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宣布立会选举推迟 人大将处理本届任期问题 - 香港文化会(HKCA)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林郑月娥宣布立会选举推迟 人大将处理本届任期问题

[复制链接]
楼主

ZOEA [离线]

2.1彩依

发帖数:1233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举行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31/P2020073100892.htm

  特区政府今日(七月三十一日)宣布,鉴于疫情严峻,为了保障公共安全和市民健康,并确保选举在公开、公平情况下进行,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已决定将原定于二○二○年九月六日举行的二○二○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至二○二一年九月五日举行。

   为此,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已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41章),制订《紧急情况(换届选举日期)(第七届立法会)规例》(《规例》),指明新的选举日期,终止现有选举程序,及处理有关选举开支和选举捐赠等事宜。《规例》已于今日刊宪,明日(八月一日)生效。

  政府发言人表示:「自七月初再爆发的疫情极为严峻,社区大爆发风险日增,有可能拖垮本港公立医院系统,构成极大公众危机。」

  「立法会换届选举规模极大,若数以百万名选民于同一日内投票,会引发非常高的病毒感染风险。由于现时禁止群组聚集的规例,候选人将不可能进行任何有意义的集会活动。此外,大量选民在内地生活、工作和学习,不少滞留海内外选民亦因边境管制而无法回港投票;加上长者选民因病毒感染风险特别高,在疫情严峻下极可能避免前往投票。」

  「综合上述因素,若选举如期在二○二○年九月六日举行,难以符合公平、公开的要求,并会危及选民、候选人、支持者和投票站/点票站工作人员的安全。因此,特区政府作出押后选举这个艰难但亦是必须的决定。」

  「新一波疫情很大可能持续数星期或更长时间,冬季亦可能再出现爆发;加上立法会有重要的实质职能及年度处理事务周期,选举亦需数以月计时间筹备及进行选民登记工作,把选举押后一年是合理和符合公众利益的安排。 」

  事实上,世界各地不乏因疫情而押后选举的情况,其中英国已将原定在二○二○年五月七日举行的地区议会选举和都会市长选举押后一年至二○二一年五月六日举行。

  发言人补充说:「现时的《立法会条例》(第542章)及《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599章)均无法让政府为确保选举公平、公开及保障公众健康而押后立法会换届选举一年。鉴于疫情属危害公众安全的紧急情况,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41章)制订紧急规例押后选举,是唯一可行方案。」

  上诉法庭在二○二○年四月就有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的裁决,已确定条例合宪,并让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迅速和有效地立法,以应付所有及各种紧急情况和公共危险。

  《基本法》第六十九条订明,立法会除第一届任期为两年外,每届任期四年,因此现届立法会任期必须于二○二○年九月三十日结束。《紧急情况(换届选举日期)(第七届立法会)规例》只能把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日期押后一年,而未能处理二○二○年九月三十日后至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前出现的空缺。

  为此,行政长官已向中央人民政府呈交紧急报告,寻求支持和指示。国务院已回覆,支持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实际情况,依法作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推迟情况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中央人民政府将依法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应依法做好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涉及的相关工作。


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香港时间20时28分


中央人民政府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有关事宜表明意见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20-07/31/content_5531555.htm

  《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事宜的报告》收悉。中央人民政府对近期香港特别行政区暴发的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高度关注,将应香港特别行政区抗击疫情需求提供一切必要支持和援助,切实保护香港居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现就立法会选举推迟有关事宜,提出以下意见:

  一、中央人民政府支持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实际情况,依法作出将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

  二、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情况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中央人民政府将依法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依法做好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涉及的相关工作。


行政长官记者会开场发言及答问内容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31/P2020073101043.htm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宣布因疫情严峻而须押后二○二○年立法会换届选举。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资深大律师、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和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常任秘书长邓忍光亦有出席。以下是林郑月娥的开场发言:


各位传媒朋友、各位香港市民:

  自今年一月起,我们已经共同抗疫足足七个月。这次疫情对于香港的经济和民生造成非常大的打击,特区政府一直都不敢松懈;尽管有一段时间疫情是平稳,我们都从没有掉以轻心,一直以来都是按着我于一月所说的三个原则,即任何时候都应该「严阵以待」;当发生变化时需要「迅速应变」;亦希望透过各位传媒的报道能够做到「公开透明」。今日这个抗疫记者会已经是由我亲自主持的抗疫记者会的第十四次;当然在这段期间内,由食物及卫生局局长以及卫生防护中心主持的记者会超过100场,原因都是希望能够让市民掌握最新的疫情。

  我们现时面临一个疫情非常严峻的局面。几日前,我留意到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先生在一个新闻发布会里,他其中一个说法是这样──「今次要阻止病毒蔓延最基本的要素之一是决心,同时愿意做出一些艰难的抉择(hard choices),以确保每一个人的健康安全。」这七个月以来,我时常都要作一些艰难的决定,但今日向各位公布的是我七个月以来最艰难的决定──押后四年一度的立法会换届选举是非常非常艰难的决定,但为了遏止疫情,为了公共安全和为了保障市民健康,并同时能够确保选举是在公开、公平的情况下进行,这个决定是必须的。

  其实过去这大半个月,社会上已经有很多声音质疑我们是否仍然能够安全地于九月六日举办一个选举,以及当提名期结束后,那些候选人如何可以安全地进行竞选活动。事实上,两日前甚至有人写给我,指如果我不押后这个选举,可能要采取一些司法行动。同时社会亦有不同的声音,亦有一些人抱有怀疑的态度,但他们都疑中留情,说「如果真的要押后,特首、行政长官,你是需要清楚地解释你的理据和法律基础」。所以今日我会花一点时间向大家解释我们做这个这么艰难的决定时所考虑过的一系列因素。

  这个介绍将会包括以下八方面:(一)今次疫情有多严峻;(二)疫情对选举的影响;(三)海外押后选举的经验;(四)押后立法会换届选举的理据;(五)相关的法律分析;(六)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以押后选举;(七)有关规例里的主要内容,当然稍后律政司司长会详细介绍;最后,(八)我们这次工作得到中央人民政府的支持。

  疫情有多严峻,我想每一日有出席或有看四点半卫生防护中心和医院管理局的新闻发布会的人都应该掌握。2019冠状病毒病现时仍然肆虐全球,大流行正在继续加速,确诊个案于过去六个星期增加了一倍,截至昨天为止,达到1 680万宗──其实今日我再查过,应该超越了1 700万宗──而其中有66万宗是死亡个案。第二点要讲的是有效疫苗仍然在研发中。这个病毒感染是难以完全消失,因为一直要等到有效疫苗出现,而且广泛地生产及在地区应用,我们才能够说是安全。在这个情况下,各地或各个政府都要采取一些有效措施不要令疫情失控。不少专家曾经忠告各地政府或人民:当大家都依循这些防控措施时,感染个案就会减少;但如果松懈时,这些感染个案便会上升,因为目前来说是没有能力可以完全消灭这些病毒。

  香港的防疫策略,有出席我们过去这么多记者招待会的传媒朋友都会掌握,我很简单地说说。我们由始至终是「双管齐下」,一方面压缩跨境人士,另一方要大家保持社交距离;我们亦采取「张弛有度」的手法,即是说要适时调整管制措施,反映最新的公共卫生情况、经济需要和社会的接受程度,或者我曾经用一个图画表达的「三人拔河」。如果大家都记得,我说过在「三人拔河」的考虑中,并不是完全科学,亦涉及一定的判断,因为我们要看看究竟今日社会去到这个地步对于这一系列紧的措施会有什么反应。

  第三个工作,我们不断加强追踪紧密接触者,但可惜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有很多个案源头未明。第四,是加强病毒检测,无论在医管局、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诊所,以至现时已经延伸至社区较高危群组和一些多出现确诊个案的地区,我们都正加强病毒的检测,希望尽早找出感染人士,尽早隔离、尽早治疗。在确诊个案增加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更多设施,沿用的策略是希望能够增设这些检疫、隔离和治疗设施。最后,希望透过广泛的公众宣传和教育,令每一位市民都注重个人卫生。

