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壤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平壤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8:15:22

<ASCIIArt>

发信人: renyz (老而不死), 信区: SIS

标  题: 平壤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Wed Feb 21 15:29:07 2001) , 转信


一个英国医生眼里的平壤

【作者:uso 电子邮件: 时间:2000.09.20 18:30:06 】

一个英国医生眼里的平壤 

寒山 

  安东尼丹尼斯是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英国医生,他曾经在非洲的坦 

桑尼亚为当地人服务,观察了殖民主义的瓦解。1989年当世界共产主义阵 

营解体时,他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目击历史性巨变的机会,于是从那 

年四月到次年一月,他访问了五个共产党国家,最让他难忘的是北韩之行 

。 

  丹尼斯去北韩是参加那年在平壤举行的世界青年和学生节,这是每四 

年一次由社会主义国家轮流举办的超大型宣传活动,主题是反美和歌颂社 

会主义。经济上由苏联阵营和主办国资助。这个活动吸引了很多在自己国 

家百无聊赖,想到另一个世界看看新鲜东西的西方左派青年。而且,这个 

新世界还把他们尊为上宾,让这些在自己的国家觉得无足轻重的人第一次 

感觉到自己的分量。虽然丹尼斯既不是学生也不年轻,但他曾为尼雷尔总 

统领导的坦桑尼亚服务过,而尼雷尔又是金日成的好朋友和崇拜者,这就 

使得英国代表团的组织者认为他是个可以发展的对象,破例吸收了他。 

  象许多第一次来平壤的外国人一样,丹尼斯刚开始也被这个城市庞大 

的建筑、宽阔的马路和整洁的外貌所吸引,他觉得整个城市就象是一个巨 

大的精心制作的纪念碑。但很快他就发现在这种庞大和秩序的背後,有著 

不难察觉的阴暗甚至恐怖。 

  平壤的街道很少有四条车道以下的,很多都是六条,当中最宽阔的是 

专门留给伟大领袖金日成和他的儿子亲爱领袖金正日的。平壤人不允许拥 

有自行车,更不用说有汽车了,而且除了少数路口,行人过街都必须走地 

下通道,因此宽阔的马路上见不到人影,只有穿著白衬衣蓝裙子脸上的微 

笑象戴著千篇一律的面具的女警察在指挥并不存在的交通。整个城市笼罩 

著一种不祥的死寂。当你发现在这个城市见不到任何残疾人的时候,这种 

不祥就更显得有点阴森森了。 

  平壤有很多大建筑,市中心有一座1000英尺高象是水泥火箭似的旅馆 

,共有105层,3000个客房。但很少有人来北韩旅游,这个旅馆客房只有百 

分之十的利用率。那麽为什麽要造这麽个庞然大物呢?答案是:南韩在新 

加坡造了一个103层的旅馆。如果这个理由听上去有点不可思议的话,下面 

两个例子或许能帮助神经正常的来访者理解这个国家的建筑业:平壤也有 

一座凯旋门,比巴黎那个高一米;献给金日成70寿辰的纪念塔比美国首都 

的华盛顿纪念塔也不多不少正好高一米。 

  丹尼斯一行被引导去平壤第一中学,这是个历史性的地点,因为伟大 

领袖来视察过两次。整个校园一尘不染,黑板象是从来没有用过,粉擦也 

是簇新的。电脑教室里排列著最新的日本产品,它们和桌椅就象是在商店 

的展示橱窗里那样漂亮。丹尼斯听到同行者中有人情不自禁地赞美道:"只 

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建设这么好的学校。"奇怪的是,他们在这个学校里并 

没有见到一个学生。丹尼斯他们又被引导到平壤妇保医院,这也是个历史 

性地点,因为它是在亲爱领袖金正日的关怀下建立起来的。这个医院和第 

一中学一样,陈列著最先进的设备,整洁得象是放在真空罐里,却没有一 

丁点被使用的痕迹,看不见医生护士,没有堆著药物和器械的手推车,更 

