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见闻 - 精华区 - 国际关系学院(SIS)版 - 北大未名BBS

朝鲜见闻

创建人:littlepuppy

最后修改于 2002-04-02 08:15:24

<ASCIIArt>

发信人: renyz (老而不死), 信区: SIS

标  题: 朝鲜见闻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Wed Feb 21 15:30:48 2001) , 转信


朝鲜见闻

——一个封建、独裁、愚昧、落后的铁幕国家

------------------------------------------------------------------------------

--

送交者: 杯水 

朝鲜,世纪更替年间最后一个铁幕国家,对于当今的中国人来说,是那么的

熟悉而陌 生,对其强烈的好奇心促成了我们这次北韩之旅。 原以为去朝鲜

的人很少,没想到却遭遇了也许也是北韩有史以来最多的游人浪潮,我们 这

个团将近300人,而两天后的团队居然多达1000多人,达到了北韩接待能力

的极限。 出发前,中方旅行社给我们交代了他们认为已非常详尽的注意事项,

但接下来的旅程告 诉我们,这些远不足以让我们应付无微不至的"红色关怀

"。 

摄影师的痛苦 我们并非摄影师,但所携相机属准专业类,镜长约 10CM,中

方领队一看到我们的相 机,立刻大摇其头:"哎呀,太大了,太大了"。 原

来朝鲜海关对所有入境者都要检查全部的行李,长镜头相机根本不允许带入

境,生怕 你拍摄远处他不愿让你看到的场景。(但可笑的是,对拉近功能更

强的摄像机却没有限 制。) 于是,人还没入境,心就开始忐忑不安,若相

机给扣在海关,岂不是白走一遭?怀着侥 幸心理,我们把相机放在了中国导

游行李箱里,据他说一般不会检查导游的行李。 车队进入朝鲜境内,海关人

员登车检查行李。查我们车的朝鲜海关人员长了一张黑黢黢 的脸,而且还坑

坑洼洼的,深褐色制服上的金日成像章是全身唯一的亮色---这也是辨认 朝

鲜人最便捷的方式,人胸一个。 车厢第一个座位就是导游的,他那绿色的小

滚箱此时是那么地牵动我的心。 万万没想到,海关一上车就瞄上了导游的行

李,令其打开接受检查。导游当时也怔住了,就象白区地下工作者被捕前一

样,茫然地看了一眼躲在群众中的同志们---相机的主 人,无奈地打开了行

李箱。我俩对望了一眼,完了,听天由命吧。 箱子打开了,黑脸海关人员一

件一件地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最后看到压在箱底的 三角形摄影包: "

这是什么?""相机。"---只能老实。 点头,无二话。---居然没事。 感谢金

日成父子,他们让他们的子民如此的孤陋寡闻,他们不知道,只要套上摄影

包的 相机起码也是半专业水准的,必定在他们的限制范围内。长长地吁了一

口气,但接下来的事实却让我们满脑子就想着一个词---弄巧成拙,因为全 车

厢人的行李除了导游,再没有一个被要求开包检查!! 

