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峰谈《池塘怪谈》 - 苏打绿(SodaGreen)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吴青峰谈《池塘怪谈》

[复制链接]
楼主

Hotarubi [离线]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4.7普快

发帖数:5220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https://weibo.com/1822796164/KDCwt89zP

  《池堂怪談》專輯推出一陣子後,聽說觀眾反應呈現M字型,一端驚喜連連、大力叫好;另一端則質疑不斷、批評指教。其實我最近很少看留言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受到),畢竟每一次出專輯都差不多是這個畫風,但身邊許多朋友倒是非常關注,反應激動,或是截圖給我看各種爭論,常常讓我忍俊不住笑出來。

  轉念一想,一直也只是喜歡做音樂,能夠有機會跟大家分享,更有那麼多願意了解這張專輯的觀眾,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所以不如就再多說說,試著讓願意聽的朋友更了解這張專輯一點吧。

  這張專輯斷斷續續討論了好久,期間砍掉重練,換了好幾批歌,一直到「為什麼我們不能單純只表達現在自己的人生呢?」的想法出現,也把各自寫歌變成共同創作的模式,池堂才開展在我們眼前。我們也知道這不會是一張符合期待、能快速適應的專輯,也從過往經驗明瞭,新事物常常是會令人惱怒的。每次跟大家分享作品,我們也從不自認自己的任何一張專輯有多好,但有人規定爛作品不能跟大家分享嗎,哈哈。無論如何,每一次我們完成自己的專輯,我們一定都是自己喜歡的,不心虛的,而能在每個階段的人生中努力地一起完成作品,每一次對我們來說都是了不起的。

  同樣地,每一張都有很急躁激進的差評,無一例外。我想起《夏/狂熱》發行時,有人寄信痛罵我只是為了發片而發片,文字隨便趕出來,多年後卻被我看到同一人說「認真去研究才發現原來這張歌詞是資訊量最大的」。

  有任何評價都很正常,但人總把自己所僅能想到的當作真相,將別人的作品塞進自己剪裁的衣服,一旦不合身反而變成身材的問題,而不是真正去了解作品的樣子。但,我們真的不是模特兒,也沒有要穿進你的衣服啊。雖然如此,即便是不喜歡,我也感謝他們曾經花時間去聽,而在這過程中,更珍貴的,總是跟這個或那個作品有緣分的知音。

  聽到有人說《池堂怪談》零碎、斷裂。其實沒錯,他聽到我們想營造的了。不只整張,我們在單一首歌例如〈我就奇怪〉、〈Joyful Day〉、〈Sorry青春〉…等,都想用編曲表達這樣的感受,雜訊、意外、回憶突然湧現、回憶被打斷,繼續進行眼前的人生…單曲如此,專輯又為什麼要以「完美流暢」為目標?真實人生是這樣嗎?我此刻的心思跟下一刻的心思、突然闖入插播的消息、停停走走的情緒變化…太多生命的安排說來就來,太多這一秒情緒與下一秒錯落,這就是我們這幾年人生感受到的啊,那麼這一張我們的人生原聲帶難道不該如此呈現嗎?

  這次我們也很幸運,除了秀秀還找了君豪、嘟嘟、希文和更多音樂人合作,以往我們總是六個人閉門造車,沒有機會找他們合作,這次真的很開心,也終於可以跨出一道牆這樣玩音樂。穿梭在我們真實人生裡的,本來就不是只有我們六個人。也很慶幸能在過程中跟他們學習,我個人沒有那麼熟悉樂理,也幾乎講不出什麼樂風、流派名稱,每次想舉例音樂,腦海總是想不出任何reference,常常都要哼哼哈哈阿卡貝拉才能讓他們知道我想幹嘛。有時候看到很多專業術語滿天飛的時候,自己都很慚愧,好像做了這麼久音樂,還是對音樂一知半解。但,要是問我那些術語就能代表音樂嗎?我也回答不出來。所以我想,或許這對我是好事,因為我知道很多我喜愛的歌手、創作者、各種領域的藝術家,他們都不是專有名詞滿天飛的人,因為那不是他們的工作。

  過去蘇打綠發行每一張專輯時,我們總是說「請先忘記我們上一張做什麼」、「讓自己歸零去聽」或是「不要預設我們要做什麼樣的音樂」。但這次還是充滿著對「蘇打綠」的預設、比較。我們也知道這是難免的,但在做《池堂怪談》時,我們真的也沒去管以前做了什麼。有人聽了,就認為魚丁糸刻意避開蘇打綠,其實不是的,根本不需要特地避開,我們永遠也不可能做出一樣的音樂,以前每一張專輯都是如此。我們不想複製任何已知的、經過肯定的、或是被推崇過的經驗。這張專輯,只是想要、也需要存在而已。

  若要問,我們大概也知道,什麼主題或是怎麼做會比較討喜高大上,但我們選擇呈現的,只是我們真實的人生罷了。這段人生對我們來說,或許本來就是低谷,而我們努力跟大家分享的,或許就是這顯得有點破爛卻真實的人生,想用音樂呈現這樣的自己。我們經歷的,絕大多數人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主題與心境,還有我們笑笑互相鬧著,卻含著認真的眼淚,這樣面對的方式,或許真的很難被理解。

  你,真能去說任何人的人生是好或壞嗎?尤其是在沒有任何時間驗證的當下。

  我始終只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腦海裡也還有好多想做、等著落實的想法,這些事,都讓我面對所有音樂,喜歡把時間留在聆聽與感受,不太有興趣去評價。許多討論都很好,但我覺得自己永遠沒有資格高高在上發落別人的作品。那些常常只是喜歡不喜歡而已的問題,別包裝成,或誤以為是專業。我也只會做音樂,不擅長對任何人的作品空有感受而誇誇其談。

  其實作品不在乎任何人的喝斥,我相信它們夠堅強,經得起噴污或裝飾。

  而所有反應中,我最喜歡看,也總是看了覺得幸福的,是大家自己的「詮釋」。儘管許多猜想腦補常常穿鑿附會,但那讓我覺得,創作是完成在你手上。我們真的很喜歡聽眾用自己的故事,跟我們一起完成這些作品(講了一千次)。

  這是一張有點奇怪,但是,所有你可能視為缺點滿滿——就像有些人眼中,覺得身上的皺紋、黑斑、傷口、贅肉…等——在某些預設下總是被批為「難看」的東西,我們都珍惜地、坦誠地,分享給你們。或許我們對世界還是一知半解,但正因如此,我們還超有熱情去探索。又或許,你對《池堂怪談》也是一知半解,一切不見得是你期待的,但這才是我們的樣子,這些都值得被我們自己珍惜。

  我們做的,只是用作品舞動著,而我們想要的,也只是用這些作品帶著你們舞動。儘管只是陶醉的小團體,但有時若看到更多的人閉上眼睛,輕舞飛揚,那就是幸福的時刻。


2021年10月20日 17:35


Photographer|楊世全




签名档


 最后修改于2021-10-21 09:28:01
  • 发表于2021-10-21 09:26:46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