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人民(转一)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劳动人民(转一)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9:47:13

<ASCIIArt>

发信人: sheqi (匪兮今兮,亘古如兹), 信区: SIS

标  题: 劳动人民(转一)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Fri Mar 23 12:43:28 2001) , 站内信件


95年下半年的一天,我站在垃圾桶边,开始放火。那时我刚大学毕业,替一个私人老板

做马仔,老板冲着堆积如山的证券资料弹了弹手指,吩咐我:“没用了,烧掉。”我立刻拎

起垃圾篓跑得屁颠屁颠。这算不上一件好差事,至少我汪了满眶的泪,对那些被烧掉的资料

我倒没什么阶级感情,烧纸在童心未泯的我看来甚至是一件乐事,只是黑烟滚滚,不去冲斗

牛却偏生依恋我的眼眶,我躲到哪儿,它就不依不饶飘到哪儿,然而我毕竟不是一砣腊肉啊

!这令我走投无路悲愤难当。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这差事对我来说几近于受虐。我企图苦中求乐,黑烟过处,眼泪却

止不住地吧嗒吧嗒坠落,让许多路人误解我正在祭奠先人,孝道可嘉。后来我终于给自己找

到一个乐子,我把自己幻想作秦始皇手下的焚书一吏,这让我在恼怒之外更有一种历尽沧桑

的使命感,我把一张又一张A4纸恶狠狠地扔进烈焰里,从中汲取一些复仇的快意。


这时我看见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中年汉子,我没有在意他的存在,但5分钟后我不得不认

真打量他,因为他一直站在那里定定地瞧着我,一动不动。我不认为我做了什么稀罕的事情

能留住他的视线,事实上我只是眼泪汪汪地把纸往火里愤然砸去。我留意到他是一个普通的

货郎,穿着土得掉渣但是干干净净的青布衫子,肩头上挑着担子,担子里放了梳子镜子皮筋

此类的零碎玩意儿。他的注目礼令我严肃审视自己,除了泣而无声外,我找不到多余的醒目

之处,稍有头脑的人都能猜到我只是被烟子熏到了,仅此而已,我想不通他的好奇是从何而

来。


于是我不管他,继续往火里愤然砸纸。这人看上去30来岁,弓着腰,满脸的皱纹,总之

横竖不像个歹人。我对他丝毫也没有戒心,只觉得他脑壳似乎有点shot。在其后的半个多小

时里我们保持这样令人惊异的僵持,我恼怒地机械地不停地烧纸,他站在原地安安静静看着

我,我猜我们彼此都含有浓厚的兴趣但又羞答答地欲语还休,至少我是如此,我甚至开始怀

疑他是一个偷了别人担子挑着玩的沉默的疯子。


然后,我大吃了一惊,他冲我走过来,后来我意识到这是因为我的烧纸工作明显艰巨而

漫长,这让他终于失去了耐心。看着他走来的时候我茫然不解,手足无措,他走过来,停在

火堆旁,我无法再假装漠然于他的存在,只好抬眼直视。这是我第一次和他照面,他脸上的

皱纹远远多于我刚才的一瞥,沟壑纵横的眉宇之间却看不见多少愁苦,我怀疑我看错了,但

他的确是微微地笑着,略带点胆怯和不好意思。


“那个,那个,那个,你不要的话,能不能给我?”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没烧完的纸堆边落着一张破旧的角票,那是一毛钱,甚至

还缺了一个角。


“你拿去吧。”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


货郎捡了那一毛钱,对我道声谢,欢喜地走开。我看着他把钱在膝盖上蹭了又蹭,然后

小心翼翼地,心满意足地塞进怀里。他挑着担子佝偻远去,我继续烧纸,却少了两分愤然。

我的心态陡然间平和了下来不再怨气冲天,我想,也许,我的处境并不算那么糟糕,也许。


这样的想法很快在狂笑声里蒸发无踪,那是当大堆资料终于烧光的时候,所有的同事一

手指着我的脸,一手使劲地捂着肚子。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FROM: 162.105.92.182]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