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人深省的“比例颠倒”(zhuan)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发人深省的“比例颠倒”(zhuan)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8:12:24

<ASCIIArt>

发信人: bigpen (刀板上的良心), 信区: SIS

标  题: 发人深省的“比例颠倒”(zhuan)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1年02月16日21:32:29 星期五) , 转信


 

发人深省的“比例颠倒”    作者: liangzhi 时间:2001-2-15 下午 05:52:17 

发人深省的“比例颠倒”

——读《一位美国学者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王继忠

   2000年第7期《真理的追求》,刊载了美国教授大卫·科茨分析苏联解体的文章。

该文不仅逻辑严密,说理充分,还提供了几组发人深省的数据。1990年前后,美国等

西方国家的多家调查机构在苏联进行了多次民意调查,声称希望坚持社会主义的人高

达80%,愿意实行资本主义的人只占5%-20%。1991年5月,即苏联剧变前夕,美国

一家调查机构在苏联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是:17%的人赞成实行“美国式的市场经

济”(即资本主义),83%的人不赞成。1991年6月,美国一家社会调查机构对苏联

全国为数10万的掌握着高层权力的党政要员进行调查,结果是:认为应实行资本主义

的竟占76.7%,愿意坚持社会主义的只占9.6%。

从以上几组数据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在人民大众中间和党政要员中间,愿意搞社会主

义的人和搞资本主义的人,其人数的比例正好是颠倒的。人民大众中愿意搞社会主义

的人所占的比例,差不多是党政要员中愿意搞资本主义的人所占的比例;而愿意搞资

本主义的人在人民大众所占的比例,又差不多是党政要员中愿意搞社会主义的人所占

的比例。

这一颠倒的比例,是发人深省的。

一、前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发生剧变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并不说人民的选

择。

二十世纪90年代初,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国际国内反社会主义势力相互配

合的进攻下发生的剧变,使执政的共产党有的被取缔,有的被解散,而逃亡国外的地

主、资本家,一个个弹冠相庆,衣锦还乡,重温复辟的美梦。在那里,“光明转化为

黑暗,主人转化为奴隶,阴风怒号,虎狼遍地,嗜血的资本猛兽重新出现,人民又跌

入苦难的深渊。”(摘自魏巍《女娲补天》一文)。

美国教授大卫·科茨列举的事实,有力地表明苏东巨变绝不是 “人民的选择”。

在通常情况下,使用美国一些民意调查机构的数据要非常谨慎,但这个83%应该是可

信的。因为按照他们的价值观念,总想把社会主义国家中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说

得少些,而把愿意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说得多些,以利于他们宣传“资本主义优于社

会主义”。所以,这个83%的比例是只有缩小,没有扩大的。现在,姑且就以83%为

客观数据,那么既有83%的人愿意搞社会主义,怎么能说这些国家走上资本主义道路

是“人民的选择”呢?这显然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是有悖于前苏联人民意愿的。当

我国一些人如是说的时候,前苏联人民该是多么的无奈!

前苏联是这样,波兰、罗马尼亚等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也莫不如此。

如果把强加给人民的严酷现实,说成是“人民的选择”,这是最典型不过的“存在即

合理论”了。

“人民的选择”,应是人民出于高度的理智和觉悟,经过积极、勇敢、忘我的斗争,

使自己的理想、信念、主张、道路得以实现。比如,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苏

联人民的选择。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就是中国人民的选择;而1915

年的袁世凯称帝、1927年的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建立蒋家王朝,就不是人民的选

择。我们必须把反动势力的阴谋得逞与人民大众的选择区别开来。如果不作这样的区

别,而是消极、被动地承认现实,那么,1933年的希特勒法西斯上台也能称为是德国

人民的选择了。

人民从总体上说,从长远来说,是不可欺的。但在某一时段、某种情况下,人民中的

许多人可能会被某些阴谋家、某些势力所误导、蒙蔽、欺骗和利用,为了眼前、表面

的利益去干损害自己长远利益、根本利益的蠢事。就以罗马尼亚为例,1989年12月罗

马尼亚掀起了一股反社会主义的浪潮,当时有不少罗马尼亚群众出于对罗共和政府的

某些不满,也置身于其中。受这一浪潮的冲击,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杀,共产党跨台,

罗马尼亚由社会主义复辟为资本主义。可是,十年以后,他们懊悔了,他们呼唤“回

来吧,齐奥塞斯库同志!”。《苏维埃俄罗斯报》称:“1989年12月25日,罗马尼亚

总统和他的妻子被处决,当时西方把这场动乱称作‘自发的人民起义’而实际上它是

西方特工机关操纵的”。这种先是被操纵以后又深感懊悔的举动,绝不是“人民的选

择”,而是一时地被蒙骗、被愚弄,其教训是值得善良的人们永远深深记取的。

二、前苏联和东欧原社会主义国家剧变的严酷事实说明,社会主义国家最危险的是那

些想走资本主义道路而又掌权的党政要员。

前苏联发生剧变时,全国人口约2.8亿,按83%的人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比例算,全

国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数为1.9亿;而所谓的“精英集团”亦即掌权的党政要员,

当时人数约为10万,按76.7%的人愿意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比例算,全国愿意走资本主

义道路的党政要员仅为7.6万人。7.6万人与1.9亿人,在人数上简直不好相比。但就

是这区区的7.6万人却能强奸1.9亿人的民意,把国家推上了对他们来说是苦难深渊的

资本主义,实现了帝国主义用制裁、封锁、颠覆、入侵都未能实现的美梦。

这是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典型的实例。

这是毛泽东一再告诫我们的“搞不好,资本主义将是随时可能的”痛楚验证!

