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撤稿】质疑医学部前北大优秀毕业生论文实录 - 医学部(HSC)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2
3
4
5
6
7
8
9
...26
下一页 >
/ 26
跳转

【已撤稿】质疑医学部前北大优秀毕业生论文实录

[复制链接]
楼主

zekechiang [离线]

Aeggi

2.9白垩纪

发帖数:165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更新于2022年5月21日

该论文已被Molecular Therapy主编正式撤稿,参见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52500162200315X

自2021年11月21日发帖,已过去整整半年,校方尚未有任何回应。


———————-原文——————-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单博士其间以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已致函杂志主编。

PubPeer链接: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461F67EFE6B7920C9A9059C05C342B 


以下为客观证据:

1. circTULP4为纯外显子环状RNA,不含任何内含子序列。

外显子环状RNA富集于胞质,尚未有任何报道外显子环状RNA自然条件下会富集于核内。

1)BLAST circTULP4的序列会得到大量完全匹配的TULP4 mRNA序列,显然mRNA不含有内含子,与mRNA完全吻合意味着不含内含子。

2)M某则报道circTULP4约78%富集于核内,circTULP4促进亲本基因TULP4转录,敲低circTULP4会明显抑制TULP4的表达。去年已有3篇文章(Chen et al., 2020; Wu et al., 2020; A. K.Hollensen et al., 2020)报道circTULP4为外显子环状RNA,90%以上位于胞质。

3) M某文中多次引用一篇2015年的文献(Rybak-Wolf et al., 2015),用于阐述circTULP4的形成和表达差异,然而该文已在主图展示circTULP4为外显子环状RNA。

作者如何做出实验证明一个公认的理应在胞质的外显子环状RNA能够富集于细胞核内并结合核内U1调控转录,令人匪夷所思。


2. circTULP4并不能促进亲本基因TULP4的转录。

M某利用siRNA敲低circTULP4,观察到亲本基因TULP4也随之减少,以证明circTULP4能促进TULP4的转录。

然而去年两篇文章已经报道,敲低circTULP4并不减少亲本基因转录(Chen et al., 2020; Wu et al., 2020)。


3. 复制粘贴他人异源引物,机理实验存疑。

M某完成RNA-蛋白,RNA-RNA,DNA-RNA-蛋白等多种pulldown实验证明circTULP4-U1-TULP4亲本基因存在相互作用。其中,U1-U7以及阴性对照等18条引物序列皆复制于首次证明内含子环状RNA调控转录的文章(Li et al., 2015)。然而,二者的实验物种分别为小鼠和人,通过primer blast易得M某提供的对本实验最重要的U1 U2引物并不能在小鼠基因组中PCR出信号。M某如何用人源引物在小鼠细胞中基于qPCR完成一系列pulldown的机理实验,令人不解。我在此不负责任地猜测M某没做pulldown实验,只是照着(Li et al., 2015)捏了个图,毕竟M某整篇文章的实验和思路也是照着(Li et al., 2015)描的。


4.测序数据无相关性,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关系存疑。

比对M某已发布的测序结果,野生型和AD小鼠中circTULP4和母基因TULP4 mRNA之间并未存在作者声称的相关性。


5. 图片重复使用。

M某在没有任何引用和提及的情况下,重复使用了自己另外两篇文章的图片。


6. 其他逻辑不符的数据。

1)第一张荧光定位可见胞质也有大量信号,到第二张荧光定位胞质信号就没了。

2)关于circTULP4的时间表达模式,组织原位杂交和qPCR的结果不符。


针对以上质疑,M某在Pubpeer上给出回复:

1. 放出一个不知名的软件的序列比对图,说明circTULP4确实含有内含子。We could only say that these are the data we got during our research. We are also very happy to learn different results from other groups. Over time, we will finally find the truth.

我的内心OS:如果要重新定义一个被广泛视作纯外显子的环状RNA,需要更多的实验证明,而不是单凭预测,NCBI上对于基因的注释很多都存在错误。都快2022年了,设计实验证明一段已知序列的基因是内含子或外显子那么难吗?


2. 尚未回应

我的内心OS:估计在忙着设计鼠源引物。


3. However, researchers in molecular biology understand that sequencing data can only be used as a reference, and the verification of data requires to conduct experiments. “分子生物研究者都知道,测序结果只能作为参考,验证数据需要做实验”。

我的内心OS:分子生物研究者是否知道做实验来证明内含子/外显子,是否知道基因注释预测只能作为参考?


4. 大篇幅详细介绍了自己另外两篇文章以及自己课题组的专注。承认重复用图不合规,但其中一幅长得像但不一样。

我的内心OS:不好意思像素都重合了我真没看出哪不一样。一个测序搞出三篇文章确实优秀。另外,circTULP4作为神经中丰度最高的环之一,在好几个样本中读数都为0,测序质量堪忧。


5. 答非所问。“不够幸运所以我们尊重自己的结果”。

1)Our results clearly displays that multiple cells are located in the nucleus, which is more illustrative than selecting a specific cell.

2) When different experiments are used to verify the same question, it is perfect to get the exactly same results, but unfortunately in our study it was not that lucky. We repeated the experiments independently for several times and that is the result. In fact, “The difference was not notable in 6-month-old mice in the results of qPCR”.


