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中国文化最大之偏失,在个人永不被发现 - 北大禅学社(PKU_Zen)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梁漱溟:中国文化最大之偏失,在个人永不被发现

[复制链接]
楼主

Ellie [离线]

信愿行

3.1中级站友

发帖数:277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编者按:梁漱溟先生说儒学是反求诸己的学问,又有言:“在人格上不轻于怀疑人家,在

识见上不过于相信自己。”不独修身为然,论学作文亦当如此;论他种文明,须常怀尊重

与敬意,于自家文化,自尊自信之外,尤不可缺自反自省。今亦节选梁漱溟先生部分文字

,以彰前贤筚路蓝缕于中西文化比较之功。


---------------------------------------------------------------------------


作者:梁漱溟


中国文化最大之偏失,就在个人永不被发现这一点上。一个人简直没有站在自己立场说话

机会,多少感情要求被压抑,被抹杀。


五四运动以来,所以遭受“吃人礼教”等诅咒者,是非一端,而其实要不外此,戴东原责

宋儒理学:“人死于法,犹有怜之者;死于理其谁怜之?”其言绝痛。而谭复生(嗣同)

所以声言要冲决种种网罗者,亦是针对这一类的理念而发。不知者以为中国桎梏于封建,

其实封建不过依恃于武力与迷信,植根甚浅,何足以久存?久据中国而不可去者,是伦理

理念。理念虽后天形成,而在人类理性中远有其根,终不可拔——只可修正。


自由是一种理念,产生于西洋历史,曾被认为自明之理,俨若神圣而不可犯。伦理是另一

种理念,产生于中国历史,其若为自明与神圣亦同。中国正为先有这种理念起来,所以那

种理念便起不来。虽起不来,而中国人未尝不自由。害就害在这“未尝不自由”上,从此

便难得有明确之自由。


再例如一个人在中国只许有义务观念,而不许有权利观念,乃起因于伦理尊重对方,反而

没有站在自己立场说话机会。虽亦不免于被压抑被抹杀,但其压抑抹杀之者,是“理”而

非“法”。其义务乃本于情义而自课者,初非外来强权之所加;是道德上之义务,非法律

上之义务。各人站在自己立场则相争,彼此互为对方设想则相让。中国实吃亏在讲礼让,

看对方重于自己,超过了“承认旁人”那句话,与起因在不顾旁人者适相反。近代西洋人

既由相争而达于互相承认,两得其平,此时乃信有非中国之所及者。然其不及,原从有所

超过而来,并不是因不及而不及的。如我所见,中国不及西洋之处,一切皆同此例。这又

是希望读者记取的。


一、中国人因集团生活之缺乏,而缺乏公共观念,缺乏纪律习惯,缺乏组织能力,缺乏法

治精神(见第四章);一句话总括:缺乏为营团体生活所必需的那些品德——公德。其所

以被人看作自私自利多半为此。西洋人之有公德亦不是天生的。既锻炼于血的斗争,又培

养于日常生活,其开端盖在宗教组织,而从中古都市自治以还乃大为成功(见第三章)。


二、公德所由养成,端在公私利害之一致;为公即所以为私,为私亦势须为公。譬如在国

际经济竞争下,一个国民总要用他的国货,这固然可以说他爱国,但他却亦正是要巩固他

的生计。又如在政党选举竞争下,一个党员为他的党而奔走,这固然可以说他忠党,但他

却亦正是在争取他的前途。往时教徒于其教会,手工业者于其行会,近代产业工人于其阶

级组织……其例甚多,不必悉数。总之,公与私相合而不相离,积久而行乎自然。反之,

如其公私恒若两回事,为公就要废私,为私不免害公,在那种情势下断无法养成公德。所

以径不妨说,西洋人的公德正是由自私而养成。


三、假若说西洋人公德之养成,只是顺乎人情自然,无所谓自私,那在我完全赞成。但我

