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解封周年,回访高福:疫情防控我[给自己]打满分 - 新冠病毒(2019nCoV)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武汉解封周年,回访高福:疫情防控我[给自己]打满分

[复制链接]
楼主

euio [离线]

耳目一心

5.8地球

发帖数:2.3万 原创分:5
<ASCIIArt> 1楼

武汉“解封”周年,回访高福:中国新冠防控在哪些方面领跑?


原创 信娜 活粒 今天


“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也做了大家期盼我做的事情”


文 | 信娜


编辑 | 王小


图/ 资料图


高福既是科学家,也是管理者。


他有8个院士头衔,研究病毒40多年,形容自己从大二开始就明确要终生研究微生物。现在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他是公共卫生的“守门人”。


与高福对话一个多小时,【他63次提到“科学”】。显然,在这次采访中,他更愿意让自己回归到一个科研者,而不是一名管理者。面对科学问题,他侃侃而谈,但涉及到疫情防控中的更多细节,他有所保留。


与高福的采访定在中午,这是他仅剩的时间。采访期间,让秘书帮着买点饼干之类做午餐。这一天,他从一个会议而来,又要赶下一个会议。


他形容自己这一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最忙的时候,每天只睡不到四个小时。


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初期,高福曾深陷舆论旋涡,从论文争议,到“失责”指控,再到被调查谣言。武汉“解封”一周年之前,高福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悉数回应了这些争议,并谈及思考,“我最近把求真务实四个字分开了,科学求真,行政求实”。这是他自洽的一种方式。


高福展现出强大的自信。只有谈及网络攻击,称“自己的生活被曝得光光的”,提到自己有一个伟大的母亲时,他难掩情绪。


一个小时的采访中,高福没有回避任何问题,只有一个,“你和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通电话时,确实大哭了?”


【“打电话能看出哭吗?”】


有些事,也只能留给时间。



2020年1月初已判断新冠病毒可人传人


《财经》:当时公开新冠病毒可人传人,有什么考量?


高福:这里边很重要的问题,就是面对这样的公共卫生事件,分三个层次:第一,回到科学,相信科学。用科学来判断,不能拍脑袋。


2019年12月30日,我自己在网上看到这个信息,向有关领导做了报告。我一直参与,一直走过来,发现这个病毒不断突破底线。我现在都不敢说自己是专家或者科学家,我只是一个科研人员。


这个病毒,一开始让你感觉到【没有什么传染性】,传染性没有那么强。后面又出现了很多无症状感染者,一开始并没有看到,你不会那么去理解。因为它的弟弟妹妹姐姐哥哥,过去的亲戚,SARS和MERS没这样,所以大家就没这么去想。


第二,就是民众的理解、依从和参与。最后是行政决策,行政决策基于科学和民众接受的程度来决策。


2020年1月底到2月初的时候,如果我说这个病毒很疯狂,大家是不理解的,会说原来你们没本事。从专业的角度,我已经感觉到突破了过去对病毒的认知,但是那时候大家不理解。我想今天再说这句话,大家能够理解。


这就是公共卫生事件和其他事件的不同之处,我最近把求真务实四个字分开,“科学求真,行政求实”。求真,是用科学的态度去找到真实;务实,是实操性,可以不可以做。


科学告诉你是这么个结果,但是可能在实践中不可行。求了真了,能不能务实?我把这两个词分开了。


《财经》: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你是从社交平台上得到疫情消息,这是不是说明疾控直报系统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高福:【我们有很好的直报系统】,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报告系统。


如果今天咱们五个人出去吃中饭,回来以后三个人腹泻了,理论上肯定是餐馆吃的饭有问题了,这也属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理论上讲,这样的情况需要在监测系统上报,我们再去查。


我想可能2019年12月底的时候,临床医生忙临床,再加上病例数少,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没有向监测系统填报,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短板和弱项。这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加强的,如何把医防结合放到一起,做的更好。


《财经》:直到2020年1月20日,才明确地告诉大家新冠病毒会人传人,在这之前做了什么?


高福:2020年1月6日,武汉疾控中心主任李刚在发布会上曾经讲过,目前“没有明显的人传人的证据”。请大家注意这句话,【说明有人传人,但是不明显】。1月初,我们就判断到这个问题,绝对不能说那时候没有人传人。我们一直在找证据。


1月初,这种判断肯定是有的,不用怀疑。但是不是要向公众传达,到20日向公众宣布,这有一个过程,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财经》:也就是2020年1月初已经有判断了?


高福:确实一开始病例数少,并没有判断会形成大流行,没有证据能够支持。那时都是家庭内部的,而且都有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暴露史。


以之前北京新发地的疫情为例,如果闭上眼睛,不知道武汉,也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的前提下,唐大爷(新发地首个病例)骑着自行车去看病,这时候你能想到他是一种什么病?


