革命前一切旧事物作最无情的决裂、在对成千上万的一小撮社会异己分子作最残

酷的镇压中所涌现出来的新词或对旧词所赋予的全新意含。你手头只有有了这样一部词典

,到我们这个群岛来时才能克服语言障碍,也才会不致象以往那些人那样老要去纠缠“我

??为什么?!?”这种无聊的问题。

这是本词典的第六十四次修订版。我们相信:随着群岛各项事业长足的进步,我们以后还

将不断发行新版。欢迎广大读者随时向我们提出修订意见。

【(缩编者)附注】

《古拉格词典》是有史以来气势最为恢宏的一部词典,即使是索尔仁尼琴的百万巨著也只

不过是对其中一小部分词条进行了释读。本着面向最广大的普通民众的原则,我们对该词

典作了一次缩编,对一些重要词条作了通俗的、扼要的介绍,以利向社会推广。这个缩编

本挂一漏万,不足之处肯定在所难免;但应该说,群岛的主要精神还是大致地体现出来了

 

【词典条目】

逮捕 搜查

社会预防 刑罚 五十八条 五十八条的大众性 五十八条的专用性 祖国背叛者 害虫 近立宪

民主党人 富农 二富农 社会异己分子 无不同政见者 社会亲近分子

侦查 侦查的轻便方法 侦查的非轻便方法 非司法制裁 特别庭 最高措施

泽克民族 分级灶 作业班 两套班子 绝食 咸鲱鱼 

大牌阵 减号 释放 向前看

 

【逮捕】

这是踏上群岛的通行证,是瞬息间完成的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转换。它可以发生在

任何时候(夜间或白天),任何地点(家中、单位、车站或路上)以及任何状态(睡梦中

、哺乳中、病床上或手术台上)下,可以由行动人员以任何身份(幽会者、邻居、假熟人

、电工、投宿者或路人)来执行。在被捕对象逃跑的情况下,允许用其亲人、邻居或朋友

来替代;在被捕人数不足机关下拨指标时,允许进行随机的偶遇逮捕。

【搜查】

进行逮捕的伴随性行动,其基本的行动原则是:什么没有找什么;任何一种(搜查)方式

与目标都不可能是荒唐的。

 

【社会预防】

苏维埃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的一个根本区别在于它是从阶级斗争的观点出发的,因而罪与

非罪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而在于是否能有效地打击全部的社会危险分子。即使是所谓的

证据不足,但对那些已被国家政治保卫部门或内务部门认定是社会危险分子的人也必须实

行坚决的打击。

【刑罚】

苏维埃专政下的刑罚既不是报复(工农国家不对犯罪分子进行报复),也不是赎罪(不可

能存在任何个人的罪,只存在阶级的因果关系),而是保护社会制度的防卫措施。

【五十八条】

1926年刑法典第58条的简称,是作为刑事犯罪的“国事罪”中的一种,也是进入群岛的主

渠道。该条有14个分条,对各分条的详细解读可参见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的第二章

。对触犯本条款的主要有四种刑罚:十年、二十年、二十五年或枪决。

【五十八条的大众性】

意指五十八条中某些分条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如第10分条“反革命鼓动罪”与第12分条

“不检举罪”,它们适用于上至年逾古稀、斗字不识的老人,下至十二岁的小学生。无论

工作日还是星期天,清晨还是夜晚,在班上还是家里,在楼道里,在地铁站,在密林中,

在剧场休息时,在未张嘴未动笔时,这两条罪都可能被触犯。

【五十八条的专用性】

意指五十八条中另一些分条仅适用于特定的对象或状态。如第1分条乙款“损害苏联军事威

力罪”仅适用于从元帅到列兵的所有军人;第11条“有组织地反革命罪”仅适合于两个人

以上(含两人)的组织犯罪或组织犯罪准备。

【祖国背叛者】

旧称“背叛祖国者”,系指所有的战俘。

【害虫】

某个时期加入过除布尔什维克党以外的其它任何一个政党(社会革命党、立宪民主党或孟

什维克等等)的人、所有的无政府主义者、地方自治工作者、合作社创办人、神甫、僧侣

、托尔斯泰主义者、可恶的知识分子、不安分的学生等等。

【近立宪民主党人】

既非保皇又非革命的知识分子,也即除极端的文人,神学家与社会主义理论家之外的所有

知识分子。弗·伊里奇同志曾严肃地指出:“(这些)知识分子不是民族的头脑。而是民

族的粪便。”

