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化与国际关系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区域化与国际关系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3 20:14:13

<ASCIIArt>

发信人: watsonwwh (李慕白), 信区: SIS

标  题: 区域化与国际关系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1年01月12日22:05:57 星期五), 站内信件


多极化与区域集团化之间的国际关系

 

2001-01-11

冯存万

【内容提要】 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是当今世界并行发展的两大趋势,两者相互依赖、

并行发展,对世界局势的发展变化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但国内对两者展开的研究并不

多见。正是在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之间的相互依赖以及两者的共同作用下,国际关系发

生了新的变化,所以,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是可供选择的观察国际关系的新视角。这个

视角为我们分析国际关系提供了一个合理的、符合现实的研究方式。

  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区域集团化是当今世界的三大特征,从这三个特征出发分析

国际关系的重要性不言自明。目前,国内外以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为视角展开的国际关

系研究较为普遍,较好地分析并预测了国际局势的发展变化。然而,以多极化和区域集

团化为视角的国际关系分析研究很少展开,造成了国际关系研究方法中视角的偏失和视

角选择的不合理跳跃。笔者认为,经济全球化更多地表现为国家之间的合作,单纯地强

调经济全球化的作用,将无法解释当今国际社会中依然分散的格局和由此引发的重重矛

盾与斗争。同经济全球化一样,区域集团化和多极化也是主导并推进国际局势发展的潮

流,两者对国际关系施加的影响是巨大的,应该成为我们研究国际关系的重要视角,否

则,单纯以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为视角,不足以了解当今国际关系的全部特征及其成因

  一、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的并行发展

  从现实世界来看,多极化是有潜质成为世界一极的大国(国家集团)加强对世界各

区域的影响力并加以巩固的过程,显著特征之一是“分散化”;区域集团化是主观上依

据地缘关系和经济交往成立国家集团,客观上将世界经济划分为有所分离但又彼此联系

的几部分,同样具有“分散化”的特征。这两大趋势之所以能在当今世界并行发展,有

其必然的原因,即互相提供了利于对方发展的条件。

  首先,多极化进程刺激了区域集团化的发展。冷战结束,两极格局被打破,引发了

众多世界强国重新组建世界格局的行动,原因在于:冷战时期国际关系中追求集体军事

安全的必要性转化为发展国家经济实力。增强各自国际影响力的紧迫性。冷战期间,欧

洲和日本需要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躲避苏联的直接冲击,因此把扩展自己在国际社会中

的影响力的目标和愿望压伏到较低的层次,在国际事务中惟美国马首是瞻。同样,两极

格局给中国带来的局限也是很明显的,美苏两极虽然对立,但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也

依然存在联手共扼中国的可能性,中国只能在美苏主导国际事务的形势下利用有限的资

源和空间,对内韬光养晦,对外维护独立自主。而中国要改善和发展中欧、中日关系,

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关系的亲疏远近。苏联解体后,美、日、欧军事合作的必要性

大大降低,三者之间的向心力减弱,离心力增强。苏联的垮台和美国实力的相对下降,

对于中、日、欧来说是发展自我的历史机遇。俄国要从苏联的废墟上站立起来,就必须

忍住国内的阵痛,紧跟国际局势的变化。由于提升经济实力是各极加强各自国际影响力

的首要任务,所以,它们在冷战后加强国际经济交往的行为最为突出。

  当然,与什么样的国家集结成区域集团,既取决于“极”的意愿,也取决于以下几

个限制性的条件:(1)地域上接近或相邻,而不能简单地跨洲越洋盲目地联通;(2)

经济领域存在较强的互补性,或者在可预见的未来能形成较强的互补,而不能不顾实力

悬殊就进行联通;(3)国家间无重大的交恶或纠纷,基本上保持和平共处的外交关系。

依据以上限制,中、美、日、欧、俄这五极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以地域为限制的区域集

