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征文】河马神要做快乐的loser - 二十周年站庆(Anniversar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2
3
4
5
下一页 >
/ 5
跳转

【20征文】河马神要做快乐的loser

[复制链接]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1楼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这货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多多接触,然而也恰恰这HMG是香港河马,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自然是很不习惯。ta不得不正视自己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的事实,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15级国关学生在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它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了2、3天就背完了,成绩也轻松碾压了HMG,loser河马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愿意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鉴于当时的能力跟时间确实非常有限,现在看来算是一个重要的、正确的抉择了。


到了大一下,体育部工具人HMG被分配到北大杯的筹备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一开始有7个人,最初的工作内容其实非常枯燥:先是以院系为单位收集报名表,然后以协会为单位分类报名表以及报名费,得知工作内容后,7个萌新跑了5个,剩下跑得不够快的地空同学和愧为香港记者的HMG继续负责“统筹”15年北大杯,收好费(内支单)后还需要负责预约场地、整理财务等等,最最最最最麻烦的工作大概是答疑部分,虽然理论上大家都应该看过北大杯的秩序册,可是实际上就是需要回答很多相关的问题,毕竟自己确实是负责人,何况判罚出现了争议按规定确实要找学生会,然后最后还是找到HMG头上,HMG又不懂部分运动的规矩,一般情况下也只能听完双方陈述之后当和事佬了。结果,在大一下的时候HMG上课也默默在教室后排疯狂回微信,回想起来这其实还真的是浪费时间的杂活,AI应该能做的比自己好。这期间,HMG基本上没有办法兼顾其他事务,在zhongzi任期满了之后santan基本上单人负责管理LF,HMG是一个非常不称职的版务,更没有办法专心学习,愧为北大学生。北大杯也没有办的多好,在举办北大杯的时候还出了些意外,例如让院系部长把共青团北京大学写成了北京大学共青团导致内支失效什么的,搞砸了,挨骂天经地义,也算锻炼了自己的情商。在最忙的那几天在学生会办公室过了夜,HMG到了晚上难免会想“我在干嘛”,是一个悲伤的loser。


后来剩下的那位同学还被调剂到体育之夜的工作组,组委会正式等于HMG一个人,HMG萌生了退会的念头,然而随着北大杯进入尾声,还是坚持下去了。实际上,HMG不知道学生会水深不深,只是觉得好像没啥意义,还不如在BBS聊聊天、多运动,或者干脆宅宿舍读书或者玩游戏,于是HMG暑假上BBS的频率开始变高了。


【大二】:北大杯跟ABC区的缘分

到了大二,HMG被找去当副部长管新生杯还有北大杯,HMG内心一开始是崩溃的,在被承诺会有部员帮忙的前提下HMG还是答应了帮忙(真香)。部员们都很靠谱,倒是在HMG的印象中ta在朋友圈吐过一次槽,这是HMG人生中发过为数不多经过分类的朋友圈,内容是一位不愿复制黏贴报名表出BUG了,给足球协会添麻烦了。HMG当时心想“每个人都分好工了,这种小事情怎么都能出BUG?”于是就非公开地抱怨了,现在HMG为当时所发的灰色心情还挺后悔的,幸好没什么人看见。仔细想想,16年的新生杯财务、场地、报名表基本上都得到部员的协助,HMG只需要负责答疑跟整理的工作,有什么好不满意的呢?同期,HMG在BBS负责管理“北大杯”版面,本来想在线下和线上一起公示北大杯的章程,不过因为繁琐的规矩线下的公示被拒了(现实是残酷的)。HMG在院系的新闻中心里也负责采访老师跟写新闻稿(院系本来有一本叫做《经纬》的杂志,以前是讲国关的,现在在向清华看齐)。这是HMG比较感兴趣的工作,自然也干的比较开心。以此为契机,HMG认识了很多素未谋面的老师,他们也不介意HMG经常请教他们问题。HMG在这期间开始思考怎么能写出一些比较好的论文,应该看什么书,也到处参加各个学科的讲座,成绩也从糟糕的3.1开始进步到普通的3.4了。HMG作为废青也不满足于只跟国关的同学交流,仔细想了想,在未名BBS上的网友虽说不全是北大的,倒是来自不同院系和年龄层,多跟这些网友交流总是好事。于是,金水车走进了历史的进程,在BBS上到处巡逻,并偶然发现许多网友居然都是运动协会的负责人还有院系体育部部长,圈子真小!其中几位至今依然是未名里面随处可见的中坚力量。现在,通过朋友圈看着以前带的部员都过着破充实的生活,也算是对HMG大loser的一点点慰藉。在大二,HMG的平均睡眠时间大概是5小时,但是依然坚持水BBS,不过好像室友们都差不多是这个时间就是了(


