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泽霖:陆生十年,我的一点分享(转载) - 两岸文化交流协会(CCEA)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余泽霖:陆生十年,我的一点分享(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ZOEA [在线]

2.0彩依

发帖数:1046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余泽霖:十年陆生,我的一点分享

https://ipfs.eternum.io/ipfs/QmQP86eNNSh94UygPVkou4vF9G81KLGvebfcoojt2FAEX5/

雨过天晴的台北。


  大家好,我是余泽霖,可能很多人也知道我的另一个绰号「刀哥」,作为一个陆生十年的亲历者,很感谢邀请我来讲讲关于我自己作为陆生的故事。

  外界看待这群学生,说他们是「两岸交流的桥梁」、说他们是「使者」、在我看来,我们都置身于了一场浩大的试验之中,试验的主题,就是两岸人民是否准备好了与对方进入更深一步的交流之中。可以说,陆生坐在了这场实验最前排的位置,看着十年间两岸从加深了解走向交恶,我也很有幸,亲历了大多数两岸这十年的事件,更作为一个陆生权益的参与者,见证着这个群体走向失语和撕裂。

  半小时的时间真的很难去谈完这十年,只是或许我能用几个我的亲身经历来和大家分享,这是三个矛盾,某种程度上陆生的开始或许已经注定了今日这个结局。

  以及说在前面,和张可学长在论文中谈的「陆生」都是指长期就学读取学位的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一样,我这边所提到陆生,也是指这群人,并不指涉交换生、研修生和访学团的大陆学生,这点也请大家注意。


1、「陆生不谈政治」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我大学期间,地方台办的老师希望我去赴台学习说明上分享自己在台湾的生活经验,所谓赴台学习说明会是每一个陆生去台湾之前必须要参与的一次活动,就是一次对你在台湾期间的相关叮嘱,大陆这边希望你们注意各种在台的政治参与,避免引发问题,但那些年氛围没有现在这么剑拔弩张,所以我也会给大家分享一些生活的小窍门,如何尽快适应台湾的生活,甚至是如何面对一些来自台湾的恶意言论,颇有种心得分享的感觉。

  我还记得那年的会上还有一位家长,是体制内的人,他也作为家长代表发言,他让大家在外面好好学习,千万不要牵涉进一些事件之中,不要给这边的人添麻烦,末了他还来了一句,千万不要去碰政治,台湾政治是很脏的。

  其实现在听起来这就是一段非常宣言式的发言,当年我还比较年轻热血,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当下就反驳了这位家长,我说你不愿你的孩子接触政治,但陆生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因为两岸关系,才有了2010年通过陆生三法,才有了陆生,甚至连【大陆学生】这四个字本身就蕴含着高度的政治意味,事实上陆生在台湾经历的种种权益的缺失,就是多种政治考虑下的结果。你不关心政治就算了,但你的孩子,他还是应该要去多多了解一下台湾的政治,这不仅是对他好,更是对陆生有利。

  我恰恰相反,我主张陆生应该更多的去关心自身的处境,理性地去理解两岸政策和走向。但我这样的观念事实上却并不被大多数陆生所理解接受,应该说绝大多数的陆生都是政治冷感的,或许更应该说,这些概念,不管是台办赴台学习会议上针对台湾政治现状的说明或是红线;亦或是自己看的的各种和台湾有关的新闻,大家都像鸵鸟一样,只要这个事不摊上自己,那我就可以不管不顾。一直以来,陆生群体在台湾所奉行的观念就是「不谈不讲不关心政治」。当然这样的行为现实来看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以说你不关心政治,如果你运气好,那么政治真的也不会关心你,大家相安无事这是最好的,不管碰到什么问题,你就忍个四年,你毕业了就没事了。

  事实上大部分去台湾的陆生都是在一开始抱着不过问政治的心态,这几年更因为对台政策的逐步紧缩,导致很多陆生不仅是不过问政治,甚至还可能因为他们本身在大陆所接受到的信息(或者来台之后主要信息接受源仍然是大陆)的原因,导致他们先天就无法进入台湾社会的话语体系之中,无法理解,更无从谈起对话。更不要提悬在每一个陆生头上的那把「剑」:说到底过度过问政治亦可能给你带来很多麻烦。在政治上,每一个陆生都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不关心有风险,过度关心有风险,亲台湾会产生的风险比亲大陆来的大,什么地方是个度,真的全靠自己把握,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讲,不敢讲,或者索性更加极端,因为我索性就站一边的队,这样起码就不用凡事都在两侧拿捏。

