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晗的理事申请 - 山鹰论坛(PUMA)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2
下一页 >
/ 2
跳转

徐子晗的理事申请

[复制链接]
楼主

GriffAnn [离线]

Griffin

1.9一般站友

发帖数:99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19-20攀岩队副队,20冬训C组,20雪宝顶冬攀(未成)


【个人想法】

加入山鹰社是因为比较喜欢高强度的锻炼以及户外活动,后来经历了攀岩队和登山队的历练,逐渐爱上了攀岩和登山,对户外运动也加深了理解和认识,同时也收获了友情与陪伴。现在的我处于一个非常有热情的阶段,既对社团各项活动充满激情,又十分乐意给新队员传承更多的技术和精神,同时自己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思考和进步。我希望加入理事会,承担建设和发展社团的责任,让更多人能够在攀岩登山等户外运动中收获快乐与成长,并能够积极热情地投入到社团工作中,从而推动社团持续、健康、稳定地发展。


【思考和建议】

First of all…

从我的个人经历以及与老队员的交流中,我认为山鹰社的发展有两个重点:快乐、传承。

我相信前辈们毕竟不是为了要千古留名才创立的社团,而是为了共同的兴趣与爱好,以及对这项事业的担当与热忱。所以,延续山鹰社作为学生社团为学校师生提供接触户外运动的这一平台功能,依旧是社团工作的重点,同时也是初心之业。在山鹰社收获到的快乐有很多很多,可以是登顶南壁或是磨掉登山科考线的激动兴奋,也可以是在登山和科考中涉足山川与远方的震撼感动;抑或是第一次当老队员带队出野外的成就感,以及第一次当技委带完五天四夜冬训后的疲惫感……我想对于每一个在社团活动过的社员而言,无论是哪一种快乐和兴奋,即使是疲惫与心累,也会让我们感到有所收获,从而期盼和迎接下一次。如果山鹰社能够让尽量更多的社员感受到这种快乐的体验,我想就是一种对社团而言最质朴的成功。

同时,作为学生社团,活下去也是相当重要的,甚至在某些特殊时期和条件下,它比上述的因素更加重要。我们需要意识到社团现如今并没有能力和条件支持每一个社员获得最好的社团体验,当然,在合理的制度框架下,几乎每一位社员都是有条件和机会争取到属于自己的社团参与和体验的机会。然而对于这个制度的广义公平性,则必须要首先为社团的发展与延续所让位,这一点在队伍选人等事务中均有所体现。

我以上面两点因素,对一些我较为熟悉的社内事务进行了一些思考:

1.攀岩

作为一个登山社团,似乎户外运动更应该是我们的主业,但不可否认的是,攀岩的确是平日里社团能够进行地最有意义和价值的活动之一(另一个是晚训)。在此提出这个观点并非是为了改变社团的重点发展方向,而是为了说明在攀岩这个活动中,我们可以挖掘更大的价值。首先,攀岩能够带来的体能与力量的提升,以及心智的调整和实地的判断能力,都是对一个从事户外运动的人而言十分重要的身体与心理素质;其次,在社里有关登山的技术,其原理和基础都来自于攀岩,在攀岩活动中学习到的保护技术、先锋技术、保护站原则以及装备意识,都是冬训和登山中的核心技术和意识;另外,攀岩活动中,互相之间的交流、指导和鼓励都是十分必要的,因而良好的攀岩氛围也十分有利于带动社员之间的新老交流与传承,这一点可能是我们之前忽略的地方。我带攀班的时候,发现很多攀班学员会互相指导和示范,而且是非常自然的状态,不像晚训时还要特殊创造出来机会给大家相互交流和认识。然而今年能够与共同攀岩的伙伴交流,或许明年就可以作为老队员传承给新队员攀岩的技巧方法甚至是不仅限于攀岩的其他事务。因此我觉得可以好好带动一下社团的攀岩氛围,让社员们都能够融入进来,再加上社里的攀岩队、攀班、集训队,还有民间的红12大队(抱石小分队),完全可以让大批社员在攀岩活动中获得社团的归属感和参与感,足以称得上是一件大有裨益的事情。

