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学院的负隅顽抗(转载) - 非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法兰西学院的负隅顽抗(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Hotarubi [离线]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4.7普快

发帖数:5208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https://mp.weixin.qq.com/s/PUY3jvD11d1DDVZYWcMKog

基于众所周知的浪潮,自1984年以来,法国政府即开始推行在法语中引入职业、职务、军阶和头衔等名称之阴性形式的事业。法兰西学院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对此问题持续表达反对意见。直至2019年2月28日,法兰西学院最终向政府屈服。以下是笔者对法兰西学院2014年10月的一份公开文件的翻译,供诸位参考其逆势而为的理由。所有加粗部分皆为原文所具,标红部分乃译者注。查看法语原文请点击最下方链接。


职业、职务、军阶及头衔等名词的阴性化:聚焦法兰西学院(2014年10月10日)

 La féminisation des noms de métiers, fonctions, grades ou titres - Mise au point de l’Académie fran?aise 

https://www.academie-francaise.fr/actualites/la-feminisation-des-noms-de-metiers-fonctions-grades-ou-titres-mise-au-point-de-lacademie

 

最近发生在国民议会里的一段插曲再次吸引了公众对法语中职业、职务、军阶及头衔等名词之阴性化这一主题的关注:一名国民议会代表公然反对« présidente de séance »(轮值会议女主席)这一称谓。法兰西学院(l’Académie française)向来忠实于其自1635年成立以来于学院章程中所订立的使命,于此祈望使公众回忆起作用于法语的诸规则,它们关系到上述那些词语的形成与使用。

 

法兰西学院绝不打算与对职业和职务等名词进行阴性化的传统决裂,只要它们源自日常语言使用本身。在当前正在出版的第九版《法兰西学院词典》中,列入了数十个职业名称的阴性形式。这些词并非出于行政法令的规定,而是以自然的方式进入了日常语言的使用:只要该词构词正确且其使用业已普及,法兰西学院就会将其记录在册。然而,法兰西学院据其使命,出于捍卫我们语言的灵魂以及那些致力于丰富其语汇的规则考虑,是故拒绝如下词语体系中蕴含之精神,它欲在我们的语言中强加(有时这种强加违背了当事人的意愿)诸如professeure, recteure, sapeuse-pompière, auteure, ingénieure, procureure(女教授、女大学校长、女消防员、女作家、女工程师、女检察官,上述法语词系一种人为发明的阴性形式),更不用说chercheure(女研究员),这些人造词汇违背了惯用的语言派生规则并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语词使用不当(barbarismes)。法语并未配备某个特定的后缀使其能够自动把名词变成阴性,而从形态学的视角看,涉及到职业的名词在现实中很少会反抗那些很明显是出于实用目的而进行的阴性化。此外,跟其他许多语言类似,当对个体之性别的考量被对该个体其他特质的考量所盖过时,在法语中我们借助词语的阳性形式以表达该词具有中性语义值(valeur générique),或者说“非标记”(non-marquée, 指语词在语义、语音或语法层面呈中性)。

 

在法国政府于1984年首次通过行动支持“对头衔、职务以及更普遍意义上的那些涉及到女性之活动的词汇的阴性化”后,法兰西学院旋即发表了一份声明以促使人们回想起在法语语法中阴阳性起到的功能。在我们的语言中支配了对阴阳性之分派的规则源自中古拉丁语,这些规则构成了我们不得不与之妥协的语言的内在限制。法语的一条内在限制是,它只有阴阳两性:为了指称阴阳两性所共有的某些性质,我们只能授予两性中的一个以通用语义值,从而使它能够在语言上起到敉平两性间差异的效果。来自拉丁语的遗产促使我们选择了阳性。我们曾委托乔治·杜梅吉尔(Georges Dumézil)教授和克洛德·列维-施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教授共同起草了那份声明,它在1984年6月14日的会议上获得一致通过,在它的结论部分写道:“在法语里,指示出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只是阴性符号的一个相当次要的功能。从词汇的整体角度考虑,在名词间分配阴阳性能够建立一系列帮助我们进行区分的原理,它使我们最终能够区分同音异义词、强调不同语词间拼写的不同、区分不同的词缀、指出相对的量级、发现派生词之间的关联,并且通过形容词对名词的性数一致这种语言游戏以实现名词结构的多样化……所有这些语法上阴阳性的用途构成了一张复杂的网络,在其中指示性别的区分只扮演了一个相当次要的角色。在某个部分出于特定的意图进行更改将引发其他意料之外的后果,这将具有给在日常使用中逐渐取得的一种微妙的平衡引入混淆和紊乱的风险。更明智的做法似乎是把操心这些变更的事留给语言的日常使用。”(1984年6月14日,在会议上通过的声明)