  更是由于近两年两岸交恶越发严重,双方国族之火都在熊熊燃烧,绝大多数的陆生选择沉默不发声,这也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毕竟说多错多,出了问题,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帮你。因为说到底,陆生在台湾并没有「同路人」的概念,说到底也没有所谓的陆生群体的概念,每一个陆生都是在以单个的身份面对台湾,面对大陆。

  但据我自己多年的经验,你就算是不关心,不了解甚至不想去了解,或者自认为自己很了解,倘若问题真的来了,很多时候都会是灾难性的。

  几年前,我帮助母校的陆生争取他们的住宿权益,住宿是陆生在台湾正在经历的很大一块问题,当年那起有超过50多个陆生在暑假里被校方无预警强制退宿,

  我自己理解的一个大背景有两个,其一是每年暑假都会有来自大陆的访学团到台湾来访学,前前后后会有很大一群人没宿舍住,因为台湾大学里的宿舍,台湾学生都是住一年就要抽一次签,陆生曾被许诺可以和其他港澳侨生一样四年拥有住宿权,所以我理解的情况是学校想要把陆生占的这些住宿的位置慢慢的腾出来给暑期班的学生住,因为暑期大多是一些来自大陆的访学交流团,也都带着很大的经济利益在其中;而其二就是校方想要一劳永逸,让陆生可以和其他台湾学生适用一样的规则,毕竟陆生真的不如交换生和访学团来的经济利益高,但碍于最开始给陆生的承诺,最后在这次时间中选择了一招黑的,直接把陆生用一个你们没搞干净卫生的奇怪理由给集体退宿,这其中不仅违反了学校本身的住宿条例中的退宿的要求(退宿之前应该基给予警告而不是无条件退宿),甚至所衍生出来的问题也是很大的。先不论如果一开学你发现没宿舍住要被迫出去租房是件多么困难的事,而且住在文化山上,如果你在学期结束前找不到房,那么下学期你要住的一定会是又贵又难住的地方,而且陆生暑假一般都会回家,这时被退宿,开学的时候真的会特别麻烦。

  但,这个事当时真的不管我事,我毕业了两三年了,当时一个学妹就找上我帮忙,但我最开始真的是一点也不想牵涉到这个事,然而最后决定参与进去的原因是学妹当时说的一个情况真的是一下子就激怒了我,先不论学校当时的做法就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在面对这样重大的权益缺失的时候,这些学弟妹没有去据理力争,第一时间居然想的是,我能不能通过帮学校扫厕所来换取学校的同情,进而保留我的住宿权?

  事后通过多方施压和媒体曝光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还有个记者拿着这个新闻去国台办例行记者发布会上堵了发言人,在这个过程中我被校方的老师威胁要告我故意散播不实信息,我连律师都准备好了,后来甚至校长还亲自给我打了电话,他们希望我撤回言论,公开表示道歉,我则希望校方能向我保证这些陆生住宿的权益,最后这事大家各退一步而收场。

  然而这事就这么结束了吗?这带来了丝毫变化吗?学弟妹们因为此事更加重视自己的权益了吗?

  我就说个最近的事就好了,因为陆生停招,有一部分陆生和准陆生发布了一份声明,希望大陆的教育部能够撤回这个决定,不要让陆生消失,我读完了整份声明,我觉得在情在理也合情合理,老实说最近因为疫情,我见到了陆生前所未有的因为自身权益站出来团结起来去共同思考共同发声,然而这份声明出来之后,就是这样一份真的很普通的谈到问题和情绪的声明,而且和所有陆生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发到不少陆生群里得到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有不少陆生要举报这份声明,说它涉嫌「台独」。