【富农】

所有经济上坚实、劳动上坚实的农民。

【二富农】

那些尽管衣服穿得可能最破烂,但不愿进集体农庄、不爱过集体生活、具有独立不 精神、

挡住了集体农庄积极分子道路的农民。

【社会异己分子】

除无不同政见者外的所有其他触犯五十八条的人。他们是群岛的重点打击对象。

【无不同政见者】

也称“思想纯正分子”。他们是尽管触犯了五十八条,但仍相信自己是一贯的“苏维埃人

”,只是因某种误会才来到群岛的人。他们始终坚持与其他五十八条犯人划清阶级界限,

坚决维护党国及群岛的整体声誉,离开群岛后可以毫无怨言地重新投入工作中去。他们是

群岛的重点团结对象,是充当眼线的生力军。

【社会亲近分子】

即盗窃犯、抢劫犯、小偷和流氓等刑事惯犯,是与“社会异己分子”相对立的概念。由于

流氓无产阶级不是私有者,不会与阶级敌对分子站在一起,而是更乐意亲近无产阶级,故

得此称。他们是群岛的重点依靠对象,是群岛各个有利位置的主要占据者。

【侦查】

利用一切手段包括革命的恐怖手段来将那些自由的、有时是骄傲的、永远是没有思想准备

的人压弯、迫使其招认全部罪行的一个过程。

【侦查的轻便手段】

不在侦查对象肉体上留下明显痕迹、而在精神上能彻底打垮其意志的一切手段。

【侦查的非轻便手段】

为了打垮敌人的精神,也可以对其施加某些肉体上的影响。其影响的具体方式与程度由侦

查员灵活掌握,狱医要尽可能少干预侦查员的工作,一般也不宜因侦查对象的意外死亡而

追究侦查员的个人责任。但侦查员应避免造成将侦查对象的眼珠打出、脊梁骨打断等过于

剧烈的影响后果。

【非司法制裁】

为了提高惩办反革命分子的效率,可组成特别庭对其实施行政处分,包括决定执行最高到

2

5年的劳改、没收全部财产、剥夺称号与通信权等。

【特别庭】

其前身是国家政治保卫局组成的各级三人小组。1954年后各地由地方党组织、内务部门与

检察院三方组成的一个特别机构,负责对社会危险分子进行非司法制裁。特别庭不进行公

开审理,不予制裁对象申诉权。

【最高措施】

旧称“死刑”。1917年10月废除死刑,到1918年6月恢复。1920年1月再次废除死刑,但不

适用于军事法庭。1920年5月全俄肃委被临时授权可以采取社会保卫的最高措施——枪决。

1927年决定最高措施只适用于五十八条犯人、军职罪犯与武装伙匪。1932年颁布“八七法

”,决定对盗窃国家任何一点财产的罪犯都可适用这一措施。1936年将“社会保卫的最高

措施”更名为“刑罚的最高措施”,即现今简称的“最高措施”。自此以后,这一措施的

适用范围不断扩大,但它们只不过是完全被废止前的临时性措施。

【泽克民族】

我们各族人民敬爱的父亲---斯大林同志对“民族”下过这样一个光辉的定义:“民族

是人们在历史中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的经济生活以及表现出了共同的

文化特性与心理素质的共同体。”应该承认,数以百万计的泽克(犯人)在某种意义上正

是这样一个新的民族:他们共同在群岛上生存,有统一的食物、衣着与作息制度,在与生

产的关系上都同是依附性的关系,都不具有产品分配权,他们虽然几乎没有书面语言但已

经有了自己的口头语言,在文化及心理上表现出普遍的尽最大可能的逃避劳动、对首长的

阳奉阴违、人与人之间的全面的不信任与稳定的冷漠、生活上的坚决性与行动上的灵活性

。不过,泽克们对自己的民族完全没有感情,他们是一个已难以被驯化从而被文明社会抛

弃了的民族。

【分级灶】

由天才的发明家纳·弗连克尔所发明的对劳改营的面包与热食再分配的办法。即制定一个

面包与热食等级表,根据泽克们所完成的劳动定额情况来进行分配。

【作业班】

将泽克们分别编入某个班,迫使其共同地生活、进行共同的劳动、领取同一级的面包与热

食。对于那些尽可能想逃避劳动、完不成工作定额的人来说,受惩罚的将不仅仅是他们本

人,而是整个作业班。

【两套班子】

在劳改营并存这样两套管理班子:劳改营管理班子与生产管理班子。前者负责对作为劳力

的泽克的管理,后者主要掌握生产、材料、工具与运输。前者执行从生产单位给劳改营带

来最大限度工资收入的内务部计划,后者执行把工资开支降到最低限度的生产计划。实践

证明,这两个班子不仅互不冲突,而且恰恰有效地相互配合,实现了最大程度地打击社会

异己分子的目标。

【绝食】

这是泽克们采取的敌视苏维埃政权的反革命行为。劳改营无须对泽克绝食而亡的情况负任

何责任,但他们还是应该在对封闭的条件下尽可能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诱导、人工

灌食、加刑等)来制止这种行为。

【咸鲱鱼】

在二战期间,劳改营规定:每捕获一名逃犯,给几公斤咸鲱鱼、两普特面粉与八米布匹。

劳改营附近的居民后来把逃犯称之为“咸鲱鱼”。

【大牌阵】

为了给予社会异己分子持续的打击,可以将蹲满一个中心监狱刑期的人再送远地流放,也

可以将“减号”期满的人送去更偏僻的地方流放,一个地方流放期满可以再送另一个地方

流放然后再送进另一个中心监狱。

【减号】

对社会危险人物禁止在若干年内在中心城市、重要口岸等地居住。

【释放】

从一个劳改营转到另一个劳改营的间歇期。

【向前看】

对“个人迷信时期”的过失表示理解,对历史旧帐采取不纠缠不追究,相信党完全能纠正

自己偶然出现的错误,相信恶梦早已经过去了的理性态度。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FROM: 162.105.49.178]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