团化进程。在现实中,除俄国外,其余四极在不同程度上较成功地加入了当今世界最为

显著的区域集团:北美自由贸易区、欧洲联盟、亚太经合组织。

  其次,区域集团化为“极”增强国力、巩固其世界一极的地位提供了条件。人们普

遍认为,一个国家或国家集团要成为世界一极,本身必须具备强大的实力,即必须在政

治、经济、军事和外交诸方面具备较强的实力和影响力,同时还要具备较丰富的自然资

源和一定数量的人口和科技力量,并具备独特的文化感召力和较高素质的公民。但是,

在国际交往日益频繁的今天,国力强弱与否直接受到该国国际化程度高低的影响。譬如

经济上缺乏国际交往的国家,必然形成相对的经济劣势,因为在自给自足的本体经济循

环中难以保证对科技、教育等领域的重点投资,导致国家创新能力的降低,在国际竞争

中必然落伍。当然,不分战略重点地参与国际交往,只能给增强国力以“泛”的条件,

而与一些符合上述限制条件的国家集结成集团,则能给增强国力以“精”的条件。形成

区域集团的益处还在于,强化国内经济抗风险的能力,在国际化分工进程中加快本国产

业结构的优化组合,同时也为集团内各国之间展开政治、军事、外交、文化等方面的合

作提供了物质基础,或者说为“极”扩充其政治、军事、文化、外交的号召力和感染力

奠定了基础。总之,区域集团化对于一个国家增强其国力的促进作用是多方面的,尤其

对于那些想成为世界一极的国家来说,更是现阶段最好的历史机遇。

  从外向的角度来说,要成为世界一极,还必须具有能够促进世界变化的国际影响能

力,也就是说,作为世界一极应该具有以下的特征:

  (1)是一个实力极,它的经济运行能影响和关系到所在区域的整体经济态势,在保

持自身实力增长的同时推进本区域的经济增长;

  (2)是一个增长极,能长久保持本身经济运行的良好态势并实现经济实力的持续增

长;

  (3)是一个凝聚极,能成为本区域经济资源的吸附和聚合中心,在重大的整体性的

经济转折过程中,能得到周边国家的支持或瞩目,是本区域经济界的“发号施令”者;


  (4)是一个辐射极,是本区域内资金、人力、技术、信息等经济资源的运转枢纽和

疏散中心。

  区域集团化以国家集团的形式,为一个“极”发挥上述能力提供了用武之地和检验

场所。从现实世界来看,没有一个区域集团是自然而然地形成的,最初成立区域集团的

倡议大多来自于那些想成为而且也有潜质成为世界一极的国家,这说明未来世界中的“

极”对于区域集团化能提供的有利条件有很清醒的认识。同时,在大多数情况下,一个

区域集团的形成,必然促成众多的经济领域甚至综合性的国际制度的产生,而制定和实

施这些国际制度的权力也大多掌握在“极”的手中。通过这个环节,一个“极”对国际

事务施以影响的目标在区域集团内首先得到了实现,而这是世界一极对整个世界事务施

加影响的初步阶段和必经阶段。(未完待续)