 

2002年3月21日,法兰西学院发表了一份新的声明。该声明致力于再次表明该机构之职责,其中尤其强调了对法语名词的成体系的阴性化事业何以建立在一系列对语言的误用之上,同时某些名词的阴性化也引起了语言上的各种前后不一。我们的这项行动试图指出粗暴对待和扭曲语言的日常使用将会损伤法语自身的特性并迎来一个在语言里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一份对职业、头衔和职称进行系统性地(同时也是武断地)阴性化的目录最近由la Documentation française出版,总理先生为其作序。新闻媒体殷勤地跟踪报道这份能够被当做是国家政令和法律条文的文件”(2002年3月25日在会议上一致通过的声明)。然而不存在任何法律条文曾赋予政府以“仅凭其自身的权威自行修改法语词汇和语法的权力”。没有人可以对语言发号施令,也没有人可以制订那些毁伤语法或句法结构的语言规则:语言在根本上并非一件可以随意裁剪以满足私人意愿和政治目的的工具。政治权力的辖域受到语言自身之内在规则、国家主权之自我表达和个体自由的限制。语言之日常使用所具有的权威性限制了对各种官方术语的强制引入。对于语言之日常使用,唯法兰西学院在历史中被授予了“守望者”(la gardienne)的使命。

 

此外,宜乎把语词所指称的职业名和公共职能及对应头衔的名称区分开。在后面这种情况下,出于个体偶性的那些特质不仅不应侵犯其所被授予之职能的抽象性质,而且恰恰相反,这些个体特质应当消隐于该职能的抽象性质中:在1998年10月法语术语与新生词委员会(la Commission générale de terminologie et de néologie)在应总理的要求提交给其的报告中强调了这一点,该报告正式建议反对将头衔、军阶和公共职能的名称进行阴性化。这些名称不同于职业名,因为后者能够随着语言的日常使用而把阴性形式自然地加入其中。该报告倾向于做出与法兰西学院相似的结论,它很好地补充了法兰西学院先前发布的声明中对名词阴性化问题的观点。在2002年的声明中,法兰西学院指出,面对这份报告(指1998年术语和新生词委员会提交给总理的报告),政府除了考虑那些由乔治·杜梅吉尔教授和克洛德·列维-施特劳斯教授所作出的“无可置辩的科学分析”以外就没有再认真对待过其中的其他论点。

 

