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议:21世纪是中国生物毕业生欢乐的世纪zz - 生命科学学院(LifeScience)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饶议:21世纪是中国生物毕业生欢乐的世纪zz

[复制链接]
楼主

CoreM [离线]

AMDYES

8.1鸡排饭

发帖数:3.4万 原创分:2
<ASCIIArt> 1楼

https://mp.weixin.qq.com/s/sHBA1WVy92PScH3g4UZtFQ


(1)二十一世纪很可能是中国生物毕业生欢乐的世纪


我们这堂给来自北大、清华、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生物研究生开的课,希望诚恳地交流老师的看法,供同学们参考、分析、批评和比我们老师更上一层楼。


我们不仅推荐Jim Watson于1968年出版的The Double Helix《双螺旋》、与大家分享一位年轻人如何对基础科学如痴如醉,也建议大家读Sally Smith Hughes于2011年出版的Genentech,the Beginnings of Biotech《基因泰克,生物技术的起源》,回顾科学如何成为产业、一位科学家与投资人合作如何开创人类的生物技术产业。


 




推荐两本书是因为我们不仅鼓励大家做科学家,也欢迎大家应用生命科学的造福人类、支撑产业,也不妨给同学们将来带来收益。

 

今天供大家批判的观点是:21世纪很可能是中国生物毕业生欢乐的世纪。

 

   同学们都听说过三十多年来不断传颂的“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这句话并非起源于中国人。这句话起源的时间是在几十年之前,支持这句话的有很多不是生物学家。例如,旅美英国物理学家戴森在题为“我们的生物技术未来”一文中写道:“大家都接受二十世纪是物理学的世界、而21世纪将是生物学的世纪”。他还说:“几乎人人都同意未来世纪的两个事实。生物学比物理学大,无论是预算量、从业人数、还是主要发现的产出,生物学都很可能是21世纪科学最大的部分。生物学还比物理学重要,无论是其对经济的影响,伦理的意义,还是对人类福祉的作用”。

 

但需要注意,所谓21是生物学的世纪是限于自然科学范围内,生物学与数学、物理、化学等的比较。而且,并没有比较毕业生的收入。我们中国学生之所以对生物学怨声载道,因为我们关心的是毕业生的收入。所以,在生物学学生毕业可以出国,出国的奖学金比较容易得,奖学金远高于留着中国的父母和同学的收入时,生物学毕业生很高兴。三十年来中国社会发展带来收入的动态变化,一旦外国奖学金不算什么、中国国内收入高的不是生物学(也不是其他自然科学),中国学生就深恶痛绝21世纪是生物学世纪这句话。

 

生物学在自然科学中发展较晚。之前的农学、医学没有很强的科学指导。生物学的大部分内容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对应用影响最大的是分子生物学诞生之后,特别是1973年基因工程诞生之后的这四十多年。所以,生命科学带来的技术发明、成果应用和产业发展也将在21世纪的蓬勃兴旺。但是,生物技术在中国的发展很有限,因为中国多年来靠山寨。早期是合情的抄袭,因为如果不抄袭,几十年前就没有抗生素,我之前的人们(包括我自己)有百分之50以上的可能都死掉了。抄袭国外发明的抗生素生产专利,是不得已的,可能不合法,但合情,以抄袭专利而救人,以小恶做大善。

 

以后我们生产出来的一般化学药的质量,一直到十几二十年前才能达到国际标准,意思是说稍微年纪大一点的人,吃的中国生产的化学药品质是参差不齐的,也就是说同一个药厂这个月生产的青霉素和下个月生产的青霉素的含量是不一样的,杂质也是不一样的。西药是有严格的剂量的,但是这个剂量是根据西方人的身体来的,西方人一般人高马大,所以药的剂量也比较大一些;而中国人相对比较瘦小,剂量也应该相对少一些。而中国很多药企生产的药是不标准的,药的剂量一直在变,所以有毒副作用的药要少吃一点,所以医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帮我们的药物工业和化学合成打了一个马虎眼。这个事情很多人是不知道的,因为药厂不愿意公布这个事情。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哪里来的原创?你现在知道的这些有名的公司,都是偷别人的东西起家的,有些都被别人起诉,其他的很多也都是山寨,有些偷是直接拿了人家的东西来生产。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生物制药的企业和规模仍然大部分有问题,因为如果我们的质量和规模能够上去,我们也能学印度,也可以做仿制药,我们的仿制药做得还不如果印度,所以我们整个生物医药和产业的关系一直是不够密切,一直是有问题的。