同期,也谈了第一次恋爱,她在HMG的影响下好像也有刷SecretGarden的习惯,尽管她不是BBS的常驻民但HMG也很喜欢带她去参加一下BBS线下的聚会。现在分手了,感觉对彼此而言也是一种成长吧。


因为上述的种种经历,HMG在BBS上看到什么学生会水很深或者描述学工是为了工作和保研什么的都会感慨万千(godfather waltz的北大梗现在还有谁记得吗),毕竟HMG的视角里大部分人都只是跟社畜那样搬砖而已,美其名曰锻炼自己或者“能者多劳”,实际上是工具人。另一个关注点大概就是BBS上赵家人——留学生——港澳台——内地人的“四等公民”论,HMG作为香港废青自然也有切身的体会,因为对第二、三类的学生的入学要求确实比较低,自己显然是既得利益者,也说了不知道多少遍“按中国高数水平考核不知道多少位国际学生能进北大”,同时也因为这种客观事实更想努力证明自己不是来北大摸鱼的。偶尔会看到网友们表示留学生或者港澳台学生能住中关新园是特权阶级,HMG会反映港澳台目前在住宿政策方面已经跟内地学生一模一样,还有不是所有留学生都能支付得起3000人民币一个月的住宿费因此心里面其实也是想住咱们~1000/年的宿舍等客观事实。所以大家在这种议题上总是能找到HMG的影子。


【大三】:闲着的HMG在BBS当上了站务

到了大三,HMG去了早稻田大学读双学位,告别了学工,在学工时期为了边应付工作边学习的河马养成了提前一个月完成作业的好习惯,而且工作效率特别高,这大概是最大的收获,这个好习惯可以说是保持至今了。加上早稻田的课实在是太简单了,这导致HMG非常的闲,参加了早大的乒乓球社团。本来还想去多打羽毛球的,倒是那届早大的羽毛球社团最后并不欢迎HMG作为大三留学生加入它,更气人的是早大附近的体育馆打羽毛球不采取预约制,而是先到先得的当日排队制,于是一个社团可以把一片场地都霸占了——用插“羽毛球筒”旗的方式在球场上宣示自己的势力范围。这导致了HMG失去了打羽毛球的快乐。在机缘巧合下,HMG把本来去玩耍的时间挪给SADC(一个国际组织)的日本分部,在那边实习,蛋疼的HMG闲来无事写了文章在国外投稿没想到还成了,可以多花时间开心水BBS而又不显得太loser了。随着BBS上认识的人变得越来越多,HMG对BBS也有一定的归属感,鉴于HMG的学工(畜生)背景,继承了zhongzi ABC区的区务,后来还把当时工作量比较大的兼职版、自己经常去看的讲座版还有国关院系版等版务接下来了。然而,突如其来出现了一个PKU夺站事件,HMG以此为契机去看了看styimj还有大司马(相信大部分人已经不知道他们是谁)等人关于未名BBS历史的一些讨论,还记得HMG当时抱怨了一句“这些老人讲太多黑话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一直知道青研中心存在的HMG在那个时候萌生了不如加入站务组看看能不能改变点什么的想法,心想“不行就滚呗又不是真正的工作”。刚好冷站(LJX)约HMG在肥霖吃饭时也问了HMG有没有入坑的意愿,一干就干到现在,最近还当了吉祥物站务总监,恭喜恭喜,白给白给。这段时间里,HMG还分管了BBS的新媒体编辑部还有管理首页校园热点的工作,其实就是写写推送还有转载通知的,BBS编辑部真的完全用爱发电,在疫情期间100多篇推送都是编辑们搞出来的,顺便吐槽一句热点插入图片的方式很麻烦,各位网友一定要关注咱们的公众号啊(偏题