  工作成效方面,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在压缩跨境人流方面的力度是非常大。今年一月时,当时每日平均透过海、陆、空口岸入境的人次是325 000。这个月截至昨日为止,已经下跌至2 016人次,绝大部分是香港人──可能各位身边朋友的一些子女从海外要回来,又可能是一些涉及我们抗疫工作中采购方面的人士需要入境。至于出境方面,一样也是受到控制,因为在早期,大家看到香港人出境,特别是经过陆路口岸回内地,没多久又要回来;在这情况下,我们也要压缩出境人流,由今年一月份每日平均的324 000压缩至最近这个月的3 218人次。你可以看到,其实再压缩的空间已经有限,除非我们说,尽管香港居民在《基本法》下享有出入境自由和权利,我们也不容许他们回来或离境,但这是相当严厉的措施,亦会引来一些司法挑战。

  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都是不断地「张弛有度」,有时收紧、有时放松,包括在群组聚集的人数上限、停课、要求家居工作、关闭一些公共设施和商业处所、管制食肆的营运、强制佩戴口罩和禁止到医院和老人院的探访,避免出现感染情况。但自七月初,大概是由七月八日开始,我们看到再爆发的疫情是极为严重,从七月八日到七月三十日这段时间里,新增的确诊个案高达1 852宗,比过去半年,即六个月内累计的1 300宗多了百分之140,在昨天(七月三十日)更录得单日新高──149宗的确诊个案,而百分之90都是本地感染个案。而且如我刚才所说,有接近一半的确诊个案到目前也是源头未明。我们会继续去追踪这些确诊者,希望找到其密切接触者,还有他们是如何受感染。这次的爆发令人担忧的是,它涉及不同组别、不同工作环境、不同地区,到现时可以说是差不多所有的职业群组也出现了感染个案。我们最担心的是安老院出现的感染个案,在上半年,我们每天也很害怕老人院会感染,一直也守得住,直至最近,我们有数间护理安老院出现了确诊的个案。

  从这个图表,大家可以看到这次疫情的严峻,而且是以本地个案为主,到今日也未有放缓或下降的迹象。大家可以看到,如果我们说一开始时是第一波,中间由输入个案带动的疫情是第二波,直到今天以本地个案为主的是第三波,大家可以看到从四月到七月,我们有一段相对稳定的时间,令各行各业都可以开始恢复营运、有些生意可做;我们亦在这段时间进行了复课,中学文凭试成功地举行。这就是在「张弛有度」策略下,社会可以继续运作。

  这是七月的情况,大家可以更明显地看到,由大概七月八日开始,这些本地个案不断地飙升,当然每日有上有落,但已经进入了第十天每天确诊个案超过一百宗,情况是非常严峻的。这个地图是告诉大家,现时确诊个案已经分布在港九各地,从最初集中在九龙东──当然九龙东现时仍然占所有确诊个案大概三成──已经扩散到港九其他地区。

  综合评估,现时香港的疫情可以说是正处于二○二○年一月以来最严峻的情况,而社区的扩散是会继续蔓延,大爆发的风险与日俱增。加强病毒检测将会令我们识别更多的感染个案;事实上,如果大家记得,在卫生防护中心每日的记者招待会,各位提问得到的答案都知道有些个案是如何识别出来,就是在一些高危群组里,如一些的士司机、一些安老院的员工,我们主动为他们做病毒检测时,发现原来是感染但没有病征的人士,可以说是一个隐性的患者。今日香港社会还有多少隐性患者是需要我们很认真处理,亦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四个更加令很多人担心的,便是我们的公营医疗系统。医院管理局的医院已经不胜负荷,亦因此导致有些确诊人士未能够即时入院,我们表示非常抱歉,亦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加快程序,让他们可以入院隔离和获得治疗。如果这个情况长期持续下去,恐怕将会危及香港的公立医疗系统,所以简单而言,本港疫情已经为香港市民构成极大的公众危机。

  我进入第二部分,是这个疫情对于选举的影响。香港的选举有其独特性,这次是立法会四年一度的换届选举,可以说是香港各种选举中规模最大的。我们今日登记的选民高达440万名,即是说他们每一位都可以出来投票;涉及的议席是70个,所以竞争都会相当激烈。在当日要成立615个投票站,分布港、九、新界,我们需要招募34 000名选举工作人员,除了在投票站工作,这些选举工作人员亦会分派到特设的中央点票站和媒体中心,涉及大量的人群聚集、人际互动,构成极大的感染风险。

  第二方面,亦是香港比较特殊的是我们有不少的登记选民,他们有些居住在内地,每日回来,因为在粤港澳大湾区其实要回香港是很容易;有些亦可能是他的家人在香港,但他需要在内地工作,每隔一段时间亦回来香港,而每次投票这些朋友也乐意回来,因为他们仍然很关心香港的情况;亦有一些是滞留的,大家记得早期我们特别要安排专机接回一些滞留在湖北省、滞留在巴基斯坦、滞留在印度的香港居民,我相信仍然有不少滞留在海外和内地的,但由于刚才我让大家看到的压缩人流、边境限制,看来他们是没有办法可以在九月六日回港行使他们的投票权。

  第三是我们的群组聚集已进入最紧的水平,就是不能够多于两人,所以将会令选举集会和其他很多惯常的选举活动无办法举行,例如一些探访或者一些街站,也无法进行。

  第四是香港选举有一点比较独特,就是我们有一个中央点票站,即是将属功能组别的区议会(第二)的选票,集齐以点票。据我所知,中央点票站的点票人员可能有一万人,亦有媒体中心让大家工作,原本的安排均将这两个设施放在亚洲国际博览馆,但大家每日都问医院管理局何时可以将亚博转型成为一个临时社区治疗中心,所以我们无法按原定计划在亚博馆成立中央点票站和媒体中心,需要另觅地方。在这么短的时间要另觅地方、要安排和培训,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第五点是今次疫情对老人家的影响最大,无论是感染的风险、病发的风险以至死亡率,长者都比非长者高很多,但在我们的登记选民册内足足有60万名71岁及以上的长者,相信由于病毒的原因,他们会面临额外的风险,他们不会乐于,或他们的家人亦不会愿意让他们当日出来投票。

  另外一点香港比较独特的,是受制于我们现行法例,我们没有办法如有些其他仍然继续选举的地方可以做到的选举安排,例如如果不能够举行选举集会,可否在电视或电台广播做竞选宣传呢?有些地方可以,我们不可以,因为我们的广播发牌根本不容许有政治宣传成分。我们目前法例亦不容许我们将九月六日一日的投票分开几日举行,亦不容许我们让海内外选民进行境外投票,更没有电子投票或邮递投票等安排。

  这些(情况)是大家见过的,包括在去年区议会选举和二〇一六年立法会选举。这种人群聚集和人际接触是无可避免──当有300多万人在同一日要出来的时候,相信是无可避免。

  第三部分向大家说说海外押后选举的经验,因为最近听到很多反对押后的人说很多地方都能够继续举行选举,为什么香港不能。根据两个国际组织的统计──一个是国际选举制度基金会──截至七月十五日,有62个国家和八个属地因为疫情关系而押后原定的选举;根据另一个国际组织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Assistance,它替我们作比较,由二月二十一日到七月二十六日,全球至少有68个国家和地区因疫情而押后选举,而能够如期选举的有49个,可以说更多国家或地区押后选举,而不是继续如期举行。特别我想举一个例子,因为大家对英国也很熟悉,英国在三月二十五日通过了一条紧急法案──《二〇二〇年冠状病毒法案》──它处理的问题非常广泛,但其中有一节是处理延后选举,将原本于二〇二〇年五月七日在英格兰118个地区议会举行的选举及都会市长选举,包括伦敦市市长──而伦敦市和我们的人口差不多,七、八百万左右──押后一年至二〇二一年五月六日举行。另一个大家也很熟悉的地方是澳洲,澳洲新南威尔斯州(New South Wales)本来亦于九月有州内所有地区议会的选举,同样押后一年至明年九月才进行。

  第四部分就是考虑了我们独特的情况,看了海外的经验,今次香港特区押后立法会换届选举的理据如下:第一,我们有300万名选民──假设投票率有七成,可能更加高──他们会在同一日到全港615个投票站投票。如果大家记得,这些投票站都不是很大,投票站外亦不一定有很宽敞的环境,所以人流聚集的情况将会产生非常高的交叉感染风险。

