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程瑶放射案台前幕后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中国留学生程瑶放射案台前幕后

创建人:celiachen

最后修改于 2000-11-15 01:29:54

<ASCIIArt>

发信人: Jacy (缘尽了★梦醒了), 信区: SIS

标  题: 中国留学生程瑶放射案台前幕后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0年11月02日01:23:06 星期四), 站内信件



李圳冰

因涉嫌泄露放射物质而被哥伦比亚大学校开除的中国留学生程瑶7月5日被校方获准复学

,并将于2000年10月获得

生物科学硕士学位。

程瑶对校方的决定表示满意,但程瑶的丈夫刘磊对哥大深表失望,决定退学。持续近半

年的哥大放射案终者降下

了帷幕。

祸起萧墙

今年2月8日,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哥大生物系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留学生程瑶在试

验室内帮助同事做放射性

元素的试验。9日她回到实验室后,发现手上的放射性元素没有在试验当天清洗乾净。她

担心放射性元素已污染

到家里,便从实验室借回专门检验辐射线的盖革计数器检查家中受污染情形时,赫然发

现丈夫刘磊的枕头表面含

有很高含量的磷32,几个钟头的暴射可对身体造成损伤。

刘磊夫妇立即向哥大辐射安全办公室报告,希望能够得到妥善处理。负责调查的哥大校

方人员哈卫(G.Hamawy)

对刘磊夫妇说,这是“有人”故意将磷32“滴放”在刘磊夫妇的枕头上。哈卫的理由是

磷32是在刘磊家中的床铺

上枕头表面发现,因此应该没有理由是别人存放,校方认定这是刘磊夫妇涉案的嫌疑极

大,

2月17日,校方决定暂停夫妇两人的在校学习及工作,等候校方调查结果。刘磊认为,哥

大如果停止他们的学

业,他们的学生签证将会失效,只得回中国大陆。

媒体聚焦

2月29日,《纽约时报》引用校方消息来源率先报导了该事件,但《纽约时报》记者并没

有采访学生当事人,事

件披露后在华文媒体圈引起了强烈反响。华文媒体纷纷开始报导该事件,但因为学生当

事人不愿意让国内亲属知

情、担忧而刻意表示低调,一时华文媒体报导疑窦苁生。多维社经与当事人协商,3月1

日在不透露事主姓名的前

提下报导如下:

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分别就读计算机及生物科学博士学位的刘磊及程瑶二月初发现住所

内枕头上染大量具有核辐

射的元素磷-32后,被校方怀疑违反校规,日前已被暂停研究。多维社为此采访了当事

人。

]攻读哥大生物系博士学位的程瑶对多维新闻社记者说:“目前次事尚未查清,许多情况

不好细说。2日校方将再

次举行内部听证会,听证会之后公布事件来由更为合适。”

程表示,内部听证会在校内举行,谢绝一切媒体采访,而且只限于与此事有关的人参加

。程特别指出,参加听证

会的证人都不能同时在场作证,只能在前一位证人完成作证离开后才允许后一位证人入

场。

对于校外媒体的广泛报导,程表示并不知情,她说不希望媒体报导此事,因为她们尚未

通知远在大陆的父母亲

戚,以免引起他们的忧虑。

程说:“我们最关心的是听证会,我们要声明:绝没有违反校方规定把那个东西(放射性

物质)带回家。”

多维社此前采访了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关系部的马歇尔女士(LauraMarshal)。马歇尔女士

在随后发来的传真中称:

校方在接到报告后“立即通知了纽约市卫生局....污染物清除后哥大放射物办公室和纽

约卫生局彻底测试了该公

寓,发现该公寓没有被污染。没有人因为此事件受到伤害...对两位当事人的健康影响微

不足道。”

校方声明称当事人“可能对该公寓受磷-32放射性污染负有责任”。

校方在声明中同时强调,1999年10月,纽约卫生局在每两年一度的安全检查中“彻底审

查了哥大的放射性安全工

程”,认为“没有违反哥大实验室安全程序的报告”。

刘对此结论十分不满,他引述一位同学话说,哥大的放射物管理极其混乱,“随便一个

人进入实验室,拉开冰箱

门,取走一瓶放射磷,并非难事。”而且许多放射物的使用都没有记录。

刘对校方拒绝让他们作进一步的健康检查感到愤怒,并认为校方称“对两位当事人的健

康影响微不足道”表示质

疑。

校方开除

3月1日,校方正式作出内部决定,开除程瑶的学籍,但在决定正式生效和公开之前,程

瑶仍有上诉机会。

3月2日校方再次举行内部听证会。

7日下午,程瑶接到校方开除她的通知,校方以程瑶有意制造P-32泄漏,以达到离开生物

系或者退学的目的为

由,作出开除决定。刘磊则允许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程瑶旋即聘请律师列维(Robert Levy)向哥大提出申诉,并于14日递交了申诉报告。

