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SPQR》(转载) - 阅读空间(Reader)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读《SPQR》(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Jasper [离线]

加斯帕·西莱森 | 复出

4.3普快

发帖数:2565 原创分:4
<ASCIIArt> 1楼

原文由 Jasper 发表在 Greece_Rome 版 >>>

Beard, Mary. 2015. SPQR: A History of Ancient Rome. Liveright Publishing Corporation


写罗马史的著作太多了。要了解当代历史学界对于罗马史的主要共识,甚至去读一下维基百科就够了。那么为什么 Mary Beard 还要在 2015 年用 500 多页的篇幅再去刻画这一段学过高中世界历史部分的学生都大致了解的内容呢?更何况她的这部著作《SPQR》实际上只包含“半部”罗马史——从罗马建城开始到全部的自由罗马人民被 Caracalla 赋予公民权为止。想了解罗马的后半部分,可能吉本的那部《罗马帝国衰亡史》就足够了。


诚然,《SPQR》包含了一部分最新出土的文物和最新被解读出的史料,但我认为 Mary Beard 的使命其实是将史学界近年来翻天覆地的范式变化映射回已经被过去的历史学家似乎“吃透”了的古罗马史。看过《历史系男生》的人都知道,其中有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History is one damn thing after another —— 历史就是一件事之后又发生了下一件事。这或许是过去历史学家心目中的“做历史”:搞清楚罗马历史的来龙去脉。现代的历史学并没有放弃这一最高宗旨,但在历史学的社会科学转向影响下,出现了许多新的治史原则。《SPQR》就提出了几个新的原则:神话与象征和历史事实之间是怎样的关系?怎么避免“胜者书写的历史”遮蔽历史的全貌?历史发生的过程是否有一些贯穿性的问题?怎么从宏大历史中脱离出来,去关注“小人物”的历史?怎么避免“罗马中心主义”,从罗马之外看罗马?


古罗马的历史实际上非常适合去探讨这些问题,因为如此久远的历史不可避免地包含着许多后人制造的神话与发挥。然而对于历史学来说,这些“虚假”的东西仍然很重要。比如说,罗马建城的历史在一种神话传说中通常包括一对被一匹狼养大的兄弟,而另一种传说中则描述了一位从特洛伊战场逃出来的 Aeneas 的故事。现代的考古结果和分析已经几乎否定了任何一种神话传说的真实性,罗马的起源很可能就像所有的小城邦一样,从最初的小聚落到慢慢成为一个城市共同体。但是这一“虚假”的故事实际上对于罗马未来的“真实”发展与扩张起了很大作用:它告诉人们,罗马的第一批居民,或者罗马的奠基人都来自于罗马之外(p. 77),因此罗马是一个包容的国家,任何人都可以加入罗马。即使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情,没有历史记载、没有考古证据的情节,也可以对历史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


“胜者书写的历史”在 Cicero 和 Catiline 的冲突当中体现得最突出。由于 Cicero——作为成功驱逐了“背叛者” Catiline 的罗马执政官——留下了大量的文字,我们总是倾向于把 Catiline 看作一个负面形象,Social War 时期的 Sulla 也是如此。但同时,即使我们带着这样的意识去读这段历史,Sulla 对罗马造成的极大破坏也是不容否认的(p. 244)。读着这一段就像是在做“反思性史学”:透过胜者书写的历史背后,我们总是在平衡着历史作者的态度与其中可能的真实成分。


到了罗马帝国的部分,Mary Beard 不再依据时序,而是改用重要的问题作为行文的组织方式。贯穿于罗马帝国的重要问题之一无疑是继承(p. 414)。高频率的暗杀、生育的困难以及罗马内部的诸多势力使几乎每一次帝位继承都要带上一点血腥的成分。事实上很多历史上的帝国都有类似的问题——蒙古帝国的继承也通常并不和平。当然,罗马也有特异于罗马的情况,罗马帝制的实现并没有彻底摒弃共和国的基础,反而帝制始终在过去的这个框架中运行。罗马的帝制中也没有长子继承制,于是每一次继承都要发生合法性之争。在这一层次上的分析就远远超过了传统的历史范畴,而充分体现了它的社会科学转向。


最后,Mary Beard 也呼应了许多新兴的历史学视角:怎么在经典的古罗马史当中去关注社会史、性别史、边疆史、文化史?我们关注的是整个 SPQR,即罗马的元老院以及它的人民。幸运的是我们有许多考古证据,尤其是庞贝古城给予了我们观察古罗马社会生活的机会:比如说古罗马人热爱赌博,比如说他们具有极高的地理流动性:罗马时期的英国曾迎来了一位来自叙利亚的罗马官员,他的英国妻子在落葬时也采用了叙利亚风格的墓葬——这是为什么?对于这位妇女来说,她心目中的文化认同是怎样的?(p. 510)这又打开了古罗马历史中新的研究问题。


Mary Beard 在书最后很明确地指出,我们或许不能从古罗马的历史中学到什么,古罗马所采取的统治策略在今天也几乎没有任何参考意义。有价值的是罗马人留下的思想和理念,因为它们还能与我们今天的思考发生对话(p. 535-536)。这也是我们做人文学术的部分意义所在:人文知识或许不能直接变成适用于当下的政策或指导当下人们的行为,但它所传递的理念却是贯穿于我们日常对世界的理解和实践。


对于我这样并不那么熟悉古罗马史的人来说,读这本书的最首要收获当然是了解古罗马第一个千年的变迁历程。但即使是已经非常熟悉古罗马史的人们,也可以从中发现近来历史学科的转变对于传统史学意味着什么。



发表于2021-03-23 21:38:50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4.9维尼熊

发帖数:6589 原创分:8
<ASCIIArt> 2楼

贵区现在居然旱到两个同一帖子零回复都上分区热点。。。

Jasper (加斯帕·西莱森 | 复出)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Beard, Mary. 2015. SPQR: A History of Ancient Rome. Liveright Publishing Corporation

写罗马史的著作太多了。要了解当代历史学界对于罗马史的主要共识,甚至去读一下维基百科就够了。那么为什么 Mary Beard 还要在 2015 年用 500 多页的篇幅再去刻画这一段学过高中世界历史部分的学生都大致了解的内容呢?更何况她的这部著作《SPQR》实际上只包含“半部”罗马史——从罗马建城开始到全部的自由罗马人民被 Caracalla 赋予公民权为止。想了解罗马的后半部分,可能吉本的那部《罗马帝国衰亡史》就足够了。

诚然,《SPQR》包含了一部分最新出土的文物和最新被解读出的史料,但我认为 Mary Beard 的使命其实是将史学界近年来翻天覆地的范式变化映射回已经被过去的历史学家似乎“吃透”了的古罗马史。看过《历史系男生》的人都知道,其中有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History is one damn thing after another —— 历史就是一件事之后又发生了下一件事。这或许是过去历史学家心目中的“做历史”:搞清楚罗马历史的来龙去脉。现代的历史学并没有放弃这一最高宗旨,但在历史学的社会科学转向影响下,出现了许多新的治史原则。《SPQR》就提出了几个新的原则:神话与象征和历史事实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发表于2021-03-23 21:48:00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