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 现代中国(Modern_China)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 8
跳转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复制链接]
楼主

euio [在线]

耳目一心

5.9地球

发帖数:2.6万 原创分:5
<ASCIIArt> 1楼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很有意思的是,那篇采访,虽已删到极简状态,但毕竟给了我说清很多问题的机会,比如什么小产权别墅和六套房子之类。此后,质问这一问题的人明显减少。所以,我认为,对于这样一场针对我个人的污名化风暴,只有我自己来诚实面对,直接说明,理性表达,才是最好的沟通途径。毕竟,愿意让自己永远处于非理性状态的人是少数。



尤其现在,那些攻击我的人以团伙方式,在网上“人肉”支持过我的一些朋友,对他们发起围剿。所以,我想,还是由我自己来面对吧。



其实最重要的、也是没有人可以否认的事,即:【引发这一系列的事件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在封城的日子里,作为受困于城中的九百万武汉人之一,写下了六十天的记录。】

 

所有针对我的、或是针对他人的攻击,都因这本日记而起。所以,我清理了一下那些质疑内容,以尽可能的耐心,再次进行说明。也为自己的人生作一份备忘录。


【极左这两个字,是我的日记里反复提到的。也给许多人带去疑惑,不理解我为什么我要反复提极左?对此,我也有责任把它说清楚。】因为不说出它的来由,也就无法说清为什么一些很小的事情,比方送侄女去机场以及送口罩等,也都会被放到无限大来对我个人进行攻击;并且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被困在疫区的人写了60天日记,会引发如此之大的风波。】


从小到老,我都属于那种对政治几无兴趣的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对国内有些什么派别也不太清楚。因为职业缘故,我在微博上关注的东西,大多也是世道民情、文学艺术、自然风光以及新型建设之类。【正因为对政治缺乏兴致,我从未加入任何党派,不喜欢阅读政治类书籍,各种政治学习我也是能逃的都逃掉了。甚至,有许多当官的机会,我亦都选择了避开】。我只想当个作家,觉得写写小说,这一生就很有意思了。熟悉我的人,大概都知道这就是我的理想。



【2016年夏,我出版了长篇小说《软埋》。次年春天,突然莫名地遭遇批判,就像这次一样。一些人仿佛约好一般,群起而攻击】。那一年,我有些懵,不知道这种批判因何而起,来自何人。当时,我正好去了墨西哥和古巴,批判声音最高的时候,我正在古巴。因为上网困难,竟全然不知。等我回到墨西哥时,看到了一些信息。同时,【也有朋友告知说,批判你的人主要来自乌有之乡网站,并给我简略介绍了一下左派网站的情况。到那时,我才知道国内的什么左派网站,其中一个叫“乌有之乡”】。在墨西哥期间,通过微博,我作了一个回复。回国后,我先落脚广州,再一次就此事通过微博阐明了我的观点。【而这时,我已知道,全力批判我的人,正是那些左派网站中的极左人士,其中还有我的某个同事。有人告诉我说,我的这个同事起了主要的推动作用。甚或,引发这件事,便是来自他的个人私利。】


我在2017年3月24日发了一篇微博,我写道:“【因为一部小说《软埋》,不知何故让极左派人士恼怒异常,成群结队挥刀而来】。批判、斥责及辱骂充斥在我的微博留言里。大多留言,令人哭笑不得。他们大多没看小说,或只读了几篇批判文章,于是想当然进行推测。对这类人,连生气都不必。

 

说实话,我是改革开放的获益者。1978年我幸运地考上了武汉大学,我的命运从此改变。【我想,如果我没考上大学,成为了中国第一批下岗工人,我会是他们中的一员吗?】因为我所工作的搬运站几乎是中国最早解散的企业。有一天听说我以前的领导在外摆摊卖菜,心里着实难受了一下。社会进步,改革不合理体制,总是会伤害到一些人,这似乎是件无奈的事。而我们所需要反思的是,怎样让这些伤害更小更轻,甚至没有。所以,【历史行进中的重大事件,记录并反思,对于一个社会来说,何其重要。土改如此、反右如此、文革如此、改革开放也如此。】

