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日本人(转三)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认清日本人(转三)

创建人:celiachen

最后修改于 2002-04-03 20:15:54

<ASCIIArt>

发信人: sheqi (匪兮今兮,亘古如兹), 信区: SIS

标  题: 认清日本人(转三)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Mon Mar 12 12:32:28 2001) , 转信



    反观日本,五十年来日本政府每年都要从国家预算中拨出巨款,付给那些当年杀过、奴

役过中国人、朝鲜人、菲律宾人、新加坡人、马来西亚人、印尼人、越南人、缅甸人、荷兰

人、澳大利亚人、美国人等等的“元军人”及其家属。还美名为“恩给”!

    有人说:从上世纪的硫球归属的交涉、到甲午战争、到袁世凯21条的签订、到抗战胜

利、再到现在,几乎所有涉及重大事件的交涉和谈判,均是日方取得胜利或占了实质性便宜

,吃亏倒霉的只是我国和我国国民。其中甚至不乏因我方出于无知或个人私欲而出卖国家民

族利益的事例。

    确实,当年甲午战败在日本马关(今改名为下关)谈判时,面对日方的凶狠要价,清政

府以及中方首席谈判代表李鸿章曾苦苦哀求日方考虑一下中国的实情和赔偿能力,少要一点

,却被日本政府以及日方首席谈判代表伊藤博文日相断然拒绝。

    好不容易盼到抗战胜利,可日本一投降,国民政府领袖蒋介石的第一个讲话竟是迫不及

待地呼吁中国人民要对欺凌、奴役、屠杀中国人民长达数十年的日本施以“仁爱”,要“以

德报怨”。

    1972年中日建交时也主动放弃了对日索赔,并教育中国人民要和日本人民“世代友

好”。当时的日相田中角荣对着曾饱受日本铁蹄践踏的中华大地,对着受尽日本欺辱的中国

人民说了声:“添了麻烦”,甚至连谁给谁添了麻烦之类的主、宾语都没有时,我们却说:

“那是日语中最大限度的道歉用语了……”

    而前任日本首相也没有向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道过歉。

    从45年至今五十多年,我们一直教导自己的国民:“发动战争的是日本一小撮军国主

义分子,日本人民也因此受到了很大损失……”。可事实呢?日本自明治维新后,决定日本

国家政策的国会议员以及政府领导人皆由日本国民通过选举产生。日军每占领中国或其他国

家的一个地方、一座城市,日本都会举国庆贺,同喊“万岁”。怎能说他们不代表日本大多

数国民、只是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怎能说自上个世纪以来对中国的不断侵略只是这一小撮

人干的呢?

    恐怕大多数的国人都不知道(我也是来日本后才知道),战后不久,血债累累的战犯们

便又被日本国民选为了国会议员,甚至肢解过我们、奴役过我们、践踏过我们、被远东国际

军事法庭定为甲级战犯嫌疑者居然还被推选当上了日本的首相。直到几年前,现日本天皇首

次准备到我国访问时,日本各界也都表示“决不能是‘谢罪访问’”!

    明明是日本人侵略了我们,明明是日本人发动了那场罪恶的战争,明明至今还供奉着那

些杀人魔王们的忘灵,明明那些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争杀人犯至今仍逍遥法外,甚至

还高居要职,明明还没有真正向中国人民道歉,甚至还不时地为那场战争翻案,更不用说承

认包括甲午战争在内的自上个世纪到1937年抗战爆发为止的那段侵华史是“侵略”的了

,可在我们的官方媒介,在我们的抗战胜利纪念馆里却大书特书“中日不再战”、“我们中

日两国人民经受了不幸的历史,两国间已发誓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之类的“醒世格言”!