为数很少的“精英集团”亦即掌权的党政要员,何以有如此大的能量呢?答案很简

单,就是因为他们掌权。

因为他们掌权,他们就可以凭借权力推行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组织路线、思想

路线,在苏联和东欧国家酿造一种有利于资本主义而不利于社会主义的大气候。因为

他们掌权,他们就可以用共产党的名义公开地树起反社会主义的旗帜,使资产阶级自

由化的东西堂而皇之地成为党的纲领、路线、政策、方针,并用行政命令去推行。因

为他们掌权,他们可以利用一切舆论阵地和舆论工具,用诡辩的手法,篡改马列主

义,打着“改革”的旗号去搞资本主义。同时,因为他们掌权,他们就可以和国际上

反社会主义的敌对势力建立广泛的国际联系,并得到这些势力政治、经济、舆论等方

面的支持。因为他们有这些自身的特点和优势,他们人数少、能量大,把世界上第一

个社会主义国家推上了资本主义。这是原苏联国内国际上的其他敌对势力所期盼的。

前苏联“和平演变”的惨痛教训清楚地告诉我们:“和平演变”的危险,党内的大于

党外的,最危险的是那些想走资本主义道路而又掌权的党政要员。

鉴于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产生和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的谋

略,毛泽东强调指出:“我们在批判教条主义的时候,必须同时注意对修正主义的批

判。修正主义或者右倾机会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它比教条主义有更大的危险

性。修正主义者,右倾机会主义者,他们也在那里攻击‘教条主义’。但是他们所攻

击的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根本的东西。”(《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前苏联和东欧原社会主义国家蜕变的惨痛现实,充分证明毛泽东关于反对修正主义、

反对“和平演变”的论述是科学的论断,是英明的预见。世界上任何一个已经走上社

会主义道路的国家,要开创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局面,沿着社会主义道路继续前进,就

必须反对教条主义,同时反对“比教条主义更有危险性”的修正主义,或者右倾机会

主义。

一个口号、一个论断,无产阶级可以利用它,资产阶级也可以利用它。毛泽东这一伟

大的科学理论,在他错误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不幸为林彪、“四人帮”所利

用,成了他们打击、诬陷、迫害革命老干部的理论依据。中国有个成语叫“明珠投

暗”,这一理论被林彪、“四人帮”所利用,是远不能用这个成语去形容的。

但投了暗的明珠,还是明珠。不能因为这一伟大理论曾被林彪、“四人帮”所利用,

就否定它的科学性、正确性。须知,这绝不是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的理论观

点,而是毛泽东以他卓绝的智慧给中国乃至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揭示出的伟大真

理。

在我们党的历史上,由于种种原因,往往是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所以,当一种

错误倾向像潮水般涌来之时,敢不敢挺身站出来反对,这是对一个人有无勇气、有无

党性、党性强不强的严峻考验。过去,反对“左”的和右的倾向需要这种勇气和党

性;今天,反对右的和“左”的倾向,也需要这种勇气和党性。可以预料,我这文章

引述毛泽东关于反对修正主义、反对“和平演变”的论述,会遭到一些人的攻击,但

我们不能因此而舍弃这一伟大的真理。

实践在呼唤追求真理。今天,面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的严重挫折,有必要重温毛

泽东这一伟大理论。

三、人民群众对掌权的党政要员的监督,不仅要在清正廉洁方面进行监督,还要在政

治路线、政治方向、政策导向方面进行监督,而且后者是更为重要的监督。

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掌权的党政要员,应该比

普通人民大众有更坚定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团结和带领工人阶级和广

大人民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大目标迈进。但实际情况是,与人民大众愿意走社会

主义道路相反,党政要员的多数却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前苏联的党、国家和人民由这

样的人去领而导之,那苏共不变修、国家不变色、人民不遭殃才怪呢!

清正、廉洁、公道、正派,对某些国家某些政党可能是最高标准,而对共产党、对社

会主义国家则是最起码、最基本的标准。只是清正廉洁、公道正派,而不代表广大劳

动人民的根本利益,没有马列主义的思想觉悟,不执行马克思主义的路线、政策和方

针,不是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好干部。历史上,包拯、海瑞是广为传颂的清正廉

洁、公道正派的好官,但包拯、海瑞绝对不能同带领人民搞社会主义的共产党人类

比。作为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的各级领导干部,不只要具备清正廉洁、公道正派的

品质,而且要有马克思主义的政治路线、政治方向和政策导向。要使真正的马克思主

义者掌握各级领导权。广大人民群众对他们的监督不能仅限于清正廉洁、公道正派方

面,更重要的是监督其政治路线、政治方向、政策导向。如果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些党

政干部自身廉洁,但是他们在思想上、政治上却搞资本主义一套,那就很危险。前苏

联由这样的党政干部占了主导地位,那么党变修、国变色就势在必然了。

感谢美国和西方一些民意调查机构对前苏联人民大众和党政要员搞的调查,感谢美国

经济学教授大卫·科茨将那些调查数据提供给我们。革命人民和广大真正的共产党人

应该就这一“颠倒的比例”进行深入的思考。

 

 

 

发人深省的“比例颠倒” [◆liangzhi2001-2-15 下午 05:52:17]

   ◆本文位置◆  

 论坛首页:士柏思想库新思维区张士柏英语网          

 

      

          张士柏英语网&copy;2000    

http://www.pen123.com/luntan/read.asp?Forum=575273460&ID=8553&access=2&status=

1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FROM: 162.105.49.178]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