却要提出说,中国人没有养成公德,同样亦只是人情自然,而无所谓自私。


人总不能离社会而生活是一定的,但社会结构彼此却不定相同。西洋人所不能离者是其自

古及今种种团体组织,中国人所不能离者是其若近若远种种伦理关系。伦理所不同于团体

者,不划定范围,更不作对抗,而推近以及远,又引远而入近。


中国人说近就是身家,说远就是天下,而其归趣则在“四海兄弟”、“天下一家”。此其

精神宁不伟大?岂有什么自私?然而可惜是小起来太小,大起来又太大——大到没有边际

,抓亦抓不着,靠亦靠不得,真所谓“大而无当”。不像西洋人小不至身家,大不至天下

,有个适中的范围,公私合成一片,正好培养公德。其公德所以没有养成在此,似乎并无

应受谴责之处。


要知不能离团体而生活者,就养成其团体生活所必需的习惯,不能离伦理而生活者,就养

成其伦理生活所必需的习惯。同时,各于其所不必需者,每每不习惯之。中国人不习于爱

国合群,正亦犹西洋人之不习于孝亲敬长。夫何足怪?


然而于不习孝亲敬长者不闻有讥,于不习爱国合群者则人人诟病;此无他,逢到今天急切

需要国家意识团体行动,而他偏偏不会,且狃(因袭,拘泥)于积习,惰性难改而已。


生命是活的,时势不同,随时宜为新适应。责他今天还在各顾身家,照顾亲戚故旧为自私

,诚不为过;但若说中国人一向就在自私自利中生活了数千年,则是笑话!一味自私便是

“反社会的行为”,将不适于任何社会生活;一民族果真有此症候,早不能存在于天壤间

,又何以解于我民族生命延续之久,延扩之大,为其他民族所莫得而比?说自私自利是中

国民族性者,殊觉无据。中国人并不见得比西洋人格外自私。


四、翻转来,我倒要指出西洋人实在比中国人自私。近代西洋人的个人本位,自我中心,

显然比之从来中国人的伦理本位、尊重对方为自私,且不说。即就他们的团体生活言之,

除合作社一类组织外,几无不有极强排他性。罗素所著《爱国功过》一书,尝言英国人惯

用仇嫉外国之手段以奖励其国民爱国心。最初仇西班牙人,继则仇法国人,继则仇德国人

。今后又不知当仇谁氏。盖“争之与群乃同时并见之二物”(孟德斯鸠语)。


论西洋人之轻其身家,似公;而各徇其群,又不过是大范围的自私,不是真公。真公,还

要于中国人见之。中国人怀抱着天下观念,自古迄今一直未改,真是廓然大公,发乎理性

之无对。说民族性,这才是中国的民族性。今日世界不讲公理,不得和平,正不外西洋人

集团生活的积习难改。


依我看:中国人被自私之讥的时代快过去了;西洋人被自私之讥的时代却快要来。究竟谁

自私,不必争论,时代自有一番勘验。


五、综核以上所论,问题只在社会结构与时势需要上,中国人西洋人根本没有什么不同。

如其有之,那就是西洋人从身体出发而中国人理性早启这一点。从这一点上说,比较不自

私的当然属中国人。但论其过去则然,非所论于今日。


今日中国人恒不免落于两偏的情形:一偏于自私,一偏于不私,而不像西洋人大致总差不

多。西洋人当初从身体出发,与一般生物为近之时,虽说辗转不出乎自私,然人毕竟是人

,其与人与物通而不隔的生命,不知不觉随时流露出来,便是公而非私。及其理性随社会

形势渐次开发,“自己人”的圈步步放大(看第十一章),则更趋向于公。从大事到小事

,许多礼俗制度既随以养成,生活于其间的人自私不自私就大致相去不远。


惟生于今日的中国人不然。一则礼俗制度破坏凌乱,大多数人失所依傍,自易堕落,而少

数人之理性自觉此时却以转强。再则身体本能浸弱,生发之气不足,亦最易流于贪吝。古

语所谓“血气既衰,戒之在得”是也。然如是者纵居多数,而火尽薪传,其少数人理性乃

愈不可掩。所以今天中国人,其自私过于西洋人怕是事实;却是另一面,其不自私亦超过

西洋人。——只这其间有些是与遗传有关。


来源:《中华文化要义》



发表于2016-03-05 18:43:32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