  接着我想与大家分享的是选举管理委员会如何看这次选举。我在此强调,我们的决定并没有与选管会讨论,你看到日子,主席冯骅法官也是在三日前,即七月二十八日写信给我。我为何不与他讨论呢?因为我觉得这决定是一个政府的决定,政府决定要继续办,选管会便会努力地执行;而因为种种原因、因为公共卫生的考虑而不举办,这应该是一个政府的决定。十分感谢冯骅法官,我相信他们与同事考虑周详后,就写了一封信给我,详列了他们认为在九月六日如期举行这次换届选举会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以下的内容是冯官信中的内容。

  第一,他考虑到预计有高投票率,所以很多票站没有办法按照卫生防护中心的要求,实施至少1米──已经不是1.5米,是1米──的社交距离都很困难。选举事务处更估计大约有30.9%的票站需要服务4 000至8 000名选民,另外有四成多的票站更需要在当天服务多于8 000名甚至是15 000名选民。在这个情形下,便会出现我刚才所说很大的交叉感染风险。

  第二,大家也知道,在任何时候都有数以千计的人士正接受家居检疫,选管会认为他们亦难以安全地安排接受家居检疫的选民可以在特定时间投票,而不会出现交叉感染──即是说在某个时段,其他选民不能进入投票站,甚至之后要消毒之类,实际上是非常困难才可满足这要求。

  另外便是我刚才说的中央点票站。大家都去过投票站,会有几位同事坐在一起发票,所以无论是在投票站还是中央点票站,要选举工作人员保持1米距离是极为困难。

  另外一点我们看到及考虑到的就是长者的问题。选管会亦看到长者感染病毒的风险比一般人多几倍,所以如果长者选民当日仍然愿意出来投票,将会为他们带来额外的健康风险。

  选管会给我的信的结论是认为300万名选民投票将会带来几何级的感染风险(exponentially larger infection risk)──这是信中的说法──并因此认为政府应该从公共卫生的角度考虑,九月六日的选举是否仍然能够安全地进行。

  当然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其他刚才已简述过的原因。由于禁止二人以上的群组聚集,所以候选人将不能进行任何有意义的集会活动。在此想特别指出,在英国决定押后选举的时候,这亦是一个考虑的因素。英国同样有一个选管会,英国选管会致函英国政府建议押后选举时,曾经说候选人和政党如果因为疫情而未能够向全体选民争取支持,是押后的其中一个因素。

  另一点是,大量选民在内地生活、工作和学习,还有不少滞留海内外的选民将因为边境管制而没有办法回港投票。大家很重视投票权,数以十万计的人将无法在这一次选举投票。长者选民亦有特别高的风险,所以如果他们投票将承受额外的风险;如果他们不去投票,亦无法行使其选举权。

  综合上述因素,我们认为如果选举如期于九月六日举行,将难以符合公平、公开的要求,亦会危及选民、候选人、候选人支持者、投票站及点票站内大量工作人员的安全。

  接着要处理的是如果选举要押后的话,要押后多久。按照上述提及的两个国际组织经整合的资料,各地押后选举的时间不一,有些押后几个月,有些押后一年,甚至有一些是无限期押后,即是说不出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选举。行政会议顾及香港的情况后,认为选举应该押后一年。考虑的主要原因是公共卫生,新一波的疫情很可能持续数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相信大家已听过专家的意见。就算以四月及五月的经验,即使疫情稳定下来,社会仍需要约数星期才可以恢复正常运作。专家亦提及除非及时研发及供应疫苗,否则到年底极有可能出现冬季的爆发。我留意到刚才四点半卫生防护中心的新闻发布会,亦有一位传媒朋友问张竹君医生有关冬季爆发的准备。

  第二点是立法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机关,它有宪制的责任及实质的权力,于立法、修例、拨款、审批收支及通过年度《财政预算案》,而这些都是年度周期工作,按时间进行指定工作,尤其是有关预算案。大家可以想像如果立法会于二月至四、五月期间未能通过《财政预算案》,将影响政府及受政府资助的机构的运作,所以不能因为换届选举不确定而造成立法会长期「停摆」或者出现立法会「真空期」。

  香港的选举同样亦有周期,如果我们于九月六日未能举行选举,重新启动至少要三至四个月筹备,而且为公平起见,在下一次选举前应该再进行一次选民登记工作,让刚满18岁或以前未曾登记的人士都有机会登记成为选民,这将会令时间更长,于是又重返至所谓一个周年,即年度的周期,才能够处理。

  第五部分是相关的法律分析。近日已有法律界人士或非法律界人士检视了香港的现行法律后,告诉我们哪些法律可以用、哪些法律不可以用。香港法律中,与立法会最有关的当然是《立法会条例》(第542章)。《立法会条例》的现有条文,经我们详细分析后,是没有办法将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更没有办法让立法会在选举押后一年期间可以按正常年度周期运作,直至下届换届选举。我们的分析是这样的──《立法会条例》第44(1)条是授权行政长官可以在换届选举举行前,认为如果这项选举是相当可能受骚乱或公开暴力或任何危害公众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碍、干扰、破坏或严重影响,我是可以指示将这项选举押后;但这条条例第44(4)条同时规定,如果行政长官押后了原定的选举,新的选举日期是不能迟于原定选举日期的14天。如果九月六日不选,便要在九月二十日前选,这似乎并非今日我们疫情之下可以满足到的。当然有人说,你可以多用几次,不断以14日的方式延续下去,但如果行政长官这样做,我觉得社会上一定有人会认为行政长官是滥权,而且一定会引起一些法律挑战。

  有人提过一并运用数条条款是否可以做到这个效果,譬如行政长官是否可以利用条例的第4(2)条,将第七届立法会任期的开始不定于今年,而是定于明年十月一日──其实我们还未就此刊宪,第七届立法会任期于哪一日开始是未刊宪的──有人说你可以将它定于二○二一年才开始第七届立法会;同时间又将九月六日的选举,即我早前按第6(2)条定于九月六日的选举取消;然后又再利用《立法会条例》第11条的(1)和(2)条在第六届立法会任期完结后,即今年九月三十日之后,便要求第六届立法会的主席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而在第11(2)条说,如果召开了紧急会议,第六届全体立法会议员可以被视为是立法会议员(They shall be deemed to be Member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可以继续议事。大家都可以看到,这种做法肯定不是适当地行使这几条条文的原意,亦会引起法律挑战。

  大家亦很熟悉一条条例──第599章;在抗疫期间,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曾经多次根据这条《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599章)订立了多项保障公众健康的规例,但经研究后,押后今次选举的主要目的亦包括要确保选举是公开、公平,并不是单单处理公共卫生,所以第599章亦未必适用。

  在这种情况下,鉴于这个疫情是属于危害公众安全的紧急情况,我们决定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即是大家一般所说的紧急法──第241章。它是唯一可行的方案,具体的理据是这样的:为什么能满足到「危害公共安全」(的条件),是一个紧急的情况?我们现时见到新增个案和死亡个案都是不断上升,如果这些选举活动和投票日的大量人群聚集和人际接触令公众卫生情况恶化,这将会构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安全危机,刚才已经向大家介绍过。

  而事实上,随着提名期今日结束,选举活动一定会展开,所以这些选举活动将会有增无减。大家可以想像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有一个问题,无论是数以百计的参选人、四百多万选民、或是滞留海内外的选民,包括那位写信说如果继续选的话,他因为滞留在内地,可能要提出司法挑战的人。这么大群的人士,他们都要知道究竟九月六日香港有没有立法会的换届选举,这个确定性是非常重要。

  押后选举是可以减低感染病毒的风险,从而纾缓我们公营医院系统的压力,这是完全符合公众利益。而将选举押后一年,就可以避免妨碍立法会年度的议事周期和选举周期,亦可以避免不适当地使用其他法律条文而引致司法挑战,造成更大的不确定性,甚至影响到特区政府的管治。

  用紧急法是否有足够的理据,大家亦可以参考上诉法庭在今年四月就着《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的裁决,那个裁决是针对我们去年援引紧急法来订立反蒙面规例。上诉庭的裁决是清楚地确定了这条条例是合宪,而且它说明条例的存在是让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以迅速、有效地立法,来应付对香港和市民构成严重和持续威胁的所有各种紧急情况和公共危险。我们现时正正就是在我刚才所说的那种紧急情况。

