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开性教育课,陈守良令北大受尊敬 - 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HSRH)版 - 北大未名BBS

zz开性教育课,陈守良令北大受尊敬

[复制链接] 浏览该主题帖

Felidae [离线]

猫党小卒|Tears In Heaven

3.1kitty猫

发帖数:240 原创分:0
关注
<ASCIIArt> 置顶 #3

http://libian2878.blog.163.com/blog/static/5997099201042071638671/


开性教育课,陈守良令北大受尊敬


    2004年,鹿童和我在公益时报做记者,两人合写了一篇评论《北大精神的缺憾》。当

天的公益时报尚报道了北大学子殷永纯在某地创办复兴学校的事。那个时候,我们虽都不

年轻了,但还是幼稚。公益慈善事业的种种试验项目,都引起我们兴奋的期待、高度的赞

许。殷永纯和几位志愿者创办的乡村学校,就是一例。


    在这篇《北大精神的缺憾》中,我们呼吁北大的毕业生,联合起来,有钱的出钱,有

力的出力。干什么?呵护北大精神。“北大的使命远远没有完成。因为中国不仅要反奴性

,更要继续反封建。新公民,必须在北大精神的烛照下才能长成;公民社会,更需要北大

精神在全社会广泛传扬,成为每个人精神的一部分,成为每个人人格的一部分。”但是,

六七年过去了,不但我们呼吁的北大律师团没有出现,北大行动援助中心没有出现,在这

期间,就连殷永纯也出事了(见:2005-07-14 南方周末 沈颖、朝格图报道“殷永纯案:

志愿者学校的实验危机”)。殷永纯出了什么事?


    据说是趁家访之机,摸了若干小男孩的鸡鸡。这个事,属于“猥亵”。炒来炒去,结

果殷永纯离开了那个“复兴学校”,不知所终。“作为国内第一所志愿者学校的创办者和

校长,殷永纯曾经被视为道德高尚的青年楷模,但他现在因涉嫌猥亵学校里多名男生而被

安徽省涡阳县公安局调查。”


    时至今日,我才晓得,原来北大要补的课,竟然既不是律师团,也不是行动援助中心

。北大最需要补的,乃是性教育。北大的使命没有完成,不是要反奴性,也不是要反封建

,而是应该做性教育。新公民,若是缺了性教育,语文、数学、外语、政治学得再好,也

都是人格不完整,成不了新公民。


    性教育比专业重要,比语文、数学重要,比外语、政治重要。这个说法,我早先是提

出来过。前天与山东济南齐鲁师范学院的张洪芹老师电话交流,她也说出这个话来,才使

我又想起来。可见对于真理的坚持,和对谎言的坚持是一样的,必须要重复,像祥林嫂一

样,反复不停地说,以达到“不说而说,不念而念”的崇高境界。另外一个,就是要有印

证。与别人互动。两个人一看,咱俩说的话意思差不多,于是互生敬仰,互为珍重。英雄

所见略同,高山流水遇知音。这样的话,印象就能比较深,下一回再说出来的时候,理就

直许多,气也壮不少。


    今天网易编辑阿企将北大“三宝”的老新闻发给我(见:十年“三宝”路,三代“三

宝”人——访《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课程开设者陈守良),我才知道,原来北大早已

经开设性教育课。这实在是一个好消息,虽说是一个老消息。这个消息,今天再发出来,

仍然非常有价值。中国学校性教育,已经到了一个模式成熟、全面开花的时节。在全中国

都还在传说,我们的传统很保守、我们的性教育无从下手的时候,其实种种试点,早已经

积累下充足的经验。就像春天已到,幼芽都已经勃发生机,都快要破土而出了。再有几天

和熙春光,就会葱郁一片,草长莺飞,杂花生树了。


    北大的性教育,虽则拓荒者都已不再年轻,但是这个事业却是刚刚开始。从所教授的

内容看,还是太单薄了些;从师资来说,“三宝”远远不够,怎么也得乘以10;从受众来

说,只有 500学生听讲,总是不够的。其他的学生,还在盲人摸象。其结果会如何?再看

殷永纯——他在1995年以陕西省高考第二名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而在这篇新闻中,