二、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之间的国际关系

  以全球化为视角,可以分析出当今世界为何出现了以经济联合为特征的国家间联合

,但是难以解释在联合的趋势之下,国家之间为何又矛盾重重、斗争激烈的现象。我们

认为,全球化是一个长期过程,而区域集团化是这一过程的初级阶段,或者说是过渡阶

段,而这个过渡阶段是分析现时国际关系的关键所在。从区域集团化来看,世界仍然分

成几大部分,而且各部分之间的对垒力度增强,相互之间有一系列尚未解决的问题,这

些问题就是引起国家之间不和谐关系的原因所在。在这些问题的影响下,国际关系的主

题出现了新的变化。下面选几例分别加以论证。

  (一)南北矛盾:中心与边缘地位确定过程中的国家间磨合

  在每一个区域集团内,国家都有发达与欠发达、富裕和贫弱之差别。国家以“契约

”的形式集结成国家集团时,经过国力对比这个“分水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中心和

边缘的地位差别。占据中心地位的国家只能是具有充当世界一极的潜质的国家,通常是

富强的发达国家,而居于边缘位置的国家,一般是贫弱的欠发达国家。依存理论认为,

穷国与富国之间的合作将带来双方受益的结果,“对于穷国来说这些报偿可能主要是物

质上的,而对富国来说更重要的是政治气候的改善”。但组成区域集团后带来的经济收

益并不能完全掩盖国家间的矛盾冲突,因为穷国仍不可避免地要在与富国的交往中受到

损害:中心国家(富国)既不依赖于任何一种商品的销售与供应,也不依赖于它与任何

一国的贸易,它不可能轻易地被迫接受不利的贸易条件,反倒在多数国际交易中得到较

好的结局。再者,中心国家在产业结构和资金、技术、人力和科技等方面的优势,也是

推动工业和经济发展的条件。然而,处于国际政治经济体系边缘的穷国,既在对外贸易

中存在严重的依赖性,又缺少产业结构、资金、技术、人力等方面的优势,所以,国际

经济交往的结果是中心国家愈来愈富,边缘国家则依然贫困。如果广大发展中国家、尤

其是目前仍处于经济困境中的国家无法在组建区域集团的过程中获得足以使其摆脱经济

困境、提升国际地位的成果,那么它们与中心国家的经济合作过程必然是包含痛苦和挣

扎的磨合过程。

  另外,这个过程还包含着中心国家对区域集团乃至世界整体经济运行所负有的责任

和义务是否能实现的反差。中心国家的不同经济行为,可以使整个区域集团的经济运行

产生不同性质的变化:不合作或消极的行为,能使区域集团的整体经济运行处于停滞状

态乃至呈现衰落趋势;而积极的主导作为可以使之呈现巨大的活力。作为与否,消极与

否,在于中心国家对它所负有的责任和义务的认识。现实中的日本给了世界一个反面例

子。日本积极在亚太地区推行“雁形经济模式”,雁头自然非日本莫属,但是1997年亚

洲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却落井下石地将日元贬值,自己谋得私利,亚洲的金融状况却

是雪上加霜。这个事实迫使广大边缘国家冷静地思考和审视中心与边缘地位差别带来的

问题:组建区域集团究竟能使谁的国家利益占主导地位?中心国家从区域集团化中获得

丰厚的利益,为其充当世界一极增加了砝码,但边缘国家就要必然承担随之而来的代价

吗?当中心国家只享受区域集团化带来的利益而拒不承担其责任时,边缘国家应当如何

争取合理公正的待遇?如何有效遏制中心国家的这种“不义”行为以保证边缘国家的利

益不受损害?这些都是区域集团化和多极化给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带来的问题。

  加入区域集团化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利益损耗,而不加入这个世

界发展进程则必然导致在未来世界中的衰落。如何使自己的利益损耗降到最低程度,取

决于中心国家和边缘国家的磨合。需要指出的是,这种磨合的国际关系是南北矛盾在区

域集团化进程中的新的表现形式,是南北矛盾这一世界性矛盾在世界具体区域内的加剧

演化。相对而言,以前的南北矛盾是泛化的、全球性的,而现在这一矛盾又加上了具体

的、区域性的特征(或许,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还不只是“磨合”一词能够表

述清楚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国际关系舞台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借助多极化

与区域集团化,分别以中心国家和边缘国家的角色在世界各区域展开了既协作又竞争、

既团结又抗衡的新型国际关系历程。

  (二)民族主义:经济联合中类型的多样化

  在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的过程中,众多的民族国家面临区域内有国家要明显地超越

自己成为中心国家和世界一极时,民族主义对于国际关系的影响更为突出。现阶段的民

族主义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1.经验型的民族主义。历史上受到强国欺凌而产生的对他国的恐惧或警惕,可能成