  这就引到我的第二个想谈的东西,在台湾,我更害怕「陆生」。


2、身为陆生,我更害怕「陆生」

  我自己是第一届赴台陆生,也是文化大学陆生联谊会的创办人,是台湾整个陆生联谊会的推广者之一,因为我很关心权益问题,所以当初我创办陆联会,我认为其存在的最大存在目的就是帮助陆生解决面临的权益问题,个人力量小,抱团力量大,校内维护学生权益,校外串联各校学生,我认为这是打破陆生个体困境的一个办法。至于我为何非常关心权益问题,初衷也很简单,最开始促进我走出来的事就是陆生不能办理电话卡这件小事,现在你们听起来觉得不可思议,但在第一年,陆生来台湾之后除了明面上的三限六不外,连电话卡、银行卡这些都不能办,原因很简单,很多高中毕业赴台的陆生未满20岁,以照台湾的标准,要年满20岁才允许办理这些业务,台湾的同龄人大多可以拜托父母或者在台亲属/监护人来处理,但是大部分陆生在台湾是没有亲属的。

  好了你会说,那就找学校来担保不就好了,事实上最开始有不少学校确实是这么做的,然而大部分学校不愿意这么做,原因是不愿意背负起一旦坏账所造成的违约纠纷。就是这样一个小问题,我大概花了整整一整年解决,我在台湾的第一年一整年都在为这个事情奔走:找电信业者,找学校,从国际处找到校长董事长,找管理电信的有关政府部门,甚至还找了立委,甚至为了厘清当时陆生到底面临怎样的问题,自己在大一做陆联会会长,还去串联去全台各校的陆生去组织会议,共同出台一份陆生六大问题,特意去堵了当时的行政院副院长江宜桦,人生第一次上访抵陈情信。

  而那一整年之后,陆生不允许拿台湾的奖学金,但是有了校内的奖学金,有了电话卡银行卡,也允许去考驾照了,就学权益得到了一定改善,后续也陆续解锁了不能实习的问题,允许课程内实习,甚至可以做TA、RA。在大的陆生三限六不的限制框架中,有了非常多小的松动,我不敢说这些都归功于我,但起码我和我的伙伴们参与了其中很多内容。

  当然后续因为大学助理严格区分「学习型」和「劳雇型」助理,需要涉及到健保,早期由于担任教学研究助理这种工作不纳入健保,所以陆生可以参与,后来灰色空间没有了,陆生没有健保,所以后续很多陆生都无法再在大学里担任TA、RA(这是我的认知,不知道最近有没有法条变化,如果有说错欢迎指正。)

  说到底陆生这么多年来为何一直对健保非常执着,哪怕这是一个涉及到台湾社会非常复杂且争议的议题,更是由于健保背后,涉及到对陆生身份的认定问题,说到底,陆生在台十年,前后超过2w学子,最高时有超过9000人在台就读的十年,这群学生,却严格意义上和他们的同侪有着根本上身份的区别,其他的侨生外籍生都是拿着居留的身份在台湾长期就学,同样是长期就学的陆生却和游客一样是「停留」的身份,出自《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的这项规定,成为了陆生各项限制的最大法源依据,比如没有健保,或者诸如三限六不里对陆生实际造成影响的不能打工、不能拿政府的奖学金和参与相关的研究计划,不能担任研究助理等。

  那时还是比较温和的时代,两岸关系没有今天这么糟糕,也容许我这样一介nobody一路为了一点点陆生的权益,几乎跑遍了台湾涉及陆生业务的部会,媒体天天报,被乡民天天酸,但是依然赢得了非常多台湾朋友的理解和支持。

  然而其实陆生最大的问题,从来都不光来自外部,更来自陆生本身。

  第一年我争取连任的时候,我准备了非常多第二年要继续施行的计划,我在台上认真的报告了我这一年的成果,介绍了我第二年想做的事,换来的是其他候选人的嘲笑和下面其他陆生喝倒彩。我记得当时投票,第一轮3个候选人,一个候选人一直攻击我说我只是顾着自己出名,等进到第二轮投票之前,一个陆生在下面对着我喊「再给你投一百次,你也投不上。」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做梦都会梦到那个瞬间,我一直在想我做错了什么?陆生他们不需要权益吗?他们真的只是在乎你有没有帮他们联谊?帮他们认识其他学校的异性?我为何要为他们拼死拼活?我自己认识很多台湾朋友,我完全可以自己就解决自己的问题就好,但我真的就是很热血,很不能容忍那种不公平的待遇。

  事实上,我自己对权益很关心,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正如我上面所说,大部分人还是维持着一种只要问题不找上门,我就可以不去关心,只要政治不关心我,我就可以一辈子不闻不问的心态。很多人觉得自己可以读完四年就离开,把台湾当成一个跳台,我忍一下,四年毕业就离开,然后所有人都在想「这个权益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拼死拼活?」时候,所有的努力最后终究真的,我在台湾多少年,这几年除开大环境更恶劣,陆生权益几乎没有任何长足进步。

