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比赛到骑游:凉了的比赛和单飞的戒潭东 - 自行车协会(CAPU)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从比赛到骑游:凉了的比赛和单飞的戒潭东

[复制链接]
楼主

Nocchiere [在线]

皮亚琴察的鱼

5.8二叠纪

发帖数:5548 原创分:12
<ASCIIArt> 1楼

一 凉了的x比赛和没电的码表

话说昨天,我满怀激动的心情坐在图书馆阳光大厅,然而发现根本学不进去,于是去物美买了瓶水,又顺路在全家买了个面包准备当早餐,回寝室路上把面包往包里塞时还看到了背着杆子打完冰球比赛回来的朋友,我一时间不好意思继续塞,此时我的上衣兜里已经装了一瓶脉动一瓶咖啡一盒牛奶,实在是太颓丧了。我回到寝室把这些东西都虔诚地塞进包里,去浴室虔诚地沐浴,然后就在我穿好衣服擦头发的时候手机里跳出一堆消息,说x比赛延期了。为什么不提名字呢,是大哥们说打比赛要保持一点神秘感,已经看到了的就算了。

我当时甚至没有太生气也没有太难过。我今天想了一下,可能滑冰比赛延期我会更难过,因为买了一张成都万象的时卡,又买了一张星宏奥昆玉店的次卡,两个都还没用完,而且成都万象的卡已经快过期了,合计八百多块,加上几张散滑票应该总共一千出头,但是我自己也知道滑冰最多就这一个速滑比赛,花样滑冰比赛我是不可能的,冰球又拿不出固定时间搞。这种事情总是很奇怪,至少二手银贝斯也花了六千多,锁鞋码表货拉拉七七八八的又是一笔开销,更不要说出去练车花的时间了。但是x比赛,我还真没怎么准备,为数不多的准备就是两次海淀公园,十月份长途就一个东菩。为什么呢,因为国庆节回家了,上周末运动会,转眼就到今天了。

于是,去哪里好呢。清华的朋友扬言要双大路联合拉练,龟板某版友说要去斋堂,我想了下,东菩不是才去过那边,又去岂不是很无聊,于是想到茶壶前几天去正反潭王路了。我打开一看我潭王路赛段,怎么比她慢了一倍,原来是上次提前停车拍照了。这可不行,妙峰山已经被车逼停过了,潭王路怎么也得有个成绩。但我又想,万一状态不好呢,不过万一状态不好的话,就不潭王路了,就去潭柘寺上香,然后拍拍照,这样的话,很灵活的嘛,还不会被拉爆。

于是很不好意思地鸽了版友,因为版友说要睡到九点半,感觉太晚了,再加上前述的原因,我就准备八点出发。

等爬起来洗完吃完已经八点过十分了,这时候我下楼,摁码表——嗯?怎么没反应??我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然后用力再摁——码表闪出佳明的标记——我正想说虚惊一场,就看到硕大的红色电池图标出现在码表屏幕上——电量0%!!!我又惊又怒,之前明明看好电量100%关机的,所以昨天也没有充电,但现在已经这样了,只好把车搬回楼里,上去充码表。毕竟,不打表等于白骑,更何况今天本来想去刷PR,没电还刷个棒槌……

插上码表,电量稳步增长,于是我打开手机开始py帖子,过了一会我打开码表——电量还是只有6%,而且显示没有充电……

……

我插插拔拔好几次,终于发现是线被我撅了一下,所以之前把线插在码表上扔一旁的时候把电都给放了。我一边咒骂数据线,一边只能把它和码表一起供在腿上当祖宗,不然稍稍移动一下它又不行了……

就这样,等到九点半的时候,码表艰难地充上了30%的电量。我心想上次10%电量都从落坡岭撑回学校了呢,30%那肯定够了,于是就兴高采烈地出门了。过闸机的时候还被拦了一下,原来是闸机新规定…… 

第二节饭点慎看,有需要请跳过。

二 首钢大桥和幸福广场一带厕所测评

在小西门遇到版友和队友们,但是要上地铁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点想上厕所,或者说是预见到之后肯定会想上厕所,我决定还是给自己留一点提前量,毕竟让几个大哥等我解手还是太尴尬了一点,就跟大哥们说还是真的算了吧,忘了说谢谢大哥帮忙拧螺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座位的螺丝突然拧不动了。才骑到昆玉河,我就已经没劲了,我想算了吧,那还是安心秋游吧。今天是天气还不错,骑了一会就不冷了,虽然昆玉河已经骑不动了,但是苟到首钢大桥还是没问题的。路上男男女女骑友若干,看来都是等着秋游的。首钢大桥桥顶还看到女骑友A给女骑友B编辫子,我说哼,我不就是不太会给自己编辫子嘛,那也是因为头发太多了。