为民族主义中最为沉重的一部分。当面临在集团内选择一个国家作为“中心国家”时,

这种恐惧或警惕就会动摇这些国家加入集团的想法。在亚太地区,日本曾经举兵入侵众

多的国家,这段沉重的历史造成的伤痛一直提醒亚洲各国人民警惕日本任何的不良举动

。近年来日本不断对内增加军事费用、对外制定各种法案扩展其防务范围,引致亚洲各

国一致的反对与指责。当然,就亚太经合组织所包含的大多数国家来说,日本的民族主

义很大程度上就是阴魂不散的军国主义。与日本共同推进区域集团化是历史必然,但是

,绝对不能让日本的军国主义随着它参与区域集团化带来的经济影响的增强而死灰复燃

。所以,既要与日本合作,也要打击和抗议日本的军国主义,这是东亚国家和日本的外

交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2.失落型的民族主义。某些强国仍难以彻底放弃历史上曾经拥有的世界文明中心的

地位,它们仍寄希望于国家辉煌历史的再现,从而在联合组建区域集团时瞻前顾后,啧

有烦言。欧盟内各民族国家之间争强求胜就是明显的例证,英、法、德、意等国家在联

合的过程中普遍产生了“带有失落感的民族主义”。比如,“法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主

要表现在对待欧洲的一体化、移民和本国历史的态度上:他们反对欧洲统一,是怕法国

的民族利益和民族个性被这个大团体所吞噬;他们厌恶外来移民,是怕后者为就业带来

更大的困难,怕法国的社会和文化结构受到外来的冲击;他们感到愧对历史,是看到法

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已经今非昔比。”由于这种失落的民族主义的影响,西欧各国公

民难以在国家组成国家联盟时自然而然地将对祖国的忠诚转化为对国家联盟的忠诚。伴

随着欧盟的扩大,各国公民的怨言会越来越多,基于此,欧盟究竟是先对外扩大还是先

内部深化,已经成为令西欧各国都头痛的痼疾。

   3.追求公正型的民族主义。区域集团化本身要靠各国制定“契约”来规范国家间

经济行为,促成新的国际制度的诞生。考虑到谁对制定和实施国际制度具有决定性影响

的问题,民族主义的警觉性也会得到提高。区域集团内各国不分大小强弱都要受到制度

的制约。但是,由于各国在集团内的实力不同,地位有别,各国所能够从制度中获得的

收益和为履行制度而付出的代价也有区别。而且能够充当世界一极的中心国家,在绝大

多数情况下对制度的制定和实施有近乎决定性的影响。国际观察家们所设计的理想的状

态是,大国能够“放弃讨价还价中的眼前利益,以便确保关系到稳定的国际制度的长远

利益”。但实际上,西方大国的行为远非如此善意。涉及到国际制度的实施,“在强者

(大国)看来是为公共利益维持治安的行为,在弱者看来则是帝国主义的恃强凌弱。”

当然,发展中国家认识到,国际制度对强国也有约束的一面,通过对制度制定与实施行

为的参与,发展中国家也能够拥有某些途径和机遇去获得国际权力和地位。可见,由于

区域集团化和多极化的相互作用,民族主义在国际关系中能发挥影响的空间有所扩大。

(未完待续)

(三)大国国际战略:“极”在不同的区域集团间交叉延伸

  对于大国来讲,参与各自的区域集团化并非最终目的。在自身所在的区域内组建区

域集团是促进其作为世界一极实力增长的初步阶段;能将势力延伸到其他的经济区域,

则是检验是否取得初步成果的一种方式和向世界施加更大影响的新起点。所以,世界各

“极”不甘心囿于原有的区域,必然在立足于原有区域集团的同时,向其他的区域集团

加以扩张。目前各国在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进程中取得的成果和面临的挑战各自不同,