 

我们大部分羡慕的是做IT的这部分人,当年著名的IT企业在80年代是怎么起家的?是把外国的计算机通过海道进来,把皮子扒了,换一个皮子再卖出去。到后来我们可以做得前面一点,甚至我们还有很大的电商,那电商是什么?著名的电商号称是不要科学技术的,原因是科学技术已经足够,电商是一个商业模式的改变。中国的电商当然最后不仅是做电商,通过败家女人而获利;而且因为中国原来银行监管很严格,中国的私人银行很难成长。

 

但是电商通过付费方式,先存钱在它那里,实际上中国的电商最后获利最大的是在原来中国银行体系的情况下,悄悄地从后面打进去抢了银行。如果银行早就不是这种监管方式,早就有私人银行存在,这部分电商不可能马上把自己变成银行,同时变成了金融业。这是在中国的特殊情况下,包括监管体制下产生了这些畸形的各种各样的产物。

 

我现在认为,这个时代如果不说要过去,也会在你们的努力和推动下产生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我认为在后面30年,以北大、清华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研究生为代表的一批人,除了有一些还继续留在科学界,有一批会进入产业界。事实上一个健康的行业当然大部分人应该在产业界,少部分人应该在科学界,也就是说即使我们这一代人在80年代出国的时候,也明确地知道在当时的美国,是少数的人留在学术界,多数人是进入美国的产业界。

 

可惜的是过去几十年,在中国这个事情没有发生,不仅没有发生,生物学在50年代之前是比较蠢的人学的专业;在80年代之后,在中国是考分比较高的人进入的专业。这些人之所以进入生物学,不是对于科学的热爱,而是对于出国的热爱。因为在美国,数学、物理、化学主要都是在自然科学的院系,也就是都在理学院。可是生物学除了有理科下面的生物学院之外,还多出一个医学院来。

 

而美国的自然科学基金除了国立卫生研究基金之外,还有一个NIH,而中国只有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所以生命科学或者是生物医学方面,美国整体规模要比其他自然科学大很多,所以它缺研究生,所以它要招中国的学生去做研究生,而且这些研究生绝大部分全部是有奖学金,所以出国特别容易。

 

所以很多中国人学生物是为了出国,出国是为了拿到一个职业的训练,同时他的收入比当时国内要高很多,当时一万美元年薪的时候,他父母每个月只有一百块人民币。所以学生物学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国人民热爱金钱,到美国去拿奖学金。包括这批学生里面,有一批她们的丈夫不是学生物学的,而是靠他们的配偶学生物学,奖学金支持丈夫去做其他的行业。

 

同时因为生物学的分子生物学的发展,所以全国各个学校生物学从一个原来很小的系、招生很少,突然在30年间增加到很大。也就是说在五六十年代,全国的生物学招生是很少的,大部分生物系毕业的都是做中小学的生物学老师,所以生物系必然是很小。但是在出国的浪潮和生物学本身内容发展的情况下,全国的生物学改制生命科学学院,从原来每年招20个人,到招两百个人。

 

所以到今天你们找工作非常困难,原因是在非中国本身的原因牵动下的发展,而中国本身跟生物医药相关的产业起不来,美国七八十年代,也就是说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的老师这一辈人创造了很多企业。重组DNA是1973年Herbert Boyer与Stanley Cohen发明基因工程技术。1976年Boyer与投资人Robert Swanson建立Genentech,世界上第一个现代的生物技术企业,标志着世界上现代生物产业的诞生,所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那么在我们中国没有发生,原因是我们中国原来的技术比较差,原因是我们既然都是山寨和偷别人的东西,一个人可以山寨,其他人也可以山寨,这些东西在中国长不大,同时50个公司生产同一个东西,质量参差不齐,用户不知道谁的质量好,我们全国、全社会都有公信力问题,所以这样的话这个产业就长不起来。

 

同时原来的投资结构没有这样的成长,原来的投资结构希望投资一个东西很快可以有回报。所以说生物是21世纪的学科的时候,中国的学生都不承认,因为我们没有看到这些事实,Genentech这个公司创立后的前几年根本是一个皮包公司,他们有一个办公室,但是没有实验室,他们只投了10万美金,实验都是找各个大学的实验室做,这个投资人根本不能承受失败,当他第一次观察实验失败的时候,他人都倒下去了。但是等他们四年之后,1976年到1980年他们上市,创造了当时美国股市最大的一个股指。

 