然而比便意更要紧的是码表电量眼看着就没了,刚下首钢大桥,竟然只有10%了,这可要命了,合计了一下开表不省电模式爬最多苟完戒台寺,肯定苟不完潭王路。快到金安路的路口时,旁边突然上来一辆大哥的火车,大概三十七八的样子,那肯定要跟,但是跟了两三下就遇到红灯了。我想这遵守交通规则,就先过了一边,不料另一边先亮,这时对面突然有女骑友给我打招呼,没错,就是上面提到的编辫子的骑友……一问,果然是上周比金港的,谁叫我不换骑行服呢,活该,可我就这一件啊。就在到达幸福广场的路口时,我发现路边聚集了一群骑友,那肯定有补给吧,我想码表要紧,就脱离了AB的FRC逗軝车队大军。能知道这个车队的名字以及这个车队前身的LaPierre完全是因为上次金港输得太窝囊了,我想不能打无准备的仗,昨天对着名单一通好查,甚至还查了字典,结果还是人家先认出我,我还是认不得人家,笑死。

拐进幸福广场斜对面的购物街一看,竟然有便利蜂,里面还有租借充电宝的,那没办法,不租也得租了,于是插上充电。一看对面竟然就有厕所,那就不去石门营文化公园了(啊,原来解手让人有文化)。进去一看,怎么两个都是马桶……不像文化公园的厕所,坑位类型齐全。算了,懒得跑了,擦一擦垫张纸得了。解完手一看,哇,电量都30%了,于是再度咒骂数据线,我就想了,停都停了,干脆吃点东西吧。于是上便利蜂买了一个“爆浆粢饭团”,没想到微波炉自动设定的时间根本不够,米都还是硬的,算了吧,凑合吃一吃,实在嚼不动的部分还是扔掉了,毕竟不是自己家,不可能把吃一半的饭团再放回去加热。

吃着吃着,面前突然又出现了FRC车队的大军(那个qi字实在不想再打了),反正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又回来了,但是嘴里的饭团还没有咽下去,算了吧,下次再跟。

虽然没吃饱,但是不想吃了,已经充了二十七分钟,再充下去就要加钱了,我就还掉充电宝,继续骑车了。

三 戒台寺

刚到戒台寺下面路口,码表竟然亮了,还把赛段推送了出来,哦,原来是昨天收藏了赛段,我才知道戒台寺赛段是要拐过弯才开始的,码表还告诉我今天的目标是LYC大哥,我说还是算了吧,这功能太费电了,更何况我就看个心率,就退出去了。但骑着骑着感觉状态还是可以,毕竟挂大盘爬坡总是会给人一种虚假繁荣的感觉,超了几个骑友,又超了男骑友推女骑友的合体,我更来劲了,心想啊太好了我终于能刷PR了,虽然这时候心率也已经一百九了。正在这时脚下一空……居然掉链了。链条很不巧地卡在车架里,推了两下才推出来,这时候刚刚我超过去的人全部都从我旁边超了过去,其中一个人问我咋了,另一个人音响里大声放着《恰尔达什舞曲》,导致我到现在耳朵里都隐隐回荡着这个歌。

本来想在戒台寺坡顶拍个照,甚至还想刷个True Jietai Temple,一看黑压压全是人。感觉拐过去就要零速摔了,还是接着骑吧,就没有停,一口气放到了坡底。戒台寺坡底又没有什么可休息的,我想着要不还是环岛旁边买吃的吧,还是接着骑吧。到了环岛旁边,我又懒得停车了,那还是上潭王路坡底洗手吧。

四 潭王路

刚拐进厕所,live segment竟然已经开始计时间了,才知道潭王路赛段的小桥真的就是过了桥就开始。但是一进厕所,两张熟悉的脸竟然又出现在眼前,居然又是FRC姐妹花。这时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姐姐问我是不是也报了x比赛,我说是啊,虽然跟我现在出现在这个鬼地方也没有必然联系,姐妹花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还没来得及跨上车,FRC大军已经出发了,我又晚了一步,正好被车卡了两下,旁边还超过去两个骑友,我还是只能目送FRC大军远去。我暗自咒骂卡了我的车子,一般来说,贵队训练这么被卡一下那就不要想追上了,但我想万一呢,就还是追了追。没想到超过去的那两位首先不行了,一开始爬坡就踩不动了,超之。接下来一公里目标就是追辫子姐,挂大盘顶了一波,终于追上了,我感觉好像不是很快,就超了过去,没有蹭他们的火车。不料辫子姐突然发起进攻,从后面刷一下反超了过去,还边骑边往后看,这也太那个了吧!但是我心率已经一百八十多了,我想算了吧,还是稳一稳。这时候我发现她也没有很快,我跟她距离竟然越来越近,然后就追上了她以及追上了她追上的大哥,简直太美妙了。但是我目标是刷PR啊,又不可能故意慢一点蹭风,谁知道她后面会不会再拉一波,就继续踩。这时候大哥带着大姐追,我只能落荒而逃,告诫自己,一直朝前走,不要往两边看,更不要往后面看,于是凭借一段平路的大盘再次拉开了一点点。

