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E和建构主义 re:请教IPE的八大理论都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IPE和建构主义 re:请教IPE的八大理论都

创建人:xiaolizi

最后修改于 2009-01-05 17:14:41

<ASCIIArt>

发信人: westlion (犯强汉者 虽远必诛), 信区: SIS

标  题: IPE和建构主义 re:请教IPE的八大理论都是什么?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01月29日11:05:27 星期六) , 站内信件


IPE和constructivism有没有关系,这个要从IPE和constructivism的metatheory说起。


IPE不难理解,就是positivism的,是一种纯empirical的东东。constructivism的metat

heoy却是beyond positivism,是反positivism。建构主义采取的是holism,它的基础是

ontology。而ontology和empiricism是水火不相容的,近代西方哲学就是一直在ontolog

y和empiricism争论的。几百年的争论结果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Wendt的雄心很大,企图在positivism和beyond positivism建立一个桥梁,但是结果肯定

是失败的,因为几千年的哲学难题不是他能解决的。因此他只能偷换概念,弄出了一个不

伦不类的模式出来。在理论界,很少说constructivism theory,更多的说是contructiv

ist perspective。


因此肯定不会存在IPE的constructivism的范式。上面的解释可能玄而又玄,这么说吧,

IPE其实就是经济的政治解释,一切都是可以通过经验验证的,谁能建立一个“观念经济

”然后再来一个“政治解释”?如果存在一种所谓的constructivism的IPE,肯定是不懂

constructivism,或者就是哗众取宠。用Kuhn的语言就是“范式的不可通约性”,这个是

根本不用争论的事实。打个比方,谁能否建立起一个“能力守恒定律的基督教解释”?如

果有IPE的constructivism的范式,就如存在“基督教能量守恒定律”一样。不觉得是一

个joke么?呵呵


理论的功能是“解释”和“预测”,建构主义的预测是建立在一个凭空描述的“霍布斯文

化”—>“洛克文化”->“康德文化”的发展基础上。而constructivism是一个连现实都

不能解释的“理论”,它怎么可能去预测什么呢?constructivism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解

决国际政治中的 “不确定性”(uncertainty)。而uncertainty是导致战争的根源。Wen

dt显然明白这一点,但是他没有能力(任何人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将一个beyond positi

vism的东东拉回positivism中来。


因此,现在Wendt解决这一困境的方法是借助于量子力学的基础概念即薛丁萼方程,即单一

基本粒子的运动方向是uncertainty的,但是应用统计学原理可以计算出一个总的运动规

律。Wendt的这种借用是很聪明的一种deductive方法,但是这个方法的本身是empirical

的,是反ontology的。他现在陷在这样一个困境中根本没办法走出来,这也就是近几年c

ontructivim一直没有发展的原因。Wendt很聪明也很虚伪,他明明知道constructivism是

normative的,但是他尽量避免用“it were, 或者should be”之类的词,但是谁也不

是笨蛋,这种文字游戏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一点上,不懂Waltz,不懂Popper和Kuhn,就

根本不懂Wendt。



个人认为Wendt学说中能称得上是国际政治的就是“security community”,可是这个概

念早就出现了100多年,早就被BOP所取代,按照Wendt现在的研究,他的security commu

nity肯定又要回到BOP上,唯一的成果也要夭折。


国内现在的研究很有趣,以为抓住了时髦的东西就是抓住了理论前沿或者占领“学术制高

点”。看着几个新鲜名词就以为是学术前沿,就敢用。人大一位学者还没有搞清楚建构主

义是什么东东就写了一本什么《国家利益的建构主义分析》,看似学术成果,其实他根本

不清楚ontology和empiricism的区别,用上海话就是“捣浆糊”。这一点上,秦亚青老师

最扎实,他是国内最懂constructivism的学者,他的态度就是踏踏实实的做基本介绍,他

都没有敢去弄一个“什么什么的建构主义分析”。我也认为constructivism是一个先天畸

形的新生婴儿,可以慢慢去看它的发展,不要去扼杀它。但是企图让这个先天畸形婴儿去

打仗,去工作,或者寄希望去打仗去干成人的活是根本不可能的。



也许我不对,或者理解错了。但是我很欣赏Stephen Walt墩墩告诫:“One reason is t

he tendency for recent works to rely on increasingly heroic assumptions, whic

h render these models both impossible to test and less applicable to importan

t real-world problems”,这些花活就是“a prolix and self-indulgent discourse t

hat is divorced from the real world.”


当国内一些研究在跟时髦的时候,美国现实主义研究已经在悄悄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米

尔斯海默不用说了,像沃尔福斯等一批年轻的学者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布什的

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沃尔福斯等学者的研究基础上。为什么现实主义是常青

树,就是不玩花活,不故弄玄虚,扎扎实实做empirical研究,一切从知识的原点即现实

出发,最后又落脚到知识的原点。这才是做学问。





-------------------------------------

发信人: kindy (逆风飞洋), 信区: SIS

标  题: Re: 请教IPE的八大理论都是什么?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01月28日22:15:48 星期五), 转信



IPE究竟有没有constructivism范式?

其实我以前跟你一样表示怀疑

王正毅老师的书以IPE的建构主义转向作为结尾

而北大另外一位老师(在kaztenstein手下拿的Ph.D)

一直都将建构主义当作IPE的一个主要范式来讲

甚至在私下里谈到90年代IPE这个学科之所以没有什么大的进步

关键是对建构主义的兴起关注不够(但我个人还是认为IPE应该坚持理性主义的方法)

当然,对于师兄的观点,我倒愿闻其详.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 修改:·westlion 於 01月29日11:25:14   修改本文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