以下为主观陈述:

作为隔壁组的同级硕士生,早在2019年我就公开质疑过M某的数据真实性。从时间跨度和工作量上看,我不认为流病统计出身半路入行神经分子生物,工作日准点来准点走周末不加班,连western blot都做不漂亮的M某能在大半年内独自一人完成诸多高难度的实验,并获得发表级别的数据。

2018年8月 M某还在验证circTULP4在神经中是否有表型。

2019年3月 M某已经完成各种pulldown,ChIP-seq等实验,数据质量极佳,故事基本成型,在开题大会上惊艳全场。


但是,当时我的质疑没有科学依据而作罢。

缘分就是妙不可言,我出国读博到的实验室及合作组刚好做过和正在做circTULP4。毕竟这个环在神经中的丰度实在太高,无法忽略它的存在。根据我们未发表的数据,确认circTULP4是外显子环,95%以上在胞质,6条siRNA中5条敲低circTULP4不影响其mRNA表达,circTULP4 pulldown并不能检测到U1。

从得知不含内含子的那一刻起,我明白,M某的circTULP4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谎言。


Hollensen, A.K., Thomsen, H.S., LloretLlinares, M., Kamstrup, A.B., Jensen, J.M., Luckmann, M., Birkmose, N., Palmfeldt, J., Jensen, T.H., Hansen, T.B., et al. (2020). circZNF827 nucleates a transcription inhibitory complex to balance neuronal differentiation. Elife 9.

Chen, X.J., Zhang, Z.C., Wang, X.Y., Zhao, H.Q., Li, M.L., Ma, Y., Ji, Y.Y., Zhang, C.J., Wu, K.C., Xiang, L., et al. (2020). The Circular RNome of Developmental Retina in Mice. Mol Ther Nucleic Acids 19, 339-349.

Kristensen, L.S., Andersen, M.S., Stagsted, L.V.W., Ebbesen, K.K., Hansen, T.B., and Kjems, J. (2019). The biogenesis, biology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circular RNAs. Nat Rev Genet 20, 675-691.

Li, Z., Huang, C., Bao, C., Chen, L., Lin, M., Wang, X., Zhong, G., Yu, B., Hu, W., Dai, L., et al. (2015). Exon-intron circular RNAs regulate transcription in the nucleus. Nat Struct Mol Biol 22, 256-264.

Rybak-Wolf, A., Stottmeister, C., Glazar, P., Jens, M., Pino, N., Giusti, S., Hanan, M., Behm, M., Bartok, O., Ashwal-Fluss, R., et al. (2015). Circular RNAs in the Mammalian Brain Are Highly Abundant, Conserved, and Dynamically Expressed. Mol Cell 58, 870-885.

Wu, L., Xiong, L., Li, J., Peng, Z., Zhang, L., Shi, P., Gong, Y., and Xiao, H. (2020). Circ-Tulp4 promotes beta-cell adaptation to lipotoxicity by regulating soat1 expression. J Mol Endocrinol 65, 149-161.


———————————————————————————————————————————————————————————————————

87楼通讯作者回帖:


大家好,我是这篇文章的共同通讯作者之一,也是M同学的导师,实际指导工作的人。


说实话,昨天同事发给我这个链接,看了我真挺生气的,J同学你好歹拿的是北大的毕业证,昨天发的第一版帖子格式乱七八糟,标点符号也用的不好,在科学描述中穿插着各种充满个人感情色彩的言语,这怎么能是一个优秀的质疑学术的帖子呢,但我当时太困了,心想第二天一定要好好说说你。第二天一看,你大改了一遍,格式清晰多了,想要强调的句子加黑处理,也特别标注了“主观陈述”这种字样,这还挺像样的。


我回复几点啊:


1. J同学你11月14日夜里在pubpeer上发了质疑信息后,课题组认真检查了你说的问题,关于图片重复使用,如你所说,确实是在这篇论文的Figure 1和S1里,有几处用了之前发表论文的测序分析图。确定了这点,并和所有课题组成员以及合作者通报了情况后,18日我们写信给编辑要求撤回稿件(retraction)。对此事,我诚挚地表示道歉,这是我的责任,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不过撤回稿件的事情我没有及时跟你汇报,杂志编辑也没有吗?工作不是很到位啊。


2. 关于内含子和外显子的问题。在pubpeer上的回复,不是想争辩我们是对的,而是想解释当初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在课题起始时用的软件参考的是mm8数据库,得出这样的结论,后期没有采用多个更新版的数据库再次分析(每个数据库结果都不一样),也没有blast,没有想更多的实验验证,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课题组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毋庸置疑。但是这个事情其实挺有趣的,我觉得值得研究讨论一下。为什么多个数据库都不一样(这是题外话,与本点无关)。另外,我很不喜欢你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这类的词语,生命科学需要探讨和挖掘的东西太多了,以现在的知识认为不可能,就真的不可能吗?愚蠢的人类。希望我们都能时刻对科学保持谦逊的态度。


3. 关于你质疑的其余逻辑不符等问题,今天一早我以课题组负责人的身份向学校提出正式申请,要求学术委员会启动数据调查工作,课题组提供全部原始数据。怎么说呢,做出来的结果就是这样的。用你对整篇论文的数据质疑方式”too good to be true"来说,这几部分可能是“too bad to be true"。我很期待调查结果,有问题,我们勇于承认,并承担一切后果。


----------------以下是对于J同学一些主观陈述的主观回复-------------------


1. J同学认为M同学每天晚来早走不怎么做实验,怎么拿出的这么多数据。我可以说你是同期全实验室最没有资格批评别人工作时间的人吗?

    你日常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时候,她在做实验;

    你情绪不好几个月没有出现时,她在做实验;

