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变天”的原因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南斯拉夫“变天”的原因

创建人:celiachen

最后修改于 2000-11-15 01:29:53

<ASCIIArt>

发信人: Jacy (缘尽了★梦醒了), 信区: SIS

标  题: 南斯拉夫“变天”的原因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0年11月02日01:16:56 星期四), 站内信件


● 俞力工

  南斯拉夫的政局已发展到沸腾阶段,在反对派强大压力下,米洛舍维奇随时可能下

台,国家就要转向。作者从西方国家的介入动机、手法和过去选举的特点进行分析,所

得的结论是:南国的地缘风水招来横祸。

  南斯拉夫目前的动乱是以总统选举为导火线,而此次的选举突出了该国问题的两大

特点:一是几乎所有西方国家均于事前、事后大张旗鼓地介入其中;一是旁观者无从取

得客观的资料和报道。就前者而言,投票进行前西方国家毫不掩饰地为反对派进行助选

,其中对反对派直接提供财力支援者有之;对民众宣称“反对派一旦上台,或米洛舍维

奇一旦下台,即大规模向南斯拉夫提供经济援助,或终止对南斯拉夫的经济制裁者也有

之;赞同黑山共和国与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所宣布的抵制该次选举者也有之;甚至在投

票还没进行前就已宣布“选举委员会进行舞弊”或“缺少中立国际团体监督”而视投票

无效者更是有之。

  及至选举结束后,西方国家又集中力量吁请米洛舍维奇“正视选举结果立刻下台”

。除此之外还提出了不知从何得来的“反对派实际所得票数应当为55%”的数据,以及“

米洛舍维奇曾在中国秘密存款数亿美元,如今则正在作流亡中国准备”的消息。

  至于在投票进行前中立民调机构根据投票率不及50%而得出的民意调查结果(即反对

派得35.3%,执政党得24.4%)与南斯拉夫当局于投票结束后根据70%投票率所发表的投票

结果(48%对38%)之间的比率大体相当的事实,则没有任何西方媒体表示关注。目前西

方媒体与反对派的唯一兴趣在于强调“反对派获得的票数多于执政党,由是表达了人民

的意愿,因此米洛舍维奇应当立即下台”。当然,在此情况下,就不会考虑到依据南斯

拉夫的宪法规定,当所有政党的获票率均没超过半数的情况下还应当进行第二轮的投票

  究竟此次投票是否发生舞弊作票的情况似乎也不为人所注意。选举前南斯拉夫当局

曾邀请不包括北约组织国家的200多名观察员进行观察。有趣的是,西方媒体既不承认这

些来自中国、俄罗斯等国的观察员的中立性,更不对俄罗斯观察员的现场判断(即没有

发现不正常现象)作出任何报道。

美国的手法

  西方国家之再三强调南斯拉夫为一独裁体制国家其实也是一件经不起推敲的指控。

1996年的选举中,米洛舍维奇的执政党所获票数便曾低于反对派,但由于反对派分裂,

部分力量甚至同意与执政党组织联合政府,因此使得米洛舍维奇一直执政至今日。1992

年美国还曾试图通过对一位南斯拉夫裔美籍商人的支持,通过选举把南斯拉夫转变为亲

美国家。最后因为这位潘尼区(Panic)先生落选,而促使美国开始对南斯拉夫采取强硬

手段。值得注意的是,那时虽然美国的支持对象落选,但美国却不曾指责南斯拉夫当局

作票或舞弊。

  米洛舍维奇为何成为众矢之的?

