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贾宝玉是不是渣男? - 梦回红楼(StoneStor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征文】贾宝玉是不是渣男?

[复制链接]
楼主

tanyingzi [离线]

茶花妹子

6.1机器猫

发帖数:2030 原创分:2
<ASCIIArt> 1楼

红楼金钗众多,然而终究令我不解的是流连于万花丛中的贾宝玉。最近重温红楼,对宝玉的成长、思想、性格有了新的体会,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写下这个题目,原因一句现代人读红楼的惯骂:“贾宝玉是个渣男”。许多刚接触红楼的朋友容易被标签所缚,甚至熟读原著的书迷也难免指摘:宝玉调戏金钏,却在人家被撵时大气不敢出;晴雯冤死,一句辩白也无;闯入黛玉湘云的卧室,“黑天白日地闹”,毁人家清誉;更不必说平时姐姐妹妹叫得亲热的芳官、司棋等一干人了……在女儿队里闹,出了事又不负责,多么明显的渣男行径!这些说法并无大毛病,但如果贾宝玉“渣男”形象被过度标签化,无疑会影响我们对人物背景、心理状态等方面更细致的考察。又由于贾宝玉实则为作者等一干人的少年投影,简单地理解宝玉会让我们错失理解全书意旨的机会。


宝玉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身上折射出作者的什么思想?下面将从全书官方三大定评“无用”、“意淫”、“情不情”(脂砚斋)入手一一道来。


1.贾宝玉的“无用”

“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寄言纨绔与膏梁,莫效此儿形状!”这即是官方定评,也是宝玉形象中最突出、最直观的地方。在平辈面前恶谈仕途经济,听见就走;怕严父怕得像避猫鼠,“老爷”二字如同平地惊雷;好不容易主动去上次学,实则为结交几个风流小生;成日家和姐姐妹妹玩闹,大把光阴给丫鬟梳头、化妆。“纨绔”二字真当得起,然而其公子心态又与旁人略有不同。

在第二十六回,贾宝玉、薛蟠等一干公子哥儿、清客一起吃新异瓜藕、鱼羹肉脍之时,薛蟠笑问宝玉,吃了自己这么多好吃的,如何答谢。宝玉回答:“若论银钱吃穿等类,究竟还不是我的;唯有或写一张字,或画一张画才算是我的。”从这里来看,宝玉并非糊涂恣意之人。他并不认为家财万贯供他任意挥霍使用。如果说贾府是一个大资金池,自己就是其下游的一个小池塘,供给都有定例,自己极少越矩挥霍。这一点同薛蟠等人是不同的。另外,宝玉看重的并非吃穿酒色,他不会像贾赦那样为了几把扇子打死人,也不会像贾琏那样“香的臭的都往屋里带”,至于他真正看重的是什么,下文继续分析。

但是,宝玉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贾府提供给他的“池塘”不知比别人大了多少倍。作为荣国府得势二房的唯一嫡子,老祖宗的心头肉,除了父亲贾政偶尔雷霆镇压,没什么问题是撒个娇解决不了的。人都在比较中活着,贾环比着宝玉,滋生了嫉妒;贾兰比着宝玉,萌发了上进。而贾宝玉一直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活在最优渥的环境里,看不到别人的痛点,也无法理解整个贾府池子的运转,更无法体会世态炎凉等更加复杂辛酸的问题。他认为自己的活法没有问题,至于贾府的经济状况并不是自己需要去操心的,家大业大也完全不必要操心。甚至对林黛玉信誓旦旦地说:“反正短不了我们两个的。”

对于一个习惯优渥的人而言,生活的痛苦、阴暗会渐渐从他面前消弭,至于生出盲目乐观的情绪,认为未来的每一天都会和今天一样;对于一个受到万千宠爱的人而言,受到别人的各种给予是日常的,自己根本不必去争什么,因而这种人格会格外被动。

