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之三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之三

创建人:Rosicky

最后修改于 2002-12-25 15:23:32

<ASCIIArt>

发信人: dapimei (松卿竹友), 信区: SIS

标  题: 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之三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2年10月15日08:55:43 星期二) , 站内信件


    现在来讲讲第三种理论,可以叫“后现代国家理论”,也可以叫做“市场国家理论”。

这一理论的两个主要代表人物,分别是英国首相布莱尔的顾问罗伯特·库珀和美国前总统克

林顿的顾问菲利浦·波比茨。与第二种理论不一样,该理论认为国家内部的不同体制决定国

家的不同对外政策,所以他们坚持认为西方的民主制度是理解其对外政策的关键。但是与第

一种“民主的和平”理论不一样,他们想要探讨和解决的是:民主制度怎么会有战争?他们

的论点是,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国家并没有消亡,同样地,国家之间的冲突也没有消亡,

但是主导国家的特色改变了。库珀认为,这一改变体现在欧、美、日本等国从现代国家转向

了后现代国家。而波比茨认为,这个所谓国家的改变,是由民族国家改变成了市场国家。


    大体说来,他们的观点是,在19世纪以及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我们所拥有的是民族国

家,民族国家花了很大财力和人力来完成国家建设,通过大众教育、军队建设、建筑铁路公

路等基础设施,另外,也通过非常昂贵的福利保障制度,给公民提供了外部和内部的安全与

社会保障。但在全球化的今天,民族国家在这一意义上正在改变。这并非意味着国家消失了

,相反,由此演变出了不同类型的国家。按照波比茨的观点,国家不再是民族国家,而转变

成了市场国家。根据其理论,民族国家以前所承担的公共福利在市场国家是被禁止的,在市

场国家这个体制下,公共服务被私有化了,原先由国家承担的那些公共福利现在要由市场这

个机制来完成。所以市场国家的内部职能就不再是提供社会福利,而是根据法律权利,包括

人权和机会,让其公民到市场里去寻求利益。这样一种市场国家的对外职能,就是要通过一

切手段(包括军事手段),来保证其制度在全世界的所有地方也能够推行。既然这个世界上

还有很大的地区并不遵从市场法则以及法律权利,因此市场国家就可以通过发动战争和军事

干涉的办法来确保其他地区也遵从市场法则及人权法则。


    库珀把世界上的国家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后现代国家,即北美、欧洲国家和日本;第二

类是现代国家,即它们还是民族国家,如中国、印度、巴西、巴基斯坦等;还有一类是前现

代国家,如非洲国家、阿富汗、中东国家。所以,库珀提出并不断讲的一个概念就是“新帝

国主义”,其意思是,后现代国家首先要动用它们的国家力量(包括军事力量)来控制现代

国家,同时也制止现代国家那些诸如屠杀之类的行为。


    在库珀发表这一理论以来的六个月,在西方许多有影响的主要刊物比如《泰晤士金融时

报》、《外交季刊》等上,人们又公开地、正面地、坦率地重新开始讨论帝国主义问题。过

去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要么回避这个词汇,要么认为这是个可耻的词,但现在又把它当做正

面的东西来重新加以讨论了。


    波比茨提出了一个最强有力的例子,就是美国对南斯拉夫的军事干涉,他认为这是后现

代国家通过武力必要地去控制那些前现代国家的成功范例。实际上,在当年美国武力干涉南

斯拉夫的过程上,他本人扮演了一个很积极的总统顾问的角色。他的大部头历史著作《阿喀

琉斯之盾:战争,和平与历史进程》刚完成不久,就发生了“911”事件,因此他在出版时加

了一段话:“‘911’证明了我的理论是多么的正确,同时‘911’也证明在21世纪是多么有

必要用战争和武力的办法来解决诸如恐怖主义等问题。”所以他也提出,下一个最重要的军

事行动就是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


    有趣的一点是,与前两种理论的学者不同,波比茨本人是一个宪政学的法律专家。他的

基本论点是,宪政原则与军事原则密切相关。因此,国家主权应该让位于人权,不管联合国

宪章怎么说,人权的原则是高于主权的。


    最后要补充提到的是,在中国和全世界都享有很高声誉的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约翰·罗尔

斯,他在《万民法》中的基本论点,其实是与此一致的。罗尔斯当然是在为分配的正义而呼

喊,许多人因此期待他能够把分配的正义原则也推展到富国与穷国的国际关系上和财富的再

分配上。然而,有这种期待的人是会失望的,因为他的《万民法》中提出的东西正好与此相

反:美国和发达国家没有任何道德的义务把分配的公正体现到它们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上;

但是,它们却有道德的正义性以维护人权的名义来对其他国家进行军事干涉。根据罗尔斯《

万民法》的划分,世界分为民主的人民和不民主的人民,民主的人民的道德责任就是派军队

到不民主的人民那里去推行民主。但是,我们要注意一点,包括罗尔斯自己在内的很多人,

都认为罗尔斯是属于美国极端左翼的学者。


--

    我已习惯了别人眼中的冷漠,习惯了看自己被月光洒在地上那桀骜不驯的影子,习惯了

在淅沥冬雨淋漓于窗外的小屋里慢慢忘记自己。让别人忘记自己的名字是如此幸福,属于痛

苦的幸福,——

    黑暗中我孤独而骄傲地飞舞!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