  这条条例的内容,我很简单地在这里说,但稍后我相信司长和局长都会说说。这个《紧急情况(换届选举日期)(第七届立法会)规例》的主要内容,会指明新选举日期为明年的九月五日,是星期日;会撤销所有有关今年九月六日换届选举的公告;选举程序亦会随着刊宪生效而终结。我们应该今日刊宪,会在明日(八月一日)凌晨零时零分生效。选举主任和候选人仍然有一些责任需要履行,我们亦要处理选举开支、选举捐赠等各方面事宜。稍后我请司长或局长可以就此作补充。但这并不代表已经做完这件事,仍然有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是与《基本法》有关。《基本法》第六十九条订明立法会除了第一届任期是两年外,每一届都是任期四年,所以第六届立法会的任期将会到今年九月三十日,整整四年,便要结束。即使我们用紧急规例是合宪、合法,我都只能够将第七届的立法会选举日推迟一年,但未能够处理立法会在未来一年将出现「真空期」的问题。因为如果我用紧急法去处理这一年,让立法会仍然运作,便可能与第六十九条中的立法会一届四年的规定会有一些冲突,多了一年。为了令我们的工作更加稳妥,我已经向中央人民政府呈交了一个紧急报告,寻求中央人民政府的支持和指示。国务院已经回覆,回覆的内容是这样的:国务院支持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的实际情况,依法作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推迟情况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中央人民政府将依法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国务院亦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应该依法做好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而涉及的相关工作。

  这是今日我要向大家介绍的。我现在请律政司司长补充有关今日制定的规例内容,稍后曾局长会和大家说一些后续的工作。请司长。


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香港时间22时45分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31/P2020073100952.htm

以下是郑若骅的开场发言:

  各位朋友,刚才行政长官已经详细陈述很多理据与相关原因,我不再重复。我主要就两点与大家分享,第一是我们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紧急条例》)制定相关规例的基本原因,再作简单总结;第二是简单介绍整个法律的安排。我理解(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稍后会就一些具体安排,再向大家讲解。

  当政策决定要延迟(立法会选举)时,我们要选定一个法律依据。在考虑法律依据时,我们了解相关的《立法会条例》无法为有关运作提供相关依据,于是我们考虑到第599章(《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与《紧急条例》。在整个情况下,我们认为《紧急条例》是唯一可用的方法。《紧急条例》提出两个情况,危害公安情况和紧急情况,适合今次要考虑的事情,亦是在符合公众利益的要求下去推迟(选举),与刚才行政长官向大家详细介绍的原因相关。

  在我们考虑如何草拟规例时,有几点重要的工作需要处理。第一,是要撤销相关的公告和指明,譬如行政长官已指明今年九月六日是选举日,这需要撤销;总选举事务主任亦作出一些公告,在法律上我们需要将之撤销。第二,法律亦指明新选举日是明年的九月五日,这在规例上已写明。第三,我们亦就着二○二○年,即今次将会被终止的选举的事宜,明确写明二○二○年所有选举事宜将不再有效,这点我们要明确处理,希望不会再有其他的关注。因为这个明确的指明,规例亦清楚列明选举主任无须再履行选举法所定的职能,有关工作在八月一日凌晨零时规例生效时便结束,但他亦有其他的工作需要继续完成,我们亦已写在规例上。

  相关安排最重要的一个大原则,就是二○二一年的选举是一个新的选举。譬如,选举开支会重新设定,而在今年二○二○年已展开的选举,亦需要按现有法律提交相关的申报书。申报书可以确保候选人符合相关法律要求,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通过选举申报书,可以有依据地就着候选人已使用的选举开支向他支付,这是要求提交选举申报书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整体来说,我们将现时关于选举安排的调动减到最少,但亦希望能够合理地处理一些候选人已使用的选举开支。这是我就条文简单的整体介绍。多谢。 

 

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香港时间22时48分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31/P2020073100899.htm

以下是曾国卫的开场发言:

  多谢行政长官。正如刚才行政长官及律政司司长所说,随着紧急情况规例正式生效之后,我们二○二○年的立法会换届选举便会正式告终。虽然这个选举会告终,但亦有一些事宜需要提醒候选人,特别是选举事务主任和候选人仍然需要履行责任,备妥选举广告文本及相关文件,供公众查阅。

  另外,即使选举现在已经叫停,《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将仍然继续适用于即将停止的换届选举中。所有候选人仍然需要按条例提交其选举申报书,列出他们的选举开支和收取的选举捐赠。这规定主要有两个目的:(一)就他们的选举开支,政府是会支付有关的款项,以及(二)确保当局可妥善审查候选人在选举期间有否做出任何舞弊或非法行为。而根据现行选举法,候选人亦需要确保将任何未用的选举捐赠给予他们所选择属于公共性质的慈善机构或慈善信托。如不遵从有关规定,是会构成舞弊行为。

  此外,我们亦预期已招致选举开支的候选人或会要求政府就相关的开支给予补偿。鉴于今次换届选举更改日期的情况相当特殊,我们决定凡是候选人的提名表格已经获选举主任接受,政府均会向其付款,而数额为候选人或候选人名单所作出申报的选举开支的数额。但如在我们选举中止日期之前选举主任已经决定其提名表格或相关提名无效,或选举主任已拒绝接纳相关提名名单,又或者相关提名已经撤回,政府不会安排有关付款。我们稍后会就这些安排发出相关的详细指引。

  至于向选举主任缴纳的任何按金,均会退回候选人,包括不获有效提名或撤回提名的候选人,我们均会退回。这与现行选举法的规定是大致相若。多谢行政长官。 


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香港时间22时49分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8/01/P2020080100020.htm

以下是记者会答问内容:

  记者:林太,你好,首先想问刚刚说了很多国家也把选举押后,特别你有提到英国,但其实英国当初押后选举时,无论是三月底押后,还是到原定五月他们举行选举的日期,其实他们的确诊数字是每日几千宗,亦有几百名死亡人数,是否觉得香港的情况真的会如此坏,所以才决定要押后这个选举?参照南韩、东京或新加坡等等,在疫情下也有举行选举,现在离九月还有个多月时间,政府为什么不先再看看,之后才决定进不进行这场选举?现时这么急说要押后,其实是否如外界所说,背后有政治考量,担心建制派选情方面的问题?另外,想问一些细节,今届参选的民主派议员有些人被DQ(disqualified)了,在被DQ的人当中,其实有部分是属于现任议员,他们被DQ的话,将来下届的立法会,如果真的用一个临时立法会的决定的话,他们是否真的可以回去做议员?谢谢。

  行政长官:多谢两个提问。第一,香港目前的疫情是否严峻,我想若问所有的香港人,都会觉得是非常严峻。所有曾经落实过的措施,特别是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是已经去到最严峻的阶段。压缩的跨境人流更不用说,现时已经没什么人流出入。还有现时我们未知道疫情是否见顶;事实上,现时看来,它扩散的机会是非常大,因为还有很多隐性的患者在社区里,所以我不断强调,都是尽量要留在家中,没有需要就不要出外,上班也可以尽量在家进行。这个疫情严峻的情况,以香港的情况来看,我想是无可置疑的。当然和其他国家去比较,不是完全可以相比,因为也要看那个国家的情况、它的医疗设施和应对疫情的策略。我们的应对是所有感染人士、确诊人士,都是稳妥地让他进入医院隔离治疗,包括一些病征较轻微的;有些地方则不一样,大家知道,(患者)要继续自行在家处理。在我们的方法下,今天的医管局已经超出负荷,要找一些社区治疗设施,无论在鲤鱼门公园度假村或是亚博(亚洲国际博览馆),所以我相信我不需要再详细说明,大家都知道疫情是如何严峻。

  第二点想回覆,特别是和英国去比较,你说我们很急、说我们还有一段时间;我想告诉大家,在英国立紧急法,它是在三月十九日提上下议院、三月二十五日通过,而当时距离原本要举行的选举(五月七日)足足四十二日。我们今日是七月三十一日,距离九月六日的选举是三十六日。所以某程度上,我们已经是尽量接近,看看疫情会不会受控,但去到这一刻,如果仍然是举棋不定,或者像某人说我们不当机立断,会带来更大影响。因为正如我所说,提名期结束后,作为候选人,他一定要做某程度上的选举工作,所以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取态。