这个公司在后面几十年,不断地发很好的研究文章,不断出新的产品,又做了科学,又做了技术,包括像杨竞老师,到这个公司里做博士后,还可以再出来做教授。所以他们有原创性的科学发现,他们有一堆科学研究出来。

 

不仅这个公司成功,后来有一批教授创立的公司成功了,我自己在哈佛的博士后导师是反义RNA技术的先锋之一,有一个29岁的医学博士和他们三个科学家,包括已故的Harold Weitraub。1987年成立这个小公司叫Gilead,我是1991年到Melton实验室做博士后,我们隐隐约约听见他在旧金山那边开了一个小公司,我根本搞不清楚这个公司是干什么的。Gilead是过去40年唯一从零开始的新公司到全世界十大药厂之一,其他几个大药厂都是70年代之前就已经成立的药厂,通过不断地金融的手段合并,变得越来越大,然后统治全世界。

 


Harold Weintraub (1945-1995)


但是就有人不信邪,Gilead 从1987年到现在正好30年,从无到有,变成全球十大药厂,人家自己坚持做研究,研究抗病毒的药,最早是说药用antisense来做;到1995年的时候他们自己不相信,把antisense技术全卖给另外一个公司了。但是它坚持做病毒的药,自己有研发,同时每过一段时间他们收购一个公司,而不是并购一个公司。

 

前几年他们出现过一个奇迹,他们收购了一个公司,那个公司一共只有82个人,这82个人当时年赤字是7000-9000万美元。但是它说,我们这个82个人的公司,赤字7000万到9000万美元的公司,我们要卖100亿美金。没有一个投资人买他们,Gilead买了他们,原因是Gilead懂这一行,Gilead收购了这个小公司一年之后,这个小公司生产的药作为治疗HCV的药获FDA的批准;24个月以后全部收回收购成本,临门一脚把Gilead踢进全球十大药厂。

 

这种奇迹不断在生物医学方面能够发生,那么既然在美国能够发生,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发生?我觉得在下面30年之内,在我们同学里面,就有人能让这件事发生。也就是说我们走过山寨的时期,我们下面要进入原创时期,我们目前的情况是没有原创药厂的,我们的大药厂都是靠销售的,不要看它各种制药集团现在得意洋洋,30年之内全部都给你们并购掉了,变成你们的代工厂。你们也不用担心现在的低技术、高忽悠的公司可以得意洋洋一时,你们以后完全可以把它们吃掉,你们要建立生物医药原创的新时代。

 

我们国家这几年的政策急速地改变,毕井泉近年出任中国药监局的局长,大刀阔斧地改革,大力支持原创药物的研发和创新。但是药监局不能光为中国的企业服务,也要为中国的人民、中国的病人服务,所以他现在把这个赌注减小了,也就是说当中国药厂不能生产病人需要的药的时候,当然仍然让创新的外国药物进到中国来,给中国国内的药物创新带来了很大的刺激。

 

我们过去这几年有这么多生物医药的学生,正是大家抱团创新的时候,人才的集聚是很重要的。在政策有变化、人才集聚足够的时候,同时中国的投资也在过去两三年左右有急剧的变化,也就是说像生物医药公司已经不需要你把一个药卖到市场上去,而是说你拿到了临床的批号,拿到了一期、二期、三期,都有不同的人进来投资,也就是说已经形成了一个良性的投资链。在每一个时期都有估值,那么也就能把创新一直继续下去。

 

所以所有的元素都到了,最后需要的是你们大家,有一小部分人还得留在学校,最好的人都留在北大、清华、北生所;但是还有一大批人或者去企业做员工,或者自己创业,你们大家担心的一些因素都没有了。你们担心自己年轻,但是你们看IT企业,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可以不断地失败,还有机会爬起来,年纪大了失败一次就没有机会再爬起来了。所以这是你们生物学毕业生以后证明自己,不要去打工,不要羡慕做金融、做电商的人,而是自己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建立新局面的极好机会。

    

同学:老师您好,我之前因为在医药公司有过一段时间实习,他们有一些中科大的学生,他们有这样一个制度,本校的学生前面两年在本校学习,后面两年可以在企业实习,把你的基础能力转化为企业的资本方式。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些跟药企合作实习的机会?