这在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所以,五儿等人的向上攀爬在他眼里只是又多了个聪明伶俐的女孩子;芳官、晴雯的刻薄张扬在他看来不过是“生得比别人略好些”;就连林黛玉的忧心也被他一再简单理解为是没有完全体会到自己的爱。而当这一干人直接或间接因为自己下场悲惨时,他也只能束手无策。因此,与其说宝玉无情、狠心,不如说他自始至终都是糊涂的,既不知道她们如何到来,也不知道她们为何离去。

 

2.贾宝玉的“意淫”

在第五回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警幻仙子评其为“从古至今第一淫人”,但这种“淫”却并非肌肤皮肉层面的“淫”而是“意淫”。诚然,宝玉和袭人初试云雨,爱吃丫鬟嘴上胭脂,盯着薛宝钗酥臂呆了,私下里也找些《太真外传》等小黄书看,但这些更多是青春期宝玉性意识的启蒙,并非判断其“淫”的标准。

那么意淫是什么呢?书中有一个段落很有意思,一天早上,史湘云和林黛玉还在睡懒觉,宝玉跑到人家的卧室去,之间史湘云一节藕臂露在被子外面,枕头一边是散挽的头发。这个场景实则很香艳,脂砚斋评价,如果是一般男人,看到这场面只怕会心中窃喜。但贾宝玉当时的唯一想法是,怎么也不掖好被子,晚上又要嚷肩窝疼了。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一节更明显,林黛玉在睡午觉,贾宝玉跑过去要和她一起睡,两个人躺好后贾宝玉拉着她的袖子不住地闻,这个场景,稍不留神就会偏向“淫”。但宝玉后来与黛玉讲故事、两人互相胳肢,存的心却是不能让黛玉因为睡午觉而积食(不消化)。

可见,宝玉对女孩子的“意淫”实则更加靠近关心、体贴的意思,这种只可意会的“淫”是难得的。在历史上乃至当今,男性对女性的态度总绕不开一个“淫”字,警幻有言:“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有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宝玉对于女孩子们,没有将她们视作玩具或者传宗接代的工具,而是真正把她们看作了人来体贴,这种观念在当时与正统格格不入。因此,他只能做“闺阁良友”,而必然被世人睚眦。

(PS,看了今天的新闻,到了现代社会,把人当人、把女人当人尚且难以得到充分承认,何况于当时呢?)

 

3.贾宝玉的“情不情”

红楼梦这本书,本身是一把“风月宝鉴”,正看只有富丽繁华,如烟似云般让人迷惑,需要反着看。在第二十六回,小红因中意贾芸不得得了心病,丫鬟坠儿让她去林姑娘那里讨几丸药吃,脂砚斋评论,这里是隐喻小红与黛玉的病一样,都是为情所生。而巧的是,红楼梦两大主角——宝玉、宝钗之间也有一个关于药的情节。宝钗“胎里带一股热毒”,所以需要服食冷香丸,宝玉觉得这丸药很香,也要讨来吃。宝钗和小红的回答都惊人一致:“药可是混吃的!”这个情节是否也隐喻着宝玉和宝钗是一样的病呢?宝玉也天生带着“热毒”,只不过没有冷香丸来压制罢了。

虽然上述是我个人的猜想,但宝玉处处留情,处处上心的表现却是比较像“热毒”的作用,也就是所谓的“情不情”。女孩子们就算对他没情意,但他也是先存了一段情在她们身上的。可以说,在无忧无虑的大观园里,各位姐姐妹妹的团聚、陪伴,互相的关心爱护是懵懂时期的宝玉最看重的东西,他整天“无事忙”维护的也是这份情和温暖。但是,这个温暖的大观园并非空中楼阁,在贾府仕途无望、财路短缺、人心涣散、内斗频繁的背景下,它正在一点一点压缩,只不过其中大多数人毫无察觉而已。这也是为何荣宁二公给警幻的“剖腹嘱托”、秦钟临终的遗言都强调读书上进。

然而,宝玉基于第一部分中的种种因素看不透,也从未想过要看透,“自以为比世人都强”,维护好自己一番小天地即可。至于小天地会不会突然天崩海裂,他从来没有想过。所以一旦他在乎的人,譬如黛玉、早起的袭人和他生起气来,他一着急,就会说出“死了活了”的话,恨不得“化作轻烟”、飞入流水,永远消亡——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被剥夺了这些情之后的生活。