  你又提到有些地方在疫情期间也办选举,例如新加坡。我对于新加坡的情况比较熟悉,所以可以跟你说说新加坡的情况。正如我引述一些国际组织,是有几十个地方继续如期举办,甚至新加坡是提早举办大选,但新加坡的选举制度和安排跟香港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这个我也说过,我们现行法例有很多限制,很多事也做不到。据我了解,新加坡的选民可以境外投票,当日新加坡进行大选时,香港的新加坡人、新加坡登记选民可以在新加坡的总领馆投票。新加坡一直有一个制度称为political broadcasting,容许在选举期间在电台、电视这些free to air的免费电视和电台做政治宣传、政治广告,而我们的广播发牌制度刚刚相反,有钱也不可以卖广告。这次新加坡因为在疫情中进行选举,它做了一些额外的措施,就是给予更多这些free to air的电台、电视的airtime让候选人和政党去做选举广告,因为它像我们一样没办法做选举集会,所以它用另一种方法去补足。据我所知,在投票当天,在各个投票站,或给予长者的投票时间,都是作了各式各样的安排,令选举能够进行。恐怕在香港的情况,我连这些选择也没有,因为在现行法例下,所有我刚才说的也没办法做得到。

  这次押后选举的决定是完全因为公众安全和确保选举是公开、公平,完全没有政治考虑,亦没有看过现时的选情是如何。我每天只是看疫情,我都没时间去看选情,所以是为了在疫情如此严峻下,怎样能够保障香港七百多万市民的安全,并没有考虑到任何政治因素。

  至于你问有几位现任的立法会议员在今次提名期间的提名无效,如果他日立法会复会,他们是否可以被视为是立法会议员回来、情况是怎样,这里有几个假设。第一,我不知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用什么方法,但以常理来说──我只能够在此说我的个人意见──以常理来说或逻辑上,在这个情形下,最务实去处理立法会的「真空期」,令立法会在押后选举一年期间可以继续正常运作,是将第六届的选举延一年,这亦是《立法会条例》第11条原本的设计精神。如果这个假设成为事实,就出现了你说的状况,就是有几位议员在提名时被取消他们的选举资格,但他将会以现任立法会议员的身分回到立法会。目前来说,由于仍属于假设性,我们未进入研究,不过我可以说,特区政府是一个依法办事的政府。去处理提名有否资格是一条条例;如果是一位现任立法会议员,也要有法律基础,才可以令他不能够继续担任立法会议员,不是随意地「因为你在那里过不了关,你在这里也要走」,并不存在这个考虑,一定要看有没有足够的法律基础去做,多谢。

  律政司司长:我或者补充一点,让大家更清楚。选举主任在作出某一位候选人是否符合相关提名资格的实质规定时,考虑的是其参选时的情况,所以时间点是在参选时,他是否有意愿继续拥护《基本法》及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记者:行政长官,你好。我想问这个时候为什么特区政府会宣布这个延迟立法会选举?其实对于香港社会整体而言,有什么特别意义?第二个问题,就是想问如果按照特区政府的判断,香港的疫情现时的走势将会如何?特别香港未来政府会不会还会推出一些防疫措施?在援建方面,会否继续请求中央对香港作一些支援工作?第三个问题,就是关于美国方面的一个问题,美国早前因为《国安法》而表示制裁香港和特区官员,包括特首,可能有这样情况,未来有可能会加强制裁,对此特首有什么回应?谢谢。

  行政长官:好的,三个问题。第一,今次押后立法会选举对于市民的意义是防止疫情更加恶化。我刚才也花了一些时间解释,在今日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选举涉及几百万名选民要在同一日出来投票,大量人群聚集是有很大的风险;由现在到九月六日期间亦会因为一些选举活动而带来一些风险,所以我觉得对市民的意义是大家可以暂时放下这个选举带来的疫情风险,全城全心抗疫。对于一些现时滞留在海外和内地的登记选民,它的意义就是我们很尊重他们的选举权,希望将来可以通关后,他们能够行使其选举权,回来香港投票。这就是意义所在。

  第二方面,关于疫情走势,这方面有一定难度,我想即使问世卫总干事也看不到全球的疫情会怎样发展,虽然三日前我记得他所用的字眼是「加速」(accelerating),他看到今日的全球疫情仍然是加速,例如每一日的全球确诊个案都超过20万宗,甚至有一日可能去到接近30万宗;死亡个案亦有增加。我们都应该严阵以待,以一个它会恶化、会扩散的情境来做我们的准备工作;尤其因为今次看到牵涉的职业、环境、地区是这么多元时,换句话说,相信有不少隐性感染者仍然在社区里走动。我们单单针对四类比较高危的群组,即是安老院的工作人员、的士司机、物管人士和饮食业人士已经做了的大概五、六万个测试,都已经找到十多个确诊个案。虽然你可以说百分比的比例是百分之零点零三、零点零四左右,但在700万人的社会中,这是一个相当多的数目,所以疫情会有恶化的可能性。

  虽然今日并不是集中讲防疫措施,但我可以对大家说,我们是毫不松懈,防疫措施正在多方面进行中──一是要加强检测,二是要加强我们的追踪能力,第三要加建各式各样的设施。记者特别提问到中央给我们的支援,我早前已经正式向中央提交了一个要求,集中在两方面──一个是检测能力,一个是关于治疗的设施,中央亦公开说了对于香港是全力、全面地支援。我希望我们很快可以向大家交代透过中央的支援,我们在刚才所说的几方面有些什么工作会进行和落实。

  事实上希望中央的支援还有一项,不过未必会是即时的,就是疫苗的供应。大家都知道,现时全世界都正在研发有效的疫苗,而内地的疫苗研发亦是很正面地发展,我们都希望疫苗研发成功,在供应方面可以顾及香港700多万市民的疫苗需要。当然,同时我们在国际上亦正在看看怎样可以预先采购这些将会研发成功的疫苗。

  第三个问题有关制裁。没错,早前因为国安法的问题,美国甚至有其他欧洲国家都提出有一些制裁。首先,我要在此要说清楚,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香港事务是中国的内政,是不容干预的。如果某一个国家硬要干预香港事务,其实是违反了国际法和一些国际关系。我或者行政长官或是特别行政区,我们是在中国之内的一个地方,我是中国之内一个地方的首长。无论是国安法或今次要押后选举,我都是从香港人的利益出发。国安法是为了完善法律和执行机制来维护国家安全,而今次押后选举是为了保障全港市民的健康。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地方的首长在自己国家的地方内做这些工作会受到外国政府制裁?我真的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是什么逻辑。既然没有道理又没有逻辑,对于特区政府来说,我们已经做了足够的防御工作和评估,看来对我们的影响,除非它出动一些「核子手段」,那么就两败俱伤,否则我们应该可以应付到的。无论是美国或欧盟,在贸易方面顺差都是归他们,即是说他们在香港的货物贸易是赚取很大的顺差──美国去年是260亿美元,欧盟去年是254亿欧元──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伤害的会是谁。美国有1 300家母公司在美国的公司在香港;欧盟有更多,有约2 300间这类公司。科技出口不给我们,武器不给我们,我们可以另谋其他供应,亦已在进行中。至于你说如不接受香港的投资,可能受损害的都是他们。譬如以澳洲来说,香港是澳洲第三大的外来投资者,所以任何这类制裁行动,其实真的只会伤害到他们自己。对于我自身来说,我都公开说过,我在美国没有任何资产,亦不向往去美国,同时觉得既然这么没有道理、这么没有逻辑,我对于这些所谓美国要制裁本人,我都是一笑置之、嗤之以鼻。多谢。


  记者:你好,想问如果是用紧急法,因为知道紧急法现在其实是在上诉阶段,上诉到终审法院,如果假设将来终审法院那边判了政府败诉的话,那么对今日这个决定会带来什么影响?。第二是见到现在DQ的有些是现任区议员,他现在区议员资格会如何处理?谢谢。

  行政长官:我先答第二条题目,或者律政司司长可以说说紧急法的上诉情况。正如我刚才所说,你说被DQ了的现任立法会议员要返回立法会的情况是怎样,同样地,一个被DQ了的区议员,他今日的身分是区议员,我们要看看在《区议会条例》中,他有什么情况我们认为是须要采取法律行动,来取消他的区议员身分。另外,刚才律政司司长亦说,在提名的阶段要依法看他当时是否能够满足他在提名表格中,申明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这要看证据、看他的行为、看他的言行,我们才能作出这个决定。请司长说说关于紧急法的上诉。

  律政司司长:就紧急法相关的上诉,将会在终审法院审理,因为司法程序尚在进行中,我不会就案件或相关的事宜作出任何回应,不好意思,请你明白。


  记者:你好,林太。其实押后选举的话,为何昨日仍要DQ十二位获提名的人士?下一年他们参加选举还可以报名吗?报名时会否被人直接DQ?另外,会否担心这次押后选举的决定会被司法覆核?

