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金融寡头的"发家之道"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俄罗斯金融寡头的"发家之道"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9:45:30

<ASCIIArt>

发信人: drum (安塞的鼓), 信区: SIS

标  题: 俄罗斯金融寡头的"发家之道"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1年03月30日17:41:10 星期五), 站内信件


作者:佚名    

 

俄罗斯金融寡头的"发家之道" 

 



  一直以来,不少人认为"俄罗斯金融寡头"是因其将私有化证券集中到自己手里,或

者说作为中介投资者的基金会(投资公司)控制了大量的证券的结果。然而,实际情况

却不是这样。


  以人人有份的证券分配方式进行的"民主私有化"或"大众私有化"有许多缺陷,如这

种方式没有给企业带来新的投资,也不能给国家创造"私有化收入",股权过于分散不利

于改善企业管理,以及由于信息不对称,人们即使持有等值的私有化证券,也未必有了

平等的投资机会等等。但要说它有利于形成寡头,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因为,东欧各国多少都搞过"民主私有化",其中如捷克的证券私有化比俄罗斯的比

重更大,波兰没搞过全国统一的大规模证券分配,但也在企业中实行职工持股的"民主私

有化",但这些国家都没有出现俄国式的寡头。而且,就算是证券私有化真导致了产权集

中于寡头,人们对它的主要批评,即股权过于分散不利于企业管理,不就不存在了么?

然而实际上,这种抱怨在俄国至今也没有消失过。


  不仅如此,大量的事实也证明了俄罗斯金融寡头的崛起并不是证券私有化的结果。


  首先,证券私有化的结果是产生了6000多万股民。一份调查显示:约有45%的受调查

者用自己的证券购买了企业或投资基金的股票,而把证券卖掉的为31%。另一份材料称,

约有40%的居民以证券直接购买了股票,25%-30%的居民把证券委托投资基金代理投资。


  其次,据有关资料,在证券私有化结束时,全俄工业企业50%的股票由职工掌握,企

业领导人则只有5%,后来股权出现集中趋势,到1997年工人与企业领导持股之比已分别

为20%和18%。然而对于常受到"股权分散不利于改善经营"之批评的证券私有化来说,这

样的集中未必是负面的。重要的是:这种集中与所谓的"寡头化"完全是两回事。


  第三,据世界银行1996年调查,在证券私有化终止两年后的该年,俄罗斯大中型国

有企业以证券私有化方式改造的份额只有11%,而捷克达到50%,立陶宛60%。而且俄罗斯

拿出来"分"的大都是一些亏损或濒临破产的包袱企业,这与捷克的做法也相反。


  第四,大中国企以出售给外资的方式私有化的比例,爱沙尼亚为60%,匈牙利40%,

俄罗斯为0%;而出售给"管理者和职工"即所谓"自己人"的比例,捷克与蒙古为0%,匈牙

利为2%,俄罗斯则高达 55%。可见,俄罗斯私有化的基本做法根本不是什么证券私有化

,而是"自己人购买"。


  从以上事实不难看出,证券私有化最后成了个"骗局",根本不是"分"下去的资产落

到了少数人手里,而是国家根本没把资产按原先允诺的"分"下去。


  由此可见,没有一个金融工业集团是通过集中了私有化证券用以购并企业的方式形

成的,甚至不是以这样的方式起步的。与证券私有化相联系的投资基金虽然弊病很多,

但全俄600多家投资基金没有一家发展成了寡头。相反,大批基金是被那些以非证券私有

化的方式建立起来的金融工业集团挤垮的。由证券私有化向货币私有化的转变,表现之

一就是民间基金会的衰落与国家特许的银行--企业联合体的兴起。货币私有化一开始,

俄国股市便出现了寡头行业股票大涨而基金会股票下跌的局面。如燃料业(即寡头控制

最力的行业)股票平均价格从1994年3月底到9月底半年内涨了1160%,有色金属业涨了58

0%,银行业也涨了110%,而投资基金却跌了10%。


  事实上,俄罗斯的金融工业寡头全都是在私有化方式由"全民均分"转向"双方交易"

、亦即由证券私有化转为"货币私有化"之后形成的。形成的途径并不是什么私有化证券

的买卖与集中,而是在民主政治转为"新权威主义"的背景下,有人利用国家权力把那些

当局不愿"分"给老百姓的资产通过权钱交易直接转入权贵的手中。其具体形式有:


  1.全权委托银行制,即国家中央银行把预算拨款、税款"委托"权贵公司管理,受委

托者便利用国家款项"空手套白狼",进行投机与放贷。寡头们依靠这种特权从事的实际

上是中央银行的金融业务。


  中央银行以低利率从国家预算中拨款给他们去经营,而他们则按商业银行的高利率

贷出这些资金,仅此一项便可无风险地获得100%乃至更高的利润。据说这些寡头银行在

资本市场上炒作的"自有资金"90%都是以上述方式来自预算的无偿赠与。在紧缩银根、资

本极度稀缺的状况下有了这等特权,寡头们怎能不"暴发"呢?


  2.抵押拍卖,私有化进程改"分"为"卖"后,俄政府接受波塔宁(后来的七寡头之一

)建议,以抵押拍卖形式处理大型企业。其方法为:寡头银行贷款给政府以弥补预算赤

字,而政府以国企控股权作抵押,3年后政府还贷,即可收回控股权,否则这些股权即归

贷款者。由于这是一种"内部人交易",外资与民间(包括民间基金会)不能竞争,再加

上抵押价低于拍卖价,因而这种做法等于半卖半送,成为寡头们占有国有资本的捷径。


  3.国有股份委托经营制。抵押拍卖不仅使国有资产在抵押期满后廉价易主,而且在

抵押期间经营权也控制在国家特许的"自己人"手里。除了抵押制以外,这一时期国有企

业与股份制企业中的国有股也普遍以类似承包制的方式委托私人(通常也是"自己人")

经营。于是借国家之鸡下私人之蛋、甚至杀国家之鸡取私人之蛋这种典型的"承包综合症

"也蔓延开来,并成为寡头资本成长途径之一。


  显然,以上几种途径都与"证券私有化"没有什么逻辑联系,倒是与权力集中、难以

监督的旧传统密不可分。


  俄罗斯的寡头们根本不是把已经"分"给了大众的国有资产重新集中到自己手里,而

是运用权力径自把没有"分"下去的国有资产攫为己有。如果说对于"分"到手的私有化证

券老百姓还有权把它"换了酒喝",那么对于那些没有"分"而直接被寡头控制的资产他们

就连这点权利也没有。

 

  

      《世纪中国》(http://www.cc.org.cn/) 上网日期 2001年01月19日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