 

    饶毅:我们目前的教学体系里面没有这样的制度,但是我们以后会考虑。但是这些既重要也不重要,也就是说美国的这些药厂都是生物系加化学系开的,他们前面都不学应用的东西,学过生物分子学就可以去做,因为其他的东西在工作上可以雇其他人,雇光华管理学院的学生做会计,雇其他人帮你做其他的工作,你在(英文)学。因为当你的专业特长是这个行业的关键的时候,当然其他人得给你工作,我们一定要做成这个样子,当然如果平时能够实习也挺好。

    

同学:我想问一下关于我们如何把(英文)往上提升,您有什么想法?就是不管是做产品也好,或者是做各种事情也好,您说有很多事情还有很多参差不齐,您在这方面有什么评论?

 

    饶毅:我是觉得我们得学习日本人,做任何自己在做的事情,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都要把它做好。如果你不喜欢,你在你换职业、换课题之前,你把它做好,然后你再去看,不要你做的时候也不做好,要尽可能地把它做好。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是做不好,因为差距太大,有些事情我们是可以做好,我们再山寨,飞机的发动机也做不出来。但是很多大部分的事情,特别是生物医药方面的事情我们都能做好,所以我们要把这个做好。如果你去做员工,一定要做好;如果你是自己创业,就要找一些靠谱的人,让他们做好。

    

同学: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像电商和药企相比,其实我觉得现在电商规模很大,是因为门槛很低,都没有学历成本在里面。您觉得在未来做生物研究的学生,如果他想去创业,这个门槛、学历成本和我们投入的时间会不会相应的减少?

 

饶毅:我觉得最后会成比例,我觉得真正要做创新的药,靠低门槛的抄袭是不够的。目前中国大部分的企业,包括所谓的创新药企也是抄袭,但是他们学了一个方式叫做合法抄袭,那个药根本不能叫创新。但是一定会有一段时期是合理合法的药物仿制和衍生,但是再过一段时期,肯定是原创的那一批要把这批打掉,美国、德国都走过这个道路。

 

    我去过瑞士我才知道,瑞士当年生产精密仪器、手表,是帮英国做代工的,然后慢慢地偷过去,最后瑞士做得最好。所以长期来说,也就是说在你们有生之年,我相信你们全部看得见,中国生物制药相关的企业原创是最顶尖的,因为美国也是走过这样一段时期的,美国也有一批药厂是靠卖药出来的,包括Welcome是卖药起家的,它在很早期引进过一个药理学家Henry Dale,改成原创。

    

同学:我想问一个问题,比如说我们五年博士毕业以后想要创业,这个时候我有想法,但是我跟Genentech不一样,人家已经是教授,人家已经有自己的实验室,但是我刚博士毕业,经过训练之后我有想法,但是我没有实验室,没有这个条件去做实验。但是如果我再去读博士后、当上教授,再把这个想法拿去开公司,这个时候我可能已经40岁了,已经经不起失败了,这个矛盾要怎么去解决呢?

 

饶毅:40岁肯定还经得起失败,当然如果有人愿意跟你合作,或者出资,或者做你的雇员,你要有办法让别人觉得你不是拿他开玩笑,你有多种方式,其中最便利的一种方式是你已经有些结果,别人看着你很靠谱。另外一个很便利的方式当然是跟你的老师一起做,他的(英文)比你高一点,很多时候老师的判断可能比你正确一点。

 

    而且现在各种投资机构逐渐开始招收有专业背景的人,以前招的都是学经济的,因为大部分企业都是抄袭,抄袭的时候作为一个投资人要看的是他的执行能力,而不是技术背景。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投资团队是不需要专业的。现在有专业背景的投资团队,当然比没有专业背景的投资团队能再多看一个层面,所以目前已经有各种投资团队在招学生物的人。以后你团队里面有看得懂你的人或者你的同学,他可能不用你的老师也支持你,这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个事情在下面是有可能发生的。

    

同学:我想问一下生命科学产业化,对基础研究提出了一个更大的要求,我觉得现在基础研究的网络构建还没有完全解释清楚。在这个基础研究上我们还有多少路要走,能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饶毅:生命科学的大部分研究,除了有一部分认知,大部分研究跟应用结合得很快。最早我的老师那一批人是怎么开公司的?就是他们先会重组DNA,把以前制造蛋白质、胰岛素、干扰素、红细胞,这分别是一个一个公司最大的产品,他们是早期的,而且可以训练一批人,比较高质量地做。所以这部分是根本就没有真正基础研究往前走,新的生物学的技术。

 

我在这里加一句,我们中国现在的化学合成可以成为世界工厂;但是我们中国制造蛋白质不是世界工厂,我们没有解决大部分蛋白质产量和质量问题,美国公司是不需要我们生产的,因为我们做得不如他们。除了有这种新的技术能用,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应用都是基础研究做完了,它的做到中间就可以用了,所以这两种做法都有人来做,所以基础研究对每一个应用要求其实是不一样的。