  行政长官:我必须强调,特区政府是一个非常重视法治、依法办事的机构,每一件工作都是按着条例去做。这次押后立法会选举是行政长官的职责,因为我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我当然亦是行政机关的首长,如此重大的事是要由行政长官来研判,然后联同行政会议来作出决定。在这过程中,我没有参考选举程序中发生了什么事,亦没有询问选管会做了什么事,是独立地按着我要做的事去进行。换句话说,负责选举程序,例如负责检视被提名人有没有资格可以成为候选人的选举主任的工作,也是独立地进行。没有一个选举主任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这事的敏感度是高得不可能有选举主任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选举主任就是按着与他有关的条例做事,条例当然有《立法会条例》第40(1)(b)(i)条,即是你的声明说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护《基本法》,你是否真的如此?这是他按着法例要做的工作。当然其法定权力亦来自另一条条例,应该是选管会的规例,就是否有效的提名作出决定。这些工作与我的工作是完全分开的。你说为何明知选举押后还要DQ,我想我不需要回答,因为那是两个平行的工作。我亦顺带一提,正如我所说,我没有理会选管会正在做什么工作,同样地你亦可以问选管会,已经押后选举,为何选管会仍这么忙碌,仍在做这么多工作?因为它都不知道,它也是按着其条例做自己应该做的工作。今日我觉得是清晰的,这也是我刚才回答的第一条问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距离选举日还有三十多天便要公布,因为太多人要就九月六日做很多很多的工作,而这些很多很多的工作或许会有人群聚集和人际的接触。如果我能避免这些,让他们减少感染机会,这是一个负责任的行为。

  至于我们使用紧急法会否引来司法覆核,我觉得是稳妥的,至少如我刚才与大家分析,比例如使用《立法会条例》第44条、第6条、第11条稳妥。紧急法的精神,如果大家看看今年四月上诉庭的裁决,是确定了紧急法合宪,紧急法亦赋予行政长官可以在一些紧急情况下,为了维护公众利益,很快速、很灵活及很足够地作回应,亦确定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是香港法律的一部分,一个行政主导的政府是需要有这种能力在紧急情况下立法。在这基础下,我们便援引了紧急法处理一个我们认为正危害公共安全、紧急的情况,亦符合公众利益。当然,特区政府做很多事都会引来司法覆核,我们当然不希望这件事会发生,而我相信全国人大常委会稍后做的决定会让我们有更坚固的基础继续做这件事

  律政司司长:或者我补充一点,今次被指提名无效的候选人,因为这条例的安排,二○二一年是全新的立法会选举,所以他们仍有机会报名,再让选举主任做相关工作,再看整件事情


  记者:想问关于DQ议员,虽然林太提到要看法例基础,但看到选举主任的一些理由是他们根本不拥护《基本法》或没有效忠特区的意图,亦有一些证据。如果他们仍然可以出席稍后的立法会或担任区议员这些公职,这会不会有一个不合理的地方?既然政府提出用紧急法去押后,为什么不考虑用紧急法去解除一些选举的限制,例如境外投票、甚至广播的规限,令选举可以在疫情的情况下举行?如果一年之后香港的疫情可能和现在一样反覆,会否有其他方式处理选举的情况?还是会一直押后下去?如果这样下去会否被人批评「万年国会」?有人有这些指控,你有何看法?

  行政长官:你第一个问题我刚才已回应了。至于被取消提名资格的人士,如果他现在有一个身分是现任立法会议员、现任区议员,我们也要看法律基础才可以处理,不可以纯粹观感上认为「你在那里不行,这里亦不行」,这样是不可以的,一定要看法律基础;但暂时我们未去到做研判的工作,现在最重要的是同心抗疫。

  第二是问可否用紧急法解除一些限制。紧急法有它的功能,可以在某程度上凌驾其他法律,但刚才我提及例如要做到境外投票、电子投票,是需要有配套的,不是在30多天之内可以做到,我想你也明白。我们曾经希望在九月六日做到几件事,譬如长者的关爱队、在投票站安装闭路电视和电子派票,但是都做不到。我也要去说服选管会,在未来这一年让我们争取去做这些工作。

  回答你第三个问题,既然今次疫情突显了我们的选举安排会受许多突如其来的事情而影响,影响到投票权是很要紧的,所以我觉得在未来一年──我看看局长同意与否──应该争取去处理这些选举安排,令我们如果不幸明年又要面对这样情况的时候,我们有更多能力可以不须押后选举,而是可以继续进行


  记者:想问三条问题。首先想问其实今次押后选举一年的决定,可否说说是谁人做决定?有否参考过政府专家组的意见?如有,是什么时候及谁人?同时想问,政府说需要人大帮忙,究竟中方是什么时候有回覆?如是者,为何在提名期间这样做?中方回覆后,为何继续提名期不直接终止,而等待出现DQ情况后才押后?另外想问,未来一年立法会,在人大未有决定前,其实政府掌握多少资讯未来一年立法会可以做什么?如政府需要提交bill(草案)的话,除了Budget(《财政预算案》)及PA(《施政报告》)外,还有什么bill要做?例如廿三条会否做?

  行政长官:押后选举这个如此重大及困难的决定,当然由行政长官负责;但行政长官在《基本法》的要求下,涉及重要的决定时,须要谘询行政会议,更何况是次法律手段是要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而订立一条紧急的规例,就更是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的权力,这是很清楚的。

  至于专家有否讨论过选举,这件事是高度敏感,我的专家亦没有兴趣处理政治事务,很多时他们只给予意见,不是直接就每一件事说可以或不可以,这是我与专家的默契及互相尊重,所以这件事上没有直接与四位专家任何一位谈论过──「因为疫情打算押后选举,你有何看法?」──完全没有,我相信他们也不愿意表达任何意见。我相信即使你今天访问他们,他们亦不愿意表达任何意见,但专家这几天提及的其他意见,大家也很清楚──疫情很严峻,如果控制不到,还有大量的爆发,感染人数很多,大家一定要忍耐,不要外出,不要出席那么多活动,要戴口罩,这些大家全部都听到。

  第二,我刚才提及,我做了一份紧急报告,紧急的原因是押后选举这个决定是香港方面做的,须经行政会议开会,决定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定这条规例后,才有基础告知中央人民政府──不可以说「我们想做,你可否帮忙?」──决定了做,才可以告知中央。大家也知道,全部也是在这星期发生,行政会议做了决定后,马上提交报告,亦以最快的速度回覆,我也差不多以最快的速度告知大家情况。正如我所说,与DQ的问题没有关系,选举主任在做他们的工作。如果他们继续做,今天早上做,是合法的;如果今天晚上做,也仍是合法的,因为要到凌晨零时,终止所有选举程序的新规例才生效。

  第三,你问未来一年有什么做。立法会有年度周期,所以一定有《施政报告》、《财政预算案》、各式各样法律--不论是新法律或现行法律的修订、财务委员会、工务工程等。另外,假如它是第六届立法会的延续,《立法会条例》内有一条条款则不适用。大家也记得,我们常常提及,如果于本届立法会未能通过的法例或未能通过的拨款,将于新一届重来,即是要谘询事务委员会及成立草案委员会。若未来一年是延续──这是假设性问题,因为人大未做决定──若这是延续第六届,便可能不须要重来。在最后一次会议,我们尚有数条法案未能完成二读和三读通过,最后一次财务委员会亦有大量项目未通过,这些应第一时间提交立法会,因为所有法案和拨款,也是为香港经济及市民福祉而做。