你奔跑在各个实验室和办公室之间控诉你的第一个指导老师完全没有科研思维配不上你的时候,她在做实验;(哦,对了,当时你找到我说想转到我实验室做circRNA工作的时候,我拒绝了,因为那时候我觉得我也配不上你)    


2. 连Western Blot都做不漂亮的M某怎么做了那么多高难度实验。哎,我估计她也很难跟你解释,毕竟你只会做Western Blot,而且也做得不怎么漂亮,你看不到她根据不同文献一个一个试方法试试剂盒,你只觉得你不会的,别人会肯定就是假的。(关于Western Blot漂亮不漂亮的问题,我觉得你没必要跟我犟,我也是跑过几千块胶的人,我知道做得好的大神做出来的条带是什么样子,他现在在中科院工作,我就不介绍给你了,实验做得好不好,不光看努力也是看天分的)。


3.  流病统计出身的M同学半路出家,你不认为她能很好地快速完成那些高难度实验。嗯嗯,这个我理解,毕竟你在考研之前,用你自己的话说,是在猎头公司接受了数年社会的鞭挞,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读心理学、人际学这些书以及跟各种奇形怪状的人打交道。你认为她做不到也是有可能的。另外,公卫专业并不等同于流调,我觉得你可以看看她硕士导师做什么工作的,她硕士课题是什么。


4. “一个测序发好几篇文章“。 我想说,不是一个测序,是WT和AD动物模型,不同年龄段的多只老鼠,不同建库方法,做的不同测序工作。几篇文章也各自分析了不同的内容。所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不正经的答复是:你非要让我们把所有数据放在一起分析吗?偏不!

严肃认真的答复是:老子为什么要写《道德经》?


然后,我还想借用一下我在你硕士答辩会上,作为一个答辩委员给你提的建议:“你花太多时间在讲述(说)和猜测(想)上,而不是操作(做)上,希望能够改变,不要浪费你的才华。”还有一句,也是我当时说的,同样适用于这里:“我说这些不是为你好,我就是表达一下我的观点。”


M同学只是一个小姑娘,上个月才新婚,你以学术的名义发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给她,吓得她把你删了,导致我也判断不出来到底在学术原因以外还有什么。你最初提出科学质疑时,我对你表示了感谢,那时候我真心敬你是条汉子。但是看到你夹杂了很多个人情绪和主观猜测的语句后,我必须诚挚地说:“我错了。”(我这几段也充斥着低劣的主观情绪,我承认我也不是条汉子。)


BBS十几年没用了,我都不太会用,后面暂时不回复了,等学校调查结果。


不过我今天问学校老师,如果调查出来,我们有错的我们承担后果,如果J同学有错呢,学校怎么办?老师回复我说:”他已经毕业了,又在欧洲,我们很难约束。“ 漂亮!相当的公道!


————————————————————————————————————————————————————————————————

100楼,我对通讯作者的回复:


万博您也来啦,我花了80%的篇幅阐述为什么我认为文章疑似造假,您花了80%的篇幅怒斥我作为学生如何品行恶劣,有意思。

行政做多了,paper看少了,确实会有这些毛病,学生不怪你。

 

首先,我很佩服北医领导的行动力,这里必须为咱们学校点个赞,比武大那什么良可强太多,希望别虎头蛇尾最后弄出个无主观造假什么的遭人耻笑了去。

 

纵观原帖,我的质疑完全基于一作研究本身,没有提及任何关于课题组的讨论,已经是学生给足了你面子。

组队贴脸,可莫怪学生我说话不留情面了。


另外,全文我没有去引导对M某的品行判断,“从时间跨度和工作量上看,我不认为流病统计出身半路入行神经分子生物,工作日准点来准点走周末不加班,连western blot都做不漂亮的M某能在大半年内独自一人完成诸多高难度的实验,并获得发表级别的数据”,这段描述是为了在非科学性上支持我对该文疑似造假的论断,分别依次概述了学科专业背景,日常工作时长,分子生物实验熟练度,课题研究时长,是否有人协助/监督,实验难度,数据质量及重复度(可发表=数据质量足够扎实)等信息。万博你全文不断比较我和M某,是为了要说明什么吗,我不太能跟上你的逻辑。

 

我认为自己是一名科学家,或正在朝科学家的方向努力, 擅长捣鼓学术,发现真相,质疑假象(如我的毕业论文一样),不擅长也没兴趣像街边泼妇一样和你在这儿互扯头花。因为泼妇扯皮没有数据,公婆都有理,没法基于客观去讨论,在我这儿舆论是无聊的玩意儿 which I don't care

未名BBS科学质疑如果成了北大奇葩说,互相煽动情绪最后再来个观众集体投票你我一决高下,说实话挺丢人的。你放得下身段声嘶力竭,我放不下,我爱惜自己的羽毛,毕竟我的路比你长。

 

其次,我想说明几点:

1. 质疑人的品行如何,不影响质疑人基于客观事实提出的质疑。

但不代表我接受你以上对我一系列的描述,字里行间能看出你对我的恐惧,学生也不怪你。

我非常喜欢你很不喜欢我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这类的词语,这会让我觉得,我在你灰色的世界里或白得刺眼,或黑得深邃。


2. 被质疑人是不是新婚小姑娘,不影响质疑人对其研究论文提出质疑,不影响质疑证实后需要承担的处分。

30岁的未婚小伙子不比30岁的新婚小姑娘楚楚可怜?是你这篇回复吓人,还是我“以学术的名义发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吓人?