【大四】:BBS上一些比较有趣的话题与现象

HMG大四的生活也很压抑。由于大三在日本所以要修的学分跟大一、二一样——基本上还是每学期23,倒是继续努力在BBS和学业之间取得平衡,大四的时候HMG还加入了KG的大家族,就在最近,HMG差点就跟nmsn的网友白给了,对狼人杀还有推理感兴趣的朋友欢迎浏览KillerGame版面~那里的游戏规则繁多,网友脑洞无限大。在三次元,HMG继续在一些国际组织里面搞事情。大四的时候,HMG跟网友聊了很多现在变成了“大问题”的议题,至今依然让HMG回味无穷。第一类是先前提到的北大留学生问题,近期有留学生在新冠疫情进校锻炼的“双标”事件;第二类香港青年的想法,探讨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多不满,现在成了BBS不少网友的关注点,HMG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天然河马,也因此成为过几次争议焦点;第三类是广州非洲黑人问题,当时记得没人鸟HMG,还说没有人歧视非洲人,近期在BBS上也有“疫情下广州排斥非洲人行径激怒非洲舆论”的主题帖,吸引了很多网友的眼球;最后一类让HMG印象最深刻的主题帖大家可能没想到,是公共卫生类的,印象最深刻的是围绕“感冒的人有没有权利去自习室自习的”的讨论,当时HMG是坚决认定没有的,提倡病了就应该宅宿舍,有不少网友表达了相反的意见,不知道在新冠疫情之后大家在这方面的观念又有没有一些改变(https://bbs.pku.edu.cn/v2/collection-read.php?path=groups%2FGROUP_0%2FPersonalCorpus%2FH%2FHomagod%2FDCFECD4B7%2FA6C325CD9)呢?【这些帖子的内容可以参考HMG的个人文集:A secret makes a man man里面收集了HMG觉得有争议性、相对有营养的帖子】。BBS上例如SG、鹊桥等版面的一些刻板印象也是HMG观察社会的途径,跟Water、Comic等版友的友谊对HMG来说也是无价的,HMG没有后悔在BBS上玩耍。


当了站务之后,HMG遇到的很多问题确实是社科问题,看看当下仲裁版就知道多奇妙了。对HMG来说自然是做到问心无愧就好,而这种实验田对HMG这种社科学生来说就是天然的教室,通过BBS可以发现官僚上的不对称、不合理但是暂时没有契机改变的传统让很多校内的小事情变成大事情,这些案例分析都会让HMG终身受用。在慢慢找到学习方法和积累一定的学力识见后,HMG学年绩点(四舍五入)经历了3.1->3.4->N/A->3.7【本科】和3.97【研究生】的脱变,满足了不给港生丢脸的心愿,希望能证明记忆力差的学渣或者刚进燕园一无所知ssfd的同学们也有可能慢慢变好~未来如无意外应该在日韩读双


HMG在SIS会持续更新一些笔记。HMG觉得国关学院有个问题就是明明没有教过学生写注释的方法但老师们会批评学生们不会按照《国际政治研究》的注释写,事实上HMG也是大二的时候才发现咱们院是这套注释然后自学的。直到现在,HMG依然是个loser,幸好HMG现在是一个快乐的loser。

签名档

无论是康德的根本恶还是阿伦特平庸恶都不存在,只有败者恶

纽伦堡、东京、耶路撒冷审判都是一个鬼样子

歴史は書写のものと勝者のものである

                     Homagod


“在我的脑海中不存在不可能获罪的股东,虽然事实上他可能是无辜的,但从社会的角度看,他不可能免于获罪的可能。他从公司中获取利益,这是他的企业,他有义务监督那些代表他们的人,确保那些人实际的商业政策与公共福利相融;同时,也不存在无罪的股东,这种抵押债券的方式所获的回报,赋予他们不承担任何责任的前提下获得利益的良机,这一事实不仅与我们的法律的制衡作用完全矛盾,而且与我们本应对投资者持有态度相矛盾。”

 最后修改于2020-08-04 20:19:27
  • 发表于2020-07-02 20:25:57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2楼

写完论文如期发送(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签名档

2019/7/18 

烧京阿尼的犯人不得好死

不是法律在保护人,而是人在保护法律

快乐的感受和追求却在于病态、衰落、痛苦、灾难、丑陋、自愿丧失、自我伤害和自我牺牲。这一切都是极端自相矛盾的: 我们而对着一种要求变得不和谐的不和, 还在这种受苦中乐此不疲; 他的生物生命力愈发减退(作为不和者的前提条件),他就愈能在不和中获得自信和成功

发表于2020-07-02 20:30:08

Moony [离线]

陈宫|明策|智迟

4.1知府

发帖数:1744 原创分:3
<ASCIIArt> 3楼

sf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签名档


发表于2020-07-02 21:23:39

Moony [离线]

陈宫|明策|智迟

4.1知府

发帖数:1744 原创分:3
<ASCIIArt> 4楼

我就是选了godfather waltz那个班的..