  记者:我看到今日陈肇始局长没有怎样说话,所以我想问问林太或是陈肇始局长,因为现时看看港大的real-time curve,病毒的reproductive number其实是正在下跌中,林太说没有找那些政府专家,但许树昌前一两日对我们说,没有人会这样看的──即疫情要等候一年才处理选举的问题。如果九月六日因为这些种种的防疫措施令个案实际上下跌时,你会怎样回应这个局面?即是其实这些防疫措施奏效,是否选举并不需要押后?去到那个情况下,林太你辞职 ?还是陈肇始局长辞职呢?第二个问题,就是林太你会否个人保证,其实特首选委,即是一年后的特首选委的选举是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突然间延期,即是突然之间我们又用回旧有的1 200人选委会的模式?或者你可否对大家说清楚,中央有没有叫你连任,避免这些任何的conflict?最后,就是据我的理解,刑事检控专员David Leung(梁卓然资深大律师)其实他在电邮中说过他并没有处理国安法有关的案件,SJ可否confirm DPP是否被人架空?

  (主持:刚才司长已说了今天未必适宜回答你的问题,或许请你之后再另行跟进。)

  行政长官:我没可能可以看到未来一年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现时重点聚焦做的是抗疫,我亦在此呼吁传媒、呼吁全港市民同心抗疫。所有的抗疫工作,政府是责无旁贷,但需要市民的配合,这亦是世卫组织多次提醒各国的: "What we need now is solidarity", Dr Tedros said, "solidarity globally and solidarity nationally"。香港很不幸,在过去一段日子发生了很多社会争拗,但这个时候是需要齐心;如果我们所有事情都仍然用这种分化、挑拨离间的态度、阴谋论,我恐怕我们再推出多少措施都未必能够走出这个「疫」境。再让我说一次,今次这个这么困难的决定──押后一场四年一度的换届选举──是完全出于对于疫情的评估、对于香港市民健康的关注。一场选举并不是你「按掣」就可以举行、「关掣」就可以停止,它需要一段时间──英国在三月已经说他们五月也未能选举,时间比我们更长。现时还认为在九月六日可以安全、无风险地选举,是不负责任的结论,连选管会冯骅主席都要写信给我表示他其实是很难处理,不过如果行政机关、行政长官说要做,他唯有竭力去做。你想想,如果我作为行政长官收到选管会作为执行机关写了数页纸有关风险的信,而我仍然坚持去做,这个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我的考虑只有这个方面,其他的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如果陈局长想再解释风险的评估,我就请陈局长补充;不过我想说,梁卓伟教授每一日都与我沟通,他现时仍然是非常担心,其中一个担心的原因就是到今日仍然有超过四成的确诊个案是源头未明,他亦因为认为我们跟踪个案的力度未做得足够而很担心。如果你纯粹计数说现时其实是很安全、应该进入很稳定的阶段的话,恐怕这个并不是梁教授告诉我的情况。陈局长。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现时的疫情在世界各地都非常严峻,个案不是正下跌,而是不断上升,这是我们的观察。第二,本地亦不能独善其身,大家看到过去差不多十日都有超过100宗确诊个案,当然亦有很多个案等待入院,也有很多个案等待入住检疫中心。至于我们的防疫抗疫措施,大家看到在过去一个月亦不断收紧,也不断加强,无论是边境管制措施,以至加强社区检测,尽量加快和加强去找出源头,希望可以早发现、早隔离。有关社交距离的措施,我们亦不断收紧,人羣聚集(羣组聚集的规例),现时在公众地方只是可以两人聚集,也有不同的处所需要关闭,对于食肆方面也不断收紧。每日下午四时三十分卫生防护中心的简报会亦告知我们整体情况很严峻,现时也看不到在接下来的时间疫情的走势。当然我们会继续监察,每一日卫生署都会进行风险评估。


2020年8月1日(星期六)香港时间0时37分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31/P2020073101081.htm


Reporter: Thank you Mrs Lam. Can you just shed a little bit more light on what you understand the arrangements will be during this vacuum period, particularly in terms of those lawmakers who were standing as candidates but were disqualified? And secondly on that topic of disqualification, what do you say to observers who view that disqualification as sort of the death of meaningful opposition in the Legislature? And thirdly, there’s some reports now of the Director of Public Prosecutions resigning from his post, Secretary for Justice, can you shed a little bit more light on that? He was citing divisions with yourself and are there divisions within your department and is this related to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Chief Executive: I’ll answer the first two questions and I’ll see whether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 is going to address your point. About the possible “lacuna”, or what you call a “vacuum”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s a result of the postponement of the General Election scheduled on September 6, it is true that while we could use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to postpone the LegCo Election by one year, we could not in the same regulation empower the continued operation of the Sixth Term Legislative Council because there is a Basic Law provision Article 69 which prescribes that every term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except the first term, should have a duration of four years. There is indeed a problem to address and that’s why I have submitted an urgent report to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to seek advice and guidance. I’m very grateful that the State Council has given me a very expeditious reply and the reply says that first, they support the decision made by the Chief Executive in Council to postpone the LegCo Election by one year on grounds of public interest. And secondly, they acknowledge that there will be this problem of the statu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r a “lacuna”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s a result of the postponement. What their guidance and advice to me is, the State Council will make a submission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Standing Committee for its decision. I’m not in a position to tell you what that particular decision will be because it has not been said in the reply from the State Council given to me. But I’m sure that a solution could be found because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Standing Committee is the highest organ of power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over the years, various decisions and interpretations have been made to address problems faced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If you ask me, I will say that a logical solution will be what is stated in Section 11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rdinance, for “emergency meetings” is to allow the preceding Legislative Council, that is the Sixth Term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s, to come back and to continue their business, i.e. to extend the term of the Sixth Term Legislative Council by one year. But this is my personal view as the Chief Executive. It’s not the content of the decision to be made by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Standing Committee. 

     Now the second question about disqualifying certain nominated candidates, I think the Constitutional and Mainland Affairs Bureau has already issued a clear press release yesterday. You mentioned about somebody alleged that by disqualifying these candidates, would it be the death of a meaningful Legislature? I think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hich is an inalienable par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which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s are by law required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and also to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Hong Kong SAR, a meaningful Legislature should comprise of Members who fulfil those two conditions. For any candidate who does not aspire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or who does not want Hong Kong to be a par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y could not be part of a meaningful Legislature. That’s my reply, but everything is don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Secretary for Justice: I will just briefly reply. Indeed, the DPP (Director of Public Prosecutions) has informed me of his intention to leave on a particular date, but I think, in all fairness, we should allow him to make a proper statement at an appropriate time rather than to comment on this now when we are looking at a more important matter. Thank you.

 

Reporter: Hong Kong is a tech hub and there's ample time now for online or postal voting to be set up and for the poll to happen this year. Why won't the Government set up an alternative and how did the Government fail to see and set up contingency plans for this situation months ago? Second, the opposition won all but one District Council last year and we have the record turnout at the democrats' primaries. Polls all suggest the opposition may win big if the election were to happen now. Are you concerned about how a year-long delay may look to the outside world after the year of protests? And finally, a quarter of a million people were exempt from quarantine between February and June, according to the Government's own data. The health authorities have backtracked and admitted this exemption list has caused trouble. Will you accept this responsibility and also admit the error to Hong Kongers? And just if I can ask the SJ, David Leung has given a statement now. He's said he doesn't see eye-to-eye with you on the running of the Prosecutions Division. Could you give a response? Thank you.

 

Chief Executive: On the three questions, first of all, online voting, voting outside of Hong Kong, postal voting are all things that we should do in order to modernise Hong Kong's electoral arrangements to meet unforeseen circumstances. It's not a question of failure to see. I think nobody can anticipate an epidemic or a pandemic of this scale. This is an occasion for us to realise that there are deficiencies in the current electoral arrangements which will not enable us to respond positively to this sort of situation. I do hope that after things settle down a bit we will focus our minds together with the people, with the Electoral Affairs Commission and with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o see what we could do to enhance our electoral arrangements. This will be a major task for my colleagues on my left, but I think we should do it. 