(微信聊天记录附上,聊天记录少了最后一段。大致内容是发现一图多用后,我认为这丢了北大的脸,M某如果没删我可以截图补上)


3. 质疑人提出质疑,学校收到质疑,展开调查,这是学术该有的样子。

我只关心真相,长达2年半的质疑最终找到科学依据的那种爽快,你是体会不到的。因为你不关心真相,你更关心利益,所以你才能如此成功,才能如此油刃有余。


4. 质疑人得有足够的把握,才会向MolecularTherapy主编、PubPeer以及北大BBS实名公开发布质疑。

关于内含子还是外显子,你回复“这个事情其实挺有趣的,我觉得值得研究讨论一下”,笑死,期待你们的讨论结果。如果得到可靠实验证据,请把我脸锤烂,我必虚心接受。

 

说到换组,我真的非常感激你的不收之恩,因为你确实不配,过去不配,现在更不配。

如果我到贵组,可无法一直做western去弄清翻译信号是真相还是假象,早就被你催着赶着做些形而上学的功能发文章了(学生我懂你)。

只有我的导师能容忍我一直停留在不断证伪的过程,能让我在课题陷入僵局时停下来调整自己,能允许我选择自己喜欢的研究方向和风格,让我成为第一个证明环状RNA过表达载体伴生线性副产物能产生滚环翻译信号的人,而且仅用western,你嫌弃你的,我骄傲我的。我尽量避开提课题组,也是因为我仍然感激我的硕士导师。很可惜,他的名字在上面。

你瞧不上我的western,我还瞧不上你的文章漏洞百出就有脸往外头送,咱们谁也不磕颤。

 

最后,学生我劝你谨言慎行,你站得比我高,摔得可会比我惨。

“如果J同学有错呢,学校怎么办?”,这是一种恐吓吗?如果调查出来你们数据没问题,你想怎么办我呢,学生很好奇。

谈谈我的看法吧:

1. 客观部分:所有的质疑都基于客观事实,内含子也好,序列也罢,一图多用也好,异种引物混用也罢,这些都是不随个人意志改变的客观陈述,没有任何问题。

2. 主观部分:我可以向你们致个歉,不能再多了。

3. 文章部分:建议你们别投Molecular Therapy了,Molecular Cell估计够呛,可以试试Nature communications,首次发现外显子环状RNA富集核内调控转录,这事可比你们那似有似无牵强附会的AD pathogenesis 新鲜多了。

这三个提议意下如何?够你所谓的公道吗?


———————————————————————————————————————————————————————————————————————

回复137楼同学,“是否会有后续?”


最近比较忙,但这件事会有后续。

“有后续吗?”是个好问题,我想多说几句。


关于撤稿,我们尚未收到主编关于作者提出撤稿申请的通知。过阵子,我们会询问编辑,是否还需要撰写用于背靠背发表的质疑letter。

关于M某,我没去查M某的毕业论文,这篇Molecular Therapy已经够我反胃,遭不住再研究其他粗制滥造的科幻小说。无论circTULP4是否是其毕业论文主干,都该撤销学位,日后可常驻新生开学培训的学术不端荣誉嘉宾,现身说法,算是功德一件。


当初做这件事,起因很简单。

1. 主观上,如前所述我已经在两年前发表过质疑,我从来没信过这篇文章是真的。

2. 科学性上,我已经确定,M某这篇文章不仅假,还假得离谱,假得丢人现眼。毕竟我是战斗在科研第一线的,和那些上次看文献还是在上次,知识储备全靠微信公众号,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神秘大自然的导师不一样。

3. 编辑也主动发来疑问,证明circTULP4在核内的文章(Chen et al., Mol Ther Nucleic Acids, 2020)就是Molecular Therapy的姊妹刊。

4. 微信交涉,附件可见,M某的第一个谎言让我吃定其circTULP4必然为假。M某的circTULP4来源于2015年那篇Molecular Cell上(M某文中多次引用),当我指出MC作者已明确circTULP4是外显子环时,立刻改口是小鼠测序后的新circTULP4。很明显,MC的circTULP4与M某的环是同一个(分析参见PubPeer)。


当初预想结局,也很简单。

首先,通讯作者对M某数据质量把关是失控的,明显的主图一图多用,这放在任何一个老板心思在学术上的实验室都不敢想象。

那么,当收到造假质疑,实验室管理失控的通讯作者自知理亏,第一反应是查数据,确认是否真实。

如果数据真实可信,直接用详实的原始数据站出来回应,不带虚的;

如果数据造假坐实,主动撤稿,立刻上报北医,撤奖励撤学位。自己出来道个歉,喊喊口号——加强实验室管理。多半能留下个铁面无私的好名声,甚至一时传为北医佳话。

闷声发大财,深藏功与名。


奈何,到头来学生的一番苦心与真情,终究是错付惹。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虽然吐槽学校已成日常,但我还是期待咱们中国最高学府在学术诚信问题上的调查结果。


———————————————————————————————————————————————————————————————————————

150楼,更新于2021年12月31日


新的证据,新鲜出炉。

参见PubPeer #10 #11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461F67EFE6B7920C9A9059C05C342B#10)。


既然circTULP4与U1并不存在相互作用,图3A中作者如何通过RNA-蛋白互作预测算法(catRAPID)证明二者相互结合的呢?抱着这个问题,我们看了看catRAPID......