我确知殷永纯没有机会听到这个课,因为“在1995年之前,北大一直没有开设性教育领域

的课程,陈守良教授在他即将退休之际向学校领导提出开这门课。”


    教了,就好了么?这个我不敢打包票。但是,不教,一定会出事的。其中的道理,我

实在已经说腻了。本着说腻了也要重复的精神,再简单说两句。前次就换偶的事,我实在

是没有憋住,写了一篇小文《关于换偶的傲慢与偏见——兼与贺卫方教授商榷》,对北大

教授贺卫方先生的意见提出了质疑。具体内容,摘一段在这里:“为什么说贺教授对于性

的看法是偏见?贺教授在文中说:‘尽管改革开放不过三十余年,但在与性有关的一些问

题上,国人的观念乃至行为可谓赶英超美,不落人后。’这一句话,实在是似是而非。从

这一句话看来,在‘那事儿’上,贺卫方教授混同了,迷失了。这样的文章,发在南方都

市报这样的大媒体上,实在是以盲导盲。


    “何谓‘国人’?贺卫方教授没有说清楚。实际上,国是国,人是人。贺卫方教授没

有看到因果,也没有看到事实的两个方面。从国的角度看,英美在国家层面是非常重视性

教育的。美国是 5岁到18岁,120到150课时,教给四个层面的内容(性的科学知识、价值

观、社交技巧与能力、责任意识)。新西兰把性教育/生殖教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次。新

西兰并且规定:12岁是合法性交年龄。”


    我是不是可以说,北大的性教育课若是不开,或者开得不够,不但是学生走出校园会

出问题,就连著名的法学教授,也会出问题?所以,这个课,不但要开,而且要补。所以

,我提议,网易的北大校友,可以做这样一件事:与青艾工程合作,捐给北大一百万或者

更多一点,二百万?大家一起,给北大挂个牌子,援建一所青艾小屋。青艾小屋,主要是

做性教育。这个模式,有些日子了(参见:全国首家青艾工程基地落户成都,形象大使白

岩松授牌)。我个人,则很荣幸,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发起和执行。


    若有校友能够参赞此一善举,可以在今年九十月份举办一场像模像样的活动。青艾工

程的总顾问是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首席顾问聘请了欧元之父、诺奖获得者

罗伯特·蒙代尔,形象代言是白岩松。主办单位是中华慈善总会和中国教育学会。可以选

一个恰当的日子,使有关人士都可以出席,举办一个活动,告知全社会。在北大,做大这

个性教育。


    所捐善款,与希望工程不同。青艾工程的钱,没有一分一厘用在买砖买瓦上,全部用

在青艾小屋的十个一功能上,所以,影响力是没有问题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小屋

是以捐款人的名字命名的。善款的使用,严格监督。全国首家青艾工程基地、成都大学胡

珍教授说:我做那么多项目,只有青艾工程和1+1(指1+1心联行动,汶川震区版的青艾小

屋),我付出的最多,得到的却最少。绵竹的洪军老师也说:1+1虽然给的钱不多,要求

的还蛮多,但是1+1是真心帮我们的。我说,青艾工程也好,1+1也好,先冷酷,后温暖。

善款有,但是怎么用?我们确实是非常小心、很认真的。


    一扯又扯到钱上,真是俗。但是,性教育这个事,总是呼吁来呼吁去总归是不行。爱

,是要做的;性教育,也要落实到行动上。所以我为什么说开性教育课,陈守良令北大受

尊敬?因为一万人说,那没有用。性教育已经不是一万个人在说了,至少从周恩来总理

1963年开说以来,百千万亿的人都已经说了,但是落实到做上,实实在在只有很少的几个

人。要干!要出血!


    北大的校友,请了!


签名档

这个人不懒,所以留下了这句话。

发表于2011-03-15 17:57:46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捷回帖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