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国府是中国的万世皇家,也是文明凋零的罪魁 - 梦回红楼(StoneStor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宁国府是中国的万世皇家,也是文明凋零的罪魁

[复制链接]
楼主

superstring [离线]

荊無命;踐道之新隱流

4.1高级站友

发帖数:1840 原创分:2
<ASCIIArt> 1楼




既然贾家是对中国的隐喻。那么,贾府又分为宁国府和荣国府,它们在《红楼梦》中又分别指代什么?


贾府的宁国府和荣国府可以追溯到宁国公和荣国公,他们是兄弟俩,哥哥宁国公叫贾演,弟弟荣国公叫贾源。宁国府有贾家的宗祠,贾家的族长也是宁国府的。


而宁国府的“宁”字,最早的意思是皇帝所站的门屏。《四书章句集注》:谓门屏之间,人君宁立之处,所谓宁也。 所以,宁国府暗指的,其实是统治中国的皇家。传统中国自古以来一直是皇帝统治百姓,所以宁国公是哥哥,且贾珍在辈分低的情况下,还当了贾家的族长。因为皇家也垄断了中国的祭祀和修史等活动,贾家的宗祠也在宁国府。


宁国府和皇家有关的暗示还有很多,首先是黛玉过宁府的时候:

忽见街北蹲著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著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不开,只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


宁国府大门平时不开,这不是一般贵族的行为,而是皇宫才有的规矩。皇宫正门比如清朝正阳门,只有皇帝大婚,状元传胪,帝后出殡,和祭祖时才会开;没有重大仪式的时候,大门根本不会开。宁国府的三间兽头大门和两个角门,也远远超过了清朝或者明朝对王公贵族府邸的要求。还有一个细节是,宁国关闭的大门前面,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这十来个人显然不是宁国府的主子们,而只是看门的仆役。而这仆役却是“华冠美服”的,还规规矩矩地排成列坐着。对比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荣国府仆役的样子: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门上说东谈西的。可见其差别之大。这个差异只有从宁国府实指皇家的角度,才可以理解。因为皇家的看门人,都是有官职的贵族青年,类似”龙禁尉“,所以”华冠丽服“,同时也是军职,所以才会”列坐“。


而且,宁国府大厅前面的地上叫 ”丹墀“。

尤氏等送至大厅前,见灯火辉煌,众小厮们都在丹墀侍立。



而丹墀在古代是指皇家殿前用朱泥涂地的那一块红色地面,故宫就有。

     群艺聚类:应劭《汉官仪》曰:皇后称椒房,取其实蔓延盈升,以椒涂室,取温暖,除恶气也。犹天子朱泥殿上曰丹墀。



此外,宁府上房的画是《燃藜图》。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是一幅画贴在上面,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


燃藜图故事是讲汉朝王爷,刘邦弟弟刘向在汉朝国家图书馆专心思考的时候,天帝听说刘家王族出了博学的人才,就派神仙太一之精下凡,授予刘向 《洪范五行》,即帝王的统治大法。


 

挂这样的画自然也非常符合宁国上房,也就是皇室住的房子的规格。而宝玉对这种帝王心术毫无兴趣,所以闹着要走。在理解宁国府实际上指皇家以后,就知道宁国府的人指代的也是皇宫的人,所以难怪秦可卿的房子里,陈列的都是历史上古往今来各种著名后妃公主的摆设了。秦可卿作为宁府的长孙媳,代表的当然也是历史上皇宫里的后妃公主。

案上设著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著赵飞燕立著舞过的金盘,盘内盛著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著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然而历史上宫廷里总是少不了各种宫廷秘史,所谓”脏唐臭汉“,所以宁国府也一直是各种绯闻丑事不断,就像柳湘莲说”你们东府里除了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别的都不干净“了。而贾蓉在偷会尤二姐时更是说过一句“连汉唐还有人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家?”眼下之意是,宁国府是比汉唐还要大的、高一头的事物!所以宁国府不仅是一朝一代的皇家,更是从古至今的皇家。



