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莎-卢森堡:阶级的专政,不是一个党或一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罗莎-卢森堡:阶级的专政,不是一个党或一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9:45:13

<ASCIIArt>

发信人: bigpen (刀板上的良心), 信区: SIS

标  题: 罗莎-卢森堡:阶级的专政,不是一个党或一个集团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Wed Mar 28 21:55:10 2001) , 站内信件


罗莎-卢森堡:阶级的专政,不是一个党或一个集团



与其说马克思的思想与斯巴达精神有什么联系,还不如说马克思对斯巴达精神有着本能的反

感,正如他对普鲁士的极端厌恶一样。马克思说:“集中制的组织对秘密团体和宗派运动是

极其有用的,但是同工会的本质相矛盾。即使这种组织是可能存在的--我说它根本不可能

存在--,那它也是不适宜的,至少在德国是这样。这里的工人从小就受官僚主义的训诫,

相信权威,相信上级机关,所以在这里首先应当培养他们的独立自主精神。”同样,卢森堡

在民主集中制的问题上同列宁就有着明显的分歧。她主张工人阶级的斗争应该是自发性的。

她主张无产阶级应该继承资产阶级包括议会民主在内的一切必要的遗产。她主张绝对的自由

,包括给反对派以真正的自由。她认为所谓自由就是反对的自由,没有反对的自由就没有真

正的自由。 


顾准沉醉于统治历史,他从不关心反抗这一统治的另一方面的历史,另一种历史。斯巴达是

奴隶主的统治,而实际上,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同盟”是与另一种历史相联系,不是与

统治的历史,而是相反与反抗统治的历史建立了联系:这不是奴隶主的历史,而是奴隶们的

历史。与顾准想当然的误解相反,斯巴达克是古代奴隶起义的英雄的名字。也就是说,德国

共产党的理想是为了推翻现代的奴隶制--资产阶级的垄断制度。被顾准所倾心的资产阶级

民主政权杀害的这位伟大的妇女卢森堡,她与顾准对于共产主义的理解相反,一方面她认为

必须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因此,她坚决拥护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她说:“他们的

十月起义不仅从实际上挽救了俄国革命,而且也挽救了国际社会主义的荣誉。”另一方面她

在对于民主的看法上和列宁又完全不同。她说:“当然,任何民主机构都有它的局限性和缺

陷,这恐怕是人类设立的一切机构都有的。只不过托洛茨基和列宁找到的纠正办法即取消一

切民主制却比这一办法应当制止的坏事更坏,因为它堵塞了唯一能够纠正社会机构的一切天

生缺陷的那一生机勃勃的源泉本身,这就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的、不受限制的、朝气蓬

勃的政治生活。”“自由受到了限制,国家的公共生活就是枯燥的,贫乏的,公式化的,没

有成效的,这正是因为它通过取消民主而堵塞了一切精神财富和进步的生动活泼的泉源。(

证据:1905年和1917年2月-10月)那时是在政治方面如此,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经济和社会

方面。全体人民群众必须参加国家的公共生活。否则社会主义也将是十几个知识分子从办公

桌下令实行的,钦定的。”她说:“列宁和托洛茨基的理论的根本错误恰恰在于,他们同考

茨基完全一样,把专政和民主对立起来。……考茨基当然决心维护民主,而且是资产阶级民

主,因为他是把资产阶级民主看成社会主义变革的代替品。相反,列宁和托洛茨基决心维护

专政而反对民主,从而维护一小撮人的专政,也就是资产阶级模式的专政。这是对立的两极

,二者同样都距离真正的社会主义政治很远。如果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权,它永远不能按照考

茨基的善意劝告,在‘国家不成熟’的借口下放弃社会主义革命而仅仅献身于民主,他们这

样做就不可能不是背叛自己,背叛国际,背叛革命。它恰恰应当并且必须立即劲头十足地、

不屈不挠地、毫无顾虑地采取社会主义措施,也就是实行专政,但这是阶级的专政,不是一

个党或一个集团的专政,这就是说,最大限度公开的、由人民群众积极地、不受阻碍地参加

的、实行不受限制的民主的阶级专政。……我们从来不是形式民主的偶像崇拜者,这不过是

说,我们始终把资产阶级民主制的社会内核同它的政治形式区别开来,我们始终揭露形式上

的平等和自由的甜蜜外壳所掩盖着的社会不平等和不自由的酸涩内核--不是为了抛弃这个

外壳,而是为了激励工人阶级,叫他们不要满足于外壳,却去夺取政权,以便用新的社会内

容去证实这一外壳。如果无产阶级取得了政权,它应当制造社会主义民主制去代替资产阶级

民主制,而不是取消一切民主制,这是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是啊:专政!但这一专政

是在于运用民主的方式,而不是在于取消民主,是在于有力地、坚决地侵犯资产阶级社会的

既得权利和经济关系,没有这种侵犯,社会主义革命就不能实现。但是这一专政必须是阶级

的事业,而不是极少数领导人以阶级的名义实行的事业,这就是说,它必须处处依靠群众的

积极参与,处于群众的直接影响下,接受全体公众的监督,从人民群众日益发达的政治教育

中产生出来。”卢森堡指出:“如果布尔什维克没有受到世界大战、德国占领和一切与此相

关的异常困难的可怕压力,布尔什维克肯定完全会这样做的,而这种困难必然要使任何充满

最良好意图和最美好原则的社会主义政策遭到歪曲。”卢森堡富于历史预见地指出:“在俄

国只能提出问题。问题不能在俄国得到解决。” 

节选自 风与旗:90年代的阅读 旷新年

   


 

新青年http://newyouth.tongtu.net/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FROM: 162.105.49.178]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