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食堂停止堂食规范的合理性讨论(转载) - 圆明园校区(YuanMingYuan)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圆明园食堂停止堂食规范的合理性讨论(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QCSpring [离线]

3.5主序星

发帖数:592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原文由 TheMr 发表在 CanteenDorm 版

     今日(2022年5月8日)餐饮中心发布《关于当前阶段阶段暂停部分食堂运营安排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规定畅春园、中关园、成府圆、圆明园食堂停止堂食。根据通知的内容,同样作为燕园“飞地”的万柳食堂并未停止堂食,同时校内食堂也继续开放堂食。笔者作为圆明园校区的住户,希望餐饮中心能够重新考虑圆明园食堂禁止堂食的规范。因为在笔者看来,圆明园禁止堂食会使得同学们在饮食选择和经济支出方面承担一定不利益,同时也会对校区的卫生环境造成不利影响。此外,在客观条件上圆明园食堂堂食不会对防疫造成不利影响,能否堂食也不是促进圆明园校区疫情防控的主要矛盾,而禁止堂食是对《通知》内在逻辑体系的一种背离。具体展开如下:

一、停止堂食会给圆明园校区同学造成实质不利益

1、禁止堂食对汤、粥等菜品的使用造成障碍

首先对圆明园食堂的构造和菜品结构进行一个简短的介绍,供各位看官了解。圆明园食堂的内部构造上有两个厅,一个厅面积类似于学五一层,既是售饭窗口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座位,午餐晚餐有一个正餐窗口(三个师傅售饭),一个饮料窗口、一个主食窗口(饮料主食基本上由一个师傅负责);另一个厅面积与前一个厅相当,但只有就餐座位。在菜品结构上,圆明园食堂午餐、晚餐正餐窗口提供米饭、炒菜、炖菜,每餐6-8个菜不等。主食窗口提供汤品、主食。早餐食堂提供馄饨、粥品、馅饼等菜品。总体上食堂的菜品结构类似于燕南食堂。

最近几天,笔者因为学校封锁,多在圆明园食堂吃饭。从笔者自己的经验看,目前食堂每天都会有1~2个炖菜,而根据园区群里同学的反馈看,这个炖菜往往都是品质较好的菜品。在停止堂食之后,对于多数同学而言这道菜可能就很难吃得上了。纸饭盒喝汤自然是竹篮打水,而自带饭盒对于大多数同学来说也不太现实。因为在疫情封锁之前大多数同学都是早晨骑车/坐公交去燕园,待上一天然后回来睡觉,询问了身边的几位同学大家都没有在宿舍预备饭盒。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禁止堂食对于早餐的影响更大。早餐喝点热乎的可能是人类的一个普遍倾向,对于中国人更是如此。北京包子要配炒肝,东北油条要配豆浆,据笔者的观察在松林用早餐的同学多数也都会要一碗粥或一碗豆奶。而如前所述,同学们并没有方便的打包器具,如果禁止堂食那么早上喝口热乎的这种基本需求可能很困难重重。综上,笔者认为禁止堂食会对圆明园同学的用餐造成一定的不便。

2、禁止堂食后宿舍区垃圾处理压力激增

如前所述,大多数同学并没有饭盒,因此需要使用学校的纸饭盒。如果全面禁止堂食,同学们的饭盒就会在餐后制造大量垃圾。圆明园内的后勤师傅本就人数不多,本轮疫情封锁后园区管理压力与日俱增,后勤师傅恐难以在餐后短时间内处理垃圾。堆积的食物残渣垃圾很容易带来卫生隐患,在经验上垃圾堆积带来的脏乱环境也会加剧各种疾病的传播。堂食实际上是把集中的厨余垃圾分散到了住宿区域,增加了校区卫生压力。

3、打包饭盒/自购饭盒的也是一笔支出

据了解,圆明园食堂似乎是没有价格补贴的,如此前被删除/合集的讨论圆明园往返燕园班车的帖子所言,圆明园的米饭、菜品的价格都要高于本部的食堂。作为一个菜品结构类似于燕南、学一,口味接近成府园的食堂,圆明园食堂的价格却是家园二楼的水平。考虑到早餐粥品、午餐晚餐汤菜炖菜的密封打包盒,同学们在校区封控的大环境下从大局出发承担了菜品溢价的同时,如今还要再为餐盒额外支出,着实让本不富裕的孩子雪上加霜。