2.攀岩队

其实我认为大可不必将攀岩队设定为登科预备队,攀岩队的训练是较为综合的,再加上有追求的队员会自我加训岩馆,基本上体能和攀岩两个方面都会有所侧重而且都有一定的训练量。根据我的经验分析,有集体感热爱攀岩且对体能训练很有热情的队员,基本都可以成为全方位发展的社团人才,只要培养攀岩队员时注重了以上三点,就基本不会出现那种大家都去搞攀岩了没人愿意登山出野外和冬训的现象。在一种浓厚的攀岩氛围影响下,攀岩队员们平日里至少会以攀岩这种方式与社团和岩壁维持着紧密的联系,并对社团事务保持着一定的关注度(至少每次爬完顶绳也会收装备清点岩壁)。所以攀岩队员,还是要好好练习攀岩,在未来起到一定的带动社内攀岩氛围的作用。

关于如何更有效地进行训练,我觉得秋季学期挂南壁的话,一周三训体能力量连爬还是比较合理的,然后春季学期不挂南壁就改成三并二体能力量合训,也有利于适应登科训练的节奏,我觉得这种模式可以固定下来,效果还不错。另外,我们需要更多地注意校外的训练,比如岩馆和兄弟社团互相交流(这个几乎没有),比如说在岩馆和兄弟社团攀岩队认识的队员一起攀爬,也算是一个简单易行的方式。近几年尤其是最近,周围的岩馆越来越多,攀岩队的训练的确应该与时俱进,多增加岩馆的训练或者把后期周中训练安排到岩馆去进行,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地方。岩馆训练有很多好处,首先训练效果非常卓著,另外还可以让攀岩队员们学到一些在外攀岩的礼仪和习惯,总之是大有裨益的。

3.关于传承

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社团的传承工作一直是靠一些社员对社团的一片热情和无私奉献去完成的。随着学业压力和工作压力增大,北大学生们可能并没有足够多的空余时间和精力去投入社团,不可能一直指望这些非规定的精神品质去完成社团的传承工作。尤其是每年的冬训和登山活动,老队员的工作和投入非常巨大,放在一些户外公司都可以获得相当可观的酬劳;同时,作为冬训和登山队队员所接受的技术培训和享受的装备使用,如果换作是在社会上的一些培训机构,起码都是成百上千的费用,所以如果说每一年损失的新技委和老队员太多,社团是承担不起这个成本的,也无法可持续发展。所以我建议在登山队科考队选人的时候,就可以强制施行一些措施并且在面试的时候就加以明确,比如要求第二年冬训登山队员没有特殊情况必须参加,或者使用冬攀预支一半费用的方式强制登山队新队员有条件则参加第二年冬训(这个过于偏激值得商榷)。我认为如果能够保证冬训技委团队的充足人员和技术实力,社团的传承问题可能就解决了很多。虽然这些强制性的措施有些面目可憎,但是如果衡量这些活动的实际成本并和其他学校社团以及商业团队的模式作比较,就会显得让人易于接受一些,毕竟不能啃老本到捉襟见肘的时候再快刀斩乱麻,我认为这类事情需要从现在开始就慢慢进行落实。


以上内容是我个人比较有感触或者了解相对比较多的部分,还有一些其他的小想法就不在此处一一列举了。欢迎各位新老社员前来交流讨论!


by奶爸

发表于2020-02-22 17:44:39

lycheejames [离线]

鼓鼓的小钱包

1.7一般站友

发帖数:55 原创分:0
<ASCIIArt> 2楼

啊啊啊啊啊啊奶爸奶爸!!!打call打call!!!

奶爸在这个社团的存在,本来就代表了很多亲和力和归属感

要和奶爸一起热爱攀岩!热爱户外!热爱山鹰!