1. 作者涉嫌伪造生信预测图3A,偷换预测算法参数定义,用于捏造circTULP4与U1存在相互作用。

1)图片Y轴代表蛋白质氨基酸,U1全长287个氨基酸,作者如何弄出有450多个氨基酸的U1?根据算法发明者发布的教程,配有红-蓝热度尺的热图中颜色布满一整幅图片,而作者采用的是矩阵图,不会出现蓝色,也不配备红-蓝热度尺,所以作者是P了个热图的热度尺在矩阵图一旁吗?


2)作者扭曲了catRAPID中参数的定义,将用于指代特异性的interaction strength偷换成相互作用发生的可能性,以此说明interaction strength 99%的circTULP4与U1相互作用,令人大开眼界。

作者:First, we evaluated circTulp4 protein interaction tendency by using CatRAPID, which yields interaction strengths indicating likely occurrence (>50%) or high - confidence prediction (>75%) of interaction. Notably, an interaction strength of 99% was obtained for circTulp4 interaction with SNRPA (U1 snRNP) (Figure 3A).


算法发明人:

What are the Interaction Strength, the RNA Interaction Strength and the Protein Interaction Strength?

... The Strength ranges from 0% (non - specific) to 100% (specific). Strength values above 50% indicate high specificity for the interaction.


我们很好奇,作者文中75%的临界值是哪来的?当然,我们在算法教程中找到了类似的表述。

算法发明人:

What are the Interaction Propensity, the Discriminative Power, the Normalized Score and the Z-score?

... The Discriminative Power is a statistical measure introduced to evaluate the Interaction Propensity with respect to catRAPID training. It represents the confidence of the prediction. The Discriminative Power (DP) ranges from 0% (unpredictability) to 100% (predictability). DP values above 50% indicate that the interaction is likely to take place, whereas DPs above 75% represent high-confidence predictions.


来,我们对比一下“实验方法与材料”中,作者关于预测算法的描述:

Interaction strength, a statistical measure for evaluating interaction propensity with respect to CatRAPID training, reflects prediction confidence, ranging from 0% (unpredictability) to 100% (predictability): values of >50% indicate that an interaction is likely to occur, values of >75% represent high-confidence predictions.

作者用interaction strength冒充discriminative power,请问这算蓄意篡改数据吗?


3)我们亲自跑了catRAPID,circTULP4与U1无法预测出相互作用(interaction propensity=15.4,discriminative power<50%)。即使采用作者文中的数据,相互作用也不可信,因为相比候选蛋白动辄100多的interaction propensity,作者17.14的interaction propensity实在不够看。


2. 图2B中,PCR条带长度与理论值相差100bp。


3. 作者在复制他人异种属引物时,居然把别人的研究对象circEIF3J当成了自己的circTULP4写进补充材料

Oh please, 就算剽窃也请剽得专业一点好吗。


———————————————————————————————————————————————————————————————————————

184楼,更新于2022年1月2日


几位作者的下限从未让人失望过。图3B,3E和4B,均剽窃自商品化试剂盒说明书。

图文分析参见PubPeer #12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461F67EFE6B7920C9A9059C05C342B#12)


示意图3E,作者描述了染色质-RNA共沉淀实验,以证明circTULP4结合蛋白U1,U1再结合染色质DNA,即形成RNA-protein-DNA三重复合物,但图例看着很怪:

第一步,RNA结合蛋白(RBP)为何结合到DNA上?

第二步,生物素探针-circRNA形成复合体,但距离RBP很远,并不像复合物。

第三步,Streptavidin磁珠结合生物素后,为什么环状RNA消失了?如果没有环状RNA,那么RBP-DNA是如何被沉淀分离的?

第四步,作者实验只有左侧RNA部分,并未涉及右侧DNA部分,为何要画蛇添足将其画出?


抱着以上疑问,我们稍微查了一下,发现该图复制于Millipore Sigma的ChIRP试剂盒说明书。作者将原说明书中的线性RNA删去,造成以上不合逻辑之处。

我们继续检查了图3B和4B,不出所料,两幅图分别剽窃自伯信生物RAP和ChIRP试剂盒图例,并删去了未在本文中涉及的后续应用。


可能正如通讯作者W某描述的那样,M某沉迷于“根据不同文献一个一个试方法试试剂盒”,以至于连试剂盒说明书都剽了过去。

你们胆子真的大,伪造catRAPID的分析结果也就罢了,剽窃商品化试剂的图例可是犯法的,你们知道吗?两家公司知道吗?


———————————————————————————————————————————————————————————————————————

230楼,更新于2022年1月2日


本文作者杀疯了,图3D也剽窃自Millipore Sigma RNA-RBP免疫共沉淀试剂盒商品信息主页。

详见PubPeer#13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461F67EFE6B7920C9A9059C05C342B#13


图3D看着就蹊跷得很,作者拖拽的是环状RNA,为何图中画的是线性RNA?

毫无悬念。

请问,这是广告植入吗?