 

    有一些同学可能做实验不行,但是玩计算机很好,所谓基因测序都是统计,都是做AGCT跟各种性状或者用药的统计,这部分本身不是基础研究,而是直接可以用于应用。我觉得精准医疗这一块后面几十年会越长越大,基因测序目前有几千家,十年之后可能只有不到十家,最后只剩几家,这部分明显是技术的提高和技术直来的提高。

    

同学:怎么看人工智能对这个产业的冲击?因为这个产业几乎还没有开始。

 

饶毅:基因序列分析已经有很多人在用深度学习,我的观点是人工智能是一个小高峰,这个小高峰之后会有一些东西,但是结果不会出现那些耸人听闻的事情。这部分应用其中数据分析肯定是生物医药方面,是产生大数据最明显的一个方面,所以肯定有人做,现在已经在做了。

 

所以我希望我们上过这堂课的这些学生,以后再也不说生物不好了,21世纪就是中国学生物学的学生复仇的世纪,下课!

 

补充内容:

Q:对于想创业的同学来说,刚刚博士毕业可能具有很多好的想法,但和基因泰克的伯耶不同,他当时已经有教职,有自己的实验室,而我们却可能没有资金和条件来将想法实现。如果说再去做博后然后拿教职然后再创业,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经历投入,到时年纪大了,可能失去了年轻时候的灵动和热情了,当年的idea也过时了。那么面对这样的矛盾,博士毕业后想创业的我们该怎么办呢?

 

A:首先如果自己手头有一些结果,拿这些结果来寻求投资进行创业是一个好办法;其次可以拉上自己的导师一起创业,可能导师还能有比自己在一些问题上更有远见;再一个是今后做投资的企业会更多地聘用具有专业知识的年轻人,这些人可能就是我们的同学,他们了解我们的所想所做,因此通过他们,我们能够和投资者更好的交流,获得投资者的支持,获得创业起步的资金。

 

Q:生命科学产业化其实对基础研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是依赖于基础研究的完善和进步的,那目前的基础研究还有多少路要走?

 

A:生物产业不一定要到基础研究都研究透彻了才可发展,很多时候在研究的过程中有技术、产物的出现,就可能形成相应产业。另,有些研究是需要机制研究的很透彻才可应用,但有些研究就对应一小部分问题,有突破就可能产业化。

Q:国外大型药企有很强的科研团队,拥有很好实验室,并且不断吸引优秀的科学家,这也是其能做大做强的重要原因。而国内药企则鲜有如此规模和高素质的科研团队,其中的原因为何?

 

杨竞A:一方面许多国外药企直接由科学家创建,而国内药企大多由企业家创建,专业视角和眼界都不同。另一方面国内外文化的差异导致国外药企眼光更长远,而国内药企普遍急功近利。

Q:在已有的生物产业中,比如抗体产业,现在实验室用的抗体,大多以进口为主,非常昂贵,医用抗体也基本以进口为主,为什么中国自己的抗体产业发展不起来?

杨竞A:首先实验室抗体和工业抗体,工艺和产量都是完全不同的,实验室用的量比较少,国产质量控制有一定问题。工业化抗体,中国的整个生产工艺中的很多环节都会缺乏,比如发酵罐中的一次性内胆和protein G的argorose beads都不能高质量国产化,所以工业抗体国产化也会受到局限。

Q:美国对罕见病的药物研发激励,是基于如果医保囊括该药物,医药公司便不会亏损(全国共同负担孤儿药的研发成本)。在中国,还处于仿制药(需要极大程度考虑原料成本的阶段),孤儿药的研发何去何从?

杨竞A:中国的人口基础决定罕见病依然具有一定市场。对罕见病基础研究的鼓励更具现实意义。

Q:问题1:对于面对很少资金投入的国内研究状况,如何去扭转这一不太占上风的形式,做出好的结果,进一步吸引到更多的资本,形式良性循环?杨老师回答:当产品从研究转变成市场上的产品的后期阶段都是比较流程化的操作,得到比较少的资本的时候还是要注入到前期的基础研究中,才有可能弯道超车。问题2: 印度的仿制药就是一种比较好的用低成本获得收益的例子,他们的创新研发做的也不是很好,但是仿制药做的很不错,老师怎么去看待印度做仿制药的这样的成果?

杨竞A:做好仿制药对社会是有很大好处的,同时也可以富集资本进行研发。但也要逐步从仿制产业转变成创新产业,才能有机会更好发展。

Q:为什么中国没有大的原创制药公司?