 


文学即人学。作为写作者,我关注的是身处于各种社会事件中的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因为时代动荡中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也是一座山。【尤其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他们的诉求和愿望经常被忽略。从我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这是我特别关注的人群。其原因在于:我曾与他们血肉相连。】

 

任何一部小说的出版,都有读者写读后感。有人写一篇两篇,有人写十篇八篇,这全然是他们自己的事,与作者无关。正常的批评,以与人为善的态度,对作品文本进行探讨、研究,乃至尖锐批评,自然会受作者尊重,必要时或许回应。但用扣帽子打棍子大字报大批判式的低劣方式,起笔既无善意亦无诚恳的文章,何必理会?一部作品的真正完成,从来都是作者和读者双方的事。你不会读书,或是读不懂,写作者哪里救得了你!

 

那场交锋,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当年因为没有公众号,也没有打赏,为此,那一次论战,不必抢人眼球,更不必编出耸人听闻的谣言来追求流量,以谋求打赏。【后来,这事不了了之。没有胜负。极左们,继续寻找目标,到处打棍子,而我也照样继续写小说,继续发表作品。】


事隔三年,也就是这一次了。武汉遭到史无前例的封城,我应《收获》杂志约稿,开始对疫区的生活做记录。2月3日,也正是武汉疫情很紧张的时期,我在日记中写道:“只惟愿我们能有记忆: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


几天后,有人传给我一篇文章,这应该是我看到的第一篇对我写日记所进行的批判,它发表于2月6日。【写作者,正是当年批判我的小说最勤奋的一个人。为批我的小说,三年前他写下了几乎上十篇文章】。我看过其中一篇,觉得此人认知已入误区,文笔也差,后面的就没有再看。而今年,他再一次开始对我批判,认定我日记中所写的“枉死者”,是诬陷医护人员。文中甚至还用了这样的文字:“把所有因病去世的人说成是含冤而死的‘枉死者’,借以在自己拥趸中掀起仇恨和歇斯底里的情绪,这和香港的动乱中,躲在废青背后的‘大台’的所作所为是一样的,作协前主席方方想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样的逻辑和这类的构陷,以及这样的恶批,是其惯用手法,这是典型的文革式文章,完全可以不睬。【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我突然发现,当年那些批判我小说的人,几乎全部出动。各种批判我的文章,再次充斥各大左派网站。人还是三年前的那些人,文章也还是三年前的水平和腔调。】


知道前因,我继续采取不理会态度。直到“送侄女到机场”的所谓特权事件和编造的“手机照片”所谓造谣事件,再借助社会上“仇官仇富”的心理,刻意编排“厅级干部”和捏造所谓“小产权别墅”等谣言,以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这场批判才逐渐升级。对我的污名化,已经到了我无法保持沉默的地步。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日记中屡屡提到“极左”的原因。这乃是三年前对我小说批判的延续,其中带着强烈的“私仇”。而对于极左们这种“恨”字当头,要把社会拖入人人“以邻为壑”的阶级斗争泥潭之中,我个人是极其反感,也是一定要反击的。】



【坦率地讲,一个社会有左中右派,这再正常不过。没有,反而不正常。至于我自己,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对“左派”和“右派”中的一些观点,都会有赞同之处。我支持自己认为有道理的东西,却从不站派。但我对两派中的极端观点,一向都持反对态度。】


我的日记里,从来没有说与我意见不同者,即是极左。那些在极左人士的微博和公众号诱导和挑唆下,对我进行质问或叫骂的不明真相者,尤其是年轻人,他们跟极左半点关系都没有。


记得我在自己最后的一篇日记中曾写道: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现在,我仍然要这样呼喊。


签名档

昔新旧,今左右;往北大,来清华。孑民言,月涵行。德日继,欧美承。

>梅贻琦曾说过,他对政治无深研究,但对于办大学,他认为:

>“应追随蔡孑民(元培)先生兼容并包之态度,以克尽学术自由之使命。昔日之所谓新旧,今日之所谓左右,其在学校应均予以自由探讨之机会……此昔日北大之所以为北大,而将来清华之为清华,正应于此注意也。”


