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宇:萨达姆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黄仁宇:萨达姆

创建人:xiaolizi

最后修改于 2009-01-05 15:18:38

<ASCIIArt>

发信人: karajan (西湖夢尋), 信区: SIS

标  题: 黄仁宇:萨达姆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3年04月14日20:58:47 星期一) , 站内信件


萨达姆/黄仁宇     

    

 

本帖版权归原作者,其它媒体或网站转载请与e龙西祠胡同[http://www.xici.net]或原作者

联系,并注明出处。  

  作者: 柴子文 发表日期: 2003-04-14 16:39:28 返回《思想的境界》 快速返回


萨 达 姆

  

  黄仁宇

    

  自从8月2日早上在伦敦旅馆的餐厅里听到伊拉克攻占科威特后,至今二十多天没有一天

报纸上不用萨达姆(Saddam Hussein)

  做头号标题。这位五十三岁的民族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以政变起家,为伊拉克的终身

总统。他能够在一千七百万人口的伊拉克维持一百万的常备军,又拥有五千五百辆战车和五

百多架军用飞机,已可见得他军事统治的彻底。事实上,他也倚赖着特务政治做他震撼世界

的本钱。

  

  在西方的报纸杂志里,萨达姆是各种口诛笔伐的对象。他曾被称为疯狂、残忍和冷血。

他在某种场合之下可以将昔日之战友集体处死。伊拉克境内的卡兹(Kurds)部落叛变,他下

令使用毒气,受害者及于无辜之妇孺。他发动对伊朗的战事,牺牲了十二万人,费时八年,

所得至为有限。现在他以十二小时急行军的姿态取得科威特。后者地域虽小,不到七千平方

英里,略等于中国两三个县的面积。可是自是萨达姆掌握着世界上石油储藏量的百分之二十

。逻辑上和形势上他将再觊觎沙特阿拉伯。倘使沙国也入他彀中,则他所控制的石油量将达

世界上储量的百分之四十五。有些作家比拟他为希特勒。看样子他有在中东造成另一个超级

强国的姿态。更为可虑的则是他除了拥有化学武器之外,不失也可能有核战争的能力。他过

去所经营的核产场经以色列于1981年炸毁,可是现在的情报显示五六年间他可能拥有核武器

  

  由美国领导的制裁,立时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英、法、西、比、荷、意、西德、加、

澳派海军船只参加封锁。阿拉伯联盟里的国家决定派兵保卫沙特阿拉伯;其他回教国家如巴

基斯坦和孟加拉也准备进兵。日本则承应供给军费。对伊拉克的封锁和使用武力执行的决议

也顺利地于联合国的安全理事会通过,苏联和中国大陆也无异议地投赞成票。这样超过人种

、宗教和东西意识形态的联合行动为历来所未有。以萨达姆一人胆敢与天下为敌也可谓打破

以前纪录。看样子这波斯湾的危机将会旷日持久;但即使于明日解决,其事态的非常性和严

重性仍然值得考虑。

  

  萨达姆之不度德、不量力已经毫无疑问。所以在各国的反应之下,他即扣押了他们留在

伊科两国的侨民作为人质(发稿时获悉他已让妇孺离境)。发言人向干预各国恫吓如果任何

人敢向伊拉克进兵,他的手臂就会从肩部以下被砍剁下来,萨达姆本人则向中东各国的阿拉

伯人呼吁参加“神圣的战争”。他并且向已停战而待开和议的伊朗建议,愿意让步,甚至放

弃八年战争所得的伊朗土地,不厌旧恶而同以回教国家的立场对付外界的干预。

  

  萨达姆之作为在今日以电子工具及人造卫星传递消息的情形下,不时即已传遍全世界每

一角落。我们在伦敦旅馆里去他手下进占科威特后不过数小时,餐厅里听到邻座的谈话就无

一不涉及中东之危机。我们离开美国只二十天,去时汽油每加仑才一元零五分,回时已一元

三角二分。纽约证券市场的指数也已下跌近四百点。连日电视新闻看到很多预备役的官兵应

征报到于役沙特阿拉伯的情形。新闻记者访问民众时,一般的反应表示对未来经济不景气心

存戒心,公认要束紧裤带节省消费。

  

  可是这危机的酿成不始自8月2日。今日仍然只有很少数的人考究到它的背景。

  

  在攻占科威特之前,伊拉克已和科国发生争执,主要原因由于石油之价格。它们都属于

“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

  伊拉克是组织中的强硬派,主张各国严格地遵守组织所指定的限额,提高石油的价钱。

科威特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nited Arab Emirates)则利于低价倾销,两国常在组织指定