A:中国的药企产生时间不久,药物研发需要一定时限,一般一个药物9-11年,需要再过十到二十年再来看~

 

 2017年11月29日讲课录音后修改整理





(2)生物学与你的生涯



同学们刚刚走进大学,将要开始学习生物学。很自然可能对未来有思考、思考中可能有焦虑。


生物学是什么?你是否合适?应该做科学、做生物研究?做应用、做生物技术?还是要转成其他行业?

 

《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是我较喜欢读的月刊。


       《纽约书评》上,各种智识分子发表见解。中文世界,学理科的好像“专注”于专业,发表具有专业以外意义、但是有深度观点的不太多。虽然《纽约书评》学“文科”的人发表文章多,但是,有不少科学家也在那发表文章,而且,不都是他们专业相关的文章。《纽约书评》曾经发表一个生物学家分析二战德国如何冲破法国防线的长篇文章。


物理学家戴淞(Freeman Dyson) 从英国移民美国以后,多年在位于普林斯顿的高等研究院工作,他也常常是《纽约书评》的作者。对未来的兴趣,是他着墨的一个方面。2007年7月期的《纽约书评》,戴淞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们的生物技术未来”,开篇是这样:


“已经成为人们智慧所接受的部分(part of accepted wisdom),说二十世纪是物理学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将是生物学的世纪。几乎每个人都同意正在到来的世纪有两个事实。用经费预算、或用主要发现的输出来算,生物学现在比物理学大;生物学很可能在整个二十一世纪都继续是科学最大的部分。以其经济效应、伦理意义、或者对人类福利的影响来看,生物学也比物理学重要”。


当然不能简单地以物理学家的言论来庆贺生物的重要。而且,预计一个世纪,也不容易。既然在二十世纪初难以预计生物学在后半世纪的飞跃,那么,在二十一世纪初,我们也可能忽略了其它某个在二十一世纪后期可能突飞猛进的学科。


但是,我,和戴淞所说的多数科学家一样,确实认为生物学很重要。


最近,我和实验室学生谈,发现一些主要大学的生物专业学生,在中学时代听说生物很热门,所以进大学时很热心,大学毕业附近,很多人热情下降,真正准备长期研究生物科学、从事生物相关行业的人,比例很低。有个班,三十个学生,竟然仅有两个真有兴趣继续做生物,其他人只准备用生物“做跳板”,出国后,转其它专业。


中国全国培养的生物本科生数量,可能超过了目前国内工作市场的需求。生物学可能找一般工作比较难。如果像美国一样有较大的生物技术产业,这个问题可能解决。这个问题,不是生物技术产业的问题,而是中国文化的问题。我认为,中国很多人信保健营养品,使很多企业、商业人士不愿从事真的生物技术,而选择几乎没有生产成本的营养保健品,那些商品,基本是广告业,而不是高技术:我知道一个企业,销售的某个产品,年制造成本几百万,广告成本几亿,而收入几亿。产品本身毫无作用,只是广告而已。


我不反对学生转专业,也还没狭隘到认为学了生物就不能学别的。我也不认为生物毕业生都该继续学生物。


但是,中国几个最重要大学的生物毕业生,毕业时很多对生物没兴趣了,这自然引起人们的疑问:


是生物真的无趣?还是学校没教好,使得满腔热情的高中生给教糊涂了?

是对科学没有追求?还是被社会现实所迫?

是对学术没有理想?还是被其它诱惑所迷惑?

如果真正深入了解生物学研究和发展,应该可以发现生物的趣味,这在我们的教学中,应该也可以做到。


生物学毕业后的工作,在国外除了做教授、做研究以外,可以进生物技术公司、药厂等,而且用的上学生物的背景。国内目前用生物的工业界很有限。我认为是因为中国文化极大地限制了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中国相当多的人相信不科学的补药、营养、保健,商人看到这样的情形,将资金投入这些产品,而且打着生物技术的幌子,把生物技术的名声做坏了,却不愿投资发展生物技术。所以,他们支持的企业,即使名称和生物技术相关,实质关系很小,也不用招很多学生物的人。当中国生物技术产业、生物制药发展后,生物毕业生的出路,可能得到改善。


我想,Dyson说生物的重要,是从学科发展来比较,不是和非科学的行业来比。如果一个人喜欢做律师、喜欢赚钱,他的意见就毫无参考价值,因为他没有说生物可以和这些相比。生物的人,通常收入一般,不能算低,但是和投资银行比起来、和计算机的一般职务比起来,也不算高。所以,如果要以收入高低来决定个人选择,除非你正好发现某个有应用前景的技术或者产品,否则,选择做生物,危险比较大。


