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凤凰与青词:贾宝玉即中华精神文明的人格化 - 梦回红楼(StoneStor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镜子、凤凰与青词:贾宝玉即中华精神文明的人格化

[复制链接]
楼主

superstring [离线]

荊無命;踐道之新隱流

4.1高级站友

发帖数:1837 原创分:2
<ASCIIArt> 1楼





《红楼梦》里,贾宝玉是千红万艳莺飞燕绕,贾府上下老小万众瞩目的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在本为一干情鬼下世的青年男女中,他的来历也同样位于各种前世冤孽的中心核心地位。不但是绛珠仙草为了还泪要跟着下凡,而且和尚又说“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都要下凡,造历幻缘。” 可见红楼中众多痴儿女下凡历劫之根由也与他脱不了关系。那么这种关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


 经过之前的考证,我们已经知道大观园其余诸儿女们其原型是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的文化名人和神仙鬼怪们;那么她们集体心心念念的宝玉自然也不会仅仅代表一朝一国。而宝玉前世身份是赤瑕宫神瑛侍者,他与千古文人无辜生命凝结成的绛珠仙草的前缘是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仙草,仙草被浇灌通灵后,就要把她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以报道这灌溉之德。那又是谁,或者说,是什么浇灌养育了几千年来文人们的灵性,让她们在了解了这个中的古今之情以后,要用毕生的血泪来回报呢?


    显然,这宝玉就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人格化了:根据前面的分析,让元好问、杜牧等人的精魂通灵而至不朽的,也正是这中华历史长河里奔涌不息、席卷天地贯穿古今之家国情感了:因此情感,元好问十六岁就写下了千古名篇雁丘词,上半篇写宇宙生命情感之互通,下半篇写旷古至今沉淀在中华天地间的骚人之感情;也因这种情感,元好问青年立志,中年为百姓奔波,又写下成为论诗之翘楚的诗篇《论诗三十首》从感情和心灵的角度记录中国思想史,晚年更是忍辱负重,以余生之全力在贫寒中写下纪录旧金国君臣之诗歌心灵史的中州集;贯穿古今的家国之情也让杜牧少小立下报国之志,终身滔滔不绝不顾冷遇写下大量治国论证之作以及许多惋惜怀念历史上美好生命的诗篇。古来文人的灵魂可以说是因这深厚的家国情感而开蒙,也在灵性已通之后为了此奔涌天地之情的传承和延续而贡献后半生。就像绛珠仙子因神瑛侍者的灌溉而通灵,又因为感其情而下世投胎为黛玉,将此生的感情都化为泪水去报答灌溉之恩一样。


而宝玉住的怡红院也是中国文化的具象化。怡红院的布置则是四面皆是雕空木板,里面有古往今来的各色物品图画。


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或流云百蝠,或岁寒三友,或山水人物,或翎毛花卉,或集锦,或博古,或万福万寿,各种花样,皆是名手雕镂,五彩销金嵌玉的。


  而怡红院里不仅有各种隔断容易迷路,最引人注目的摆设,还那面极大的西洋穿衣镜。

         未到两层,便都迷了旧路,左瞧也有门可通,右瞧也有窗隔断。及到跟前,又被一架书挡住;回头又有窗纱明透门径。及至门前,忽见迎面也进来了一起人,与自己的形相一样,却是一架大玻璃镜。



可见宝玉的住所中,不仅有这古今中外的各种物件景象,更是充满了”迷障“,被各色门窗,书架,玻璃镜隔断,让人很容易失去方向。这是为什么呢?仔细想来也不奇怪:因为中国的文化里,自然包括了古往今来的一切哲学和种种派别,读者擅入其中自然也很容易摸不到门径如入迷魂阵中了。


而刘姥姥闯怡红院时更是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却当成了亲家母。之后,又在四面都是镜子的板壁里困住了,一通乱撞之后才偶然间找到了门出来。刘姥姥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就像是我们读历史书时,自己其实也是不断前进的历史的一部分,而历史中的古人和我们有同样的人性和爱憎,在历史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自己。宝玉作为中国历史的人格化,他的灯谜谜底也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象征符号镜子,“以史为镜”。



