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冷魄、心如白莲—贯穿万古长空之月神,嫦娥香菱 - 梦回红楼(StoneStor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寒冰冷魄、心如白莲—贯穿万古长空之月神,嫦娥香菱

[复制链接]
楼主

superstring [离线]

荊無命;踐道之新隱流

4.1高级站友

发帖数:1840 原创分:2
<ASCIIArt> 1楼




  《红楼梦》许多重要的情节都发生在八月十五中秋节附近,或者是某个月的十五也就是月圆之夜。如甄士隐和贾雨村结交于八月十五,甄英莲被拐是来年的正月十五,而甄士隐家里起火,则是这一年的三月十五。十五出现最密集的地方,就是开局和香菱相关的情节。这样的安排显然不是偶然,是作者在向读者暗示,他对香菱这个人物的设定。十五的月夜,既是《红楼梦》的开篇,也会和它的结局有关,更是和香菱此世人生纠缠一起的神秘命定之夜。


   而香菱是《红楼梦》里宝玉宝钗黛玉以外,明确说有胎里带来的特征的人。而她从胎里带来的,是眉心的一颗胭脂痣。眉心痣在很多神仙的画像里都有,它是第三只眼,又被称为“天目”。在古人世界观里,“开天目”也就是打开了了解宇宙至理的另一只眼睛,是修仙得道的重要一步,和获得超于常人的感知能力的必要手段。而修行天目的主要手段是从日月特别是月亮中汲取能量,因此佛教管天目叫“月轮”。


所以香菱这从胎里带来的眉心中央的胭脂痣,大约暗示她的原型是开了天目的神仙之属,且能量来自月亮。


月神在中国早期文献里的记载,可以说是描述纷繁,说法不一。首先,古书里分别有生了十二个太阳和月亮的日月之母,羲和与常羲。日神和月神最早都是作为女性的形象存在的,也暗合女神崇拜在上古初民之中的普遍。


后来,嫦娥开始代替常羲出现,并有了嫦娥奔月的传说。在真实的历史中,嫦娥应该是一个部落首领后羿的妻子,后羿反抗中央部落(射日)失败后被处死,嫦娥在混乱之中不知所踪或者被迫服毒,成为当时民众难以忘怀的事情。为了寄托对她的关心与怀念,古人中遂有了嫦娥奔月之说。就像同样古老的端午祭祀后来被归给纪念屈原一样,月神的形象也就随着人类从自然天地进入人间社会中,有了更加具体鲜活的形象和事迹。在后世流传中,嫦娥的形象开始变得更充满烟火气,更像是在家庭矛盾和个人欲望之间挣扎的普通妇女形象。不过嫦娥奔月之传说,无论是为了求长生也好,还是摆脱尘世的纠缠和苦难罪恶也罢,也反应了古人一种希望进入如月一般的超越性和理性世界的潜在欲望,而这种指向内心和情感的精神性追求就由嫦娥这一女性神的形象代表了。到了再后来农业社会更加世俗化,嫦娥遂成为了女性美的代表。 


而香菱有多美呢,《红楼梦》中其实没有直接的正面描写,只写过她的相貌气质和秦可卿类似,而秦可卿在《红楼梦》中是神仙一般的品格,甚至在宝玉梦中是警幻之妹。同时,香菱一上人口市场,就被一个好男色的冯渊看上,并为她改变了性向,同时也被皇商之家的薛大公子看上,并且为了争抢她不惜打死了冯渊,惹上人命官司。那么她美貌的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大约是能和希腊海伦齐名的地步罢。可见香菱的容貌,确实是可以配得上她月神转世的身份的。


此外,嫦娥的形象也成为了在清冷孤独之中怀念丈夫的怨妇的象征。人们提起嫦娥,总是会联想到她一个人多么孤独,多么思念丈夫。

           但见宵从海上来,甯知晓向云间没。白兔捣药秋复春,

             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而《红楼梦》里面的香菱,也经常和“并蒂花”“想汉子”联系起来。


当然,最能说明香菱和月亮的联系的,不仅是她早年的经历,容貌,和判词箴语。更重要的是她和黛玉学诗时做的几首咏月的诗,特别是最后一首。这最后一首诗是香菱在废寝忘食、苦思良久以后才咏成的。

我们来看香菱学诗的历程,香菱做的第一首,第二首咏月诗,评价都不很高。敌意首诗是这样的。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这首诗完全从一个地上的人类的角度来观赏审视月亮皎洁的外形和欣赏风景时的点缀作用,却被黛玉评为,用词不够好。于是香菱推敲良久之后,又有了第二首。


非银非水映窗寒,拭看晴空护玉盘。 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 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这首诗相比第一首,更加强调月光给梅花柳叶,门窗栏杆带来的奇妙色泽以及梦醒后赏月的清雅意境,在用词上更加细腻优美。可是宝钗的评价是完全跑题了,不是咏月而是咏月色。于是香菱又开始冥思苦想,茶饭不思,直到晚上才于梦中得了一首诗。