是言之经典,当不亚于“大楼大师说”,然知者不多,故亦移作签名档。

(我知道贵校有人对蔡校长不感冒,它们想踩就踩)(此处用“它们”,表万物一体之意,以免性别歧视之讥)

发表于2021-12-30 07:46:30
楼主

euio [在线]

耳目一心

5.9地球

发帖数:2.6万 原创分:5
<ASCIIArt> 2楼

>【坦率地讲,一个社会有左中右派,这再正常不过。没有,反而不正常。至于我自己,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对“左派”和“右派”中的一些观点,都会有赞同之处。我支持自己认为有道理的东西,却从不站派。但我对两派中的极端观点,一向都持反对态度。】


给这段话点赞。


我写过两句话,表达相近的意思:


左派右派,当归正派;

男权女权,勿忘人权。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签名档

摸黑踩的就踩吧,反正等天亮了在雪地上留下的都是黑脚印……


 最后修改于2021-12-30 11:42:35
  • 发表于2021-12-30 07:48:54

RootShaw [在线]

Sam

3.3剑侠

发帖数:1561 原创分:3
<ASCIIArt> 3楼

我最早对方方的日记无感。现在看了这篇文字,我觉得她还是闭嘴的好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签名档

You are being watched

发表于2021-12-30 14:13:13

carpedium [在线]

一叶忘神

3.4树袋熊

发帖数:530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

方方发声:《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这个起手式我见过的,我一般用with all due respect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15:46:08

spacium [离线]

Spacium

3.5中级站友

发帖数:620 原创分:0
<ASCIIArt> 5楼

我一般会对这作者说

due late no more

carpedium (一叶忘神)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发声:《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这个起手式我见过的,我一般用with all due respect

发表于2021-12-30 15:50:03

JKvsKing [离线]

UccU

3.7主序星

发帖数:968 原创分:0
<ASCIIArt> 6楼

就这发声水平和信息密度,真的不如不发声。。。还“亲笔撰文”呢,辛苦了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16:41:11

Gacrux [离线]

Reddish

该用户不存在
<ASCIIArt> 7楼

究竟是什么人总想让别人闭嘴

本Ga虽然看不上您的智商,但从来没想过让您闭嘴

看来您其他方面的问题也颇为堪忧啊…… 您这个样子不符合普世价值哦

RootShaw (Sam)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我最早对方方的日记无感。现在看了这篇文字,我觉得她还是闭嘴的好

 最后修改于2021-12-30 16:56:38
  • 发表于2021-12-30 16:48:30

Gacrux [离线]

Reddish

该用户不存在
<ASCIIArt> 8楼

哈哈 某种程度上我也同意,这个词已经被美国政府玩儿坏了

另外的层面上,普世价值所包含的一些价值观确实是这个时代的人民所选择的,本身还是进步的

故意选了这个词呢~

kissme (臭薯条酱)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所谓普世价值,可能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发表于2021-12-30 17:01:48

nogg [离线]

短脖子的长颈鹿

3.7中级站友

发帖数:838 原创分:0
<ASCIIArt> 9楼

只要站在极右端,看谁都是极左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18:43:14

RDD [在线]

前头捉了张

4.1普快

发帖数:1949 原创分:0
<ASCIIArt> 10楼

写的啥玩意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签名档

风物长宜放眼量

发表于2021-12-30 18:48:17

Ken [离线]

Simone

3.7扫雷舰

发帖数:866 原创分:0
<ASCIIArt> 11楼

没有正派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坦率地讲,一个社会有左中右派,这再正常不过。没有,反而不正常。至于我自己,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对“左派”和“右派”中的一些观点,都会有赞同之处。我支持自己认为有道理的东西,却从不站派。但我对两派中的极端观点,一向都持反对态度。】

给这段话点赞。

我写过两句话,表达相近的意思:

……

发表于2021-12-30 19:16:22

Zebartin [离线]

Zebartin

1.9主序星

发帖数:451 原创分:0
<ASCIIArt> 12楼

感觉应该很多人day不到这个梗,我自作多情地补充一下,这是草泥马的粤语谐音

spacium (Spacium)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我一般会对这作者说

due late no more

签名档

What it lies in our power to do, it lies in our power not to do.