———————————————————————————————————————————————————————————————————————

268楼,更新于2022年1月3日


元旦假期结束,新的一年要开始忙碌了。

PubPeer的质疑篇幅较长,结构散乱,加之学科壁垒,存在阅读门槛。作为质疑的提出人以及本领域的研究者,为方便校方调查学术不端,在此总结已经坐实的质疑,需要作者回复的质疑,并就调查应该出示的数据提出个人的一点点建议,以及阐述所出示数据的必要性。


1. 已坐实的质疑

1)引物误用:不考虑人鼠种属差异,复制他人U1-U7及多个对照共计18条人源引物(Li et al., 2015),其中最重要的U1引物无法在小鼠中PCR出U1信号(见primer BLAST)。

2)篡改参数:伪造篡改RNA-蛋白互作预测算法(catRAPID)参数定义,利用指代特异性的interaction strength冒充指代预测可信度的discriminative power以佐证U1和circTULP4的相互作用预测。

3)一图多用(图1A、B、D、F, 图S1A、B、C),来自同第一作者的两篇文章(Ma et al., 2019; Ma et al., 2020),且文中没有任何引用及说明。

4)图片剽窃:剽窃试剂盒说明书及产品图例(图3B、D、E,图4B)。


2. 待回应的质疑

1)内含子/外显子之争。

circTULP4是公认的外显子环状RNA (Chen et al., 2020; Rybak-Wolf et al., 2015; Wu et al., 2020),BLAST可见与之吻合的TULP4 mRNA,为何文中将其定义为纯内含子环?是否有软件预测之外的证据?

这个问题最为重要,是该文的根基,因为尚未有任何研究报道外显子环能富集细胞核内。作者文中引用(Rybak-Wolf et al., 2015)多达6次,但引文主图5A中已明确circTULP4由外显子组成,作者如何解释?


2)细胞定位存疑。

circTULP4公认90%以上富集于细胞质中(Chen et al., 2020; Hollensen et al., 2020; Wu et al., 2020),而作者的数据显示circTULP4富集核内(图2E、F,图3C),作者如何看待数据差异?

荧光定位FISH图2E可见胞质有明显的circTULP4信号,为何在图3C中胞质信号消失?


3)siRNA敲减实验存疑。

作者声称circTULP4促进TULP4转录,因为siRNA敲低环后,TULP4 mRNA水平降低(图2G,环敲低至30%,mRNA减少至25%)。但已有文章报道敲低circTULP4并不影响mRNA水平(Chen et al., 2020; Wu et al., 2020),作者如何看待?作者如何证明该现象非siRNA脱靶而同时敲低mRNA所致?


4)生信证据缺失。

本文图1进行了关于阿兹海默病AD小鼠模型中环状RNA的表达差异分析,如果circTULP4与AD相关,为何不单独拎出circTULP4进行生信差异分析?

根据作者课题组已发表的测序数据(Ma et al., 2019; Ma et al., 2020),也即一图多用的文章,未发现circTULP4/TULP4存在作者声称的与AD的相关性。作者在PubPeer回应“因为建库方法不同所致,本文测序中circTULP4表达有差异只是没放出来”,如果有差异将是对该文研究极大的支持,为什么没放出来?


5)catRAPID预测图涉嫌伪造。

根据catRAPID发明人的教程,本文图3A系相互作用矩阵图(interaction matrix)而非热点图(heatmap),图3A却有热点图特有的红-蓝热度尺,作者如何解释?正文中,作者声称利用catRAPID预测到U1(SNRPA)与circTULP4存在极为可信的相互作用,为什么仅有287个氨基酸的U1(SNRPA)在图3A中延展至超过400个氨基酸,且300-400区间与RNA有相互作用?


6)Pulldown实验存疑。

图3-4是本文最关键的机理数据,作者如何用复制而来的错误的18条人源引物在小鼠细胞中完成所有基于qPCR的pulldown实验(图3B、D、E)?


3. 需要提供的数据

时间方面,数据及实验材料必须早于2020年7月10日完成或购买,即在该文的bioRxiv版本发布之前(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7.08.192716v1)。

秉着从简的原则,不囊括容易编造的数据,包括功能实验(数轴突,量神经长度等)、RT-PCR、FISH和Western。

本研究中siRNA敲减环的实验极大可能存在脱靶,敲低环的同时mRNA也被敲低,如果将其视作技术缺陷导致假象,大部分实验可以不追究。

图3-4的circRNA-U1-DNA三聚体的机理是质疑的重点。


1)U1-U7,5s rRNA,7SK,CDR1as等18条正确引物的合成订单及引物合成公司留底

即图3B、D、E的实验材料。

既然文中出示的U1等引物无法得到PCR信号,请作者提供新的鼠源引物的序列及合成订单,以证明能够进行图3-4的实验。


2)所有pulldown实验的qPCR原始数据(扩增曲线,溶解曲线及数据处理过程)

即图3B、D、E,图4A、B的原始数据。

qPCR的数据非常容易编造,因为数据最终多以柱状图呈现,但带有扩增曲线的原始数据不易造假。所以作者提供的qPCR数据必须带扩增曲线,如果数据仅是一张布满数字的excel,那不具备可信度。


3)验证AD鼠circTULP4和TULP4表达变化的qPCR原始数据(扩增曲线,溶解曲线及数据处理过程)

即图6A、F的原始数据。

该数据与图2D是全文为数不多将circTULP4与AD直接联系起来的证据,但疑点有三:图6A、F的qPCR与图2D的组织原位杂交数据不符(作者已在文中注明);图6A、F中的qPCR与作者另外两篇一图多用文章中的测序数据不符;如果不看error bar,6A和6F qPCR数据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疑点,无法定论,请作者提供数据。


4)TULP4鼠源抗体的产品货号及订购订单

即图2G的实验材料。

该数据是全文唯一的在蛋白翻译水平进行的机理验证,但文章只字未提抗体信息及腺病毒环状RNA过表达载体信息。


期待贵校调查结果

如果校方调查结果否定学术造假(比如日常“图片误用”),且只有一页盖章的红头文件示众,那北大和武大、南开、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有何区别?别费劲了,不查也罢。

如果造假属实,那该文算得上学术不端集大成之作(plagiarism, duplication, falsification, fabrication)。当别人还在玩着过时的蹩脚的PS时,北大优秀毕业生显然已站在时代的前列。


Chen, X.J., Zhang, Z.C., Wang, X.Y., Zhao, H.Q., Li, M.L., Ma, Y., Ji, Y.Y., Zhang, C.J., Wu, K.C., Xiang, L., et al. (2020). The Circular RNome of Developmental Retina in Mice. Mol Ther Nucleic Acids 19, 339-349.

