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抗议世贸目击记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西雅图抗议世贸目击记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9:45:14

<ASCIIArt>

发信人: bigpen (刀板上的良心), 信区: SIS

标  题: 西雅图抗议世贸目击记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Wed Mar 28 21:56:42 2001) , 站内信件


西雅图抗议世贸目击记




              威廉·韩丁   


    我和吉恩、凯西(笔者的姐妹--译注)于十一月二十八日来到西雅图,准备参加抗议

世贸的活动。我们在那里和来自菲律宾的五位朋友会合,他们包括卡罗林和农民协会的 拉菲

尔·马里亚诺,他们正在西雅图的菲律宾社区中心做工作,这个中心是“人民大会” 的总部

,这是一个由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组成的民间组织,其中还包括来自南韩和日 本的代表

。见到他们真是太好了,他们热烈欢迎我们。二十八日、二十九日晚上我们都在 一起,参加

会议、大型集会和晚会,三十日则和他们一起游行到西雅图市中心,和工会的 游行队伍汇合

。   


    三十日是不寻常的一天,反世贸组织的队伍占领了市中心,这特别让警察、市长和华 盛

顿州州长惊恐。前来抗议的人群有三种不同的成份:人数最多的是劳工、环境保护者和 推动

社会正义的组织的代表,总数大约有四万人,他们行进着,唱着歌曲,喊着口号,发 表演说

。我们也包括在这支队伍当中。其次有数千名直接行动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参加者, 他们用身

体占领所有的围绕着会议中心的主要十字路口。他们一圈圈地坐着,有六到八个 人的纵深,

这样就堵死了这一地区的全部主要大街的通道,警察十分震惊。   


    在这些人之外,有一个小集团,大约30个蒙面的人,都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防毒面具 ,

拿着硬质工具,他们一早来就砸碎窗户,破坏了盖普时装店(GAP)、耐克鞋店、麦当劳快 餐

、雄星咖啡馆和一家大银行的店面。奇怪的是,这些破坏者既不留下姓名,也不喊口号 ,也

没有拿什么标语,而只是扔下一些带圆圈的“A”——记者说这代表“无政府主义” 。当他

们在砸东西时,警察什么也没做,而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当有人问警察为什么 不反应时

,警察说他们不能离开指定的岗位,或不能放弃正在执行的为大会代表团和主席 保安的任务

,说他们就要来了。带面具的人们嘲笑游行者缺乏革命精神,说他们背叛了工 人阶级,怂恿

他们一起来砸东西。   


    我当时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会不会是某种预先安排好的挑衅呢?也许就是警察授意 的

,以便给整个抗议活动造一个坏名声。为什么恰恰是这些穿黑衣服的、不报姓名的人们 ,砸

窗户、放火烧垃圾箱,却没有留下任何声音、任何政治纲领呢?为什么警察只是在一 旁看着

破坏活动逐渐升级呢?参加直接行动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参加者并未使用暴力。他们 只是静静