刘姥姥也象征《红楼梦》的普通读者,虽然也逛了一遍大观园,喝了凤姐的酒和妙玉的茶;进过怡红院,也在贾宝玉的床上睡了大觉放了屁,但却成不了宝玉一样;凤姐捧出的十层满刻各种人物风景的套杯,就像是《红楼梦》里跨越闺阁、神话、历史多个层次的神妙隐喻体系,刘姥姥只能喝下最小的那一杯,就像我们读《红楼梦》,只能看出最浅的那一层;妙玉的茶刘姥姥一口喝完,却像喝了一大杯凉白开一样只知道解渴,品不出味道来,就像我们读《红楼梦》,懵懵懂懂一口气读完,却看不出哪里有趣一样。在我们普通读者稀里糊涂读《红楼梦》看里面故事的时候,作者也在书里笑看读者乱猜。刘姥姥在怡红院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投影,但是刘姥姥却不觉得那是自己。就像在去潇湘馆的路上,刘姥姥一边叫别的丫鬟们小心,一边自己就跌了个嘴啃泥一样。


而怡红院的葱绿撒花软帘,碧绿凿花砖,应该是在象征历史“汗青”了。“汗青”是史册的意思,古人记事要用竹简,竹简的制作需要烘烤碧绿的鲜竹子削成的长方形的竹片。烘烤之时,本来新鲜湿润的青竹片,被烤得冒出了水珠,像出汗一样。这工序就叫做“汗青”了。竹简又被用来记载历史,“汗青”便进一步被用来代称中国历史了。宋代著名文人文天祥《过零丁洋》诗中就有著名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所以汗青典籍也是宝玉的一个象征。


《红楼梦》作者明显参考了明末的意识流历史幻想小说《西游补》。而《西游补》的主人公孙悟空同样是来到了一个到处都是镜子的碧绿色的“青青世界”里;在青青世界中,孙悟空在各个镜子所代表的不同历史时代的古代世界里来回穿梭玩耍,要么与各朝各代著名的英雄美人、豪杰奸逆往来,要么干脆化身为其中的主人公。显然这个青青世界也就是由汗青和镜子象征的中国历史的具象化了,那么就像《西游补》的主题是孙悟空在中国历史中的游觅和成长一样,《红楼梦》的主体情节本质上也是作为中国文明人格化的宝玉在中国历史长河里的进程。


另外注意到宝玉还有个奇特喜好,那就是吃女儿们嘴上的胭脂。既然女儿们是中国的文人,她们涂的胭脂多半也就指代文人的墨宝。所以作为历史典籍的宝玉,当然也就如饥似渴地期待着女儿们也就是华夏文人们嘴上的胭脂——笔下的文墨作品了!












签名档

荊,楚也。無命,亡命也。

荊無命者,楚之亡命狂客也。

发表于2021-06-20 03:01:05
楼主

superstring [离线]

荊無命;踐道之新隱流

4.1高级站友

发帖数:1837 原创分:2
<ASCIIArt> 2楼

“脂砚斋”这个笔名的来历也就可以知晓了。

superstring (荊無命;踐道之新隱流)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红楼梦》里,贾宝玉是千红万艳莺飞燕绕,贾府上下老小万众瞩目的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在本为一干情鬼下世的青年男女中,他的来历也同样位于各种前世冤孽的中心核心地位。不但是绛珠仙草为了还泪要跟着下凡,而且和尚又说“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都要下凡,造历幻缘。” 可见红楼中众多痴儿女下凡历劫之根由也与他脱不了关系。那么这种关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

 经过之前的考证,我们已经知道大观园其余诸儿女们其原型是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的文化名人和神仙鬼怪们;那么她们集体心心念念的宝玉自然也不会仅仅代表一朝一国。而宝玉前世身份是赤瑕宫神瑛侍者,他与千古文人无辜生命凝结成的绛珠仙草的前缘是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仙草,仙草被浇灌通灵后,就要把她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以报道这灌溉之德。那又是谁,或者说,是什么浇灌养育了几千年来文人们的灵性,让她们在了解了这个中的古今之情以后,要用毕生的血泪来回报呢?

    显然,这宝玉就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人格化了:根据前面的分析,让元好问、杜牧等人的精魂通灵而至不朽的,也正是这中华历史长河里奔涌不息、席卷天地贯穿古今之家国情感了:因此情感,元好问十六岁就写下了千古名篇雁丘词,上半篇写宇宙生命情感之互通,下半篇写旷古至今沉淀在中华天地间的骚人之感情;也因这种情感,元好问青年立志,中年为百姓奔波,又写下成为论诗之翘楚的诗篇《论诗三十首》从感情和心灵的角度记录中国思想史,晚年更是忍辱负……

签名档

荊,楚也。無命,亡命也。

荊無命者,楚之亡命狂客也。

发表于2021-06-20 03:17:02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