如果高考分数高,盲目听从“二十一世纪是生物学世纪”的口号,以为进了生物就一生可以高枕无忧,那完全是误解。世界上,可能从来没有这样的行当。即使某个学科发展很快,也不一定适合我们每个人。


高考分数,不能保证一个人能研究生物学成功,不能担保学术上成功。反之亦然。德国发育遗传学家Christiane Nusslein-Volhard高中成绩不好,老师的评语是懒惰,英文差点不及格。可是她对自己特别有兴趣的东西很执着,她在得到的支持不强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主意,率选出控制发育的一批关键基因,并揭示头尾、腹背轴形成的原理,获得了1995年诺贝尔奖。


考试更不能代替动脑筋想:我今生应该做什么,今年该做什么,现在该做什么。物理学家爱因斯坦,1935年2月5日给他二儿子爱德华得的信中说:“生活就象骑自行车。你要平衡就得一直动”。我以为,引申一下,也可以用来选择事业、选择学科、选择课题、选择每天到底做什么事情。这个“动”,不仅是身体动,可以是动脑筋:换不换方向、换不换课题……。


如果对生物不感兴趣,应该尽早换。如果对科学不感兴趣,也应该尽早找到其它合适、有动力的行业。学很多生物,除了对做专利律师有用以外,对其它很多行业,并非必须、帮助也有限。


做生物的老师,有没有能力教学生转行?多数人都只知道自己行业的一些情况,而不能比较不同的行业。对生物懂一些,对其它的了解就不够,要做比较,说什么行业最适合于什么学生,我猜想,世界上,没几个人有这个能力。学生有疑问,可以自己问不同专业的人,如果能想办法自己直接体会,更好。我们已经固定专业的人,也是摸索出来的,没有谁给过简单的公式。


Dyson在同篇文章还预计:

“高科技都家庭化了,比如个人电脑、全球定位系统接收器、数码照相机,都是从胜利走向胜利;这样的情形,会从物理技术延伸到生物技术吗?我相信答案时肯定的”。


Dyson对未来的预言,不是很多生物学的人意识到了的。他的“家庭化”,不仅是吃药,而是有其它日常用途。如果他的预计正确,生物学,还有好多现在没有许多生物学工作者大力推进的方向,还有潜在的应用领域。


Dyson是对了?还是错了?


需要你们来证明。

(2012年北大生命科学学院开学典礼致辞,此前未公开)




(3)中国生物技术落后是问题、也是机遇

 

       结论先行:目前,对多数学习生物而希望一般工作的人来说,生物不是一个好专业;但是,对于少数有更高追求的人来说,生物也许是好专业。


中国学生对生物怨声载道的原因


很多学生物的中国学生抱怨生物相关职业少、工资低。


       中国大学培养的生物本科生过剩,可能超过一半现在都找不到与生物相关的工作,是事实;中国的生物技术产业,还没有发展起来,也是事实。


       在世界上与生物技术并称为两大新兴产业的信息,不仅在全球兴旺,而且在中国也发达,并有一些人创建了资金很多的企业成为人们羡慕的企业家,也提供了很多工作机会。而生物技术在中国并未起飞,年销售到五亿左右就是“大”企业,而无超过十亿的,国内的大药厂也继续做传统的化学药物,基本没有转型生物制药。


       因此,有不少中国学生,特别是读研究生以后,后悔莫及,对生物恨之入骨,对生物是二十一世纪的说法深恶痛绝。


       生物专业在中国时髦了二十多年,从1980年代到2000年代初,已经不可逆转地退出时髦行列。生物之所以时髦,对于从来是关心眼前利益的现代中国人来说,最关键的因素是因为它能使中国学生留学国外做有奖学金的研究生。为了奖学金出国改善生活并没有错,事实上,好些回国创业成功者其家属常常是学生物的,也是因为生物的家属能有稳定的收入在背后支持那些回国创业的弄潮儿。但是,中国人很爱面子,很多人虽然是奔奖学金而学生物,却不明说,要带上高帽子,说是爱科学。所以,国外科学家(包括西方物理学家)说二十一世纪是生物学世纪的时候,在中国被曲意理解为二十一世纪生物相关的工作多、收入高。这个曲解在美国不是很大的事情,而在中国,因为文化的问题、因为生物技术产业的失败,导致很大怨气。原来说自己学生物是因为热爱科学的,在其他行业工资较高的时候,都纷纷转行,有些人为了面子还要对生物出一口恶气,避免说自己是看工资收入选择职业,而是说生物太糟糕、太没前途了。