支持奶爸!加油!!!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3 21:42:46

lq [离线]

刘擎

2.5一般站友

发帖数:61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快乐&传承,奶爸牛逼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3 21:57:52

Roc [离线]

Roc

1.7剑豪

发帖数:44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

奶爸有点东西,,,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签名档

安啦,

发表于2020-02-23 22:01:54

jennyheaven [离线]

1.4一般站友

发帖数:16 原创分:0
<ASCIIArt> 5楼

奶爸加油!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3 22:03:12

deepdusk [离线]

蓦然

1.1一般站友

发帖数:17 原创分:0
<ASCIIArt> 6楼

相信山鹰需要你这样有热情的人,支持奶爸~为你对这个大集体的热爱和付出点赞!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签名档

我就是我

发表于2020-02-23 22:07:46

lemonadec [离线]

lemonadec

1.4一般站友

发帖数:18 原创分:0
<ASCIIArt> 7楼

!!奶爸加油!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3 22:10:49

zxxy [离线]

1.8一般站友

发帖数:62 原创分:0
<ASCIIArt> 8楼

给奶爸打call!!

奶爸的亲和力和对山鹰的热爱是有目共睹的~

支持!!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3 22:28:09

susam [离线]

丹丹

1.5一般站友

发帖数:23 原创分:0
<ASCIIArt> 9楼

支持奶爸!

对山鹰的热爱、对社员的热情在我看来你就是纯粹的山鹰人,也是纯粹的爱山鹰,你在山鹰获得快乐,你更给更多的老鹰小鹰们带来了快乐,奶爸加油!!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签名档

有何不可!

发表于2020-02-23 22:33:47

ILOVEcarrot [离线]

爱吃胡萝卜

2.3一般站友

发帖数:42 原创分:0
<ASCIIArt> 10楼

很赞同文中说的,之后可以对登山队员申请条件中加入一项,无特殊情况,需要履行下一年冬训技委的职责与义务。其实最好的情况是,我在这个社团玩得很开心,我收获了很多,慢慢的我不再是参与,而是属于,属于这里。那么我也会愿意为社团做更多,为它守护更多,也希望更多人能体验到这个社团的好,这是我和社团隐性的契约。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继续留下的初心吧。不过事实会更复杂一些,像奶爸提到的学业课业压力,抽不出时间和持续的精力,以及有些人只是单纯的想体验,还有便是在更深入的体验中心境发生变化,感觉变了,或者感到累了,想要离开了。从个人角度看,其实都是可接受的,从心而为就好,开心最重要的,没有对错的。不过从社团发展来看,特别从培养一个登山队员的周期来看,却是很令人灰心沮丧的。登山队员在技术传承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而冬训是基本冰雪技术向社员普及的关键一环。如果登山队员也只是想着体验一下各种活动,不主动承担一点技术责任的话,技术延续很难吸纳更多新鲜血液,容易出现人员紧缺或断代的情况。之后一系列连锁反应,可能会造成现有人员被重复征用,精力热情耗尽,不可持续的恶性循环。综上,感觉可以考虑把以往的约定俗成,变成一条明文申请条件,让大家在申请之初就综合考虑一下自己和社团,热情和责任的关系。


然后,奶爸加油啊!热情,探索,挑战,坚持,人与人赤诚的体验与交互,这些是山鹰最纯粹,最有魅力的地方,是一切之始。期待有着动人傻笑的你,能让我们的社团,队伍更好的平衡纪律严肃,态度认真,技术严谨与日常沙雕,插科打诨,轻松欢脱的关系~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4 17:25:03

Udling [离线]

咕咕嘤

1.8雾滴

发帖数:55 原创分:0
<ASCIIArt> 11楼

仔细看了看,奶爸提出的点都挺好的,是确实需要改进而又比较复杂难啃的点。三个方面的问题都可以落在传承延续上,即攀岩氛围的延续,登山队的人员预备和技术传承。

登山我没有参加过,我只参加过作为登山模拟的冬训,作为一个明确没有登山意愿的社员,能够进入冬训队伍也从侧面说明了登山氛围可能不够浓,而登山氛围绝不仅仅是报告会、宣传片、讲座、答疑就能堆出来的,而是靠日常的活动来积攒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这也在相当程度上成为向困难的事业进攻的动力。晚训和攀岩就是积累这种氛围的场合,而晚训主要是纪律严明的集体活动,能充分有效地(个人感觉没有一两年前那么充分了,老鹰们还是要再严肃点)培养社员的严肃认真的品质。