有的“极”有充分的实力插手任何一个区域集团的事务或对其他的“极”横加干涉,有

的“极”则仍面临着对其综合能力的加强和在区域内削减其他对手影响的问题。从各“

极”在不同区域内的交叉和延伸,可以窥见它们的国际战略。

  1.美国:横跨两大区域集团,维护霸主地位。在多极化趋势日益增强的今天,美国

的全球霸主地位受到了空前的挑战。为了保持这一地位,美国在区域集团化进程当中,

广泛扩充其影响,既巩固并扩大它在北美自由贸易区中取得的成果,同时又积极参与亚

太地区经济区域集团的组建和深化。通过对两大区域集团的广泛参与,美国希望能够增

进与日本的同盟关系,有效遏制日本的叛离倾向;通过上述成果的取得,为更加有效地

抗衡西欧与俄罗斯奠定基础。此外,可以抢占中国的巨大市场,为其日后的经济持续增

长寻找促发因素。所以,美国在对亚太各国的经济影响方面与日本之间存在着激烈的你

进我退、彼此竞争的现象。资料表明,近年来美国和日本在对东南亚国家的资金输入和

投资方面频频交手,争夺对这些国家的控制性经济影响。

  2.中日之间:区域之内竞争,增进各自实力。中日两国是当今世界仅有的在一个已

成型的区域集团必然形成竞争的两个世界之“极”。相对于美国而言,中日两国都属于

第二层次的世界“极”。日本的经济实力虽然使它在亚太地区,尤其是东亚、东南亚地

区具有不可撼动的经济优势,但面对中国日益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如日中天的政治威望,

日本感到一种“威胁”,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一“极”,中日两国都面临着怎样竞

争、怎样协调的问题。就当前来看,中日关系喜忧参半,主要原因在于日本极力削减中

国的影响,借助它与美国的关系向中国施压。日本的亚太国际战略表现为:尽管日本一

边向美国喊“不”,一边却又在防务上与美国频频制造事端,扩展其“安全”范围,借

以遏制中国;同时加大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以增强实力,抗衡美国。

  3.欧俄之间:区域内外联手,试探组建联盟。俄罗斯在冷战后的外交战略出现过重

大的转折,加之国运衰微,积重难返,至今未能成功地加入到主要的区域集团当中来。

但是,俄罗斯也很清醒地认识到区域集团化对于俄罗斯恢复成为世界一极能够起到的积

极作用,在独联体国家范围内组建了一个区域集团,在有限的空间和领域内推进经济一

体化。对于美国屡次加压(例如北约东扩)情况下自身的窘境,俄罗斯认识到,联合欧

盟是行之有效的途径之一,所以,“融入欧洲”已成为俄罗斯外交的重要目标。从欧盟

方面来讲,它充当世界一个强极的愿望总是受到美国不顾其盟友利益而妄自作为的损害

,所以,联合俄罗斯将使美国重新认识到欧盟的实力和价值。由此,欧盟一直致力于扩

大对俄的经贸往来,同时通过频繁的高层互访、强调共同文明的价值,努力拉近与俄罗

斯的距离。欧俄有可能建立起名副其实的伙伴关系。但是由于美国的阻挠性影响和组建

区域集团的限制条件,欧俄关系究竟怎样,还要经受时间的考验!

  以上的分析表明,从对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的共生共存以及在它们双重作用下的国

际社会来考察国际关系,能够了解世界局势的大致主题和变化趋势。

  多极化和区域集团化并行发展下的世界未来如何?可以预见的趋势是:多极化由于

区域集团化的加强而最终奠定其格局,而多极格局确立之后,区域集团化则趋于泛化分

解,或者说,最终将为经济全球化所代替。“区域集团化在本身加快发展的同时,相互

之间的依赖性和利害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以至于对方的发展已经成为自身发展不可缺少

的外部条件,它们的内部合作以及它们之间的合作将促使世界经济进一步向一体化发展

。”多极化和未来的经济全球化(脱离了初级阶段的经济全球化)之间,国际关系又如

何发展?它将呈现怎样的面貌和特征?这取决于历史的发展。而怎样预测并解读这些面

貌和特征,则是另外一篇文章的任务了,要完成这一任务,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应该是

较为合理的分析视角之一。(完)


--

委蜕大难求净土,伤心最是近高楼。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