困难中存机遇


              事实上,对于从事一般生物学相关工作来说,工资不是很高,不过如果喜欢科学研究,而且能做教授或研究员,可以探索自然,有时说不定还有应用前景,如果不能做教授,可以在生物技术公司,也学有所用。不过,如果要工资高而只做一般教授和职员,就不要寄希望于生物。如果找不到生物相关的工作,也挺不好的,因为中国学生物的学生,目前确实供过于求,可能等以后生物技术产业发展了,机会要好些,目前不是这样。


但是,对于少数有雄心壮志的人来说,生物技术在中国的落后,却给他们提供了机遇。也就是说,IT等热门行业,目前对于一般人找工作容易,而对于要创大业的人来说,机遇似乎是过去时、至少是比较难了。这样来看,对于要创业,特别是要做大事业的人来说,在中国,生物技术却仍然留有很大的机遇。


       今后,生物技术产业在中国起飞的可能性高于IT产业十年前在中国起飞的可能性:

第一,中国产生了一批有基础和应用特长的人才,这些人当中,应该有少数能够做的很好,超过参与中国IT起飞者。如果中国IT起飞中图书馆系和生物系毕业的都能非常成功,学生物的就没有一个能在自己专长的行业做的很好?那会很奇怪;


第二,IT在中国起飞的时候,特别是网络企业兴起的时候,其商业模式、是否能够成为稳定盈利的企业,在全世界都没有确定,所以中国更西方是否跟对了,那时还很难说;而生物技术在世界上已经是成功的商业模式,不仅改善了医药和农业,而且已经盈利很高,不仅新型生物技术企业大量成立,而且传统的大型制药企业大规模转型,目前世界上营销利润最高的前20个药物中8个是生物制药,一个药的年销售可以是几十到上百亿美元,很多大中小型生物技术相关的企业利润丰厚;


第三,IT在西方起飞的时候,特别是网络商务起飞之初,多数中国人不用计算机,很多人能否愿意买计算机还是疑问,而生物技术产业的产品,对人类健康和生存有重要作用,只要有效,中国人多数会买,事实上,中国人消费大量没有任何效果的“营养保健品”,如果真是有效的产品,销量应该没有问题;


第四,IT不仅在起飞的时候,就是到今天,也不能摆脱中国普遍不遵守知识产权的阴影。实际上迄今美国大型软件公司在中国利润仍然极低,它们是被迫继续在潜在的大市场工作。所以,中国本土的IT企业能否盈利和成长,至少在起步的时候,很难看好:如果美国大型企业不能在中国盈利,中国的起步企业如何盈利,这个问题当时并无先验的答案。IT的很多技术很容易抄袭,也无需厂房,没有制造工艺。而生物技术虽然知识产权保护也不容易,但它需要制造工艺、需要厂房,这样,首先成功的企业被立即低价抄袭的容易程度,要低于IT企业。


第五,中国政府对于国内IT企业的保护,并不高于对生物技术企业的保护。比如,中国要求在中国上市的药物,都必需在中国的医院做相当规模的临床检验,还要获得中国药监局的审批。这样的要求,远远高于对外国IT企业在中国运行的要求。所以,如果IT在中国起飞得益于国家保护政策,生物技术能得到的保护多于IT行业。


第六,中国计算机和IT起步时大量抄袭,包括扒了国外计算机的外壳变成中国产品在国内营销。而生物技术已经过了这个时期,但还可以有合法的衍生产品,不违反国际专利,可以作为一些企业的起步产品,而国家大量经费支持下,可以探索一些真正创新的产品。这种国家支持,计算机和IT起飞的时候,都没有获得过。今天民间经费更多于那时,而国外对生物技术投资的经费链,也已经有少数开始进入中国。


至于在中国生物技术起飞的机遇何时能实现,我并不知道,因为其中有多种因素,包括有些人专心致志、持之以恒,下定决心才能把握机遇、实现潜能。我们大家可以乐观今后带动中国生物技术起飞的人成长、他们的企业壮大,改善我们的健康和环境,同时促进我国的经济发展。


2012年写

(2021年注:如果当时不愿意做教授、研究员的毕业生都去了那时在萌芽中的生物技术企业,也许获得了非常特别的机会)

发表于2021-05-05 01:40:13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