看不见病人。只有死寂。唯一到处能看到的是伟大领袖的巨幅画像:他身 

穿深蓝色风衣,背著双手站在盛开的樱花丛中,双眼眺望天堂,脚下是无 

数急切地向他伸出双手等待被拯救的芸芸众生。 

  平壤第一百货商店是又一个丹尼斯们被引导去参观的地方。这里的货 

架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压得吱嘎作响,每样东西都闪闪发亮,而且还有川流 

不息的顾客在货柜前倘佯。这和刚才参观过的没有学生的学校和没有病人 

的医院显然不一样。然而,丹尼斯很快就发现这不是个一般的百货商店。 

尽管顾客如流水,但只要你在某个柜台前停留一段,你就会发现从来没有 

人买东西。丹尼斯出门后,在门口停留了一会,立刻发现了一个秘密:很 

多从这个门口出来的人,又排著队从另一个门口进去了。他们就象一字不 

识的文盲被领进图书馆,呆呆地看著书架那样机械地在那一排排辉煌的货 

架前走过。丹尼斯不知道自己是想哈哈大笑还是嚎淘大哭,但他却知道自 

己看到了20世纪一个最阴森可怖的景象。 

  在北韩作家协会,丹尼斯们被安排和作家们见面。最富有个人创造性 

的文学活动在这个国家也象建筑一样整齐而有计划。他们被介绍说,北韩 

有500个作家,十分之一是妇女,他们全部属于作家协会,在金日成大学接 

受的写作训练。去年文学作品的产量是:50部小说、600个短篇小说和1000 

首诗。在北韩,只要按计划生产,作家根本不用担心作品会不会被出版社 

接受。这引起了外国代表团中青年文人的一片惊叹,而北韩作家则对他们 

外国同行必须在出版市场上挣扎求生表示怜悯。最後,北韩作家向他们赠 

送了他们的作品,有一出著名的歌剧,叫做《欢乐颂》,丹尼斯撇了一眼 

演出大纲: 

序曲:献给领袖的欢乐颂 

第一幕:幸福来自伟大的爱 

第二幕:有伟大的领袖的爱,我们多麽幸福 

第三幕:太阳照耀著人民的乐园 

第四幕:跟著领袖和党 

尾声:伟大领袖万寿无疆 

  这种让人脊背发麻的赞美诗也来自外国作家的笔下。参加世界青年学 

生节的代表们争先恐後地展现他们在本国被埋没的才华,将作品贴在指定 

的墙上。有个印度的英语教师吟道: 

空气是欢乐的 

建筑是宏大的 

那些为节庆作东的 

是伟大土地的人民 

在金日成同志天才的领导下 

一个新的太阳照耀著朝鲜 

每朵花都盛开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是一首歌 

一首力量之歌 

灵巧的人民 

比地球更伟大 

  从这些诗歌中,丹尼斯明白了为什麽他的同行者会倾慕北韩这样的国 

家:这是最没有才能的人对世界的一种报复。只有在最极端的独裁制度下 

,象这样的作者才有可能被称作诗人。 

  世界青年节的开幕式是宏大而令人难忘的。15万人(其中十分之一是 

外国人)汇集在一个巨型体育馆里,被整齐地划成方块,用旗子、彩带、 

鲜花和标语牌装饰著,各个方块进场的时间象军事行动一样准确。在等待 

伟大领袖到来的两个小时中--这种漫长的等待是为了创造一种日益急切的 

期待直至达到最高潮--人们欢呼著,歌唱著,数千人组成的方块轮番站起 

又坐下,有节奏地挥舞著手上高举著的东西,其效果就象风不断地刮过麦 

田。 

———————————————— 

【新语丝电子文库

 

------------------------------------------------------------------------------

--

【作者:uso 电子邮件: 时间:2000.09.22 20:46:53 】

两年前的朝鲜一日游(新) 共2篇 讨论区: News[ 时事新闻] 

[首] [尾] 返回 

------------------------------------------------------------------------------

-- 

作 者: 771118 (LOVE SHOO-鹏鹏) 2000.09.22 转贴 打包 回复 

---------------------------------------------------------------------- 

---------- 

两年前的朝鲜一日游(新) 