另一处对宁国府布置的集中描述,是在宁国府祭宗祠的时候。我们看到,宁国府有九重门。

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垂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烛,点的两条金龙一般。

 

而九重门一直是皇宫的专属特质,九重或者九门也一直代指皇宫。


岂识天子居,九重郁沉沉。 韩愈 《孟生诗》。


在宋玉的楚辞《九辨》中也说:“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可见九重门从汉至唐,至我们今天还可以看到的明清故宫,都是皇家宫殿独有的特质,而任何王公贵族的府邸,无论多么奢靡豪华,都不可能有九重门,否则就是越礼有谋反之嫌了。


而贾家祭祖时,也通过宝琴的眼睛对贾家宗祠有了一个细致的描述,就像通过黛玉的视角对荣禧堂有了一个仔细的描述一样。


且说宝琴是初次进贾祠观看,一面细细留神,打量这宗祠。原来宁府西边另一个院子,黑油栅栏内五间大门,上面悬一匾,写著是“贾氏宗祠”四个字,旁书“特晋爵太傅前翰林掌院事王希献书”。两边有一副长联,写道:“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也是王太傅所书。进入院中,白石甬路,两边皆是苍松翠柏,月台上设著古铜鼎彝等器。抱厦前面悬一块九龙金匾,写道“星辉辅弼。”乃先皇御笔。两边一副对联,写道是:“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也是御笔。五间正殿前悬一块闹龙填青匾,写道是“慎终追远。”旁边一副对联,写道是:“以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宁荣。”俱是御笔。


”兆姓赖保育之恩“,万亿为兆,就是有万亿人都要依赖贾家宁府的保护教育的恩德。虽然也有夸张的成分,但是依然远远超出了书中明写的贾家祖宗的功劳。中国这片土地至今也就十几亿人口,兆姓指代的远不仅是一时一刻中国所有的人口,而是数千年来从古至今至未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正在生活,以及将会生活的人,而皇家作为天子之家,在古代被认为肩负了教育,保护居住在中国的百姓的责任。同样,下联“百代仰蒸尝之盛”,蒸尝即祭祀的祭品和典仪,天子自古就承担了代表中国国体和人民祭拜天地祖宗和四方神灵的任务,虽然从古到今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坚持百代的,但是宁府代表的是抽象的,古往今来的各个王朝的总和。虽然统治者在轮流变迁,但是天子在古代中国的政治体系中,始终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意义,所以几百代中国人都是在被天子代表着,在各种盛大的祭典中表达对山川万物,自然神灵,文化百业,列祖列宗的敬畏。

而题匾是以九龙金匾,写着“星辉辅弼。”,九龙金匾同样是皇家才能有的牌匾,颐和园门口就有光绪亲自题词“颐和园”的九龙金匾。星辉辅弼即群星辅佐的意思,同样,只有君权神授的天子才能有被群星辅佐的资格。“勋业有光昭日月”,日月在古人眼中是天上地位最高的天体,象征人间的帝后,能够像日月一样光辉灿烂的功业,当然也只能天子才配有的。进一步贾国宗祠的各种古铜鼎彝,也是商周就有的天子宝器,象征立国之本。

 

此外,还有很多装饰礼仪的细节也在暗示宁国府在比喻皇家,比如乌进孝给宁国府交的年礼,如果说只是一个庄子给京城贵族的租子,那数量和质量也太过惊人。这份单子后来也被很多红学家发现,是在模仿一个省呈交给清王朝的供单。乌进孝的年租单子,酷似《清稗类钞》中的“吉林岁贡”【1】,甚至数量比吉林岁贡还要多,当然,作者还故意混进了一些热带动植物。


那么,是不是说,宁府就是在指清朝皇室呢, 其实宁国府,包含了从古至今从殷商到明清一切的皇室,就像可卿的房间包括了古来各朝各代风流妃子公主的物件一样。自古以来的旧中国封建社会中,皇家就是中国的至尊,是中国的领导者、代言人与代表者,就像宁府是贾家的长房,宁府家长贾珍也是贾家的族长,而整个贾家的宗祠都在宁国府一样。同时,中国的皇帝和中国的国运本身也是同气连枝,一损俱损,一荣皆荣的关系。所以荣宁二府荣耀显达的时候,一同荣耀显达,萧条衰败的时候,早晚也一起萧条衰败。