攀岩作为一个比训练的娱乐性、自由度要强的多的活动,是一个非常适合培养与严肃性相对的、感情上的亲密的机会,也正是有了个人间的友情的积累,才可能成为促进一起去克服困难的动力。

相比之下,攀岩氛围要冷清的多。这不仅是难以组织,包括时间、地点使用权、制度化的安排,最主要的是传承的基础少,有各种资格的老鹰相比能够带晚训的老鹰还是要少得多。难啃的地方在于,这不仅是受限于个人对攀岩的认识和爱好程度,还局限于攀岩客观存在的危险性。即使在安全方面做到满格的现存制度下,还是能偶尔看见事故警示帖,只不过由于制度严密而非个人经验的因素,事故总能做到有惊无险。

具体来说,如果岩壁开放程度高一些,宣传力度加一些,那么在新社员甚至非社员学生使用岩壁时,谁来教他们保护自己的安全?如果抱石能够自由开放,顶绳部分能杜绝人们做危险的尝试,这样就可以大力宣传推广攀岩了。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需要推广攀岩,但同时没有足够人手,或者说没有技术能够保证推广时同时保证安全。支撑登科的人员基础应该有纪律性活动和个人间活动的两个基础共同支撑,有了足够的基础,就不用担心一些老社员逐渐淡出而传承难以为继了,与其对老社员采用各种激励办法,不如从源头上壮大组织。

再说说攀岩队,顾名思义是为了攀岩,尽管根据社团需要,实际上不完全是,可能叫综合精鹰队更贴切一点。攀岩队活动包含了纪律性活动和个人性活动,所以易于成为登科队员的成员基础,至于为什么不组建各自的预备队,这个也有讨论过,大多数人可能没有那么长远的计划,并为此付出每周至少十个小时的时间,另外各自组预备队的话也没有那么多人手来带领,不过是否可以先把攀岩队和登山预备队分化一下,登山新队员不侧重大一新生,也许会有更多老社员愿意参加。

攀岩队本身的训练时间长,运动量大,有很多队员都出现过受伤情况,以及训练结束时间很晚,比晚训晚一两个小时,因此也难以保留形式扩大规模。尽管如此,这样的训练量还是对提升运动效能作用不够大,不够大三个字手动加粗一下,对什么来说不够呢?学校对于我们的期望,是在大学生攀岩联赛上取得名次。暑期集训队虽然以学校目标为目标,但是短短两三个月肯定不够,而且高密度的训练很容易受伤停爬,常驻集训队的训练又比较松散,对于参赛来说这样的组织形式效率不够高。若是能将社员中的攀岩爱好者组织起来专攻攀岩,按照攀岩队的组织程度和训练量,一年可以不在比赛中太难看,两年可以拿名次,拿了名次之后,学校可能才会给下了蛋的鸡喂米,不然攀岩方面得不到资金支持,全靠自费,地位可能会比登科越降越低,最终攀岩沦为爱好者们的自娱自乐,技术传承以及水平晋升都没有被给予足够的重视程度,真实令人心痛。

攀岩队目前是维持着攀岩技术和水平传承的唯一组织,毕竟集训队有一定门槛,不是培养新人。我的设想是若能将攀岩的比重再提高一些,可以提高技术传承的频率,增加保护员,不仅利于攀岩本身,也有利于让岩壁热乎起来,聚拢人气,培育亲情和归属感,从而在其中滋长登山的种子。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签名档

妙啊

发表于2020-02-24 20:49:18

masterstan [在线]