Hollensen, A.K., Thomsen, H.S., Lloret-Llinares, M., Kamstrup, A.B., Jensen, J.M., Luckmann, M., Birkmose, N., Palmfeldt, J., Jensen, T.H., Hansen, T.B., et al. (2020). circZNF827 nucleates a transcription inhibitory complex to balance neuronal differentiation. Elife 9.

Li, Z., Huang, C., Bao, C., Chen, L., Lin, M., Wang, X., Zhong, G., Yu, B., Hu, W., Dai, L., et al. (2015). Exon-intron circular RNAs regulate transcription in the nucleus. Nat Struct Mol Biol 22, 256-264.

Ma, N., Pan, J., Ye, X., Yu, B., Zhang, W., and Wan, J. (2019). Whole-Transcriptome Analysis of APP/PS1 Mouse Brain and Identification of circRNA-miRNA-mRNA Networks to Investigate AD Pathogenesis. Mol Ther Nucleic Acids 18, 1049-1062.

Ma, N., Tie, C., Yu, B., Zhang, W., and Wan, J. (2020). Circular RNAs regulate its parental genes transcription in the AD mouse model using two methods of library construction. FASEB J 34, 10342-10356.

Rybak-Wolf, A., Stottmeister, C., Glazar, P., Jens, M., Pino, N., Giusti, S., Hanan, M., Behm, M., Bartok, O., Ashwal-Fluss, R., et al. (2015). Circular RNAs in the Mammalian Brain Are Highly Abundant, Conserved, and Dynamically Expressed. Mol Cell 58, 870-885.

Wu, L., Xiong, L., Li, J., Peng, Z., Zhang, L., Shi, P., Gong, Y., and Xiao, H. (2020). Circ-Tulp4 promotes beta-cell adaptation to lipotoxicity by regulating soat1 expression. J Mol Endocrinol 65, 149-161.


———————————————————————————————————————

2022年5月21日,Molecular Therapy正式撤稿该论文

撤稿声明参见 https://www.cell.com/molecular-therapy-family/molecular-therapy/fulltext/S1525-0016(22)00315-X


2022年5月23日,PKUReply回复“相关问题已报告相关部门及单位。据悉,目前正在调查中。”


467楼关于撤稿声明的回复


撤稿说明中只提及了图片重复,甚至都没提图例剽窃商品试剂盒的事儿(太丢人)。但我想补充几点:

1. 不止于声明

一图多用的数据其实对该文核心内容影响有限,虽不合规但可以走withdraw+修稿后再发,正如M某在pubpeer的回应“We will contact the editor to withdraw the article and modify it”。

去年11月,在与杂志交涉时,主编邮件也恻隐提到“As for the sequencing data, sometimes authors mine the same dataset for new information, so perhaps that is what they did here.” 

今年2月,再次联系主编更新学术不端证据之后,主编已明确表达了对数据可靠性的质疑:“My personal opinion

is very much aligned with yours, multiple figures appear problematic to me.”

综上,撤稿声明只提及一图多用是最省事的做法,但不代表该文除一图多用外没有其他问题,恰恰是因为其他问题才撤的稿。


2. 主动/被迫撤稿

通讯作者W某声称“18日我们写信给编辑要求撤回稿件(retraction)”,撤稿声明中明确“This article has been retracted at the request of the Editor-in-Chief”,并未提及作者主动撤稿。


3. 爆雷只是时间问题

科学性上,circTULP4是外显子RNA,富集细胞质,敲低circRNA不影响线性mRNA表达。

除了我已经罗列的4篇文章外,上周参加完冷泉港的非编码RNA会议,有位speaker做了circTULP4敲除小鼠的表型分析,得到我所提到的一致的结论。“Altered neurotransmission and anxiogenic response in CircTulp4 KO mice”, https://meetings.cshl.edu/abstracts.aspx?meet=REGRNA&year=22

所以,正如M某在pubpeer的回应“Over time, we will finally find the truth”,研究爆雷只是时间问题,尽管从她口中说出truth有些讽刺。


4. 撤稿研究与一作学位论文高度相关

circTULP4的研究是M某博士学位论文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学位论文设置了三年保密期(2020-2023)未被知网收录,可在北医系统查询见摘要及目录。http://xuewei.bjmu.edu.cn/m/docinfo.action?id1=48ae6ed179ec12f1c747946b0993f127&id2=9ViMbmeFYNw%253D


5. 优秀是一种习惯

M某除circTULP4的研究外,靠测序已经收获大把文章,完全达到博士毕业要求,然而还铤而走险,可能优秀是一种习惯吧。


6. 其他迷思

课题组circTULP4的文章有将近1年充足的写稿修稿时间,但所有图例均选择剽窃,拙劣篡改catRAPID参数定义,复制粘贴异种属引物(甚至复制过程中没删干净所抄袭文章的实验对象),令人困惑。

 最后修改于2022-05-23 16:23:42
  • 发表于2021-11-21 11:42:16

PKUReply [离线]