北京新发地疫情帮我们复原了当初在武汉的情况,后来发现十几天前,新冠病毒就已经到了新发地市场。所以我还想呼吁,发现任何问题,大家要赶快报告。一定要落实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



疫情防控我[给自己]打满分


《财经》:如果应对新冠疫情是一场闭卷考试,这场考试,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高福:我给自己打满分】。包括中间有一段时间,大家在质疑我们的时候,我们只干活,不去造成新的舆论风波。


目标导向、需求导向、问题导向,还有最后一点很重要,结果说话。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中国整体的防疫是很好的。


我们都不要纸上谈兵,都不要做事后诸葛亮。一开始,我们协调四家机构同时测序新冠病毒,同时分离病毒,得到比较一致的结果后,才会向世界公布。


我们不会把一个不能100%肯定的内容分享出去,最后在2020年1月8日上传测序数据,期间还要做一些加工,1月10日在GISAID网站上正式发布。如果当时知道会变成这么大流行,还加什么工,直接早发出去不就完了?这全是事后诸葛亮。


《财经》:如果回到去年1月、2月,有没有担心过自己可能做得还不够?


高福:每个人的人生观都不一样。包括大家讨论的科研人员为了影响因子发文章,考试是为了得分数,我从来不这么认为。考试,是为了对自己前期的学习进行检验;科研人员发文章,是为了把自己的科研成果进行总结,和同行们交流。看看自己的结论,对还是不对。


2020年1月到2月,我们就是坚持一个科研人员的本色,该做啥做啥。并不是为了追求一个名誉或者分数,实实在在、非常诚实地把所有事情都做了。我们同时又是疾控战线的兵,前线的工作一直认真细致地做着。


我领导的团队,大家都是在踏踏实实、默默无闻,一步一个脚印地做事情。这些事情我们走过了,也可能踩上了雷。踩上雷,就会有同志牺牲。但是对一个战争,对于一个有地雷的战争,这是不可避免的。这种情况下,也是满分,你不踩这个雷,就过不去,当然我们最好是有排雷兵,前期把雷排掉。


整个公共卫生疾控体系的同志们,不管是国家级,还是省地方各级的,大家都是这么一步一步走的。我不相信我的同事、同行们是为了去拿这个分数而去工作。


《财经》:当时网络上有很多对你的个人攻击,怎么挺过来的?


高福:我个人认为这不叫网络暴力,或者网络攻击。当民众看不到希望,会觉得有这么大一件事,你们怎么搞不定。会有对我本人的一些质疑,我不叫攻击,这是质疑。


网上有人说,你还是院士,好像取得那么大的成就,怎么就搞不定这。大家不理解,我认为是在正常范围之内,因为民众不搞这个专业,不懂。


对于我个人而言,放在历史长河去看,只是一粟。但是之所以有历史长河,都是每一个个人的延续。一方面说放在历史长河,我们什么都不是;另一方面,在历史长河的每一个节点,每个个人都能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这需要大家的判断和定力,才能大概知道自己在历史长河的某一个点,你该干什么。


说实在的,我自己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财经》:这是现在的想法,当时也有这样的心态吗?


高福:我当时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大家在网上也看到了,最后也把我这个人曝的光光的,包括家庭出身。这些内容有对的也有不对的,但有一点说的没错,感谢我有个伟大的母亲,这份定力来自哪里,都是我母亲教育我的。


我出身还是挺一般的。我是山西人,但不是什么煤老板。我有很好的机会,到牛津、哈佛学习。当年党和人民把我派到那么好的地方,可能就等着我现在做这件事。


如果说有人质疑我,我要去反思,去想一些问题,更增加了斗志和思考。所以我的观点是,要有这份定力,要把这个事情做好。


我做了应该做的事


《财经》:你一直在说,这次新冠疫情,对于所有的疾控人来说,不是逆行,而是顺行?


高福:我们天天面对的都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大家已经休息睡觉的时候,可能突然接到一个信息。


就像2019年12月30日晚上11点多,我回家坐在那喝杯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网上的消息,提到武汉不明原因肺炎。我们就会有不眠之夜。我和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一直讨论到凌晨2点30分到3点钟。他早上6点50分坐飞机去了武汉。我自己起了个大早安排病毒分离、测序工作,并去第三方测序公司分析他的测序服务中捕捉到的片断序列。


我们做的就是这样的一份工作。


《财经》:有媒体曾提到,早期你时常和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通电话,沟通情况?


高福:作为专业人士,我们之间,包括和世卫组织的总干事和专家,都有手机电话,信息是互通的。


《财经》:怎么评价你的2020年?


高福:我做了。延伸一下就是,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也做了大家期盼我做的事情,我也做了科学和公共卫生,甚至是说大自然给我提出挑战的事情。所以两个字,“做了”。


签名档

昔新旧,今左右;往北大,来清华。孑民言,月涵行。德日继,欧美承。

>梅贻琦曾说过,他对政治无深研究,但对于办大学,他认为:

>“应追随蔡孑民(元培)先生兼容并包之态度,以克尽学术自由之使命。昔日之所谓新旧,今日之所谓左右,其在学校应均予以自由探讨之机会……此昔日北大之所以为北大,而将来清华之为清华,正应于此注意也。”


是言之经典,当不亚于“大楼大师说”,然知者不多,故亦移作签名档。

(我知道贵校有人对蔡校长不感冒,它们想踩就踩)(此处用“它们”,表万物一体之意,以免性别歧视之讥)

 最后修改于2021-04-08 21:57:40
  • 发表于2021-04-08 21:56:58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