  后来上任的第二任会长,风格就和我差别很大,再也不谈权益促进,相反带很多联谊和社团活动,这也基本上变成了现在各校陆生会的主流,似乎大家都愿意只谈风月不谈政治,陆生圈子也越来越内卷,越发的不愿意走出来接触台湾社会,只愿意呆在自己的小圈子里。

  但这群人曾经是带着些许改变的光辉的,曾经陆生也不尽然完全都是这样的,我帮过蛮多学校成立或筹办了他们的陆生会,也帮过很多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陆生朋友解决过他们的问题,或者看着他们手把手解决自己面临的权益问题,我见过我陆生硕博班的学长姐教导学弟妹如何投票,候选人在台上发言发表政见,背地里拉着票计算这胜负差,也接受着很多陆生的质疑和追问,现在想想,那里的每一个瞬间,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真实活在那个当下,这早几年是随处可见的事,然而,现在这一切都成了奢望,成了只能追忆的过去。

  现在我尽量不和陆生接触,不是因为怕麻烦,真的是因为害怕,包括这次疫情开始,他们成立的很多互助群,我也只是表明我可以帮助大家甄别一些媒体资源,剩下的我不会牵头,也不想牵头,我被不知道多少次因为我争取健保或其他陆生权益的事被陆生举报是「台独」,不知道做过什么事,可能单纯只是和台湾人走得比较近,关系比较好,我就成了「间谍」,还有更多莫名其妙的经历,而这就引到我的第三部分。


3、夹缝中的异乡人,撕裂、失语和创伤

  论起陆生的身份,这几年我一直说自己是夹缝中的异乡人,共同在经历了这大环境和小环境带给我们的撕裂、失语和创伤。

  后来,大概就前两年开始,我越来越不喜欢公开去说自己是陆生的身份,也很少主动站出来帮陆生发声,或者像早年那么积极地去争取权益。原因是这个身份真的给我带来了许多许多「奇妙」的体验,:有成就,有理解,有朋友,自然也有数不尽的仇恨,谩骂,甚至来自陆生圈子内部的举报、敌视、攻击……

  有人嫌你不够台湾,有人嫌你不够大陆,还有人嫌你不够陆生,更有人嫌你两头吃,甚至还有人觉得你在出风头,吃相难看……

  久了,热血也易凉,曾经满心惦念的事物,陆生成了我的心魔,兴许这就是我在经历的「运动创伤」。说实话我前几天才和马特市的工作人员说,我说我去回去找资料,越看越觉得很难受。

  我自己很喜欢一部国产漫画《超合金社团》,连载的时候正好是我读中学的时候,但我一直没看到结局,故事讲述了一个高中生在自己学校和一群高中同学一起做动漫社的故事,我当年高中也是动漫社,然后前两年突然回忆起这个漫画,然后就去找来把故事找来看,看完之后,更加怀念起当年的社团生活,然后辗转找到了好多年没有联系的当年一起做社团的朋友,结果这个朋友和我聊天的第一句就是,你是在台湾成了间谍吗?然后和我聊天的时候处处提防,当我细问之下才知道我毕业这几年,校友里一直在传这种内容。

  当时我真的很难受,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何人们总要说美好的记忆就让他活在记忆之中就好,所以那天我自己朋友圈发了一条,我说曾经热血的少年少女都死在了漫画的扉页。

还有更多这样的故事,因为来过这里,对台湾抱持着感情,在今天的舆论里,你可能就要成为被批的对象,我还有一个受访者告诉我,他的朋友这么告诉他,我不能和你玩了,因为你是「台独」,如果和你玩岂不是我也要变成「台独」。

  所以陆生越来越不愿意说话,大环境越来越险恶,甚至连同样在经历相同困难的陆生也不会对你张开怀抱,反而可能给你一刀。

  如果你经历过这些,你真的能保证自己都很正常吗?