丁 成 

1997年,朝鲜发大水。那年11月我和我的同事(某报周末部)从丹东到朝鲜(34 

0元/一人)“一日游”,从上午8时到下午4时,在朝鲜的新义州和(旧)义州呆 

了8小时。中方导游只是将我们送上过鸭绿江的渡轮,交待我们别说是记者。在上 

船之前,咱这边就有不少叫卖“援朝食品”的,饼干﹑圆珠笔﹑口香糖之类,10 

来个同事,每人买了三五元钱的东西。我对叫卖者说,既是“援朝食品”,为何 

还叫我们掏钱买,我们不花钱帮你捎到朝鲜,行不?叫卖者只是笑笑不语。在上 

船之前,导游给我们一束鲜花,说这是献给金日成将军的。我们还特意选长的漂 

亮的张女,叫她拿着花。 

一上岸,就有两辆小车和一辆大车在那儿等着,大车是给我们坐的,小车是朝鲜 

安全部门的;我们坐好后,安全人员上车检查,一位安全人员就用生硬的汉语问 

坐在后面的女士李有没有人民币。事后得知此行主要是检查有没有摄相机和录音 

机,不应该查有没有人民币。显然,是在索要以中饱私囊。朝方导游兼翻译是个 

小伙,导游途中在上厕所时向我们部的部主任方某要了50元钱,当时情况是这样 

的——他没有明确提出来,只是对方某说,你有没有红塔山香烟,给我一条。不 

抽烟的方于是给了他50元钱。这是后话。 

两辆小车中间夹着一辆大车,向新义州的市中心开去。 

新义州街头干净﹑静谧﹑神秘。行人极少,偶尔见有骑自行车的和背包袱的老妇 

人。交警清一色是女的。我们第一站是金日成光辉业绩陈列馆,我们在安全人员 

的指引下,向金日成将军的塑像献鲜花。陈列馆毗邻火车站,大概火车班次也少 

,火车站前的人也少,穿着也是灰扑扑的。火车站和陈列馆前的广场分界很明显 

(有人值守)。我们不能上火车站去,赶火车的朝鲜人也不能进陈列馆前的广场 

。陈列馆内分左右两大部分,左是金日成将军的;右是金将军乃子——金正日的 

。在大厅里朝方解说员在介绍金正日时说:金正日在7岁时就多次视察我们新义州 

并指导工作(经翻译过来的原话)。在金日成将军馆里,有电影《卖花姑娘》的 

雕塑(当初多少中国人为它流泪,每放映一场嘘声大作,笔者也是其一),解说 

员领唱那支哀伤的名曲“卖花卖花﹍﹍”解说员在提到金氏父子时,两手掌向胸 

(如同咱们过去面对毛的大像片跳忠字舞的标准动作)。 

其后我们到鸭绿江宾馆,欣赏演出。女演员都很漂亮,一个个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男的呢?面色黎黑。同行的孙君﹑方君都有80千克以上,在朝鲜没有发现像他 