综上,圆明园禁止堂食会使得同学们在饮食选择和经济支出方面承担一定不利益,同时也会对校区的卫生造成不利影响。

二、禁止圆明园堂食不会对防疫带来帮助

笔者认为,禁止圆明园宿舍堂食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此规范不会达到加强新冠肺炎防控的作用,其与燕园、万柳的整体规制思路存在冲突。

1、圆明园食堂有足够的空间和设施堂食

根据笔者此前的介绍,圆明园食堂在面积上大概有两个学五一层的大小,同时桌子上装有智慧的小隔板,隔板上配备了凝结劳动人民智慧的小夹子,门口装备了与校内同样的测温器。从空间和装置上圆明园食堂都可以对标校内食堂,甚至因为食堂略微劝退的口味在空间上相比校内更加充裕,客观上可以为同学们提供堂食。

2、禁止堂食并未切中圆明园食堂减少聚集问题之要害

目前,圆明园食堂的主要聚集原因不是同学们打饭后的堂食,而是打饭速度太慢、窗口太少造成排队同学的聚集。根据笔者今天中午的亲身经历,食堂食堂目前午餐打饭的师傅只有三个,而且因为此前并未有如此规模的同学用餐,师傅们的打饭速度同校内燕南、农园食堂相比也慢很多。今天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去食堂,大概就排起了两个快到门口的长队,而且队伍移动缓慢,显然从客观上造成了人员的聚集。同这样密集的队伍相比,就餐的同学并不构成疫情防控的威胁。笔者认为,目前圆明园宿舍食堂防控疫情方面的提升空间在向师傅们培训科学合理的打饭技术和流程,增加打饭师傅的人数,而非禁止堂食(尤其是打饭师傅的技术提升和工作流程科学化)。禁止堂食对于目前问题的要害并无助益。

3、圆明园禁止堂食与当前《通知》的整体管控逻辑相背离

笔者认为,《通知》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对于不同的情况采取了因地制宜的管控逻辑,在整体逻辑上是精准防疫的体现。第一、对于燕园(除勺园)、万柳食堂等理论上只有学生及后勤人员活动的区域,《通知》允许其堂食。该等区域有严格的校外人士出入政策,逻辑上不允许校外人士出入,因此为了减少笔者在第一大点中所论述的可能之不利在该等区域发生,学校允许其堂食,最大限度保护同学们的正常生活。第二、对于成府园、畅春园等校外人士可以进入的场所,学校禁止其堂食,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维护校园的闭环,值得同情之理解。从管控逻辑上,笔者认为这样的因地制宜是值得称赞的,《通知》确立的大前提没有问题,但对于圆明园食堂的具体适用存在不当。实际上,圆明园食堂所在的圆明园校区应该属于万柳、燕园等外人不得入内的区域,应该允许其堂食。从五一假期的严格限制出入政策以来,圆明园宿舍的实际上已经和燕园、万柳一样实行了严格的管控措施,属于严格的生人勿近。校园闭环外(严格说甚至是圆明园闭环外)的任何人都进不来,不存在开放堂食破坏校园闭环的风险。

即使考虑到圆明园校区在管理上属于北大、海淀职校、清华附三家共管,但目前(及可预见的未来)园区内都只会有北大的同学们。海淀职业学校的学生似乎从21年9月之后就不在此处学习生活了,而本轮封控之前清华附中的学生们就有自己的教室、操场,甚至是通道和大门,和北大学生之间几乎没有交集,也不会在食堂就餐。况且,本轮疫情防控的背景下清华附中也不会在圆明园解除封控前线下上课,圆明园事实上只会是北大同学的闭环。

综上,笔者认为在客观条件上圆明园食堂堂食不会对防疫造成不利影响,能否堂食也不是促进圆明园校区疫情防控的主要矛盾,而且禁止堂食也是对《通知》内在逻辑体系的一种偏离。

笔者理解圆明园校区所处偏远,人数较少,可能餐饮中心在制定《通知》时对圆明园校区的情况的更新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在此笔者恳请餐饮中心能够从圆明园校区及食堂的实际出发,按照《通知》体现出的区别化精准防疫思路,维护《通知》内在逻辑的一致性,开放圆明园食堂堂食。

 最后修改于2022-05-09 08:48:13
  • 发表于2022-05-09 08:46:23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