如果说黛玉是由情入痴,宝玉则是由痴入情,他的情建立在“痴”的基础上,建立在“永远的大观园”命题之下。而当情灰飞烟灭了,自己的世界天旋地转了,他方意识到自己的痴,意识到多情反自误,但已经悔之晚矣。黛玉泪尽而逝,贾府树倒猢狲散,宝玉在尝遍人情冷暖之后进而“传情入色”、“由色悟空”。

 

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时的宝玉,再回想起当年大观园的时光,除了不舍、难过、心酸了,更多是满满的怀念吧,故“风尘怀闺秀”实为全书题眼呀。

发表于2020-02-18 20:06:32

floweret [在线]

花姊姊

5.4清一色

发帖数:1.4万 原创分:1
<ASCIIArt> 2楼

任何书籍都是有时代性的。贾宝玉那个时候,“渣不渣”根本不是评判他们这种富家公子的标准,说白了,他们心中就没有“渣”这一概念约束自己。因此,在这一情境下,贾宝玉对女孩儿的珍惜和爱护,就尤其闪现着人性的光辉。就像琼瑶小说有大量“三观不正”的作品,塑造了一大批现在看来的渣男,但是那时候却把大陆读者感动得不行,就是因为那时候大陆刚刚开始解放天性,需要这些描写情爱的东西来唤醒人性,有时候难免矫枉过正。而我们今天看到的自然是今天的标准。


由此我又有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我们今天拥护的一切“正确”三观,三十年后还会是正确的吗?

tanyingzi (茶花妹子)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红楼金钗众多,然而终究令我不解的是流连于万花丛中的贾宝玉。最近重温红楼,对宝玉的成长、思想、性格有了新的体会,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写下这个题目,原因一句现代人读红楼的惯骂:“贾宝玉是个渣男”。许多刚接触红楼的朋友容易被标签所缚,甚至熟读原著的书迷也难免指摘:宝玉调戏金钏,却在人家被撵时大气不敢出;晴雯冤死,一句辩白也无;闯入黛玉湘云的卧室,“黑天白日地闹”,毁人家清誉;更不必说平时姐姐妹妹叫得亲热的芳官、司棋等一干人了……在女儿队里闹,出了事又不负责,多么明显的渣男行径!这些说法并无大毛病,但如果贾宝玉“渣男”形象被过度标签化,无疑会影响我们对人物背景、心理状态等方面更细致的考察。又由于贾宝玉实则为作者等一干人的少年投影,简单地理解宝玉会让我们错失理解全书意旨的机会。

宝玉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身上折射出作者的什么思想?下面将从全书官方三大定评“无用”、“意淫”、“情不情”(脂砚斋)入手一一道来。

……

签名档

輝輝燈影照更闌,巵酒憐君為解顔。

鏡裏風塵雙白鬢,夢中烟雨萬青山。

发表于2020-02-18 22:15:39

Homagod [在线]

不愉快だからパン食う

8.8大四喜

发帖数:2.5万 原创分:20
<ASCIIArt> 3楼

是呀!恩格斯讲家庭跟婚姻制度就是讲这些

我觉得我在耶稣会学校学的那套已经不太正确了

至少我已经完全能接受身边的人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的开放式关系了hhh

floweret (花姊姊)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任何书籍都是有时代性的。贾宝玉那个时候,“渣不渣”根本不是评判他们这种富家公子的标准,说白了,他们心中就没有“渣”这一概念约束自己。因此,在这一情境下,贾宝玉对女孩儿的珍惜和爱护,就尤其闪现着人性的光辉。就像琼瑶小说有大量“三观不正”的作品,塑造了一大批现在看来的渣男,但是那时候却把大陆读者感动得不行,就是因为那时候大陆刚刚开始解放天性,需要这些描写情爱的东西来唤醒人性,有时候难免矫枉过正。而我们今天看到的自然是今天的标准。


由此我又有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我们今天拥护的一切“正确”三观,三十年后还会是正确的吗?

发表于2020-02-19 00:28:04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