俩的胖子。演出是友谊演出(实际在我们每人340元的费用里),唱的歌曲有“农 

庄姑娘(拖拉机手)”还有中国歌曲“学习雷锋好榜样”。完后,与演员们合影 

。至此,那些“援朝食品”才派上用场,每与女演员合影后,给对方送一只圆珠 

笔或者一袋饼干。 

吃午饭(也在我们每人340元的费用里),两辆小车上的官员不与我们同桌,我们 

有8种菜,还有平壤出的啤酒,他们只有一盘菜。同行者说尝尝朝鲜酒,可是喝上 

一口再不想喝了。菜也是这样,朝鲜咸菜大家都吃了,其余的都没吃。即使如此 

,那导游还是叫我们慢慢吃,实际上是便于他慢慢享用。他会汉语,而他的两辆 

小车上的官员不会汉语,距咱们远,于是我们问他朝鲜哪些单位最好?他说管粮 

食的部门(这与咱们过去何其相似,在粮店商店在食品公司工作,找对象都比别 

人容易,如食品公司有熟人割肉就能占便宜)。 

中午吃饭后,乘车由新义州向旧义州开去。沿途是标语口号,朝文我们不懂,但 

是上面的金日成像我们认识,揣摸大概是“战无不胜的某某某思想万岁”之类。 

车很好,清一色日本车,驾驶舱在右边。路况却不好,泥土路。时时能看见一堆 

一堆的人在劳动。记得早晨刚上岸时,也见得很多人挤在一堆劳动——一把洋镐 

上栓两根绳子,一人把把,两人在前拉(笔者儿时在乡村参加过这样的“磨洋工 

”似的集体劳动),还见到了多年不见的牛车——一头牛拉着木轱辘车,我只是 

在儿时乡村见过这种车。 

在义州,我们又见到金日成将军乃父(启蒙教师)的不凡事迹。义州附近有个风 

景区,真是安静和干净。见有人来,树丛中有人出来摆上桌子,上有朝鲜银筷和 

花瓶等几样小东西。我们与两辆小车上的官员同行,实际上他们是监视咱们的— 

—不允许与当地朝鲜人说话。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我们是食肉兽动物园的参观者 

(坐在密闭的汽车里在动物间穿梭)。在山顶上(有个木亭上有汉匾)偶尔见朝 

鲜小孩,小子刚一露脸,马上像小猴一样消失了。 

下午,参观一个幼儿园,天真的孩子们为我们表演杂技舞蹈。这时,我们开始后 

悔“援朝食品”带的太少。 

晚上,与《丹东晚报》同行聚饮。大家感慨特多,面对一桌丰盛的酒席就有说不 

尽的话题。丹东和朝鲜新义州常有来往活动,新义州的孩子们到丹东来面对满桌 

的菜肴水果欢天喜地手舞足蹈;朝方的孩子们在乐,咱的女服务员看了想掉眼泪 

。朝鲜人在朝鲜吃苹果,像切西瓜一样切成6块8块分开吃,到咱这边开会不等会 

开完香烟水果和打火机都揣进兜了。为什么朝鲜的事情世人很少知道?与朝鲜一 

江之隔的丹东同行道出原委,咱们的报纸不敢如实报道,丹东的报纸曾刊过朝鲜 

观感之类的文章,差点引起外交照会。对于记者,朝方根本不接待(我们是冒充 

贸易公司职员才得以进入朝鲜的)。 

以本人之见,朝鲜还是咱们70年代的打法。想想当年的朝鲜特色的“千里马精神 

”,令多少中国人羡慕,全民的教育医疗免费又令多少中国人嫉妒,可如今苞米 

都不够吃。1997年朝鲜缺粮,新义州一个委员长悄悄过来要粮,丹东从省里要了 

些快霉变的苞米。即便如此,个人崇拜还是大行其道。有一年,金正日过生日, 

丹东的鲜花市场告罄——花都被朝鲜人民拿去献给领袖了,而他们的领袖回敬给 

其“子民”的是每家人一斤豆腐和几个鸡蛋。还听说,朝鲜的女大学生愿意嫁给 

咱们这边的农民(80年代前,大陆的女大学生不也是愿意下嫁香港打工崽吗?) 

如今这样子,这都是左的制度造成的。如果中国还是毛主席时代极左的打法,与 

朝鲜差不离。所以到过朝鲜的人有这种感受:“不到朝鲜不知道邓小平好”。19 

98年中国到处搞改革开放20年回顾展——照我看,如果有机会去趟朝鲜,就不用 

回顾啦。 

想当年,朝鲜的地理环境物产基础都比韩国好(南部都是山区),朝鲜这匹“千 

里马”突突前进时,韩国的大学生闹事,腐败丑闻不断,可是这几年韩国成功地 

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几届前任总统被审判就是明证)。朝鲜却一步步退化为“某 

家王朝”(连年号都改了,不叫公元多少年,叫主体多少年,1945年是主体元年 

)。从我们中国人的角度看,好象一个分裂的朝鲜对于我们有利(何况朝鲜是小 

日本从咱们中国人手中分出去的)。但是不能只从自家立场考虑,(朝鲜其实还 

是个火药桶,弄不好中国人还得如50年代那样为其白白牺牲数以万计的年轻生命 

)。将来全球化,朝鲜迟早要回到文明民主的大家庭,我们要有耐性,一如等待 

咱们中国的自己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一样。果真如此,届时得益最多的 

当然首先是朝鲜和韩国,其次是中国。让所有真正关心朝鲜人民的命运的人为之 

祈祷 

--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FROM: 162.105.64.75]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