限额之外加量生产。

  伊科交邻,在疆界上也有争执。伊拉克并且指出科威特钻井出油时,在地下盗出伊国油

源。此外伊拉克几乎完全是一个大陆国家,无海岸线可言,早已垂涎于科国之海岸线。远在

1961年科国离英独立时伊拉克即准备吞并之。只因英国阻止,随后又使科威特加入联合国才

作罢。

  

  如果要了解萨达姆之甘冒天下的大不韪,我们更要将历史的基点后推。

  

  伊拉克因为它的战略地位,一入20世纪,始终为西方各国角逐之场所。迄至第一次世界

大战时伊国属于土耳其人的奥斯曼帝国,土耳其与德国加盟,并且筹备建筑所谓“三B铁路”

(Berlin-Byzantine-Baghdad)。英国即出兵攻占伊国。1920年英人一手制造了一个伊国国

王让他宣布独立,实际仍在幕后操纵。而且1920至1930年间石油开始开采问世,利润之所在

更不能放松。第二次大战时反英之伊拉克人士与德意接触,曾一度夺取政权,但被英军削平

,事平之后伊拉克并向轴心国家宣战。1955五年巴格达公约(Baghdad Pact)成立,伊拉克

为签字国,以英国为盟主。三年之后伊拉克革命成功,国王被杀,民国成立。可是政治始终

不稳。

  每三年五年总有一次政变。外交政策亦左右反复,曾与英国绝交,曾防俄反共,也曾承

认共产党合法,并与苏联订立友好条约。北部之卡兹民族占伊拉克人口百分之十九,则要求

独立,经常引起武装冲突。萨达姆可谓伊拉克之数一强人,虽亲苏而能保持外交之主动。他

因着1968年的政变而登场,但是只有最近十一年才公开占有领导地位。在回教徒中他属于宋

尼(Sunni)宗,在伊斯兰中算是正规派,也占大多数。但是在伊拉克境内多数则属史埃特(

Shiite)宗,后者受波斯之影响。看样子萨达姆之宗教性格并不浓厚,虽说最近美军进驻沙

乌地,他以“保护圣地”向一般回教徒作号召。所当注意则是萨达姆年轻时加入巴兹党(Th

e BaathParty),这党派的政策一方面强调阿拉伯民族主义,一方面提倡社会主义,迄今仍

是这执政党的宗旨。

  

  纵有特务政治箝制舆论,他萨达姆也不可能凭一人之力将全国的命运作孤注一掷。他胆

敢如此乃是由于多数伊拉克人相信他的企划,并且憧憬于一个强大的阿拉伯国家。据西方记

者访问萨达姆下面的军官所得,他们一般有此信仰。我还记得1950年间我在密西根就学及工

作时,遇到的伊拉克同学及同事,可算是千篇一律的武力主义者及国家主义者,对以色列深

恨,对美国憎爱不能定决。当时我尚不了解。现在看来,这样的态度与伊拉克之历史不可分

离也。尚与这态度有关的,则是迟至1972年伊拉克才宣布石油国有。以前如此重要的企业由

外人掌握,年轻人作事就业动辄掣肘,经常引憾不难想像也。

  

  曾有人问萨达姆之外长何以伊国如此粗蛮,他即说:“时间不够。”最近之电视节目有

演放萨达姆接见西方学龄儿童之为人质者,他曾提出英国退出中东时,凭己意指定彼为一个

国家,此为一个国家;在他看来所有的阿拉伯人,只是一个民族国家。所说带种族主义成分

,可是并非没有理由。在他看来阿拉伯人口分置在约二十个大小国家,有些纯依旧日之部落

组织,有些缺乏资源,有些富于石油却只供王公大人任意挥霍,并与西方国家打交道,应予

以改组,即用武亦所不惜,这种着想原则上不能称为疯狂。所以女作家安密尔( Barbara A

miel )在《伦敦泰晤士报》写出:“很多阿拉伯的领袖及一般人民认为阿拉伯乃是一个民族

国家,石油理论上归全国所有,(但事实上)极少数人物坐拥此资源。这种观点正确与否不

论,其结果则是谁能将石油的利润作较广泛的分配即是他们的朋友,而且可以得到广泛的阿

拉伯支持。”

  

  事虽如此,一个联合国的国家,入籍近三十年,也早经伊拉克承认,只因为过去奥斯曼

帝国在治理上曾一度将它隶属于今日之伊国,或者只因为与萨达姆的政治哲学不对头,即可

以用武力否定它的存在,那又还要联合国何用?又何必牵扯上集体安全?