Stan

1.4一般站友

发帖数:63 原创分:0
<ASCIIArt> 12楼

在crossfit认识的,是个很不错的小哥哥当的助教,结果居然也是山鹰社的,顶一个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4 22:36:46

zhuyichen [离线]

zyc

3.3kitty猫

发帖数:437 原创分:0
<ASCIIArt> 13楼

可能半年没在PUMA发帖了,按个人看法说两句吧。

1.你是否思考过山鹰社,作为一个社团,其主要使命是什么?我还是小鹰时候听大家讨论,结论是传承。传承的核心内容是自主攀登雪山的能力;在此基础之上,应当传承科考、攀岩、野外乃至训练等活动。作为一个学生社团,大部分社员的活动时间是2-5年(即使在北大就读期间全在社里活动,也就硕士2-3年,本科四年,博士五年),在攀登上有所突破是极其困难的。即使保持现状,因为社团里人如流水,也并不容易。

就传承来说,主要问题是人。山鹰社,或者全国高校户外社团乃至任何社团,面临的一个基本且因为人的本性而无法改变的问题是,人们只愿意玩耍而不愿意工作/服务。就山鹰社而言,表现在登山科考回来不愿意在部长会任职,或是登山队员不愿意当冬训技委/登山队老队员。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是,大部分老队员承担的工作是相对枯燥的,比如在冰壁打一天的保护(大家都希望自己是在攀爬而非在打保护),或者在登山队带训练。如果一个人在社团呆了一年之后,大部分活动就略显枯燥,那么社团的活动设置可能需要调整。

既然你提到了快乐,那么我认为应当考虑提升社团对于老社员的福利,从而避免社员参加暑期活动之后就“隐退”的现象。我认为山鹰社对老社员最具有吸引力的活动是冬攀,以及冬季老社员偶尔组织的攀冰(比如冬攀结束之后在双桥沟攀冰),因为这些活动中人们可以自由支配时间而不必长时间为他人服务。我认为可以考虑给承担职务的老队员更多利用社里资源自由玩耍的权力,比如为部长会或者技委/登山队老社员提供一定的技术装备租借,或者由社长/秘书长组织部长会成员进行野攀/野炊/攀冰等活动。事实上,在我本科期间,老社员已经享有一些不成文的福利,比如说部分社员在值班时间之外挂绳自己爬着玩(因为老社员通常认识攀岩处长并且有挂绳资格),冬训技委用社团装备参加攀冰培训等。我认为可以考虑把这些东西具体化,让社员明白职务与福利是正相关的,从而避免完全依靠责任心和前任社长/理事长压力担任职务的情况。

2.还是围绕你快乐这一点,社里的一些活动可以考虑改进,因为人们付出了不快乐却未必得到足够的汇报。我尤其想指出的是登山队训练。一个半月的训练,至多令一个本来体能良好但疏于训练的人恢复状态,而难以使一个本来体能堪忧的人或者巨大的体能提升。我大一大二经历的登山队,都以训练结束之晚、训练后会议之长而影响白天的正常的学习、生活。我不知道你们今年暑期每周体能训练多久,但我自己训练的时候,每周通常只集中训练2次总共3小时,就可以维持体能状况。此外,还有一些东西,在我看来现在未必讨人喜欢且收效甚微,比如每次训练之后的队记以及迟到的检讨。我认为,队记可以改为B站小视频,迟到检讨可以取消而改为在训练完总结时队长口头批评。你不要忘了,山鹰社比你大接近十岁,它有许多值得传承的东西,也有许多不合时宜而应当去除的东西。

3.攀岩队不作为登山科考预备队,我是完全支持的。攀岩和登山、科考的联系,除了登山科考线这个认为强加上去的,其实非常渺茫。但是攀岩和登山同时作为社里技术传承的重要方面,考虑到社团有技术能力的人非常有限,通常是由同一批人。这批人承担着攀岩、登山以及攀冰着所有山鹰社的技术传承人物。我认为攀岩队从来未能摆脱登山预备队的原因,就是因为人手不足。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签名档