学联声援

3月3日,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透过电子邮件向研究生院院长E.R.Macagno发出公开信

,表明联谊会对该事件

及其调查进展“严重关注”,并“信任学院和相关机构处理该事件所做的工作”。

22日,哥大新成立的程瑶之友会向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发出的电子邮件中要求校方

改变对程瑶的处理决定;

对该事件进行彻底、公平的调查;重新举行该事件听证会;修正哥大的处分纪律规定。


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23日接到哥大研究生院副院长Beatrice-Terrien-Somerville的

回复,称“如果你们愿

意愿意,我们可以见面”。并声明一旦程瑶通过律师解决此案,校方就不再与当事人直

接接触,因为“一旦学生

请了律师,就意味著可能的法律纠纷,为了保护其它学生、教师和大学本身,哥大也委

托律师代表校方”,而且

校方所为符合哥大1996年通过的《哥伦比亚大学学生行为、纪律、投诉政策》。

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23日举行紧急会议,讨论是否举行校内示威游行活动引起大家

对此事的关注,十名负责

人投票表决支持程瑶之友会举行校内游行示威的决议,以六比四多数票通过。

哥大研究生院副院长Beatrice-Terrien-Somerville曾于24日下午与中国留学生代表见面

,程瑶的丈夫刘磊等十

多名留学生出席了协商会,在一个小时的会见中校方答应把学生意见转达给上诉委员会

,但同时强调“联邦法律

禁止校方在调查期间向外透露信息”。Somerville也同时证实,程瑶仍有两次上诉机会

,并回答了关于上诉程序

的细节问题。

程瑶的丈夫刘磊24日通过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发出电子邮件,对校方处理发表了自

己的意见,校方称程瑶有

足够时间自我辩护,刘对此进行了反驳,认为程瑶没有机会与证人对质才是问题的关键

27日,中国驻纽约副总领事邱绍芳写信给哥大校长,要求校方公正、公平、公开处理程

瑶事件。中国学生学者联

谊会于当日向校方提出申请,预定于30日在校内举行游行示威。

校内示威

经过该校学生活动中心的研究,中国学生的游行示威活动按普通学生集会活动获得批准

,但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需交纳800美元的“保安”费用,校方并承诺指派数名保安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

3月30日中午时分,100多名中国留学生在校图书馆门前组织了抗议示威,通过征集签名

、演讲、展示标语牌、发

送传单、呼喊口号等方式要求校方彻底调查该事件,重新考虑开除程瑶的决定。

示威学生高呼:“弘扬正义”、“没有调查,不能开除”、“查清事实真相”、“哥大

的耻辱”等口号,并透过

扩音器向著主图书馆内的校长办公室怒吼,从很远就可以听到。示威活动也吸引了许多

学生前来围观,了解情

况,示威集会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程瑶的丈夫刘磊向示威学生介绍了此案的前因后果,并呼吁大家签名支持对案件重新调

查。

刘磊说,学校既不能证明程瑶何时、从哪里取得放射性物质,何况哥大的放射性物质未

曾有遗失,哥大也不能证

明程瑶通过何种方式带出放射物,就想当然地推测程瑶有作案动机,并在没有公开、彻

底调查的情况下做出开除

决定,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刘磊说,学校仍然禁止程瑶进入校园和试验室,所以她不能参加今天的活动,每天呆在