。。。原来香菱苦志学诗,精血诚聚,日间做不出,忽于梦中得了八句。。。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

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这首诗众人评价很高,但是作者并未解释它好在何处。不过既然第三首诗是香菱苦思冥想后在梦中得到的,而在《红楼梦》这个大梦中的梦中之梦,也必然传递了作者想表达的某个真相。


      我们再看下这首诗和前两首诗比较起来,最大的区别在哪里。这第三首诗的最后一句的意思是:如果我就是嫦娥的话,我会问自己:为什么不让天下的有情人永远团圆呢?


     如果以这句话为起点,再来读这第三首诗;就会发现它和前两首最大的不同之处不在于用词和想象,而在于角度!前两首诗都是从一个地球上的人观察月亮的角度来写的,而在第三首诗里,香菱则是从月亮的所见所思的角度来创作的!


这首诗的第一句,是月亮在说:我的精魂和风姿是难以掩盖的,我的影子是娟娟倩影,魂魄则是寒冷如冰。可见得此诗之时,香菱的思想和月亮合而为一,她流离颠沛的身世命运也无法掩盖自己出众的美貌、气质、和才华,而她在侮辱曲折之下依然保持的波澜不惊,高贵自若的灵魂,也可以说是寒魂冰魄的。


第二句描述的是月亮在不停环绕地球时看到的人间辽阔的生产生活景象:夜晚洗衣服的妇女们一起敲砧,反射的白光连绵千里;我才把脸别过去一半,早晨就到了,雄鸡开始此起彼伏地打鸣。在月亮的视角下,日与夜的无尽连绵循环与人类社会的充满了烟火野趣的生活节奏是如此和谐而同一,而每一个个体那细微的劳动生活场景,合在一起也是规模宏大境界豪远。也只有月亮这样高远辽阔的视野,才能诞生香菱一般不为个人寄人篱下的悲惨命运而哀伤自嗟,反而心中都是豁达辽阔之像的品格。


第三句则描绘了月亮看到的,人和人之间在不同时空里更深层的感情联系:在秋天辽阔的江面上,有位披着绿蓑衣的游子,在船上怅然地听着悠远的笛声,思念着自己的情人;而在另一个时空里,这位游子思念着的红妆女子,正在高楼上倚着栏杆看着夜空,同样思念着她的情郎。而这一对有情人虽然彼此不能相见,他们的彼此相思之情却被月亮尽收眼底,作为有灵性的月神,她也被这能让人虽然身处两地,心却同一的生命之间激荡不绝之情感打动了。


所以这第三首诗的最后一句更是点睛之笔:在看到这些互相思念的人之后,又联想到自己身为月神,不禁会反问自己:为什么我作为神仙,都不能让天下彼此思念的人们都团圆呢?


所以,香菱在苦思咏月诗的过程中,最后终于在梦中找回了自己前世作为月神的记忆,才有了这最后一首完全从月亮角度出发的诗。而这首诗更是从月神的角度想象她的娟娟寒影在天上注视着人世的烟火气息和悲欢离合后,也为人类之小小生命中蕴含着的坚韧情感所打动,让这位冷婵娟也成了为这相思之情感慨不断的有情人!


中国古代文学史里对月亮的歌咏可以追溯到屈原的《楚辞》,屈原怀着诗人的好奇和激情发问:月亮啊,你是有什么样神奇的能力,为什么消失了还能再生长出来呢?而小兔子又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待在月亮肚子上呢?可见上古的月神神话是中国咏月诗的灵感源头。


月亮和夜色相连,相比于喧嚣热闹匆忙的白日,夜晚则代表着宁静、闲适和冷清。在这种清静松弛的气氛下,人卸下白日的种种伪饰与紧张,心中深藏着的思绪和情感也就慢慢浮现出来。月夜是诗人诗兴大发的时刻,所以咏月诗的数量一直远多于咏日诗。《宋周祗月赋》也认为:太阳是阳气的产物,而月亮是阴气的精华;太阳可以照耀白昼的天空,而月亮则可以代替下沉的太阳在夜晚发出辉光。而月光的光芒温润纯洁,虽微弱却可以照耀远方;质地明亮润泽而又坚定澄澈,却不会激起污浊来,而是给万物披上一层圣洁而温柔的光芒。


月夜下也很容易产生对远方情人的思念:二人共赏一月却无从相见,也许只能通过月亮寄托这共同的相思之情了,光线本身是生命获得能量和信息的寄托,然而在白昼下过于炽热的光线又意味着对柔弱生命的伤害;只有在黑夜里,温和而明亮的月光就像是人和人的思念之情一样,虽然弱小却绵长柔韧,令人获得安抚、滋润、与成长,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宋朝谢庄的《月赋》里,月亮在洞庭湖的波光上,在微微起伏的落叶之间摇曳,银河与群星也与其交相辉映;月光洁白柔和如凝结的冰雪一般,圆润而灵性好似水做的宝镜;遂歌颂道:有那美人啊相距远迈,不能听到她的声音感到她的气质,虽然我与她间隔千里,还是可以共赏这同一轮美好的月亮啊!