北冥有鱼,其名为咸,咸之瘫,不知其几千年也;化而为鸟,其名为懒,懒之梦,不知其几千年也。醒而飞,其盐若柳絮之飞。是鸟也,春运则将躺于南冥。南冥者,盐池也。

发表于2020-02-24 22:44:57
楼主

GriffAnn [离线]

Griffin

1.9一般站友

发帖数:99 原创分:0
<ASCIIArt> 14楼

感觉岱宗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就攀岩这个活动之中还是有很大的社员互动和感情交流的成分,硬核功能也包括技术传承和各种意识。所以我也是觉得,多在攀岩这个活动上下点功夫,对社团来说可能会是一个比较有潜力的发展点。

Udling (咕咕嘤)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仔细看了看,奶爸提出的点都挺好的,是确实需要改进而又比较复杂难啃的点。三个方面的问题都可以落在传承延续上,即攀岩氛围的延续,登山队的人员预备和技术传承。

登山我没有参加过,我只参加过作为登山模拟的冬训,作为一个明确没有登山意愿的社员,能够进入冬训队伍也从侧面说明了登山氛围可能不够浓,而登山氛围绝不仅仅是报告会、宣传片、讲座、答疑就能堆出来的,而是靠日常的活动来积攒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这也在相当程度上成为向困难的事业进攻的动力。晚训和攀岩就是积累这种氛围的场合,而晚训主要是纪律严明的集体活动,能充分有效地(个人感觉没有一两年前那么充分了,老鹰们还是要再严肃点)培养社员的严肃认真的品质。

攀岩作为一个比训练的娱乐性、自由度要强的多的活动,是一个非常适合培养与严肃性相对的、感情上的亲密的机会,也正是有了个人间的友情的积累,才可能成为促进一起去克服困难的动力。

……

发表于2020-02-24 23:00:34
楼主

GriffAnn [离线]

Griffin

1.9一般站友

发帖数:99 原创分:0
<ASCIIArt> 15楼

感觉这些“福利”其实我们这学期也享受到了不少,比如为了冬攀而进行的攀冰约练,都是得到允许使用社里的部分装备的,可能这也是我这学期个人体验比较丰富的一个原因吧。大概是由于这学期新技委特别少吧,所以我们都有机会有条件享受了很多的社团资源,但是否也能够落实这种对老队员的“福利”,就得看实际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然后个人感觉登山队训练,仿佛还挺有提升效果的(我觉得满谦会更加深有感触一些?)。另外关于训练和会议的长度,尽管很长但貌似并没有什么冗杂的环节?或许我并没有足够的经验与发言权,但就个人体验而言登山队训练还挺好的,不过可以每一年登山队的时候都搞个训练体验调查之类的,能够调整到尽量能让更多人适应的节奏。

zhuyichen (zyc)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可能半年没在PUMA发帖了,按个人看法说两句吧。

1.你是否思考过山鹰社,作为一个社团,其主要使命是什么?我还是小鹰时候听大家讨论,结论是传承。传承的核心内容是自主攀登雪山的能力;在此基础之上,应当传承科考、攀岩、野外乃至训练等活动。作为一个学生社团,大部分社员的活动时间是2-5年(即使在北大就读期间全在社里活动,也就硕士2-3年,本科四年,博士五年),在攀登上有所突破是极其困难的。即使保持现状,因为社团里人如流水,也并不容易。

就传承来说,主要问题是人。山鹰社,或者全国高校户外社团乃至任何社团,面临的一个基本且因为人的本性而无法改变的问题是,人们只愿意玩耍而不愿意工作/服务。就山鹰社而言,表现在登山科考回来不愿意在部长会任职,或是登山队员不愿意当冬训技委/登山队老队员。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是,大部分老队员承担的工作是相对枯燥的,比如在冰壁打一天的保护(大家都希望自己是在攀爬而非在打保护),或者在登山队带训练。如果一个人在社团呆了一年之后,大部分活动就略显枯燥,那么社团的活动设置可能需要调整。

……

发表于2020-02-24 23:32:07

yiweilin [离线]

