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度生 - 北大禅学社(PKU_Zen)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菩萨度生

[复制链接]
楼主

silent [离线]

欧木阿轰

该用户不存在
<ASCIIArt> 1楼

菩萨度生

                 莲池大师

 

一、菩萨度生

【原文】

经言:“菩萨未能自度,先能度人。”

愚夫遂谓菩萨但度众生,不复度己,不知己也众生数也,焉有度尽众生,而独遗自己一众

生乎?何得籍口菩萨,逐外忘内?

——《竹窗随笔》第16篇

【白话文】

佛经说:“菩萨未能自度,先能度人。”

可是有些愚人错会了经义,以为菩萨只度众生,不再度自己了。其实他不知道自己也是众

生一份子,哪有度尽众生而独独遗漏自己一众生呢?又怎能以菩萨度生为借口,只一味地

去忙着接引他人,而忘了自己的内修功夫呢?

 

二、损己利人

【原文】

智者入灭,曰:“吾不领众,必净六根,由损己利人,止登五品。”

南岳亦自言:“坐是止证铁轮。”

二师虽是谦己诲人,然也实语。但与我辈之损不同耳。

何以故?我辈损则实损,二师虽损而不损也。

今以喻明:如一富室,一窘人,二俱捐财济众,其损不异,然窘人则窘益甚,富室则富自

若也。

又如沟渠、江海,均用汲灌,而沟渠减涸,江海自若也。

既无所损,何为限于五品、铁轮?噫!天下以圣归仲尼,仲尼言圣我不能。天下以道属文

王,文王顾望道未见。

增上慢比丘可弗思乎?

——《竹窗随笔》第59篇

【白话文】

隨·天台·智顗(538——597)大师在入灭时说:“如果我不领众,必净六根(相似位)

;正因为我损己利人,所以只登五品位(观行位)。”

南北朝·南岳·慧思(515——577)禅师也自言说:“坐是止证铁轮(断见思惑,也即相

似位)”。

二位大师所说虽是谦己诲人,然也是实话。但他们的所谓“损”与我辈的损不同罢了。为

什么我们所损是确实损?二师虽损而不损呢?

现在我用比喻来说明:譬如有一富人家和一穷人,如果二方以相同的数目捐财济众,对穷

人来说,由于这么一损,穷人就更穷了;而对富人家来说,他损了这一点财富,并未受到

影响,依旧富裕如故。

再如沟渠和江河为喻:二处如果同时都用抽水去灌溉,而小小沟渠一抽便被抽干了,而江

海照样有很多水,并未受到影响。

那么,二师既然无所“损”,为什么只限于“五品”和“铁轮”呢?

唉!普天下都将“圣”这一桂冠送给孔子,而孔子说:“圣,我是不能的”

普天下都将“道”这一名誉送给周文王,而文王也说:“我还未见道。”

有增上慢的比丘,若看到这些圣贤人的范例,难道不应该深思吗?

 

三、菩萨不现今时

【原文】

窃怪今时造业者多,信道者寡,菩萨既度生无已,何不分身示现,化诱群迷?且昔佛法东

流,自汉魏以迄宋元,善知识出世,若鳞次然;元季国初,犹见一二,近期寥寥无闻?

如地藏愿度尽众生,观音称无刹不现,岂其忍遗未度之生,亦有不现之刹耶?

久而思之,乃知菩萨随缘度生,众生无缘则不能度。喻如月在天上,本无绝水之心;水自

不清,月则不现。况今末法渐深心垢弥甚,菩萨固时时度生,而生无受度之地,是则临浊

水而求明月,溪可得乎?

——《竹窗随笔》第131篇

【白话文】

我常觉得奇怪:现时造业的人这么多,而信道的人又这么少,既然菩萨有“众生无边誓愿

度”的弘誓,为什么不分身示现来化导痴迷的众生呢?

心想:自从佛法传来中国,从汉、魏时代起,一直传到宋、元二朝,那时的善知识出世度

人,可说多得像鱼鳞相接一样;即如到了元末、明初,还能见到一二位;可是到了近代(

指明代后期)怎么少的不见不闻了?

再想:如地藏菩萨曾发愿“度尽众生、方证菩提”和观世音菩萨有“无刹不现身”的弘誓

,难道地藏菩萨忍心舍弃未度的众生不度了?难道观世音菩萨也不愿“无刹不现身”了吗

后来经过久久思维:才明白了“菩萨是随缘度生”的道理。若众生没有(不具备)得度的

因缘,便不能得度。譬如天上的月亮,它本无与水隔绝的心,是因为水自己不清静,月就

不能现身水中。何况如今是末法时代,离正法越来越远,众生心地的垢污也越来越严重,

菩萨固然时时在广度众生,无奈众生却没有受生的因缘(条件),这就好比在“浊水中求

明月”一样,怎么能得到呢?

 

四、看忙

【原文】

世有家业已办者,于岁尽之日,安坐而观贫人之役役于衣食也,名曰看忙。

世有科名已办者,于大比之日,安坐而观士人之役役于进取也,亦名曰看忙。

独不曰:世有惑破、智成所作已办者,安坐而观六道众生之役役于轮回生死也,非所谓看

忙乎?

吁!举世在忙中,谁为看忙者?

古人云:“老僧自有安闲法。”此安闲法可易言哉!