翻了一下,当时的助教语录表情包还在..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签名档

吾被酒色伤矣!

 最后修改于2020-07-02 23:21:35
  • 发表于2020-07-02 23:20:47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5楼

感慨万千!

我也有这些表情包


Moony (陈宫|明策|智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我就是选了godfather waltz那个班的..

翻了一下,当时的助教语录表情包还在..

签名档

小国和小国之间有矛盾,联合国一调解,矛盾没了; 小国和大国之间有矛盾,联合国一调解,小国没了;大国和大国之间有矛盾,联合国一调解,联合国没了。


发表于2020-07-02 23:24:49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6楼

最近在Reader版偶遇一位nayiruz网友跟我讨论一些政治书籍的相关内容,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53&threadid=17727384&page=a&postid=22729130#22729130


还记得我在三区聊天的时候有网友吐槽过BBS不适合展开学术讨论,我明明觉得BBS是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的,是刻板印象让大家觉得BBS只配聊八卦?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签名档

Big and bigger, biggest dreamer


                                                      生き方に地図なんかないけど、

                歴史は勝者のもの、次の未来渡せないさ!

发表于2020-07-04 00:09:19

Moony [离线]

陈宫|明策|智迟

4.1知府

发帖数:1744 原创分:3
<ASCIIArt> 7楼

叹为观止!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最近在Reader版偶遇一位nayiruz网友跟我讨论一些政治书籍的相关内容,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53&threadid=17727384&page=a&postid=22729130#22729130


还记得我在三区聊天的时候有网友吐槽过BBS不适合展开学术讨论,我明明觉得BBS是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的,是刻板印象让大家觉得BBS只配聊八卦?

签名档

灯昏昏,帐深深。

君忘情,妾伤神。

发表于2020-07-04 08:38:47

NicoleG [离线]

弗莱丨没有昵称了

6.0未名湖

发帖数:7796 原创分:28
<ASCIIArt> 8楼

看完你的征文,我只想感叹,我才是真的loser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签名档


发表于2020-07-04 15:30:33

dvorah [在线]

尺蠖·德沃夏蛤

7.2汤姆猫

发帖数:2081 原创分:1
<ASCIIArt> 9楼

satanxxs果然容易拼错 一不小心就santan

zhongzhi zhongzi分不清好萌hhh

膜一发金水车的养成经历 为撒要叫loser 都已经这么棒了!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发表于2020-07-04 15:55:32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10楼

昔日三区其实有挺多会相互交流学术的网友的,现在基本上都是吃瓜群众

Moony (陈宫|明策|智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叹为观止!

签名档

我 太 水 了


发表于2020-07-04 16:29:30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11楼

没事,做快乐路撒就很好

NicoleG (弗莱丨没有昵称了)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看完你的征文,我只想感叹,我才是真的loser

签名档

政治は純情と献身、

嫉妬と怨恨という

暖流と寒流が交差する海を

泳いでいくようなもの

——中曾根康弘,风向鸡你太美


发表于2020-07-04 16:29:50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12楼

好难记啊版大版二的名字,还是种子跟撒旦好记

dvorah (尺蠖·德沃夏蛤)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satanxxs果然容易拼错 一不小心就santan

zhongzhi zhongzi分不清好萌hhh

膜一发金水车的养成经历 为撒要叫loser 都已经这么棒了!

签名档

鲍里斯·叶利钦的演讲:

“多年来,在戈尔巴乔夫的领导下,我们的祖国俄罗斯一直处在悬崖的边缘。现在,我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赶跑了戈尔巴乔夫,我们伟大的俄罗斯终于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发表于2020-07-04 16:30:36

dvorah [在线]

尺蠖·德沃夏蛤

7.2汤姆猫

发帖数:2081 原创分:1
<ASCIIArt> 13楼

尼奏是平舌翘舌不分 zhongzi怎么会变成zhongzhi 【狗头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好难记啊版大版二的名字,还是种子跟撒旦好记

发表于2020-07-04 16:31:46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14楼

终止!

dvorah (尺蠖·德沃夏蛤)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尼奏是平舌翘舌不分 zhongzi怎么会变成zhongzhi 【狗头