在汉朝之后,佛教逐渐进入中原。佛教中月亮代表人的自性,也就是每个人先天都有的体悟存在本质的感知力。自性就像月亮一样自有永有,无论一个人此世的命运如何坎坷苦难,他的自性是不会改变的。受佛教影响,诗人们也越来越多地开始创作蕴含着禅意的咏月诗。如唐代诗僧寒山云“吾心似秋月 , 碧潭清皎洁 ” 诗人这颗充满了自性的清净心就像秋月倒映在碧潭中一样清凉皎洁,自在圆满。充满了禅意的咏月诗往往通过意蕴浑厚的景物描写勾勒出宁静而宏大,深邃又清爽的禅境来,让人体悟到自在圆满,光明纯净的自性,摆脱了限于个人悲喜苦乐的我执之境而进入了宁静中略带一丝觉悟之欣喜的情感境界。在著名诗人中,杜甫的咏月诗充满了中国传统咏月诗里的离愁别绪和家国之情,李白的咏月诗则把月亮当作自己夜半饮酒时的伙伴和生动种种奇诡传说的来源,而苏东坡的“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则多少折射出一点禅学中蕴含的喜悦之境。



                


而香菱作为月神的化身,也是自性充盈的,虽然她在世上的命运不能自主而且悲惨可怜,却从来没有陷入自哀自怜和忧惧悲伤中,反而是始终以一种惊人的和平沉静态度关注着更宏大的世界,连身边俗人们的贪婪和诡计都以淡然无视的态度处之。而且,香菱在这一世的历程中,名字也是在不断变化的,从莲花到散发香味的菱花,再到秋天的菱角,这都是水塘中月下盛开的花果,也象征着她这一世从饱受疼爱的甄家千金到寄人篱下的侍妾香菱再到备受冷落虐待的苦命秋菱的辗转历程。而其中,英莲这个名字中蕴含之意味和香菱此生的性格经历联系起来,也颇为有趣。


  中国湖沼连片的长江中下游平原是莲花的原产地之一。自古以来,莲花就因其盛大至美的花朵,和洁净的仙逸气质而成为花中之仙子。《诗经》中有“灼灼芙蕖”形容莲花开放时光华四射。周敦颐曾撰《爱莲说》,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形容莲花虽然身处肮脏的淤泥之中,却依然纯洁无暇,纤尘不染的品格。

      莲又与佛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佛教产生于印度,印度也同样有荷花盛开。佛教也发现了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特点,并将其和让人们能从苦海中摆脱出来的解脱之道联系起来。佛教认为人要在尘世诸恶凡俗之中受尽一切苦难,最终到尽善的境界而成佛。这和莲花生长在污泥浊水中而超凡脱俗,最后开出无比鲜美的花朵一样。 

   佛教强调“无缘之慈,同体之悲”,就是说只要同为生命,不分人畜善恶,都慈悲为怀用善心对待,对他们遭受的苦难也像自己感同身受一样悲伤。香菱即使对待那些品格卑下心怀恶意的人如夏金桂,也是以最大的善意去揣度,对他们的不幸遭遇也是像自己的身体遭受了伤害一样的同情悲伤,就像薛蟠挨打以后她一样为他哭红了眼一样。


  

    


自然,人要修到出自尘埃而不为污染,在黑暗污浊中还能看到生命在本质上的大统一,需要很高的觉悟和定力。所以莲花也代表一种智慧的高层次境界,象征明明了解洞察一切,但始终有着湛然的赤子之心的灵性精神;就如香菱身处为了欲望纷纷扰扰,争权夺利的世俗世界之中,心灵却似乎时时刻刻出于此世界之上,全心沉浸于优美宏大的风景和奥妙的诗词世界之中,这就是佛教所追求的清净佛性之境。



     所以,香菱在这孤苦悲惨的一生中,无论自身遭遇如何令人悲伤哀叹,她始终是“影自娟娟魄自寒”是保持着儒雅风度和冷峻风骨,对被拐离乡,亲人流丧,寄人篱下,屡受欺压折磨这些人生悲剧有一种抽离远观的理性态度的冰美人;同时又像她第一个乳名英莲那样,在身边的种种凶狠残暴悲伤凄苦中,就像污泥中皎然盛开的莲花,和她头顶淡然闲照的明月一样,始终内心平和安静,保有纯净美好的灵魂和对世人的善意温情,以及对宏大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洞彻观照。有香菱和她这种世间罕见的神仙品格的存在,整个《红楼梦》世界似乎也被笼罩了一层如月光般淡然柔和的光圈和莲花菱花一般恬静清爽的香气,让书里书外的梦中之人得以摆脱忧惧愤怒,而从理性和情感的角度思考品鉴种种悲欢离合和生离死别。