    这话难道是被侵略、被欺侮、被残杀的受害者一方主动说的话吗?要说,也只该是加害

者们啊。而且很让热心、善良的国人沮丧的是,类似这样的话,在日本似乎没见哪家日本传

媒说过,也没有见到有什么新闻媒介、要人也像我们一样地日本国民说“日中是一衣带水的

友好邻邦”。从在各种传播媒介上见到的是:哪位哪位大臣参拜了靖国神社,哪位哪位国会

议员说战死的日本军人是“英灵”,哪个哪个政党的国会议员们成立了“大家都来参拜靖国

神社之会”,哪个哪个政党成立了“正确传授历史国会议员联盟”,有几百名的国会议员参

加了“终战50周年国会议员联盟”反对“不战决议”,哪位哪位政界显要,著名作家又在

论证“东京审判(指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是胜者强加于败者的裁判,是与

事实不符的不公正审判。而在日本的大街上见到的是日本右翼分子在高呼“大东亚战争是正

义的战争”的宣传车和贴在墙壁上、电线杆上的类似标语。

    前不久,NHK还把“甲午战争”(日本称之为“日清战争”)编入标题为“堂堂日本

史”的节目向日本全国播放。日本的教科书以及有关甲午战争的书大多都为其涂脂墨粉,在

日本的一些县,记载着甲午战争时日军侵占朝鲜、侵略中国的“赫赫战功”的“征清纪念碑

”(碑名即为如此)至今仍在。当我们不要日本赔款,以“世代友好”,以“求大同存小异

”来教育我们的人民,当我们开导我们的人民说那只是极少数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分子制造

的事端,只是极少数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分子干扰了中日友好关系时,人家呢,却一直否认

那是一场侵略战争,不仅把“侵略”说成是“进出”,甚至把蹂躏、践踏亚洲各国的战争犯

罪美其名曰为“解放了亚洲各国、使亚洲各国独立了”。政界要人,内阁成员络绎不绝地参

拜靖国神社,为东条英机之流的亡灵招魂,一些国会议员纷纷散布掩饰那场战争罪恶事实的

奇谈怪论,各地公然为战犯树碑立传!

    当我们说: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中日两国政府就钓鱼岛达成了“搁置争议”

的协议时,日方却斩钉截铁地回道:从未有过什么“搁置争议”的协议,尖阁群岛(即钓鱼

岛)就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不存在什么争议不争议!在一次次地指责日本有人对中日关系造

成了干扰和破坏,要求日方严守中日联合声明的同时,我们是否也应该好好总结一下历史的

教训,好好地反省一下我们自己?例如,我们的一次次吃亏、受辱,与日本相比,是不是因

为我们太大方,太善良?是不是因为我们缺乏象日本那样一大批精通业务、富有经验、又有

爱国之心、能参与国家政策决定的实务型官员?是不是我们整体素质不如日本,急需提高?

据我所知,日本诸如“大藏省”、“法务省”、“外务省”、“通产省”等决定国家政策的

政府机关内的高级官吏均出自如东京大学法学部之类的一流大学的一流学科。为了使国家尽

快富强、国民尽快过上幸福生活,为了使国家、国人不再蒙受损害和屈辱,我们是否应该通

过我国各类高等院校有计划,有组织地连续不断地培养一批又一批通晓国际事物、精通各种

业务,熟知自己国家、自己民族历史、富有爱国精神的“高级人材”?我们是否应该正确、

全面地介绍我国的历史,包括被异民族侵略、奴役的屈辱史,而不是只讲我们多么了不起,

只讲我们取得了光辉的胜利?在讲我们全民抗战,全民族不屈不挠、奋勇抵抗,终于赢得了

抗战胜利的历史时,是否也应该告诉我们的人民:抗战八年,越抗、主动卖身投敌的汉奸就

越多,光是充当侵略者鹰犬咬自己同胞的伪军,到抗战结束时竟达数百万这一民族的耻辱?