由边界城市新义洲(如果能称之为城市的话,毕竟他们把它叫做省会)到平

壤仅200多 公里路程,在勉强称为路的公路上居然行使了7个多小时。 满

目的荒山和荒地,都5月份了,田里却少有开耕的痕迹,田头聚集着一堆堆

目光呆 滞、面带菜色的人们,就那么闲呆着,也 许根本就没东西让他们种。

偶尔经过的市镇, 不经提醒你是不会想 到那是城市的。看到这些,你会更

深理解什么叫"造孽",真想把这 一切都摄入镜头,太想了。 但这是严禁的

---进入平壤前任何地方都不允许照相、摄影!由于进关时的余悸尚存,便 未

敢造次,但我们 决定,返程时,无论怎样都要冒这个险。 可最终由于朝方

一贯的计 划多变且从不预先告知,返程改为搭乘火车,使我们的冒险计 划

流 产,成了不小的遗憾。 

即便是在平壤或直辖市开城,也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照相的。 有的你 是不可

以照的。 比如他们的孩子,这些孩子不是他们用来接待外宾 的少年宫的孩

子们,是那些街头玩耍 的孩子,因为这些孩子穿得非 破即旧,他们认为这

丢了脸。 在开城,刚给一群街边的孩子照了张 相,我们随车的"小特务"(每

辆车除导游外都配备 了一个专门看管 游客行动的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国

家安全人员)立刻走上前"你 们 照什么呐?""有什么好照的,不许照!" 如

果我在照一些破败的场景时被制止,我会一笑置之,毕竟我们也是从那个年

代过来的, 但我是在照他们的孩子啊!无论贫穷或富贵,天下所有的孩子都

是一样可爱的。尽 管我很能体味这个23岁小伙子的虔诚和热血,但此时 我

真的真的厌恶他! 我断言,终有一日,他将是冲在推倒金日成像队伍最前列

的那一个! 有的你是不可以随便照的。 比如金日成雕 像。抵达平壤的第二

天,我们被安排参观金主席雕像。28米高的纯铜雕像 倒也熠熠生辉,挥臂屹

立在众人的面前。朝鲜导游再三申明金主席像时不能照成半身 的,一定要全

身。并专门安排了一位卖花姑娘(姑娘朝鲜语称之为"处妞东木",意即"处 女

同志")让我们献 花。 直到今天我仍在后悔,当时我抽什么疯给他献什么花

啊? 

所有玩摄影的人哪, 你们去朝鲜吗? 朝鲜是这样的呀, 我们注定 无处可

逃。 

绝无仅有的首都 从没有哪个国家的首都能得到平壤那样的待遇---全国能花

在老百姓身上的钱,90%都砸 在了它的身上。 距离平壤几里路开外,一条宽

阔平整的高速公路呈现在我们面前,你会知道脸面的铺排 开始了。 进平壤

前我们至少过了两个关卡,因为首都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 进入市区。

应该说阳光下的平壤拿到世界上任何 地方都不至于寒碜:高楼林立,街道宽 

阔,花红树绿……当你穿越 了几近原始状态的贫瘠乡村后,平壤给你视觉上

乃至心理上 的冲击 力是巨大的。 它有亚洲容纳观众数量最多的体育场

---15万人;有他们自以为是亚洲最高的饭店---105 层,只是在建了10多年,

现在仍没有也不知何时能竣工;有可能是世界上纵深最深的地 铁线,据说有

100多米深,与其说它是地铁,倒不如说是防空洞,估计核爆也奈之何; 有

占地庞大的体育场馆区,甚至细分到"摔跤馆"、"杂技馆"---没吃饱也撑得慌;

有罕见 的全铜巨型雕像;有高耸入云的让人莫名万分的主体思想塔…… 朝

鲜的女交警倒不失为一道城市风景线。这些特招的对身高容貌有相当要求的

少女,身 穿蓝色制服、短裙、皮靴,站在十字路口姿态优雅地挥舞着指挥棒,

只是很少有让她展示风采的机会,因为车实在太少了。 入夜,首都平壤进一

步显示了它的举世无双---一片漆黑。第二天是全世界无产者的节日 ---五一

劳动节,终于看到主干道"统一大道"上亮起了一盏路灯,就一盏!我们下榻

饭店 正对面的高层居民楼透出了昏暗的灯光,而饭店侧旁马路对面的居民楼

里则依然摇曳着 点点烛火,真不知这些人是怎么爬回他们那高高在上的家

的。 由于电力不足,所有我们见过的酒店(包括最高级的高丽饭店)的大堂、

过道都是昏昏 暗暗的,不时还会停电;房间里的电话纯粹是个摆设。入住酒

店后我们被告知,会在某个时间段供应热水,但实际情况却是:迄今为止,

没有任何一批游客在任何一个时间段 里享用到所谓的热水。 下面的一些场

景应该说并非朝鲜独有,你我不仅熟悉,或许还能生出些许亲切: 满街的头

土脸的人民军军人和身着军便服的市民; 随处可见的标语牌和巨大的新老领

袖的雕像、画像; 供销社式的商店,三尺柜台、书架一样的货架(只是空空

如也); 小小理发馆和那穿着白大褂的理发师; 所有涉外饭店,除涉外人

员本国人一律不得入内; 外币不能自由兑换,且须兑换成自定的中间币种---

外汇劵。朝鲜官方规定的朝元和人民币的比值1和1:4,而在黑市(中国丹

东)朝币与人民币的比值是20: 1!(也就是说按朝鲜人月工资120元朝币

计,每人每月挣6元人民币) 这就是平壤,这就是两天时间内我们能看到的

平壤。 

高高的太阳 放着光辉 我的眼前 一片漆黑 

革命家庭 请看这样一份家庭成员表: 父亲伟大的领袖金日成同志 母亲不屈

不挠的革命战士金正淑同志 儿子伟大的领导者金正日同志 一个多么伟大的

革命家庭! 生前安排身后事绝不奇怪),任何人对以上三人不能直呼其名,

必须嘀里咕噜绕上半天舌。在金正日的精心操持下,"金氏夫妇"已超越于人

民之上了,金日成不再仅仅是他 金正日的父亲,也是"民族的父亲",金正淑

也不仅是他母亲,更是"朝鲜的母亲"。这对当 爹妈的个头矮点,难怪现在大

街上鲜见男过1.7米、女过1.6米的人,可惜了曾是多么彪 悍的高丽民族! 