北京大学网络回复工作帐号

2.0一般站友

发帖数:82 原创分:0
<ASCIIArt> 421楼[高亮回复]

尊敬的zekechinang网友:你好!您反映的相关问题已报告相关部门及单位。据悉,目前正在调查中。谢谢!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更新于2022年5月21日

该论文已被Molecular Therapy主编正式撤稿,参见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52500162200315X

自2021年11月21日发帖,已过去整整半年,校方尚未有任何回应。

……

发表于2022-05-23 08:16:14

HANZPAN [在线]

白猫

3.5kitty猫

发帖数:555 原创分:1
<ASCIIArt> 2楼

顶贴,关注!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签名档

也罢,且去,一蓑烟雨任平生

发表于2021-11-21 12:48:55

moonlit [离线]

橘子

1.9水滴

发帖数:58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3:33:53

Annin [离线]

僵尸号

2.8波斯猫

发帖数:243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

关注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4:11:42

Bigscience [在线]

Doublefire.Chen|爱折腾

2.6主序星

发帖数:1868 原创分:0
<ASCIIArt> 5楼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签名档

A future scientist who study in virus.

发表于2021-11-21 14:26:58

Wallflowers [离线]

再见布莱恩特

2.7野兔

发帖数:82 原创分:0
<ASCIIArt> 6楼

顶顶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4:58:13

qwerasd [离线]

xiao_ua

1.7一般站友

发帖数:17 原创分:0
<ASCIIArt> 7楼

顶顶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5:10:30

ToonXD [在线]

小小小小童

3.0扬州炒饭

发帖数:216 原创分:0
<ASCIIArt> 8楼

在Pubpeer上看到  M说是要撤稿了...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签名档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


就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

发表于2021-11-21 15:34:21

gqzhang [离线]

真実

3.6仓鼠

发帖数:772 原创分:0
<ASCIIArt> 9楼

关注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签名档

追求的终极永远是朦胧的,要逃避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未来。

在时间的轨道上,人们总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前的痛苦也许就会永不复存在。

发表于2021-11-21 16:02:57

qweruiop [离线]

聪明可爱的马同学

3.4扬州炒饭

发帖数:1473 原创分:0
<ASCIIArt> 10楼

mRNA申请国自然很热,我曾经也想做,感觉很乱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6:05:05

Kuroko [在线]

Kuroko

4.1维尼熊

发帖数:1813 原创分:0
<ASCIIArt> 11楼

关注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6:50:31

biuJON [离线]

大梦

4.1巨阙

发帖数:1937 原创分:14
<ASCIIArt> 12楼

如果造假属实,那是不是学位也要没了,求解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签名档

今 日 方 知 我 是 我

发表于2021-11-21 17:31:29

Aohans [离线]

傲寒

0.9新手上路

发帖数:14 原创分:0
<ASCIIArt> 13楼

顶顶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签名档

来自北大未名BBS微信小程序 (http://t.cn/A67L9Lm2)

--

发表于2021-11-21 17:49:40

llllll [离线]

啦啦啦

3.2中级站友

发帖数:305 原创分:0
<ASCIIArt> 14楼

提到环状RNA突然想到贞子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8:06:18

zmlpxc [离线]

mymymymy

3.1中级站友

发帖数:280 原创分:0
<ASCIIArt> 15楼

关注!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8:10:44

hnoa [离线]

wow

2.6一般站友

发帖数:658 原创分:0
<ASCIIArt> 16楼

吃瓜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8:22:07

hnoa [离线]

wow

2.6一般站友

发帖数:658 原创分:0
<ASCIIArt> 17楼

这不得学校再撤个学位,优毕,国奖


属于是严重学术不端了吧

ToonXD (小小小小童)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在Pubpeer上看到  M说是要撤稿了...

发表于2021-11-21 18:25:04

luckysixx [离线]

smoker

3.3清龙

发帖数:361 原创分:0
<ASCIIArt> 18楼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8:26:27

MasterD [离线]

D大师

1.2一般站友

发帖数:47 原创分:0
<ASCIIArt> 19楼

吃瓜,插眼~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8:26:35

Voyageurs [离线]

夏州

1.0一般站友

发帖数:40 原创分:0
<ASCIIArt> 20楼

关注

zekechiang (Aeggi)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医学部2020届博士M某,北医公卫毒理学硕士,北医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3年顺利毕业(含半年异地上课无法参与实验),其间一作身份发表英文SCI论文6篇(含1篇综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发表于Molecular Therapy (IF>11),硕果累累成绩斐然,荣获北大优秀毕业生及国家奖学金。

M某的研究主要关于环状RNA。一般pre-mRNA经过剪切形成mRNA翻译蛋白,然而pre-mRNA还会发生反向剪切形成环状RNA,绝大部分环状RNA由外显子组成位于胞质(Kristensen et al., 2019),也有报道部分环状RNA可含有内含子序列从而滞留细胞核内调控转录(Li et al., 2015)。M某Molecular Therapy的研究论文题为“circTulp4 func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hogenesis by regulating its parental gene, Tulp4”,其发现环状RNA circTULP4与阿兹海默病(AD)的病理形成相关,报道了由内含子剪切形成的circTULP4富集于细胞核内,结合核小RNA U1,进而促进母基因TULP4转录影响神经功能。

我质疑该文疑似造假,详细分析参见Pubpeer(打开pubpeer搜索TULP4即可见),已致函杂志主编。

……

发表于2021-11-21 18:38:13
返回本版
1
2
3
4
5
6
7
8
9
...26
下一页 >
/ 26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