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落花辞 - 故事城(Stor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Zz落花辞

[复制链接]
楼主

motaguoke [离线]

孤帆远

7.0梅菜扣肉饭

发帖数:8415 原创分:12
<ASCIIArt> 1楼

第一次见到沐心,是在惊蛰那天——万花谷的惊蛰总是会下雨——她一袭白衣出现在我的面前,宛如那飘然而至的白鹤,后来才知道,她其实是初春的晓雪,不适时宜的朦胧而美好——万花谷从来不下雪。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与她同行的还有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英俊健谈,正像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样,对未来充满着热情——名气、地位和财富。他们二人是来请求借宿避雨的,我没有拒绝,因为万花谷的雨天总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确实不适合赶路。

  

  雨停之后就是春暖花开,万花谷最美好的一段季节。少年在放晴后的第一天就离开了,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他没有让少女同行,而把她托付给我:

  

  “江湖险恶,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受得了?尧大哥是个好人,你就在这暂住一段时间,等我功成名就了就回来接你!”

  

  少女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趁现在天色还早,我送你出谷,你在天黑之前应该可以找到下一个落脚的地方。”说完我就当先离开,向马厩走去——独居谷中,我着实养了几匹好马——少年紧跟在我身后。

  

  牵着骏马,少年回头望着少女,神情间似有不舍,亦似在做着什么决定。少女见状,快步跑到少年面前,定定的看着他,还是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少年的决定。终于,少年下定决心:

  

  “你自己好好保重!”

  

  说完,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随我策马而去。只留那一袭白衣孑然地立在那里,在风中若隐若现。

  

  少年走了很久。功成名就的时限可以无限长,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有时就是一辈子。唯一能与这漫长的约定抗衡的,或许是相思。一如既往,沐心站在谷中最高的坡顶眺望着谷口,裙裾微扬,就如同飘渺的白衣仙子。

  

  “你看到了什么?”

  

  “风。”

  

  说完,她就逝然离开。而我向她眺望的方向看去,却只看见夕阳下几只昏鸦在怏怏的盘旋。

  

  沐心相思成疾,一天天的瘦了下去。我不忍见她形销骨立,便带她去寻找那个少年。我们二人,骑马出谷,逢人便打听少年的下落。可是天下之大,如此寻人谈何容易,无异于大海捞针。面对路人一次次的摇头,我都有些麻木了。一路上沐心很少说话,饭也吃得很少,我虽不忍,却也着实无奈。

  

  洛阳街头,我们正走在路上,一个声音传来:

  

  “尧兄?”

  

  转过头,原来是天策营的一位好友。

  

  “怎么,尧兄终于肯出谷了吗?”

  

  “此番出来,是为了替这位姑娘寻一个人。”

  

  在他答应帮忙留意之后,谢绝了痛饮之请,我们告辞而去。

  

  “想不到尧兄竟会为一女子如此奔波……”我们走后,那人喃喃自语。

  

  少室山上,大雄宝殿,少林方丈亦未见过此人:

  

  “敝寺上下皆未见过此人,还请尧施主别处寻找,阿弥陀佛。”

  

  我正欲离去,却见沐心径直走向殿中佛祖面前,跪在蒲团上暗自祈祷。我心中不由戚然,那少年怎么忍心丢下如此仙子,当真该死!

  

  我们从长安一直寻访到扬州,那少年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终于,沐心在扬州病倒了,纵我精通医术,奈何对心病实在束手无策。突然,我想起一个人,有一种忘忧之药,她,正在扬州!

  

  七秀坊的陌香,她的容颜依旧,只是我的心却老了。

  

  “是你?”见到我她很欣喜,“你终于肯回来了吗?”

  

  “我是来向你求药的,忘忧之药。”

  

  “为谁?”

  

  “一个女孩。”

  

  “我不给!”她断然拒绝,“除非你答应娶我!”

  

  “你愿意一个心里想着别的女人的我娶你?”