这时候码表提示9-12km了!我大喜,心想终于要完事了,事实证明,我又提前庆祝了,因为好不容易好赶慢赶才超过了前面一个蓝车架大哥和一群推来推去的男女骑友,我已经飘了,再加上上面那个赛段的误导,好像就没有终点冲刺。不过冲不冲都一样,这次留一线下次还能有点进步的指望,你看我每次都没有全力骑。所以结果是根本不知道坡顶在哪里,按说骑过一次正爬两次反爬应该知道了,但是属实是没有印象哪里有个路标了,加上这时候码表只剩9%了,救命,求求你不要关机,于是紧赶慢赶放到坡底,还剩2%,好吧,先把这个同步了再说。结果发现不过如此,就是自己加戏比较多而已,笑死。

回头一想,其实刷PR还是蹭风比较来事吧。这才知道自己确实是菜,比女的也菜,果然还是要多比赛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人家大姐说不定就是随便玩玩,结果我还给当真了。说不定人家是二区,然后我呢,顶得已经一百九了。

五 回程

嗯,虽然还附赠了一个反爬东方红,但是这个实属买一送一,在小卖部充电的时候蓦然看见大哥们的火车从前面飞驰过去,在落坡岭放坡的时候听到火车飞驰的声音,看到两侧的红叶,告诫自己,夏色早已经没了,春天过去很久了,东方红坡底的卫生间贴条写到,冬天是11月1日至4月1日,供应热水。虽然有一种很开阔的感觉,想到万类霜天竞自由之类,但背背诗什么的也不过是拾人牙慧;至于寒武-奥陶系灰岩,稍微实在一些,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妙峰山是爬不动了,打道回府吧。

回程居然又看到金港比赛的另一位大姐,以及车队的大哥大姐们,热情的另一位姐姐加了我微信,居然是西语系的,在北外搞翻译,想到我乱七八糟填的微信名片地点顿觉羞愧难当,但是估计也没人关心那个吧。

在复兴路和万寿路路口,我和大姐们告别,不小心把能量胶挤到了衣服上。罢了,反正已经抹了链条油了,呕。

昆玉河东岸终于盘对了桥,我大喜,觉得自己还是有进步的。

签名档

a la salida de mi frente busco,

busco sin encontrar, busco un instante,

un rostro de relámpago y tormenta

corriendo entre los árboles nocturnos,

rostro de lluvia en un jardín a oscuras,

agua tenaz que fluye a mi costado,

 最后修改于2021-10-24 16:25:09
  • 发表于2021-10-23 23:07:30

ispec [离线]

spec

3.4主序星

发帖数:688 原创分:0
<ASCIIArt> 2楼

读后感:要不要组队编辫子?

Nocchiere (皮亚琴察的鱼)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一 凉了的x比赛和没电的码表

话说昨天,我满怀激动的心情坐在图书馆阳光大厅,然而发现根本学不进去,于是去物美买了瓶水,又顺路在全家买了个面包准备当早餐,回寝室路上把面包往包里塞时还看到了背着杆子打完冰球比赛回来的朋友,我一时间不好意思继续塞,此时我的上衣兜里已经装了一瓶脉动一瓶咖啡一盒牛奶,实在是太颓丧了。我回到寝室把这些东西都虔诚地塞进包里,去浴室虔诚地沐浴,然后就在我穿好衣服擦头发的时候手机里跳出一堆消息,说x比赛延期了。为什么不提名字呢,是大哥们说打比赛要保持一点神秘感,已经看到了的就算了。

我当时甚至没有太生气也没有太难过。我今天想了一下,可能滑冰比赛延期我会更难过,因为买了一张成都万象的时卡,又买了一张星宏奥昆玉店的次卡,两个都还没用完,而且成都万象的卡已经快过期了,合计八百多块,加上几张散滑票应该总共一千出头,但是我自己也知道滑冰最多就这一个速滑比赛,花样滑冰比赛我是不可能的,冰球又拿不出固定时间搞。这种事情总是很奇怪,至少二手银贝斯也花了六千多,锁鞋码表货拉拉七七八八的又是一笔开销,更不要说出去练车花的时间了。但是x比赛,我还真没怎么准备,为数不多的准备就是两次海淀公园,十月份长途就一个东菩。为什么呢,因为国庆节回家了,上周末运动会,转眼就到今天了。

……

发表于2021-10-27 14:07:33
楼主

Nocchiere [在线]

皮亚琴察的鱼

5.8二叠纪

发帖数:5548 原创分:12
<ASCIIArt> 3楼

龟板某男骑友技术可能比我好(手动滑稽

ispec (spec)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读后感:要不要组队编辫子?

签名档

a la salida de mi frente busco,

busco sin encontrar, busco un instante,

un rostro de relámpago y tormenta

corriendo entre los árboles nocturnos,

rostro de lluvia en un jardín a oscuras,

agua tenaz que fluye a mi costado,

发表于2021-10-27 14:08:52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