  之前因为疫情不能赴台,我写了这样一段话:

  陆生来台之初,有学者和媒体认为台湾的经历是一门给陆生的「民主课」,诚然,台湾对待陆生非常糟糕,很多陆生第一次在他们的人生中,被迫要为一些从来与他们无关的问题付出代价,实感到了自己身为一个少数群体,身为一群不受欢迎的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什么是不公义不平等,什么又是被人歧视。

  一群刚刚离开义务教育的年轻人,他们被毫无保留的抛进了一个文化相近却又大不同的社会里,被迫学习,接受,成长,有些人选择中途离场,也有些人一步步走到了最后一刻,他们带着很多很复杂的情感离开台湾,甚至很多人心怀不满,但毋庸置疑,这群人离开台湾之后,他们的生命底色真的会就此不一样,不管这个陆生有多么的爱国,多么的小粉红,多么的唾弃台湾的一切,当他们回到大陆之后,他们都会成为这个一个不一样的中国人,一个看过了「自由」长什么样的中国人,不论他们是否喜欢这种「自由」。

  我觉得曾经我们都有选择且能做选择,皆是因为我们身处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但如果两岸的关系没有那么糟,兴许更多如同我这样的学生愿意投身到两岸大大小小各种社会议题的关心和讨论之中,如果两岸的环境不是这么恶劣,兴许这群人真的可能改变很多东西。

  如今可能真的就没有新的陆生了,我还是非常想感谢我的这段台湾经历,虽然我一直失败,但台湾的这段经历教会了我三件事,自己的权益要自己捍卫、敞开胸怀聆听不一样的声音,哪怕那种声音有些刺耳、还有就是认清自己就是一个弱小的个体,但永远都不要放弃抵抗。

签名档


 最后修改于2020-05-19 18:03:03
  • 发表于2020-05-19 18:01:58
楼主

ZOEA [在线]

2.0彩依

发帖数:1046 原创分:0
<ASCIIArt> 2楼

这样的情况下,国台办不出来也帮衬帮衬说两句表个态?


陆生返台推动组  6月8日 22:28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4826074601324&id=101267041623894

  今天我们去信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先生,以期陆委会响应我们的10字要求-----「对事不对人,事急者优先」,一同呼吁政院让陆生等境外生中的所有的应届毕业生先行返台。

  --------------------------------------------------------------

尊敬的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先生,

  您好,

  我们是一群陆生应届毕业生,135天无法入台的我们,未来能够在台的时间已进入倒计时,在这最后的时候,我们冒昧给您写了这封信,请您倾听并转达我们的声音。

  6月4日,陆生在内的所有境外生,对于行政院跨部门会议后,教育部代为宣布的「境外生入境暂不设时间表」这一结论感到非常困惑和失望。但我们依然抱有期待与相信,相信您和我们一样,认为境外生来台防疫实况应高于政治考虑,保障学生权益应重于计算金钱利益。

  我们需要您的帮助,需要您的发声,把陆生等境外生入台的问题导向更重要的防疫量能及技术层面的可操作性的讨论上,推动制定境外生群体带有具体时间表的入境计划,并且务必事急优先,先让境外应届毕业生入境。

  因此,我们整理了一些您可能需要的信息,请您知悉并转达我们的声音,十分感谢!


一、境外生权益小组在6月5日的陈情信(见附件1)中已用详实的调查说明了以下三点:

  1.隔离房间充足,暑期7月初起正是开放入境好时机;

  2.境外生主要来自东亚与东南亚,疫情已趋缓;

  3.边境流动至今未止,境外生来台不会产生冲击。


二、陈时中部长认为要境内稳定,再谈边境松绑,不能同步松绑;学生不属于优先第一批松绑入境的对象;

  对此,我们提出3点想法,请您参考:

  1. 首先,何来「同步放宽脚步乱」一说?教育部先前规划境外生7月初入境,入境后隔离14天已是七月中旬;台湾内部6月7日解封,两者时间差超过一个月;

  2. 其次,境外生入境后的第一步就是前往检疫场所进行隔离,检疫期间与外界并无接触,对台湾的社会内部解封并无干扰,又怎会「脚步乱」?

  3. 让境外生松绑,分批入境,台湾的边境和境内防疫体系经得住考验。

  近两个月来,台湾的边境防疫体系,经过了从世界各地而来,超过45000人次入境的考验下,即便有零星境外输入病例,境内依然保持十分稳定的「0增长」;此外,境内解封前经历了清明节、五一节、6.6高雄投票等人潮聚集和流动的考验,台湾境内防疫安全网也表现了它的强大和可靠。

  假如,视境内解封后2周内的本土疫情增减状况,6月底开始松绑疫情相对趋缓的陆港澳2500应届毕业生入台,配合严格的检疫制度,甚至是更严格的行前核酸检测等医学监测,比如,来自连续多日零确诊地方的毕业生居家监测隔离,来自疫情控制相对较不好地方的毕业生集中监测隔离,如此,何来「影响境内稳定」之说?