在讲张学良将军率领东北将士们发动西安事变,要求一致对外,要求团结抗日时;在讲我们

的民族英雄杨靖宇烈士们可歌可泣的事迹时,是否应该提一下:曾有那么一些为分裂祖国,

为建立伪满政权不惜余力的民族败类。如担任伪“满洲国总理”的郑孝胥、张景惠之流,虽

是来自其他省份的汉人,却竭力鼓吹建立伪“满洲国”,并主动将伪“满洲国”的军事、经

济、政治、外交等一切大权均交给日本;签订比袁世凯的21条还要苛刻的《日满条约》;

掠夺东北农民的土地交给从日本各地来的所谓“开拓团”们;对东北人民的一切反日、抗日

言行残酷镇压,心甘情愿地充当侵略者的打手、帮凶……在我们为五千年延绵不断的文化、

为我们中华民族历尽沧桑受尽磨难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而骄傲时,是否不应该把明明是异民

族欺辱、奴役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不仅不当成我们的屈辱,反倒用现在的观点将其当成“祖

国统一”来加以粉饰?是否不应该把那些残杀大多数中国人、当时本是外族人的恶魔当成自

己的民族英雄来歌功颂德?因为即使现在已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但历史就是历史,屈辱就

是屈辱。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否应该要有那么一点屈辱感才能不断地告诫自己要奋发图

强?是否只有不忘过去,只有居安思危,才能不重蹈覆辙,历史的悲剧才能不再重演?我们

是否应该学得更聪明点,不再做“宁可自己受罪,也不让他人吃亏”的“损己利人”之类的

“善事”?。是否应该正视自己的弱点,真正彻底消除“对内狠、对外软”、“外战外行、

内战内行”的窝里斗“国民性”?我想,惟有如此才能使国人团结起来,使国人以做中国人

为自豪,才能使国家民族立于不败之地。我们中国人,是到了该认真反省我们自己的时候了

    

    《小资料》

    日本多位政界要人在公开以及半公开的场合多次声称“‘从军慰安妇’是一种‘商业行

为’”、“那些慰安妇们难道没有拿到钱?”、“日本政府并没有参与,都是民间人士干的

,当然谈不上责任”等。为此韩国老妇人愤恨地喊道:“50多年前你们污辱了我的身体,

今天你们还要污辱我的灵魂吗?”

    资料统计表明,日军侵华期间丢弃在我国境内的毒气弹为200万发、化学剂约100

万颗。仅日本政府1996年5月进行了调查的我国吉林省敦化市一地,估计就有70万发

。(译自COM的日文电子杂志《华声和语》第120号)

    关于中国甲午战败后被迫签订的《马关条约》的主要内容现摘译日本方面的资料如下:

一、中国承认朝鲜为完全无缺的独立自主国。二、中国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其附属诸

岛屿、澎湖列岛。三、中国支付日本军事赔偿金库平银二亿两(约当时的三亿日元)。四、

以中国和欧洲各国间的条约为基础,与日本缔结日清通商航海条约以及有关陆路交通贸易协

定。五、新向日本开放沙市、重庆、杭州作为开市港。六、承认日本拥有南京至重庆间以及

海泛州间汽船航路权。七、承认日本有权在各开港地从事各种制造业、并给予日本有关内国

运送税、内地赋科金、征收金等方面的特殊待遇。八、条约批准后三个月内日本军将撤回,

同时作为诚实地履行条约的担保日军将占领威海卫。别约还规定威海卫担保占领地的日本占

领军为一个旅团以下,中国政府每年须负担75万日元的驻留军费。

    广岛和平公园里,有座祭奠被原子弹夺取生命的日本人的慰灵塔。上面刻有“请安息吧

,因为不会再犯错误了”的名句。可就在离这个“和平公园”数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外国人

很少知道的“护国神社”。是专门供奉该地区出身的日军将士“英灵”的地方。去那儿参拜

的人数比去和平公园的要多得多,每到正月元旦,那更是人山人海。这个神社所供奉的“英

灵”是广岛师团的将士。广岛师团是一个就在8月15日战败前夕,在马来西亚屠杀了数万

名无抵抗民众的师团。广岛的牺牲决不该忘记。可是,日本人在大肆宣传原爆所造成的惨祸

、指责美国的残虐行为的同时、就在数百米之遥的“护国神社”、或在其它场所、对以前的

帝国主义日本无批判地予以颂扬。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FROM: 162.105.92.182]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