虽然,世人以闲看忙,有矜己心,无怜彼心。菩萨看忙,起大慈悲心,普觉群迷,冀彼同

得解脱,则二心迥异,所以为凡圣、大小之别。

——《竹窗二笔》第60篇

【白话文】

世上有人对自己的家业已经富足了,每当岁末时,他就可以安坐着观望那些贫人,还在为

各自的衣食而奔走。这就叫做“看忙”。

世上有人对自己的科名已经具备了,每当科举大比之日,他就可以安坐着观望那些读书人

,还在为自己进取功名而奔走。这也叫做“看忙”。

为什么独不说:世上有人惑已破、智已成、所作已办了,他就可以安坐着观望那些芸芸六

道众生,还在轮回生死中沉浮,难道这不是所谓“看忙”吗?

唉!看来举世都在“忙”中,那么究竟谁是“看忙”的人呢?

虽然世人以“闲”在“看忙”,恐怕他只有矜己的心,却无怜愍的心。只有菩萨的“看忙

”起大慈悲心,为普觉群迷,希望同得解脱。所以世人和菩萨的心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

凡圣、大小的根本区别。

 

五、菩萨

【原文】

人见如来弹斥偏小,赞叹大乘,知菩萨道所当行矣。然不审其实,而徒假其名,为害兹甚

。是故未能自度,先能度人者,菩萨也。因是而己事不明,好为人师,则非矣。

六度齐修,万行兼备者,菩萨也。因是而专务有为,全抛心地,则非矣。

无恶名怖,乃至无大众威德怖,坦然自在者,菩萨也。因是而闻过不悛(quan),轻世傲

物,则非矣。

即杀为慈,即盗为施,乃至即妄言成实语,种种权宜方便,不可以常情局者,菩萨也。因

是而毒害、劫夺、欺诳,甚而破灭律仪,拔无因果,如古谓饮酒、食肉不碍菩提,行盗、

行淫无妨般若、则非矣。

此则徇名失实,不善学柳下慧,而学步邯郸者也。大道无成,业果先就。慎之!慎之!

——《竹窗二笔》第127篇

【白话文】

有人看到经中佛常批评那些偏小的根器,而赞叹大乘根性的很多教示。于是他知道要发心

去修行菩提道了。可是在他还未真实明白什么是菩提行,怎样修菩提道之前,便假借着行

菩萨道的名义,出现了以下一些偏差,因而滋生了极大的危害。

未能自度,能先度他人的,便是菩萨。可是有人在他自己的心性还未明悟之前,就好为人

师,这就错了。

六度齐修,万行兼备的,便是菩萨。可是有人专从事有为法,误以为这就是六度万行,把

自己应修的心地功夫全抛光,这就错了。

即使“恶名”流传并不怖畏,乃至在大众中没有“威德”也不怖畏,而能坦然自在的,便

是菩萨。可是有人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失时,也不悔改,甚至滋意表现出一种“轻世熬

物”的心态,误以为这就是“不怖”,就错了。

还有“即杀为慈,即盗为施,乃至即妄言成实语”等事例,其实这些都是大菩萨示现的种

种权宜方便,是决不可用凡夫情俗见去测度、局看和效仿的。可是有人竟借口认为菩萨能

做,我也能这样做,于是毫无顾忌地去做毒害、劫夺、欺诳等事,甚而破灭律仪、否定因

果之理。正如古时有人狂妄说:“饮酒、吃肉、不碍菩提,行盗、行淫无妨般若。”这就

大错特错了。

以上所举这些现象,都是把真实的菩萨行给曲解了。他们不善学柳下惠,却去“学步邯郸

”,真是太可惜了。看来佛道尚无成,而业果先造就了。

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注:柳下惠是春秋时鲁国大夫,善于讲究贵族礼节著称。“学步邯郸”是比喻模仿别人不

成,反而丧失固有的技能。

本文引来这两典故,是为了加深读者对修菩萨行的正确理解,即要学“柳下惠”的善于学

习的精神,不要去学“邯郸学步”而发生偏差,以致坠入度人度己两失误的地步。

 

六、自他二利

【原文】

古云:“未能自利,先能利人者,菩萨发心。”

斯言甘露也。不善用之,则翻成毒药。试反己而思之:“我是菩萨否?”况云发心,非实

己能也。独不闻自觉已圆,复行觉他者,如来应世乎?

或谓必待以圆而后利他,则利他终无时矣。然自疾不能救,而能救他人,无有是处。是故

当发菩萨广大之心,而复确守如来真切之训。不然,以盲引盲,欲自附于菩萨,而人已双

失。谓之何哉!

——《竹窗三笔》第4篇

【白话文】

古德说:“未能自利,先能利人的,是菩萨发心。”这句话本是甘露,可是有人若对这话

不善理解而被错会了,那么甘露就反成为毒药了。

这是为什么呢?你不妨反问自己而想一想:“我是菩萨吗”?实际上不过是发了菩萨的心

,我自己还未曾做到。难道你没有听说“自觉已圆,复行觉他”的,这就是称为“如来应

世”吗?

或有人说:如果一定要等到“自觉”已圆之后再利他的话,恐怕将永远没有“利他”的时

机了。试问:譬如自己有病尚不能救护,却要去救他人,这能行吗?

因此,我们首先应当发菩萨广大之心,而又要确遵如来真切的训示。否则,要想自命为“

菩萨”,做一假名菩萨就好比一盲人去引导众盲一样,必将落到误人误己的双失下场。还

有什么可说的呢?

 


签名档


发表于2014-11-28 13:14:21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