三、对于行政院部会上,有代表提出的「放谁进来?怎么放?一次放多少?」问题,在此提出我们的建议方案:

  首先,放谁进来?

  虽然陆生群体大年初二开始就最先被限制入台,等待时间最久,但是我们仍然坚持要求,对事不对人,事急优先,请先放所有境外毕业生进来。

  毕业生面临入台证到期、租房合约到期、暑修/答辩抢救毕业、行李和贴身物品整理、离校手续办理、未来的工作衔接等一系列问题,时间上非常紧迫。以陆港澳境外生毕业生为例,人数约为2500人,全台招收境外生的高校144所,平均每间学校只需隔离17人就可解决毕业生返台问题。这个人数不至于让防疫工作应接不暇,更可作为首批少量人数的试点,使后续的境外生返台更安全、顺畅。

  其次,怎么放?一次放多少?

  时间上:顾及大学声誉及境外生权益,在台湾防疫体系健全,境内安全的前提下,境外生群体4万多人应在9月开学前后入境,提早开启分批入境;因此,如果4万多人从6月底,7月,8月,9月四个月分批入境,比集中在8月,9月两个月入境,防疫体系压力可减至最小。

  同时,对防疫补贴的财政压力也可减至最小,如果4万多人从6月底、7、8、9四个月批入境,可更多地使用学校宿舍,更少地使用防疫旅馆,大大减少财政补贴压力。如果集中在8,9月入境,防疫旅馆使用率增加,财政支出增加。不过我们也得指出,对防疫旅馆的财政支出也是补贴业者的必要之善,我们也支持必要时使用防疫旅馆。

  数量上:包括109学年度境外新生在内,四万二千人待入境。若要在9月14日开课前让境外生全数返台,参考台师大的检疫安排,1个梯次20天(包括14天居家检疫、6天消毒及前后程序),从6.26开始第一批境外生入台检疫的话,一共可安排4批,平均每批10500人;照此推算,若一个梯次缩至16天(14天居家检疫+2天消毒及前后程序),从6.26开放第一批入境,一共可安排5批,平均每批8400人。因此,越早启动分批入境,对台湾的防疫整体压力就越低。


四、所谓的「国安问题」存在吗?会有同学故意带病返台吗?

  我们对此问题被提出表示非常遗憾,但我们仍然愿意从情、理、利三个角度回答此疑问。

  从「人情」的角度,此次殷盼回台的陆生毕业生,在台学习,生活少则2年,多则5、6年,我们想回去,不光是为了自己的毕业事宜,也是为了与多年的老师、同窗、朋友们告别,我们是足够珍惜在台生活,才觉得即使来回28天隔离,也要再最后回去看一次,又如何会挟带病毒去台传播给我们的朋友、老师?

  从「道理」的角度,根据我们对300名左右需要近期6/7月返台的应届毕业生的调查(参考附件2),99%以上的毕业生愿意配合必要检疫措施,99%以上的毕业生愿意从现在起到回台前自我监测身体健康,即便需要额外出具行前的核酸检测之类的证明,也有94%的学生愿意配合,我们对防疫的高度配合便是不希望给自己学习生活数年的地方带来防疫安全破洞的机会。

  从「利益」的角度,陆生在台没有健保支持,如果行前自我监测已发觉身体有相关症状的情况下,怎会冒着在台确诊,自费200万医疗费用的风险入台?

  最后,学生权益不应落后于商务利益考虑,尤其在防疫量能许可时,应加紧推出项目,让隔离在外100多天的学生尽速返台。更重要的是,尽快让陆生等境外应届毕业生群体返台完成学业,同时和在台学生一样,处理毕业事宜,向师友母校告别,向台湾告别。我们认为这不仅保障了学生权益,也显示了人道的精神。

  我们再次呼吁,对事不对人,事急者优先,让陆生等所有的境外应届毕业生先行返台,谢谢。


陆生返台推动组 敬上

签名档


 最后修改于2020-06-11 18:24:40
  • 发表于2020-06-11 17:51:44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