  自八、九十年代之交东欧集团瓦解后,许多民族群体便为了摆脱传统的“民族利益

服从国际主义利益”的束缚,同时又在西方国家的利诱之下,纷纷提出独立的主张。在

此分裂过程中最显积极者当然要属那些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如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

),以及一些较易受邻近国家内的同民族、同文化团体影响的地区(如科索沃和波斯尼

亚)。

  南斯拉夫成为独立国家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产物。尽管它的形成纯属历史

机运(战胜国为了惩制奥匈帝国),但其境内各个斯拉夫群体(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

除外)毕竟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结合为国家。此后无论在反法西斯战争中或冷战期间,它

均为了独立自主而为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作出了极大的牺牲与贡献。但当冷战结束、南

国境内若干群体提出独立要求后,西欧国家尤其是在塞尔维亚人的世仇——德国与奥地

利的影响之下对南斯拉夫的内政进行了干

预,同时更是违背国际法对“第三国尽量推延对分离运动的承认以避免干预内政之嫌”

的规定,过早地给予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和波斯尼亚国际承认,此后又冠冕堂皇地对

一个“通过国际承认由内政问题转变为国际问题”的事件进行了直接的干预。美国,正

是在此特殊环境下趁机取得军事干预的领导地位。

美国的多重目的

  美国之积极干预南斯拉夫政治,手段固然蛮横,但目的却是一石多鸟。制服了南斯

拉夫即可遏制黑海至地中海的出口道,从而确保来自里海石油管道的石油通行无阻;解

决巴尔干的问题可向中西欧国家表明美国对欧洲问题的协助不可或缺;打击了塞尔维亚

人既可向其他斯拉夫人示威,又可打击俄罗斯人的自信心;通过北约组织的共同运作又

把该组织转变为可受美国指使而向北约范围外用兵的工具。有鉴于此,与其说是米洛舍

维奇得罪了西方,不如说是南斯拉夫的地缘风水招来横祸。

  10年来,南斯拉夫当局所面对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如果接受分离的事实,那么自然

会主张新独立国家境内的塞尔维亚族(在许多地区甚至是人口的多数)也应当享有自决

权利,或者至少应当与南斯拉夫母国维持某种有机关系。当这些起码要求不为他人所接

受时,这些被分离出去的塞族理所当然地会依靠自己的武装力量与分离政府进行对抗。

因此,南斯拉夫政府,或说米洛舍维奇一向夹在两股势力之间:部分民主人士要求面向

西方而作出让步;部分民族主义者则主张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完整和民族自决权而不惜作

出最大牺牲。米洛舍维奇的本事恰好在于适时进攻、适时妥协,因此13年来一直居于领

导地位,西方国家拿他则毫无办法。

  10月2日在反对派的号召下,开始了“全国性”的反政府游行示威活动。现在,示威

已演变成暴乱。不论今后结局如何,也不论第二轮投票是否能够于10月8日如期进行,不

难想象的是,西方国家会继续进行干预。

  当前处于众矢之的地位的南斯拉夫所经受的灾难早已是无以复加,单就北约组织去

年对全国设施的军事破坏和经济制裁便使得失业人口达到70%之高,因此长此以往如何支

撑下去的确是个不可想象的问题。基于此,笔者经常思考两个问题:一是为何有些民族

,如捷克便能够对分裂问题处之泰然?一是领土主权完整与国家的持续发展何者优先?

显然,第一个问题较易回答,即捷克不曾为领土主权问题经历过长期的斗争,同时要求

独立的斯洛伐克又属经济较落后的地区,因此独立与否关系不大;至于第二个问题便非

常棘手。就南斯拉夫目前所遭遇的空前破坏加以权衡,似乎不难作出“小国家应当考虑

到整体的持续发展而及时对霸权妥协”的结论。

  但是,如果国家恰好不大不小、不强不弱又应当作何种选择呢?这种政治艺术又难

道是可以依靠全民投票来解决的吗?!


--

                       .         .   ▲.    .      ▲    ▲ .     .  .  

    Jacy新居 .   ╓      .     .     ▲    .    .  ▲    ▲ 华南师范大学版

       .   ◢███◣    .           ┃        .   ┃    ┃       . 〝︻~

 ▄▄▃▄▅▆▇田█▄▄▃▄▅▆▇█▇█▇▆▅▆▇█▇▆█▇▆▅▆▇█▇▆█

 █████████████████████████████████████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