家里,心情很不好,同时

他们仍没有把此事告知远在大陆的父母亲属。

与此同时,哥大公共关系办公室的Laura-Marshall等二人向来访媒体散发校方声明,声

明说“(当事人中)至少其

中一人对学校公寓遭放射物污染负有责任”。校方声明同时指出,校方曾指定由三名教

师、三名学生组成的委员

会对此事进行复查,目前上诉仍在进行之中。

转学谜团

该案件的另外一个关键疑点是,校方认为程瑶涉嫌泄漏放射性化学物品的真实目的是转

学其他专业。

《纽约时报》社区版4月4日发表署名Andrew-C.Revkin的文章,题目是《在哥大,问题萦

绕于放射物污迹》,文

章说,一位中国留学生自在公寓内自己粉红色的枕头上发现了放射性污染物两个月后,

仍然搞不清楚发生污染的

原因和方式。

《纽约时报》的报导说,程瑶抱怨根据现行校规,事主没有提供证据、与证人见面或挑

战调查者结论的机会。报

导提到,上周在当事人寓所的采访中,刘磊说:“在这个国家,我们认为你拥有与证人

见面的机会,那可能是在

法院,但不是在哥大。”

市卫生局放射物安全办公室负责人乔治-哈默威(George-Hamawy)在长达6页的调查报告

中说,该事件是“不得

不是有意的”,而除了程瑶或者刘磊以外,其他人不会接触到这个枕头。

报导称,报告中哈默威写到:“我问她,如果我们发现她受到大量的污染怎么办?她很

快回答说,她将改换她的

专业。我进一步询问,她透露出如果我们发现她受到大量污染,她将不能待在生物系,

以避免潜在的进一步污

染,但是她将改变她的专业,比如到商学院。”

报导称,哈默威与程谈话的大多数时间都有市健康官员在场。

侨报5日报导说,程瑶对哈默威的报告感到不满和愤怒。她说,她和哈默威的谈话是在他

们发现污染物之后,哥

大举行听证会之前。当时还有两个其他的人在场。她并不知道调查人员将她列入怀疑对

象,是哈默威首先提出换

专业的问题。

程瑶回忆说,当时哈默威问她:“如果你的身体受到辐射很大,以至于不能继续做生物

实验,你有没有想到该换

到其他专业?比如说法学院?”程瑶回答说:“我对法学院不感兴趣。难道我的身体受

到辐射不能再做生物实验

了吗?”哈默威说:“假如是这种情况发生,你会怎么做?你有没有想到转别的专业?

”程瑶说:“我对商学院

更感兴趣。”

程瑶说,换专业的想法是哈默威首先提出,这次谈话给她的印象是他们不准让她做生物

实验了,可能会要求她离

开,所以她才说对商学院比法学院更感兴趣。

谈话之后,她与丈夫刘磊共进午餐时还对这个问题感到担心,说她最多再过一二年就可

以拿到博士学位了,如果

现在学校让她转系,她觉得很吃亏。没想到哈默威捏造出她想转学的动机。

程瑶还表示,校方给她看的报告只有5页,而原报告共有6页,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哈默威

所写的这一段话。她不知

道《纽约时报》的报告是哪里来的,如果《纽约时报》记者所看到的报告是校方提供的

,那么校方也是错误的。

水落石出

程瑶的律师雷维(Levy)7月5日说,校方律师已经向他发出通知,校方同意撤回3月1日开

除程瑶的决定,并准许程

瑶从即日起恢复学籍,程瑶将于2000年10月获得生物科学硕士学位。

程瑶原来是哥大生物系博士研究生,预期应该获得博士学位。程瑶表示,对这一案件终

于有了结果表示非常高

兴,对校方的决定表示满意。

由于校方和 程瑶达成“保持沉默”协议,因此双方及双方律师均对案情的具体细节三缄

其口。

程瑶的丈夫刘磊对校方对此事的处理方式表示“极为生气”,他已因此向校方提出退学

申请,不再攻读该校的计

算机博士学位。

程瑶在接受多维社采访时不愿对此案多加置评,但同时透露,为这个案子他们夫妇花费

不菲,光是律师费用就有

一万美元。

刘磊在6日向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发出电子邮件,感谢中国留学生们对他们的支持,他认

为,虽然不能说是一次

“胜利”,但他为妻子从磨难中走出感到欣慰。


--

                       .         .   ▲.    .      ▲    ▲ .     .  .  

    Jacy新居 .   ╓      .     .     ▲    .    .  ▲    ▲ 华南师范大学版

       .   ◢███◣    .           ┃        .   ┃    ┃       . 〝︻~

 ▄▄▃▄▅▆▇田█▄▄▃▄▅▆▇█▇█▇▆▅▆▇█▇▆█▇▆▅▆▇█▇▆█

 █████████████████████████████████████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