而在《红楼梦》作者的时代,不管是中国的皇家还是整个中国,无一不是衰落破败的过程中。用周瑞家的女婿、古董商冷子兴的话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虽然“大门外虽冷落无人,隔著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就是后边一带花园里,树木山石,也都还有葱蔚洇润之气。但也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大门外冷落无人,大约象征在《红楼梦》的出书年代,也就是“康乾盛世”左右时,西方已经在工业革命,一统全球,旧日那些附属国逐渐有了新宗主,即使还和中国来往,也是怠慢倨傲不同往日了。失势之家和失运之国的待遇都是一样的,“门前冷落车马稀”。作者当年大约在鸦片战争前一百年,就有这样的眼界气魄,可见其见识、阅历、以及交往的圈子不同凡俗。


隔着围墙,也就是从外国的角度,隔着国门相望,西方还能感觉中国是一个兴盛繁荣的大国,但是作者自己心里都清楚,这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表面上看着排场又大,又热闹,但是内核早就腐败朽烂了!


如今人口日多,事务日盛,主仆上下都是安富尊荣,运筹谋画的竟无一个。那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也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的人家儿,如今养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人口日多,事务日盛,这正是康乾盛世之时,人口膨胀,国家事务繁忙的景象。可惜的是,值此“盛世”,中国无论上层还是下层,想的都是如何富贵,富贵了如何享受富贵,没有一个人思考,中国文明向何处去,中国文化应该如何建设这样的课题。而整个国家内外办事处处还是想着大国的面子,表面的架子,结果内部的财政问题越来越多。

然而作者提醒你,这还是“小事”,一时的财政困难和大家贪图享受,说穿了也只是暂时的事情,真正的大事是什么呢?是“如今养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是人口素质到文化的全面衰退和恶化,而且只看到一直在恶化,看不到好转的迹象,这才是当年作者看到的,关于中国命运未来前途的,真正的大事!

这个迹象首先就出现在宁国府,也是中国的皇家,贾敬一味沉迷于道教迷信中,追求自己的长生得道,而不管整个贾家,也就是整个中国的兴衰死活。贾敬遂把族长之位,也就是皇位,传给了贾珍,而贾珍就是古来昏君的典型了,一味胡作为非,宁国府也就是皇宫,只差不曾被他翻了天去。


本来中国的皇家既然得到了至尊的地位和代表中国国体的权利,也同样具有教育和保护中国人民,起带头作用的责任。如果连皇家都胡作非为,那么“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下效,也是必然的了。所以,皇家即最高政权代表,贾敬的不作为,直接导致了下层的安尊享福和不作为;同样宁国府上层贾珍贾蓉的堕落给贾府子弟开了个最坏的头,也是整个贾家人,也即中国人集体堕落的重要原因。所以对中国整个国家和文明的衰落,中国的皇室当然有不可推卸的首当其冲的责任。所以说“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


     荣国府里虽然后来也出了很多出家的、做强梁的不肖子孙,就像破败的中国社会里也会产生大量的人间渣滓和邪僻之人一样,但是这一切的根源呢,作者相信中国的皇权至少应该负个挑衅开端的首罪,是他们在吸饱中国人民的血汗之后,作为中国人民的领路人,带着大家自己不走正路走邪路的结果。


当然,作者后面还有一句话是,宿孽总因情,那么这句话作者的真意究竟是什么,难道又是红颜祸水那一套么?请等待后面进一步的分析解读。


参考

【1】《红楼梦》乌进孝的帐单犹似交清皇宫的“贡单” 霍国玲 新浪博客







签名档

荊,楚也。無命,亡命也。

荊無命者,楚之亡命狂客也。

发表于2021-07-06 04:37:53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