地阻塞着城市的整个心脏。手足无措的警察无法疏通街口,随着时间的推移,变 得越来越粗

暴。他们开始用催泪瓦斯榴弹、辣椒粉末炸弹、橡皮子弹和击晕枪。大约下午 四点左右,当

我们在派拉蒙剧院附近被驱散时,第六大街,第五大街,和第四大街变得象 战场一样。击晕

枪在嚣叫,催泪弹在咝咝作响,瓦斯和垃圾燃烧的烟雾一起形成一道道烟 柱。这些原被商店

用来放垃圾的钢制垃圾箱被掀翻在地,抗议者或是带面具的人把它们从 背后的小巷推出,推

翻在大街上,然后用火把它们点着了。这一时刻最值得注意的事是抗 议者变得多么勇敢和顽

强。当催泪瓦斯罐扔到他们身旁,毒雾一层层包围着他们时,他们 只是弯下腰,用湿布捂着

脸,相互间紧紧靠在一起,却拒绝让出地盘。击晕枪炸响时听起 来象加农炮一样,但没有人

恐慌,甚至被弹壳击中者都没慌。一些人很快学会了拣起催泪 瓦斯罐,在它们仍然在喷出毒

气时,扔回给警察。   除了占领着十字路口的抗议者外,街道上挤满了无数前来参加而不

是离开游行队伍的 人。他们到处走走看看,有些人加入了行动。当阻塞者坚守阵地时,游动

的人们潮水般地 涌动着,警察的进攻逼近了,他们就走开,警察一退他们就回来。我们也大

致和他们一起 移动。   


    整个市中心就象是典型的城市游击战的战场。随着太阳落山,这一景象变得更加壮观 了

,火焰在发光,爆炸闪烁出白光,气体和烟云间歇明灭。随着雷声传来,天暗下来,下 起了

雷雨。   我们三个人对催泪瓦斯特别敏感,吉恩的视力不好,凯西戴着隐形眼镜,而我则

是由 于心脏缺氧,冠状动脉工作不好。   


    一些阻塞街道的组织指派一些人向群众演说,以鼓励其他人加入他们。当我们正通过 一

个十字路口时,阻塞的队伍正在形成,一个年轻人向我们走过来。   


    “我们需要志愿者,”他说,“这里是战斗的心脏。成功还是失败在此一举。和我们 一

起坚持,我们将能挺过去。”   


    但我们知道自己无法对付催泪瓦斯,因此没有响应。我们和最热闹的地方总是保持一 段

安全的距离,至少离开半个街区,通常是一个街区。但很难说战斗会移向哪个方向,至 少有

一次,巨大的人流涌向我们这个方向,我们被挟裹着奔跑,淹没在其中。凯西努力为 吉恩引

导,因为她看不见自己的路。我们吸了一口催泪瓦斯,但我们这个方向并不多。   我们追

踪事态发展的方法是拦住从人群密集处跑出来人,问他们那里的情况。一位脸 上被辣椒粉末

烧灼着的年轻人说,他正在找水喝。我们问他有没有看到橡皮子弹。他从口 袋里掏出一个:

“这就是打在我肩膀上的那一枚。”他说。这粒子弹大约有弹子那么大, 看是去是用硬橡皮

做的。他告诉我们一位妇女被击晕枪的弹壳击中头部。我们看到另一位 男子被扶着躺到街上

。必须有两个人扶着他,他才勉强能走。他的腿被什么东西猛烈地击 伤了。后来我们看到消

防人员检查了他的膝盖,并把他抬上了担架。   


    进行公民不合作运动的人们原以为他们会被逮捕、带走。然而,警察却早就决定好了 实

行驱散策略。警察不是把这些人们拖进警车,而是用所谓的“非致命武器”攻击他们。 这真

的把抗议者和旁观者惹火了。他们感到这种攻击是无端的挑衅,从而以更坚定的决心 作为回

应。我想使用“非致命武器”是一个大错误。警察对示威者首先使用暴力,这就把 斗争大大

地激化了。  


   当局的确低估了他们的对手,他们还以为一点催泪瓦斯、辣椒粉末、橡皮子弹和击晕 枪

就能扫清街道。当这些不起作用时,他们恐慌了。他们失去了对城市的控制。他们在人 数上

被压倒,在策略上又笨拙,他们毫无希望,找不到解决办法。市长先前拒绝州长提供 的帮助

——动员国民警卫队,这时却宣布紧急状态,最终还是请求州长出动国民警卫队。 但这在三

十日也根本不起什么作用。警卫队直到十二月一日才出现,这时抗议者的数量虽 然少了,但

他们的热情却更大了。   


    抗议前夕的二十八日晚上,我们在菲律宾社区中心曾看了一部电影,它是由加拿大蒙 特

里尔的一个组织制作的,内容是有关早些时候在蒙特里尔世贸会议上的公民不合作运动 。抗

议者堵住了一幢大楼,世贸组织的领导人们正在那里开会磋商多边投资协议(MAI)。 电影

主要是关于如何准备非暴力行动,这一组织在精神和物质上都作了准备,对那些实地 堵塞大

楼入口的人以及那些后援服务的人加以训练。每个受训人自己决定他们将在其中所 起的作用

,有些人只是在最后一分钟才决定亲自加入堵塞行动。在电影中,警察仅需要对 付一百来号

人,他们逮捕或拖走示威者,的确是相当粗暴,但这与我们在西雅图看到的那 一幕完全不同

。在西雅图,警察采取的方法是驱散而不是带走,瓦斯和辣椒气雾混合着垃 圾烟雾,击晕枪

的爆炸和催泪瓦斯的扑扑声和咝咝声此起彼伏,辣椒气罐蛇行蚁走滚过大 街。看到阻塞者面

对西雅图警察的“非致命武器”的火力而能很好地坚持住,我们得出结 论,某种和蒙特里尔

那次相似的准备训练一定在西雅图会议前出现过,且不只是数以百计 ,而是数以千计的年轻

人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   


    舆论界权威人士正在用“心中倾慕六十年代的激进者”,或者“对国际主义发起攻击 的

保护主义者”来一笔勾销今天的示威参与者。然而,诺米·克莱因却在纽约时报上撰文 说:

“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有国际头脑的、最有全球联系的运动。——当抗议者呼喊着 全球化

的罪恶,他们大多数人并不是呼吁回到狭隘的民族主义,而是要求全球化的领域有 所扩大,

要求贸易应该与民主改革、提高工资、劳动者权利以及环境保护相联系。——这 是诞生于无

政府性质的因特网上的第一场运动。这里没有自上而下的等级,没有普遍公认 的领袖,没有

人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这场抗议运动真正反对的是跨国公司,而不是反 全球倾向,它根

植于针对耐克鞋的反血汗工厂运动,谴责皇家荷兰壳牌石油在尼日利亚违 反人权的运动,以

及在欧洲反对蒙桑托公司的基因工程食物的运动。”   我想克莱因这一点是说对了。看看

一本小册子上所列的支持这次抗议的组织名单:   


民主联盟   


争取民主行动的美国人   


美国土地联盟   


各州绿党协会   


野生动物保护者   


五十年足够了网络   


地球之友   


国际卡车驾驶员兄弟会   


农业和贸易政策协会   


太平洋环境和资源中心   


开端中心   


公共市民   


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   


GBGM卫理公会联合教堂妇女分部   


妇女争取和平与自由国际同盟   


    吉恩刚刚打电话告诉我,说从马萨诸塞州林恩市来的工会工人对那一小伙打碎窗户的 人

非常生气,因为舆论几乎完全集中关注暴力,却忽视了工人因工厂迁移而失业的忧虑。 但是

他们的工会当然是克林顿所看中的“驯服的”组织之一,克林顿指望着他们去支持他 的主张

,即工资问题和童工问题必须得到整体考虑。这是许多第三世界国家所拒绝的,他 们认为这

只是歧视他们产品的又一阴谋。这和我有关蓄意挑衅的观点很吻合,因为暴力活 动不仅抵消

了工会的声音,而且抵消了不同组织的所有声音。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反对世贸组织的一个非常广泛的联盟在全球各地发展起来。 来

自马萨诸塞州林恩市的工会工人毕竟是在林恩市的通用电气公司工厂里代替美国电气工 人工

会的“红色诱饵”工会,我们的朋友斯蒂夫当时是那里的一名组织者。那次选举充满 着“红

色恐慌”,这使斯蒂夫失去了工作,研究起公共卫生,成了公共卫生部门的一名管 理者。然

而,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我们在这里与一个菲律宾的革命组织一起游行,和电 气工人工会

在同一个游行队伍里,共同抗议美国跨国公司统治世界,因为跨国公司正在国 内外威胁成千

上万人的生计。几年以前,谁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我们几年前在菲 律宾苏比克湾游

行时,谁会想到,卡罗林和拉菲尔以及我们队伍中的其他人现在能和我们 一起在一个美国城

市的大街上肩并肩地游行。这真是太好了。


http://redflagsh.myetang.com/leftwing/xiyatu.htm上海红旗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FROM: 162.105.49.178]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