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之二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之二

创建人:Rosicky

最后修改于 2002-12-25 15:23:30

<ASCIIArt>

发信人: dapimei (松卿竹友), 信区: SIS

标  题: 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之二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2年10月14日20:26:40 星期一) , 站内信件


    第二种理论与第一种完全相反,代表人物是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森,他很精辟地

阐释了该理论。他最新的著作是2002年的《大国政治的悲剧》。前述“民主的和平”理论有

个假设,就是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对内的制度,比如一个国家对内是集

权的,那么对外就是扩张的;如果一个国家对外是民主的,对外就是和平的。而米尔森则论

证说,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即使不是完全,也在很大程度上与其对内制度无关。为什么是这

样?过去一直认为,国家之间的国际法则意味着,一个国家必须关照它自己的国家安全和利

益这在西方叫作传统的现实主义的国际关系法则。换言之,国家会寻求一种国际关系中的权

力的均衡,而不愿意看到在国际关系中有一个国家成为主导。米尔森教授异常激烈地批评这

种传统理论。他的论点是,仅仅为了一个国家的生存,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寻求权力的最大化

,因此就不会有一个权力均衡的机制。这就是说,国际关系中的基本格局是,每一个大国(

对“大国”的概念,米尔森教授有自己的定义,如根据工业化水平、经济实力等)为了自身

的利益必须要寻求国际关系中的霸权。


    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因为没有一个大国能够知道究竟那个所谓“安全”的边界在哪

里?有多大的范围,要达到什么程度才能够称得上安全,因此它必须追求最大范围的霸权;

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没有一个大国或国家能够预见到在未来一二十年内另外哪个国家也会

变得强大。举一个例子,美国目前当然是最强大的,但即使是它也无法预期在今后二三十年

内它仍然一定是最强大的,它无法知道中国、欧洲或其他力量是否也开始变得强大起来。因

此,生存的唯一保证,不是国家间的权力均衡,而是一个国家对其他国家的霸权。这里引用

他的原话:“既然谁也不能确定,对于今天和明天来说,究竟多大的权力是足够的,那么对

于大国来说,最好的保证它们的安全的办法,就是取得霸权地位。”他的理论基础是根据霍

布斯关于国家内部的权力关系的一个理论,将之延伸到国家之间的权力关系上。霍布斯的观

点是,既然一个人的权力正好是对另一个人权力的制约和抑制,因此权力本身就要不断扩张

,要超越另一个人的权力,这样权力才能一直不停地通过权力得到保证。由此,米尔森教授

得出的理论是,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换言之,国际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侵略性、扩张性的

,所有的国家从它们的国际关系的性质本身来说,都在寻求霸权地位。大国间爆发战争的可

能性在很大程度上是被核武器抑制了,但没有被核武器所取消,大国之间的战争在二十一世

纪还是非常可能的。米尔森的著作具有对过去二百年间欧洲主要国家、美国、日本战争和历

史的宽阔视野,而这种视野在上述第一种“民主的和平”理论是非常欠缺的,“民主的和平

”理论显得非常单薄,它缺乏历史的深度。米尔森的著作很尖锐,指出美国的扩张性绝不是

最小化的。这里再引他的原话:“美国在19世纪有着殖民主义和不平等地向外扩张的记录。

美国人今天当然不这样看待自己的历史,但他们唯心主义的一套历史言说实际遮盖了美国权

力如何野蛮地成长起来的过程。”他还说:“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在通常情况下

当然要通过联合国来推行其政策。”但是当在联合国那里通不过的时候,美国就会置联合国

于不顾,用别的办法来推行其政策。”


--

    我已习惯了别人眼中的冷漠,习惯了看自己被月光洒在地上那桀骜不驯的影子,习惯了

在淅沥冬雨淋漓于窗外的小屋里慢慢忘记自己。让别人忘记自己的名字是如此幸福,属于痛

苦的幸福,——

    黑暗中我孤独而骄傲地飞舞!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