  今日已有少数的美国人认为布什之进军于沙特阿拉伯乃是“以打仗保证价廉的汽油”。

可是原油的使用及于世界上大多数人口的衣食住行,也是很多工业先进的国家及待开发国家

的经济血脉,影响到百万千万人的就业与失业和全球国际贸易之盛衰。其供应与一般的私人

财产不同,目下之事实更不能认作完全是伊拉克“领导父亲”和科威特的“埃米尔”(emir

)个人间之恩怨。

  

  安密尔谓阿拉伯人为数二亿,要是团结起来可以成为一种可怕的力量,很容易产生误解

。如果说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团结,无可阻挡,并且现在已有这样的趋向。如果西方国家与萨

达姆的战端一开,一般阿拉伯人民的向背,非常值得考虑,即参加保卫沙特阿拉伯的部队亦

然。可是说要以武力统一今日阿拉伯联盟的国家,则要超过希特勒的野心,阿拉伯联盟里的

二十一个国家(内中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有名号而无国土),所占土地自中亚腹地跨红

海连亘整个北非海岸而达大西洋,虽说都属回教国家(叙利亚和黎巴嫩即有很多的基督徒)

,又都属阿拉伯语言通行之地(埃及以西之柏柏尔人(Berbers)中则只有识字阶级操阿拉伯

语),可是每一地区已有不同历史之背景,而且社会经济条件也不相衔接。纵说其中有改组

的可能,可是要将之结合为一片,则为一种过时的理想。日前阿拉伯联盟在开罗集会时,即

有十二个国家赞成派兵保卫沙特阿拉伯以拒止伊拉克的侵略。即过去埃及和叙利亚组织阿拉

伯联合共和国,也终至不欢而散。又巴兹党同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抬头,而这两个国家迄今尚

是死对头。

  

  但是伊拉克以石油的收入在国家上头造成一种大权威,由外输入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之食

品,又低价分配于民众,即造成一种近乎全国皆兵的形貌,劳力不足则向埃及及巴基斯但招

募一百万劳工算数。其组成不能因下端严密构成的经济因素层层节制,结果只能采取寡头政

治及人身政治。根据过去政局不稳的情形看来,非对内以特务监视、对外黩武,则团结堪虞

。其情形有似汉武帝对卫青所说:“一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这种问题超过萨达姆做事

之漫无标准。

  

  现在代表联合国行问罪之师的国家也有它们的弱点。萨达姆固然穷兵黩武,但是谁供给

他的武器?伊拉克不产飞机不制战车,他大部的装备得自苏联。迄联合国制裁之日,苏联才

声明终止军火的输送。以色列炸毁之核厂则得自法国。贩卖军火于伊拉克牵连了很多国家。

美国至少已供给直升飞机。很多国家明则禁止对伊输出军火,实际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大概

伊拉克每年一百四十亿美元之军事预算引诱力过强,无法禁拒。(待开发的国家固然可以说

在军备竞争的条件下,外销军火可以减轻一部分财政上的负担。先进国家既如是,穷困的国

家不能不效法。此种说法成理与否不论,实际上则是武器更为泛滥之由来。)

  

  今日世界乃是石油生产之世界。其消耗率按人口计,美国每年逾每人一千加仑(包括用

于制造等用途)。如果照现在之消耗率继续下去,现有地下储量在美国、苏联及中国大陆部

分统可以在十年至二十年间用罄。在波斯海湾各国或可支持九十年至百余年,中美、南美国

家如墨西哥及委内瑞拉或可撑持八十年(也要靠已用罄国家之消耗率不加在这些国家头上)

。可是资本主义国家之风尚,凡不能赚钱及利润小的事业统不能做,以致明知开发新能源为

不可或免的出路,依旧支延马虎,所以一到中东政局紧张,立即手忙脚乱,更增加这地区的

爆炸性。

  

  在阿拉伯各国看来,美国一意袒护他们的宿仇以色列。而且今日美国人养尊处优,缺乏

坚韧性。据战地记者的报道,刚派往沙特阿拉伯之士兵即以无冷气及啤酒为苦。我自己也已

有了不能适应环境的毛病,可是回想年轻时于役印缅,当日所看到的美国官兵无此现象也。

  

  我在学历史中保持的乐观,有在长时间远距离的基点上深信世界上不合理之事物经过一

段折磨,终至于合理。不平衡的事物,则趋向平衡。但是当中的运转很少人能于事前逆睹。

总而言之,今日世界上至大之纠纷,由于科技进展过速,先进国家已经过几十年几百年的培

植,各种机构重重相因和科技的发展相始终,落后的国家想要迎头赶上愈不容易,因之不顾

程序,只抓着力所能及的因素,有时做起事来没有分寸。萨达姆可以与希特勒相比,可是因

此我也可以联想到慈禧太后之对所有国家一体宣战并对使领威胁。从这立场看来,技术问题

之因素超过道德问题。目前这危机包括着无限的变数,它们时间上之汇合(timing)愈非任

何人可以掌握,所以此绝非单纯之军事问题,也不能有直接而完美的解决方案。

  

  1990年9月10日《中时晚报》时代副刊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