小公鸡喔喔喔

1.3原恒星

发帖数:7 原创分:0
<ASCIIArt> 16楼

怒顶徐situ!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签名档

空着不好吧

发表于2020-02-24 23:42:52

blackdapple [离线]

平平

0.4稀饭

发帖数:3 原创分:0
<ASCIIArt> 17楼

奶爸加油!!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5 06:48:27

djy [离线]

舟可

2.1一般站友

发帖数:158 原创分:1
<ASCIIArt> 18楼

关于强制条件这点,我觉得还是挺有必要尝试的。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真的热爱登山的大学生越来越少了,感觉很多同辈或下一辈鹰对登山的想法都只是“去体验一下”,这种心态和真心的热爱能承受的代价付出是相差蛮多的。之前我总想着要激发大家的热情,责任心,归属感什么的,然而后来想想,如果大环境和人的思维模式都改变了,那么试图回到以前那种靠热情和热爱支撑的运转模式也是挺不容易的。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对山的热情减少➡️附加强制条件➡️体验登山的代价增大”是否会进一步导致申请登山的人数减少?(特别是在今年冬训和招新都受阻的情况下)。我的想法是在登山申请中选填“第二年优先保证能去参加冬训/登山”的承诺书(就是说会尽可能预留时间,但是实在有冲突也可以理解),作为登山队选人的依据之一,这样操作的灵活性或许会更大一些。(如果某年申登山的人不够,没承诺的也能去,那么老队员多注意在带队的时候就再多花点心思在传承精神、培养热情上)。

另一方面也是增强老队员的体验性。我觉得这点关键在于让某项活动对新老队员都有收获,比如冬训可以一半老队员先进山攀冰,一半老队员后出山攀冰,登山也可以多预留探路的时间(随便举例,有待商榷)。总之我觉得老队员继续参加活动的关键就在于,哪怕是同样的活动,每次都能有新的体验,或是重复自己享受的部分(比如康师傅一直一直一直当向导),而不只是单纯的付出,当苦力。在传承的时候也多强调当老队员的收获性而非责任性,或许能更多的留下人。

以及,奶爸加油,如果当了理事,多用理智思考哈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签名档

记得吃药。

发表于2020-02-25 09:53:05

zhuyichen [离线]

zyc

3.3kitty猫

发帖数:437 原创分:0
<ASCIIArt> 19楼

看你的描述,似乎你们在训练/会议中时间利用比较不错。如果大家和你感受相仿,说明这几年有了显著的改观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感觉这些“福利”其实我们这学期也享受到了不少,比如为了冬攀而进行的攀冰约练,都是得到允许使用社里的部分装备的,可能这也是我这学期个人体验比较丰富的一个原因吧。大概是由于这学期新技委特别少吧,所以我们都有机会有条件享受了很多的社团资源,但是否也能够落实这种对老队员的“福利”,就得看实际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然后个人感觉登山队训练,仿佛还挺有提升效果的(我觉得满谦会更加深有感触一些?)。另外关于训练和会议的长度,尽管很长但貌似并没有什么冗杂的环节?或许我并没有足够的经验与发言权,但就个人体验而言登山队训练还挺好的,不过可以每一年登山队的时候都搞个训练体验调查之类的,能够调整到尽量能让更多人适应的节奏。

签名档

北冥有鱼,其名为咸,咸之瘫,不知其几千年也;化而为鸟,其名为懒,懒之梦,不知其几千年也。醒而飞,其盐若柳絮之飞。是鸟也,春运则将躺于南冥。南冥者,盐池也。

发表于2020-02-25 18:29:25

wjmr [离线]

ljfqsb

1.9水滴

发帖数:106 原创分:0
<ASCIIArt> 20楼

奶爸加油!顶你!

GriffAnn (Griffin)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个人情况】

徐子晗,信科18本

18秋入社,18-19攀岩队,19冬训A1,19年玉珠峰登山队新队员

……

发表于2020-02-26 09:58:10
返回本版
1
2
下一页 >
/ 2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