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核四案”看台湾战争潜力 (zhuan)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从台湾“核四案”看台湾战争潜力 (zhuan)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8:12:20

<ASCIIArt>

发信人: bigpen (刀板上的良心), 信区: SIS

标  题: 从台湾“核四案”看台湾战争潜力 (zhuan)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1年02月17日22:12:13 星期六) , 转信


从台湾“核四案”看台湾战争潜力 

  台湾有关第四核电厂的建废争端由来已久,长期以来民进党一直将反核作为其与国民

党进行政争的主要议题,以此争取民心,赢得民众的支持。民进党执政后,核四问题成了

其执政中一块烫手的山芋,拿不住,又难放下。前不久,陈水扁打着政党和解的招牌,先

后与亲民党、新党及国民党进行了政党对话,特别是在与国民党主席连战的对话中,核四

的存废再次成为焦点话题。在此次对话中,连战提出了国民党有关核四建设的替代方案,

即续建核四以替代台湾现有的核一、核二等厂。对话中,陈水扁貌似谦和地表示,要对这

一方案进行研究。然而,扁连对话结束仅半小时,民进党“行政院长”张俊雄却突然召开

记者会正式宣布停建核四厂。一语即出,台湾政坛哗然,民进党这一极具挑衅性的举动,

引起国民党`亲民党及新党三大在野党的强烈反弹,并就此展开了对陈水扁的罢免行动。核

四问题再次成为台湾政坛交锋的热点。

  台湾能源馈乏,70年代随着台湾经济的起飞,台湾一直都在寻找新的电力能源。1973

年一场遍及全球的能源危机后,深受能源危机之苦的台湾,加紧了核电站的兴建。1977年

底台湾在台北县石门乡建成了第一座核电厂,1982年又在台北县金山乡建成第二座核电厂

,1985年再在南部恒春半岛马鞍山建成第三座核电厂。三厂投产后,发电能力不断增加,

截止90年代初,台湾核电的装机容量已达总装容量的31%,而发电量则占41%,成为台湾电

力的重要来源。核电的发展解决了台湾水电资源不足,以及火电能源短缺,污染指数高和

治污费用高的矛盾,但核电厂不断发生的跳机、火灾、空浮、废气废水外泄等事故,也引

起台湾民众的恐慌与不安,反核声浪高涨。

  建设第四核电厂的构想形成于1980年,经过勘查确定在台北县贡寮乡建厂,计划装置

两台容量各为130万千瓦的核能机组,年平均发电量约为149.5亿。核四厂从提出兴建起就

面临着各种风波,建设预算几度被冻结,又几度解冻。1985年由于第二次能源危机趋于缓

解,台湾“立法院”以民众疑虑未解为由冻结了预算。1991年,由于台湾供电能力只有4.