委员会希望提醒人们注意,尽管在职业名的使用中阴性化能够相对轻松地进行,“但对于将这种阴性化扩展到公共职能时(这些公共职能乃出于公众授权或社会功能之需,它们独立于担任该公职的具体个人,并且它们对男女一视同仁,并不考虑其个体特质)委员会持否定态度。……当需要命名法律关系主体(le sujet de droit,即汉语所谓“法人”)时——法律关系主体在本质上乃无关乎其所指称之具体个体的性别——我们必须下定决心使用阳性,因为法语里没有中性”。委员会补充道,“在司法术语层面和政治术语层面对两性保持中立的原则应当在条例、法规和对公职的命名中得到保持”。委员会“反对在一般的法律文件中对相关职能的名称进行阴性化,唯有法定的命名方式应当被使用”。委员会“认为法规文件应当严格遵守公共职能对两性保持中立的原则。阳性名词的中性用法乃一个基本的语法规则,在法令、政府指导文件、判决和考试公告中不容违背”。公共职能事实上并非属于担任该公职的具体个人:这些公职定义了该个体所履行的职责、所承担的角色以及所完成的使命。因此,在签署一项政府通报时,事实上签署人并非以某女士的名义,而是以部长的名义进行签署,只不过该部长职位恰好在该历史时刻由一位女性担任,即便该女士不再担任该部长职务,其签署的政府通报仍将保持有效。对公职的命名因而被理解为中性,并且在逻辑上它决不能与在某个特定时刻履行该公职的具体个体之性别保持一致。这将同样适用于公共职能中的军阶,它独立于具体持有该军阶的个人并在法律上被定义,这些军阶乃表达一种显赫、杰出之社会地位的荣誉称号。正如委员会所坚持的那样,“为了确保这些名词所指称之职能的延续性超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故这些术语不得指示行使该职能的个体。中性所要强调的是社会角色和头衔的身份,它独立于其具体持有人的性别”。

 

不过,委员会认为——并且法兰西学院也做出了同样的结论——在司法和政治层面对性别保持中立的做法“可能会屈服于个体在那些指向他们个人的交流中,试图把他们的姓名和他们的身份相等同的合法欲望”。委员会认为,“涉及到日常生活(采访、通信、私人关系)中对公职和军阶名称的使用时,基于个人的明确要求,那就没有什么能反对个人把这些名称跟她自己的性别相匹配,并视情况进行阴性化或保留行使中性功能的阳性形式”。委员会只是得出结论说“命名上的灵活性对法人的身份地位不会有影响,还是应当使希望差异能得到承认的愿望和司法平等所要求的非人格化这两者相协调”。

 

在2002年,法兰西学院就反对一切对语言之日常使用所强加的蛮横决定,并坚持1990年法语高级委员会(Conseil supérieur de la langue française)在官方公报上发表的建议中所说的,“应当经受时间的考验”,而非通过行政命令强制推行。尽管我们在第九版《法兰西学院词典》中也认同并且记录了这些新术语,但这么做是出于解放语词之日常用法的考虑,我们允许不同形式的语用彼此竞争,而无需通过政治权威废止或禁用任何形式,直到那些最好的使用方式终占上风。正是基于上述态度,并与过去的近四个世纪里持续地行使其权威的方式保持一致,法兰西学院将继续忠于她的使命。

 

 

 

法兰西学院

2014年10月10日

签名档


 最后修改于2021-10-16 13:01:46
  • 发表于2021-10-16 12:57:08

WekFer [在线]

芒果:欢迎来 Story 版玩耍~

4.0主序星

发帖数:5230 原创分:2
<ASCIIArt> 2楼

在女权大行其道的时代,法兰西学院竟然可以坚持这么久以名词阳性代指通用性别的传统,很有趣。我一直以为主流欧洲语言早就全面区分职业名词阴阳性了,真是没想到

Hotarubi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https://mp.weixin.qq.com/s/PUY3jvD11d1DDVZYWcMKog

基于众所周知的浪潮,自1984年以来,法国政府即开始推行在法语中引入职业、职务、军阶和头衔等名称之阴性形式的事业。法兰西学院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对此问题持续表达反对意见。直至2019年2月28日,法兰西学院最终向政府屈服。以下是笔者对法兰西学院2014年10月的一份公开文件的翻译,供诸位参考其逆势而为的理由。所有加粗部分皆为原文所具,标红部分乃译者注。查看法语原文请点击最下方链接。

职业、职务、军阶及头衔等名词的阴性化:聚焦法兰西学院(2014年10月10日)

……

发表于2021-10-16 15:13:41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