     所以纵观香菱此生,虽然身体在《红楼梦》的现实世界中漂泊,但心灵却始终保守着自性或者说停留在由抽象理念组成的柏拉图所说的“理念世界”之中。所以,香菱对自己身处的悲剧,虽然完全洞彻,但又有一种割裂的淡然、甚至是保持距离默默欣赏的态度。无论外界如何变迁,她超然的心态和高冷的灵魂永远不会改变。和她作为月亮夜夜冷眼观察人间的态度并无二致。这种独特的视角,大约也形成了香菱特殊的欣赏品味。注意香菱学诗时,开始她最喜欢的诗词都是以抽象的审美趣味打动人的。

香菱道:“我只爱陆放翁的‘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切有趣!”



多层的帘子,虽然不会卷曲,但是依然能长久留住香气,古时候的砚台,因为设计精巧,虽然看起来只是微微的凹下,但是却可以聚住一大滩墨水。从这两句诗看,香菱的爱好志趣竟然有科学家的理性特点,对自然造物和人工制品的物理化学性质颇为感兴趣。

       

然而香菱的这欣赏趣味,却被黛玉否定了,因为这种抽象机械的物理哲学,不符合一切从生命和感情出发的黛玉的价值观。所以黛玉说,因为香菱你不懂得诗的真正好处(是从生命主体的角度抒发感情和灵性),一旦被这样强调物理性质的诗句吸引,进了理性派的门,就不由得与生命之道相远了。于是,黛玉便指点香菱去读王维、杜甫,李白,陶渊明等同样是走生命灵性一派的诗词。








而香菱读完诗之后的感慨,却还是从她作为月神所独有的审美趣味出发,看事物都从从大格局和抽象特点入手,看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里孤烟直与落日圆的形状对应,“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里江湖白与天地青的颜色对比,“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里的落日馀和孤烟直上的动态对比。自然,月神是月神,仙草是仙草;香菱的角度不可能和黛玉完全一样,但她对抽象性质的洞察也是自成一派,因此也得到了宝玉的肯定。


    香菱虽然已经得了作诗三味,在做咏月诗的过程中一开始还是被刚读的诗和典故拘束住了,也在现实生活里遗忘了自己的真性情和前世记忆,做的诗难免格局狭小、词藻堆砌。直到进入梦中,香菱才回归前世体验,写下了属于自己的真性情之诗。


这首诗里,不仅有只有从月亮上才能看到的宏大场景,更有月亮穿越不同时空后观察到的相似细节;更重要的是,这首诗里有了黛玉强调的人类共同情感。可见月神香菱此时不仅有了前世的宏大格局和视角,更是在此世和黛玉等人的交往过程中,体会了人间感情之可贵与永恒。这应该是她在这苦难的一世里面,最大的收获了。


    有趣的是,最后主宰香菱悲剧命运的两个女性,夏金桂和宝蟾,名字也和月神嫦娥有很大关系。夏金桂她不仅叫金桂家里还有很多桂花。传说月宫里是有棵桂树,是爱慕嫦娥的吴刚砍也砍不完的。所以这桂树和嫦娥的关系不可能好。金桂把桂花改为嫦娥花,应该是暗示她是嫦娥旁边那朵花。金桂一到薛家,就意味着香菱回到月亮上的日子近了,所以香菱成了秋菱。而金桂又有个丫鬟叫宝蟾。  按汉代观念,月亮乃阴之精,月里的蟾蜍乃阴中之阳,月亮之所以由圆而缺,皆因蟾蜍所食。月中的蛤蟆是不停吃月亮的,可见在人世中宝蟾估计也终将要把香菱害死。



    后来宝玉向王道士求教如何治疗夏金桂、宝蟾等人的嫉妒,王道士开了个“秋梨方”,也就是“秋离”,死了就见效了,所以英莲——香菱——秋菱的结局就是秋天与这个世界分离,只有死亡才能远离这一切尘世的喧嚣,香菱的魂魄终归会回到她的故乡月亮上去。她的死期,不用多说,当然又是一个十五的月圆之夜。


参考文献

袁珂. "嫦娥奔月神话初探." 西华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4 (1980): 1-9.

陈刚 从“生月”到“奔月”——试析常羲从神到仙的演变《青海社会科学》 2010年第6期125-127 


签名档

荊,楚也。無命,亡命也。

荊無命者,楚之亡命狂客也。

发表于2021-06-25 19:52:19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