发表于2021-12-30 19:50:32

ddddhhh [离线]

ddddhhh

1.3一般站友

发帖数:68 原创分:0
<ASCIIArt> 13楼

写的啥玩意,别人忙着抗疫,她忙着出书,而且是火速出书难道是假的? 就那给敌人递刀子的做法难道不是她自己做的? 还有什么脸又跑出来发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19:56:32

xelmirage [离线]

扔翔.糊你一脸

4.8护卫舰

发帖数:5667 原创分:15
<ASCIIArt> 14楼

嘴上老念叨着极左,那八角婆倒是也说说自己是不是极右啊╮(╯▽╰)╭


日记里那么多谣言,就轻飘飘的“六十天的记录”带过了╮(╯▽╰)╭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签名档

人家送女友一2000欧的包,我只能送个2000欧的电阻。 人家送女友一LV的手提包,我只

能送个AV的压缩包。 人家送女友一40w的车,我只能送个40w的灯泡,人家送女友一M6的

宝马,我只能送个M6的螺栓。人家送女友一24K的手镯,我只能送个24K的新建文本文档

人家送女友一笔记本电脑,我只能送个笔记本垫脑。

发表于2021-12-30 19:56:32

Postel [离线]

天马

4.9普快

发帖数:7200 原创分:10
<ASCIIArt> 15楼

这啥时候发的…

要是一年前还算是个正常时点…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签名档

哈尔滨、哈尔滨西、玉泉、平山、牡丹江、长春、长春西、吉林、沈阳北、沈阳、八达岭长城、清河、秦皇岛、北京、北京西、北京南、天津、天津南、大连北、大连、石家庄、郑州、西安北、南京、苏州、上海、上海虹桥、武汉、杭州、遵义、台北、桃园、台中、南宁东

发表于2021-12-30 19:56:59

Quousque [离线]

Nox

2.4一般站友

发帖数:30 原创分:0
<ASCIIArt> 16楼

感觉方是个活在上个世纪的人,她还只是习惯性地把反对的她声音套到十年的叙事当中去。她没有意识到时代变了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20:14:45

WUCHUNSONG [离线]

大伊万

1.9一般站友

发帖数:18 原创分:0
<ASCIIArt> 17楼

其实急需回应的应该是日记里引用的未加考证的谣言和自己杜撰的失实的部分,而不是以一种“抛开事实不谈”的态度在这里划分左中右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20:29:17

changweiming [离线]

吴懿鸣

2.7一般站友

发帖数:306 原创分:0
<ASCIIArt> 18楼

我倒是希望她多写写,完美的反面教材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20:48:26

RLGScdMagic [离线]

RLGScdMagic

1.9一般站友

发帖数:223 原创分:0
<ASCIIArt> 19楼

疑似自我意识过剩了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20:55:29

zisan [离线]

...

3.3树袋熊

发帖数:364 原创分:0
<ASCIIArt> 20楼

我不为政治站队,但我可以传递政治思想。我不亲临现场,但我可以道听途说。我没有看见中国官员与医务人员于我面前兢兢业业,所以我认为不少人“枉死”。为什么我行?因为我是个作家而不是个记者。一件事情,一些人物,脱离其所处的时代背景与阶级立场,怎么都可以批评,究竟是为了反思而批评,还是为了批评装模作样的反思?实践才能检验认识,至少以这个国家新冠的发病率死亡率治愈率,我可以得出结论,在这件事情上中国官员,群众,医务人员是尽到责任的,而不是如书中所说的一样。《萨利机长》里ai得出结论萨利的方案是错误的,本来海上迫降可以避免,但它忽略了人类的大脑需要反应的时间,同样,面对一场大流感,一个国家和民族也需要时间。

euio (耳目一心)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方方亲笔撰文:我为什么不发声了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

发表于2021-12-30 21:17:27
返回本版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 8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