  

  她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我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抑或是在寻找着什么。

  

  “好!明日你来参加我的婚宴,我把药给你。”说完,她转身离去了。

  

  我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

  

  第二天。陌香的婚礼似乎筹备了很久很久,新郎是一名江湖上很有名气的世家少侠,英俊潇洒,新娘也很美丽,至少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新娘了。婚礼极尽奢华,仿佛要把扬州挥霍一空。宾客很多,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都很高兴,喝了很多酒,新娘也喝了很多酒,宾主尽欢!宴会上,新娘为大家跳起了舞——我与陌香初见时,她跳的就是这支。那时节,扬州草长莺飞,歌舞不休,我也正值年少,雄姿英发,挥斥方遒——如今却孑然独影,连回忆都淡忘了。

  

  那晚,我不知道我到底喝了多少酒,但我知道我没醉。陌香找到我时,我正在花园里一座桥上看着流水发呆。

  

  “这就是你要的忘忧之药!”她拿出一个小小的瓷瓶,然后……一饮而尽!

  

  “你……”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我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拔下瓶塞,仰头灌下整葫芦的烈酒,我可以对天发誓,酒是苦的……

  

  沐心的病愈发严重,我只能雇一辆马车将她载回北方。

  

  “前面是哪?”沐心问道。

  

  “昆仑山。”

  

  “我要上山!”

  

  山上很冷,积雪到处可见。来到山门,两个守门弟子拦住了去路。我正欲上前说话,沐心却抢先一步:

  

  “两位师兄,烦请为沐心向师傅通报一声。”——原来她竟是纯阳派弟子。

  

  “师傅有令,不再见你!”

  

  “当日沐心偷偷下山,是沐心的不是,但如今有话想对师父说,迟了,恐怕……就没机会了。”

  

  “沐心小师妹,休得再为难我等,师傅有令,谁敢不从?”

  

  “求两位师兄代为通报一声!”

  

  “不行!”

  

  “我就不信见你们掌门竟如此之难!”我在一旁见沐心苦苦相求,心中不忿,大喝一声“让开!谁敢拦我?”

  

  说着,推开守门弟子,闯进山门。身后一声警哨,一时又有六名纯阳弟子冲出,八名弟子脚踩八卦,隐隐将我围在当中。

  

  “朋友远来是客,为何强闯山门,难道不将纯阳派放在眼里吗?”

  

  “哼哼,笑话!尧某要见你们掌门,何人能拦?”

  

  “放肆!师弟们,布阵!”

  

  阵法倒是不错,可惜这人还差点。在沐心的师门,倒也不好下杀手,只是略微教训了他们一番。

  

  “何人在殿外喧哗!”一个年约五旬的道士走出观来。

  

  “师傅!”沐心看见来人就跪在地上。

  

  “我不是你师傅,我不记得有你这个徒儿!”

  

  “徒儿不孝,身在仙山却心念红尘,枉费了师傅的一番心血栽培。”沐心在地上微微颤抖,“当日徒儿害怕师傅阻拦,走得匆忙未曾向师傅告别,今日特上山,向师傅谢别。”说完,沐心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随即起身,飘然离开。

  

  “沐心,”走出很远,一个声音传来,“你在山下可好?”

  

  “沐心……无悔!”沐心一怔,随即更加坚定的向山下走去……

  

  又到了春暖花开时,我一个人又来到了坡顶,看向谷口的方向。

  

  我们回来不久,沐心便翩然而逝。那天万花谷中飘着雪花,她脸上带着微笑——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她笑。或许她早就知道,在这个世间,是永远都不能再见到他了,因为他刚刚走出万花谷,便死在了我的剑下。那天,他问我,能不能用她换一匹马!

  

  “尧大哥,我知道你喜欢她,我把她让给你,你把这马送我怎么样?”

  

  “…………”

  

  青锋归鞘,少年轰然坠地,喉间一丝红线蔓延开来。

  

  恍惚间,谷口似乎出现了她的倩影,一如那雪白的仙子。

  

  长叹息,戚孤坟,芳魂犹谁怜?仙踪梦断觅何处,晓春初雪暖。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签名档

TA当初没有选择你,其实真的不是因为你不够好

所以相应的,今天的你再光芒万丈,也未必能让TA后悔

发表于2020-04-24 03:59:07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