8%备载容量,在台“行政院”的要求下,台“立法院”于1992年通过恢复核四预算动支,

核四计划出现生机。1994年台“立法院”一次通过7个年度的核四工程预算,总经费达112

5亿元新台币。经过招标,美国通用电力公司以近18亿美元的报价中标。核四的兴建引起所

在乡的强烈反对,投票表明,核四建设地贡寮乡96.45%的民众持反对意见,而民进党也就

此将反核作为其政治斗争的焦点。1996年,民进党、新党及无党籍“立委”联手在台“立

法院”表决通过“立刻废止所有核能电厂兴建计划案”。此后,不愿放弃核四计划的台湾

电力公司,向“行政院”提出申请复议。国民党借此机会,在“立法院”强行通过核四复

议案,核四就此上马。核四开工至今,已完成总进度的三分之一,投资工程经费14亿美元

  近二十年来,台湾有关核四存废的争斗始终没有停止,核四建否已从一个单纯的共公

设施问题,演绎成政治斗争。伴随着核四所引发的政争,台湾社会有关核四的争论议题甚

多,其中涉及到战争与军事的议题格外引人注意。

  反对兴建核四的人士认为,兴建核四无疑在台湾增加一个核反应堆,目前台湾核电厂

密度排名世界第二,已投入运作的核一、二、三厂加上尚在兴建的核四厂在内,共有八座

核反应堆。一旦台湾发生战事,核反应堆被催毁就如同遭到核攻击,后果太严重。

  而台“国防部长”伍世文则代表支持兴建核四的军方人士出面称,兴建核四正是为了

战争的需要,理由有二:其一,事关台湾的战争潜力问题。伍世文表示,为了应付未来战

争中的海上封锁,台湾军方经过研究确定了战备物资储备计划,其中石油、煤与天然气等

能源的平时战备储存量,可维持4个月左右。台湾本岛的电力供应,水电仅为陪衬,而火力

发电则必须依赖石油、煤及天然气等能源。在战时能源短缺的情况下,核能发电极可能成

为战时的主要电力来源,台湾可以借此支撑待援,以时间换取空间。其二,强化所谓“终

极破坏”。伍世文认为,战时一旦核设施被破坏,势必造成严重的幅射污染,而在最适合

攻台的春夏之交,幅射尘先会飘向大陆及东南亚,东海岸的黑潮则会将幅射污染带向日本

和朝鲜半岛,造成终极破坏。

  两条理由相交分析,其言外之意已是很清楚,即战时如果不想造成核电站的终极污染

,就会对核电站手下留情,而核电站不被催毁,台湾就可继续保持一半以上的电力供应,

就可在封锁等战事中顶一阵子,等待援兵的到来,以解台湾之危。

  有关核电站是否会在战争中被催毁的问题,事关基本的战争规则,在此不必多言。然

而伍世文在言谈中首次透露出有关台湾战争潜力的问题,却着实令人关注。

  众所周知,被称为宝岛的台湾有着丰富的农林和水产资源,但矿产资源奇缺,现已探

明的各种矿藏虽有200多种,但多数储量不丰,铁、煤、石油等资源尤为短缺。

  煤可开采量为21340万吨,年产量120余万吨,天燃气蕴藏量为308万吨。自50年代起台

湾一直在寻找油矿,先是在陆上,后又转到海上。1973年台湾与美国6家石油公司合作在台

湾海峡进行广域钻探,没有结果。70年代末,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又与美国克林顿石油

公司、能源存储公司合作,在基隆外海探油,并开钻两口油井,由于产量很低,经营中投

入高于产出,最终在近年彻底倒闭、关张。

  台湾常年雨量多,水力资源丰富,岛内有大小河溪100多条,可供发电的有25条,其水

力蕴藏量约530万千瓦。但受地形、地质的影响,建水库不易,而且大多数河溪丰水与枯水

季切水量相差极为悬殊,可供开发的有限,水电所占比重很低,仅为发电量的2%左右。

  液化天燃气算是台湾较为丰富的能源。1986年底,台湾建成日产天燃气100万立方米的

新竹外海长康气田,缓解了当时天燃气紧缺的矛盾,但近年来随着天燃气使用量的增加,

天燃气也开始进口。

  在自身能源短缺的情况下,与台湾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能源进口量逐年增加。1976年

,台湾自产能源占24.02%,其中煤9.84%,原油1.09,天燃气8.33,水力发电4.76;1986年

台湾自产能源降至10.44%,其中煤2.86%,原油0.25%,天燃气2.91,水力发电4.43%;199

9年台湾自产能源更是降至3.29%,其中煤0.06%,原油0.05%,天燃气0.86%,水力发电2.3

2%。

  这一连串的数字表明,时至今日,事关台湾民生的重要能源的96.71%均需要进口,而

这些物资的99%都要通过海运进入台湾。一旦进口渠道受阻,台湾的生存就可想而知了。

  1974年发生的第一次石油危机,台湾出现工业生产停滞,持续通货澎胀,经济增长率

从两位数迅速下跌为负增长。1980年第二次石油危机,台湾经济一直在低谷盘旋了近三四

年才出现转机。1995年,我以东海北纬26度22分,东经122度10分为中心,半径10海里圆形

海域范围内的公海上,进行地地导弹发射训练。尽管演习区域位于距台湾150公里处的公海

之上,但此一信息却强烈地震憾了台湾社会。由于海上部分航路受阻,能源马上出现人为

和实际的紧张,油价上涨,油品限量,人心惶惶。

  对于台湾能源短缺,以及台湾物资运输的99%以上依赖海运的状况,台湾当局自是心知

肚明,正如伍世文所言,为了应付未来战争中的海上封锁,台湾军方经过研究确定了战备

物资储备计划,其中石油、煤与天然气等能源的平时战备储存量,可维持4个月左右。

  然而,即便是通过紧缩使用量,台湾可以支持一段时间,但是高速运转的台湾现代化

生活模式可以停摆吗?人心可以支撑吗?一切运行着、活动着形态,并不象数字那样可以

供人随意摆布。台湾民众大概不会忘记去年发生的全台大停电。供电线路上一处小小的故

障,就可造成全台电力系统的停摆,而电力系统的停摆则导致全民心理上的恐惶,以及生

产的停滞。若是燃气、电力及水的供应因能源的短缺出现问题,全台又会怎样?答案不说

自明。

  核四建设所引发出的台湾战争潜力议题,又一次明白地告诉人们,能源极其短缺的台

湾没有支战争的足够潜力,一旦切断海上物资运输,台湾就是孤岛、死岛。任何在“台独

”问题上一意孤行的人,对此都要三思才行。 

http://www.ask100.com.cn/AC25/AC25_01_001/16164.html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FROM: 162.105.49.178]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