如今,民主朝鲜已经改了年号,不再是公元纪年,而叫"主体XX年",今年则

是"主体89 年",主体元年就是金爸爸诞生的那年。我们到朝鲜的第二天是五

一节,本以为在这个 纯正的社会主义国家节日气氛一定会很浓郁,事实上却

没有。经导游介绍才知道,他们 最盛大的节日既不是建党建军节,也不是国

庆节,而是4月15日的"太阳节",这一天是朝 鲜人的"圣诞节"---金日成出

生了。 朝鲜境内有两大"出生纪念地",一个是给故去的,一个是给大活人的

---即金家父子。老 金的故居在平壤万景台,那是个苍松翠柏围绕、绿树成

荫、花团锦簇的地方,方圆几里 外就严禁人出入,两排鲜式民居让人相信金

日成绝不是苦大仇深的主儿。 (不过我们一直怀疑金日成压根儿就不是朝鲜

人,没准就是个东北农民,要不当年他没事从平壤跑那么老远去参加什么东

北抗联啊?那年头交通又不方便。什么故居,蒙人的。朝鲜人呐,你们让东

北人给骗了!) 小金生在山上(他们叫白头山,我们叫长白山),没安排我

们去。他的"圣地"更是奇 怪,我几乎可以100%断定是假的。他生在艰苦的

1942年,东北抗联正处于最低潮,老 金夫妇俩不在东北偏僻山村躲着,非要

冒着生命危险,回到日本严密统治下的朝鲜生下 他们的天才儿子,真是匪夷

所思! 民主朝鲜的最高领导班子是这样的:国家主席---金日成;朝鲜劳动

党中央总书记、中央 政治局唯一常委、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朝鲜人民军

总司令 ---金正日。金日成被法 定为朝鲜永远的主席,死人霸位霸得如此理

直气壮,即使不是空前,也是绝后的,恰如 树立于朝鲜全国的纪念碑碑文写

的那样: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作为个人崇拜祖师爷的中

国人,这时也只能感叹:金正日真是天下第一孝子!!! 这是天下第一独夫!

从《金正日简史》中可以看出,金正日的丰功伟绩就是把他老爹扶 上并坐稳

了神坛。老领袖生前称之为朝鲜历史上鲜见的天才,他也不虚此名,10岁就

能 写出歌颂祖国的长诗;20岁就能批改马列经典原著;30岁就协助他爹揪

出了劳动党内最 大的反党集团(70年代);40岁更天才地从老爹的只言片

语中提炼出主体思想,并把它 作为立国之本;50岁统领全党全国,大功告成。 

金家父子聪明极了。他们不是毛泽东那样的诗人气质的革命者,他们并不想

改天换地, 不断革命,而是要坐稳江山,代代相传,所以他们几乎从不进行

疾风暴雨般的群众运 动,避免强压之后的反弹,使人民的洗脑能顺畅地进行。

犹如经验丰富的老农,耐心 地、悠闲地浇灌农田,从不过度施肥,拔苗助长。 

在独裁统治的第一要素愚民政策方面,他们登峰造极: 电视虽然有4个台,

但只有一套节目; 收音机从出厂就只有一个频率,你想偷听都找不着门; 人

民不得自由流动,更不得和外国人接触; 不停地宣传帝国主义的威胁,使人

民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不停地宣传外面世界的黑暗,使百姓为生在朝鲜

而感到由衷的幸福; 。。。。。。。。 在民族的前途和一己之私之间,金

正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于是,2000多万朝鲜人 民在他的一双巨手的挥

舞下,默默地、执着地奔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望着那个"小特务"给我们唱"

将军之歌"时眼里饱含的深情,看着已堕落成如同白痴部落般 的国家,你无

法抑制对这个民族深切的同情和对当权者的切齿痛恨。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丹东本来是

一座极普通的边陲小城,昏暗、凌乱、略显破落。但当我再次跨过鸭绿江 时,

映入我眼中的完全是一座现代化城市:车水龙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凌

廊满 目的商品。。。一瞬间,我仿佛穿越了一条时光隧道,我不禁热泪盈眶!! 

我从未象现在这样,毫无挑剔地看待我们的国家和人民。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FROM: 162.105.64.75]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