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起夕阳]写给我的爸爸(转载) - 精华区 - 山鹰论坛(PUMA)版 - 北大未名BBS

[忆起夕阳]写给我的爸爸(转载)

创建人:blabber

最后修改于 2011-06-16 18:08:45

<ASCIIArt>

发信人: yinhaiyou (seafriend), 信区: PUMA

标  题: [忆起夕阳]写给我的爸爸(转载)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10月22日02:13:33 星期六) , 站内信件


发信人: farname (花生|我的成熟总是晚你一步), 信区: Relatives

标  题: [忆起夕阳]写给我的爸爸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10月18日17:36:55 星期二), 转信



我很少为爸爸而写。

因为我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写。爸爸很普通,我也是。普通就是说你一下子想不起来

什么。然后要跳过。

于是我跳过了许多岁月。



上一次回家的时候,是8月里北方最酷热的天气。我刚刚结束一场长途的旅程。长途的旅

程是会让人成长的,不过却会让孩子在接近家的地方变得更像孩子。坐在空调开得足足的

车厢里,我忽然给了爸爸短信,说,你来接我吧。

我很少主动要求爸爸来接我的,但爸爸却通常很积极。所以当我没收到他回复也没在站台

上见到他时,我就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出了车站,打电话回家,爸爸在电话那一头大

呼上当。

爸爸于是一脸愧疚的出现在家门口的公交车站上。并且从此以后,学会了随时检查手机收

件箱,保证它不是满得不能再收短信了。从公交车站到家,他抢过我的箱子,拖着在前面

一边走一边咕哝。我却一直想笑。



在我将那岁月跳过的时候,爸爸其实是随我一起的。

只是他是觉得越来越幸福的,因为他的幸福依赖于他乖女儿的成长。但他的女儿却一直在

对生命左顾右盼。

给家里电话,爸爸妈妈不在家,后来电话打了回来,是爸爸,说,等你妈回来了再让她打

给你啊!后来妈妈再打过来,我随口问,刚听老爸鼻涕连连的,感冒了?听得爸爸在电话

那一头忙喊着,不是不是,我的鼻子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呵呵。

我总是在说,我将来要让他们两个幸福,却险些忽略了,在还没有到将来的现在,或者将

来也是一样,我只要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小小的,就可以为他们带来很多很多。



爸爸是一直想要一个女孩儿的。后来他跟我讲,在听护士说妈妈生的是个女孩儿的时候,

他开始在医院走廊里蹦蹦跳跳,护士大惊失色。这个细节,我以后经常不无自豪的讲给朋

友听,用以证明我的幸福。

我一直仗着爸爸宠我就对他耍赖。某次妈妈带我去乘凉,我不老实划伤了脚,妈妈背我回

家。趴在妈妈背上我一声没吭,走到楼下,妈妈说你叫你爸下来接咱们。我仰头向着五楼

喊爸爸,却在第一声流下泪来。后来妈妈还是很郁闷,说,你看你,好像我欺负你了似的

后来我的朋友跟我说,你的脆弱只会在在乎你的人面前表现出来。

小的时候,爸爸经常带我出去玩。天津大大小小的公园,很多我现在在地图上找起来,已

经只剩当年的残像。是很久没和爸爸妈妈出去了。爸爸不会像妈妈那样给我梳精致的发型

,那些出行的照片上我的头发总是满诡异的,或者乱乱的。后来我想,爸爸可能是喜欢出

去玩的,尽管他现在似乎更喜欢呆在家里,看报纸或者看电视,带着他那副老花镜。

考上北大,算是赚了。通知书寄来的第二天清晨,我还没清醒,睁开眼看见爸爸的侧影。

他戴着老花镜;我知道他在看什么,我知道他一定表情虔诚专注。那一刻,我的梦还未完

全散去,可我躺在那里,忽然想流泪。



长大了之后反而不怎么黏着爸爸了。爸爸也很少说话。每次电话回家,都是在和妈妈说。

爸爸偶尔在旁边插嘴,内容也大致雷同,钱够花吗,或者,什么时候回来。妈妈如果不在

家,也会和他随便说几句。他的结尾总是,你妈回来了让她给你打啊。

我是不够好的女儿。总是把爸爸妈妈给忘了。这个夏天出发去西藏前说好给家里打最后一

个电话,一乱,忘了;十一出去走长线,说好走之前再打一个,又忘了。每次从家回学校

,妈妈都说,到了就给家里个电话啊!我满口答应,可是几乎没有一次真正记得的。于是

就给爸爸短信:爸,我忘了打电话了,不好意思。爸爸每次都回:行,知道你安全了就行

。自己小心。爸爸发短信从来不打标点和空格,感觉傻傻的。

爸爸用笔画输入法用得很熟,有一次我借他手机,把输入法换成了拼音,忘记改回来。我

回北京之后,他不知道怎么换回来,一直折腾到周一上班找了办公室年轻的同事,才给搞

定。后来妈妈在电话里说,你爸爸啊,呵呵,急坏了,就怕没法及时回你。

我于是也捧着听筒笑。



其实我对爸爸之前的事情了解不多。我只知道在我出生之前很久爷爷就不在了。奶奶也在

13年之前就离开。

爸爸是长子。

他大约给我讲过他小时候的事,可能他自己也没有太在意,我也就忘了。我记得的只是他

给我讲得我出生前他和妈妈在工厂宿舍里养鸡的故事。他们俩特别宠那些鸡。他讲到里面

最狡猾的一只,一向表情不多的脸上就流光溢彩起来,然后说,说不定那是你的化身,提

前来看看我俩怎么样。



高中,我住校三年。

每个周日下午爸爸送我到学校,提着我的东西,和我一起挤公交车。跟楼长打招呼,把我

送到寝室。

我觉得没有必要,尤其是在冬天最冷和夏天最热的日子里。我几次说我拿得了你别送了。

但最终爸爸送了我整整三年。有一次我忘了带柜子的钥匙,爸爸又跑回家去一趟给我送钥

匙过来。最后他离开的时候,天黑了。我忙着赶作业,没有送他。

他送我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我大三。他当然不再送我到寝室了。他在站台上看着我的火

车开走。爸爸是那种宁愿早一小时也不晚一分钟的人,这习惯让我每次都在第一时间上车

,而他却至少要在站台上站二十分钟。

我以为我只是从天津到北京,不用如此。我仍旧跟他说不用送了。然后忽然有一天听妈妈

说,啊呀,你让你爸去吧,他一听你要他去接啊送啊,你看他高兴的!

我心里一颤。

我开始主动要求爸爸接送。他不只是为了帮我提东西,我却到后来才明白。



爸爸要过生日了。

我几乎从未为他写过文字,这次也不算多。尽管都是些小得不能再小的事,那么普通,再

一不留神,可能又要跳过了。

可是如果我把这些字给爸爸看,可能他会当宝贝吧。所以我也拿它们当宝贝吧。呵呵。


--


                 能走多远,取决于与你同行的人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

※ Kamm 于 2005年10月19日00:40:09 星期三 转载

--

※ 转载:·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

登山,就是登山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