签名档

2019/7/18 

烧京阿尼的犯人不得好死

不是法律在保护人,而是人在保护法律

快乐的感受和追求却在于病态、衰落、痛苦、灾难、丑陋、自愿丧失、自我伤害和自我牺牲。这一切都是极端自相矛盾的: 我们而对着一种要求变得不和谐的不和, 还在这种受苦中乐此不疲; 他的生物生命力愈发减退(作为不和者的前提条件),他就愈能在不和中获得自信和成功

发表于2020-07-04 16:31:57

biuJON [在线]

大梦

3.8巨阙

发帖数:1076 原创分:8
<ASCIIArt> 15楼

你怎么几道我系广东银滴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终止!

签名档

今 日 方 知 我 是 我

发表于2020-07-04 16:34:58
楼主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3.2万 原创分:28
<ASCIIArt> 16楼

唔知道啊,5好老屈我啊!

biuJON (biu)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你怎么几道我系广东银滴

签名档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不管主不在乎

发表于2020-07-04 16:35:33

fswherever [离线]

 

7.4直达特快

发帖数:1.3万 原创分:11
<ASCIIArt> 17楼

4.0哦,比小道长还高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签名档

                              南 广 线                             

  南宁 -NNZ  0km   贵港 -GGZ 151km   郁南 -YKQ 359km  肇庆东 -FCQ 498km

 南宁东 -NFZ 11km   桂平 -GAZ 209km  南江口 -NJQ 398km  三水南 -RNQ 523km

 黎塘西 -UKZ 94km  平南南 -PAZ 244km  云浮东 -IXQ 436km  佛山西 -FOQ 541km

 凌村所 -UMZ 101km   藤县 -TAZ 303km  肇庆西 -ZKQ 458km  盐步所 -AMQ 562km

                 梧州南 -WBZ 328km                  广州南 -IZQ 574km

发表于2020-07-04 16:58:29

Tranquilsun [离线]

串口 觉察 清明

4.9昆吾

发帖数:7042 原创分:4
<ASCIIArt> 18楼

我才是真的。。loser  o(╥﹏╥)o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花在BBS上的时间那么多,HMG自然是名副其实的loser。

【大一】:丢了校园卡所引发的惨案

回想大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HMG丢了校园卡,却幸运地在BBS的LostFound(LF)找到了,HMG觉得LostFound的存在挺好的啊可以帮别人找找失物,“不如申个版务帮一下别人找东西啊?”表达了申请LF版务(BM)的意愿之后,种子(zhongzhi,当时LF版大)以及撒旦(satanxxs,当时LF版二)就跟HMG在艺园二楼面基,乐呵呵地踹了HMG进坑。大一的HMG跟平凡北大学生一样处于一个非常懵逼的状态,基本上啥都加了,什么国关的辩论队啊、院系的学生会、校学生会啊,都有HMG的影子。主要是因为HMG源自香港,有幸来到北大读书,还是想多跟内地学生接触接触的,然而也恰恰是因为HMG是香港的,而国关本科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颇多,HMG很不习惯,而ta跟室友们的背诵能力与应试技巧有天渊之别,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们大二上的一门叫“中国传统政治”的课要求学生们背《封建论》、《过秦论》等内容,HMG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提前准备,某土制室友用来2、3天,轻松碾压了HMG,loser HMG唯有将勤补拙才能保持在中游水平。慢慢地、慢慢地,HMG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太够用,于是就离开了辩论队。HMG到现在还是特别敬佩在辩论队的同学们,牺牲那么多时间,偶尔还会在肯教备战到深夜,HMG对没能坚持下去实属遗憾。到了……

签名档


发表于2020-07-04 17:22:56

brightsun [在线]

烈日暖阳丨昶

2.6一般站友

发帖数:2360 原创分:0
<ASCIIArt> 19楼

哦⊙∀⊙!

Tranquilsun (串口 觉察 清明)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我才是真的。。loser  o(╥﹏╥)o

发表于2020-07-04 18:26:29

brightsun [在线]

烈日暖阳丨昶

2.6一般站友

发帖数:2360 原创分:0
<ASCIIArt> 20楼

来啊

Homagod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昔日三区其实有挺多会相互交流学术的网友的,现在基本上都是吃瓜群众

发表于2020-07-04 18:26:38
返回本版
1
2
3
4
5
下一页 >
/ 5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