     The second point is about a lot of things you have said. First of all, let me make it clear again in English that the decision to postpone the 2020 LegCo election has nothing to do with politic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likely outcome of this round of elections. It is purely on the basis of protecting the health and safety of the Hong Kong people and to ensure that the elections are held in a fair and open manner. My concern in whichever election is the same: we should conduct elections in a fair, open and honest manner. It is not for me to say that who should or who should not come on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r the District Council. This is the choice of the electorate.

     The third question needs a bit of clarification because you mentioned "a quarter of a million people" have been exempted. I think we released a press release a few days ago to explain that, since the day we introduced Cap 599C to put in place 14-day mandatory quarantine for arrivals from the Mainland, Taiwan and Macao and 599E for arrivals from all other places, we have hundreds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coming in, and we already at the outset have a system of exemptions in place. These exemptions were not created recently; they are always there as part of a system because Hong Kong needs to operate. If we are going to say that no truck driver could come in, no air crew, no airplane could come in, no cargo vessel should come to Hong Kong to load and unload, that is not practical and not realistic because Hong Kong needs to import a lot of the goods and food and the daily necessities. To allow certain people to be exempted from the 14-day quarantine i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quarantine system that has been put in place from day one, and the so-called "quarter of a million", to be exact is 290 000, they are trips, they are not people. I give you an example: A truck driver who drives across the border every day. In the initial period every arrival trip is a one passenger trip, because he would be given one notice of medical surveillance, and the 290 000 are notices of medical surveillance. But subsequently we realised that this was too cumbersome, so we turned it into 14-day. The notice of medical surveillance for truck drivers each has a validity of 14 days. But it still means that over a six-month period this truck driver will have been given 10, 12 notices of medical surveillance out of the 290 000. The figures have to be understood very clearly.      

     Yes, we put in place a system for very good reasons, but in the course of implementation and enforcement there are some gaps, particularly in the sea crew and the air crew, because for operational reasons these airlines and these shipping companies told us that it was not possible to put them through test and wait and so on, because the turnover time is very short. A pilot comes in on day one, probably needs to fly out in the evening. We just couldn't put him or her under a test-and-hold arrangement. This has produced some of the so-called gaps and we have plugged all those gaps through the tightening arrangement that we have put in place. I hope people will understand that managing an epidemic of this scale - it's not just Hong Kong, it's all over the world - we are seeing ups and downs in the confirmed cases because we do not have an effective vaccine yet. When we suppressed, we put in a lot of stringent measures, then the cases came down. When we relax a bit because people want normal life, then the cases will go up. We will have to cope with  what people call a new normal for a period before an effective vaccine is available and supplied to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Secretary for Justice: What I said just now on the subject was said in English and I am sure you have heard it and understood it.

 

Ends/Friday, July 31, 2020 Issued at HKT 23:54 



学精了,反正已彻底撕破脸,现在就什么有麻烦或困难的dirty问题都去丢给人大降维解决咯

签名档


 最后修改于2020-08-01 07:55:59
  • 发表于2020-07-29 17:40:00

lawistherule [离线]

唔好扮垃圾應給予些少尊嚴自己

3.8中级站友

发帖数:1095 原创分:0
<ASCIIArt> 2楼

先放个风出来看看外界反应

ZOEA (蟹)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40536-20200729.htm

  据了解,鉴于疫情严峻,政府研究将立法会换届选举延期一年举行。至于因此而出现的议员任期问题,消息指,需要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处理。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认为,当局如果想押后选举一段较长时间,可以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或者《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处理。期间立法会如果有需要召开会议,例如处理施政报告或财政预算案等重要议程,亦可以援引《立法会条例》第11条,于现届议员任期完结至举行选举之前,召开立法会紧急会议。

……

发表于2020-07-29 17:44:18
楼主

ZOEA [离线]

2.1彩依

发帖数:1233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7/29/c_1126300565.htm

新华社北京7月29日电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十九次委员长会议29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栗战书委员长主持。会议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8月8日至11日在北京举行。

  委员长会议建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

  (一)城市维护建设税法草案、契税法草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动物防疫法修订草案、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

  (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修正草案的议案、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修正草案的议案、关于提请审议国旗法修正草案的议案、关于提请审议国徽法修正草案的议案;

  (三)国务院关于今年以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关于贯彻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科学技术进步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关于公安机关执法规范化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

  (四)国家监察委员会关于开展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情况的报告;

  (五)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和野生动物保护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关于检查农业机械化促进法实施情况的报告;

  (六)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关于“十四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若干重要问题专题调研工作情况的报告;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个别代表的代表资格的报告;审议有关任免案等。

  委员长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杨振武就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议程草案和日程安排作了汇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副秘书长,全国人大有关专门委员会、常委会有关工作委员会负责人就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有关议题作了汇报。

  委员长会议还审议了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关于2020年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会的报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曹建明、张春贤、沈跃跃、吉炳轩、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陈竺、王东明、白玛赤林、丁仲礼、郝明金、蔡达峰、武维华出席会议。


通常会期在8月下旬,这次也是提前了的。看来具体会发生什么很快就能见分晓。

lawistherule (唔好扮垃圾應給予些少尊嚴自己)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先放个风出来看看外界反应


签名档

如果我是人,摸鱼是不好的事情

但如果我是小猫,摸鱼就很正当

发表于2020-07-29 23:10:16

Hotarubi [离线]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4.4普快

发帖数:3214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

外界反应:太平洋对岸的某个同样贪恋权栈的疯子开始蠢蠢欲动试图效法了

lawistherule (唔好扮垃圾應給予些少尊嚴自己)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先放个风出来看看外界反应

签名档

 Z1C086384                    候车:候车室5

    上   海 站      Z196       南   京 站

    Shanghai        —→       Nanjing 

  2019年05月15日  18:24开   03车025号  

  ¥119.5元         支       新空调硬座

  特快经由北京站  3日内到有效

 最后修改于2020-07-30 21:49:23
  • 发表于2020-07-30 21:49:00

lawistherule [离线]

唔好扮垃圾應給予些少尊嚴自己

3.8中级站友

发帖数:1095 原创分:0
<ASCIIArt> 5楼

没可能,最多推特开嘴炮。

Hotarubi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外界反应:太平洋对岸的某个同样贪恋权栈的疯子开始蠢蠢欲动试图效法了

发表于2020-07-30 22:34:09
楼主

ZOEA [离线]

2.1彩依

发帖数:1233 原创分:0
<ASCIIArt> 6楼

https://webcast.info.gov.hk/revamp/chi/livecast.html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因应疫情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日期延至为2021年9月5日举行。她表示,紧急规例条例只能将立法会选举日期推迟一年,而未能处理立法会未来一年将出现「真空期」问题。她引述国务院指,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中央将依法提请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林郑月娥表示,已就事件向中央政府呈交紧急报告、寻求支持和指示,国务院已回复,表示支持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实际情况,依法作出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林郑月娥表示,将撤销有关9月6日换届选举的公告,选举程序即告终结。政府将向有选举开支的候选人,按申索指引支付款项及退回按金予候选人。



会动用紧急条例(不然只能十四循= =)。关于任期问题向中央打报告,已有回复,将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决定。

lawistherule (唔好扮垃圾應給予些少尊嚴自己)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先放个风出来看看外界反应


签名档


 最后修改于2020-07-31 19:08:41
  • 发表于2020-07-31 18:13:44

Iowa [离线]

IA

2.0浣熊

发帖数:270 原创分:0
<ASCIIArt> 7楼

真延期了……

ZOEA (蟹)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https://webcast.info.gov.hk/revamp/chi/livecast.html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因应疫情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日期延至为2021年9月5日举行。她表示,紧急规例条例只能将立法会选举日期推迟一年,而未能处理立法会未来一年将出现「真空期」问题。她引述国务院指,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中央将依法提请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林郑月娥表示,已就事件向中央政府呈交紧急报告、寻求支持和指示,国务院已回复,表示支持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实际情况,依法作出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林郑月娥表示,将撤销有关9月6日换届选举的公告,选举程序即告终结。政府将向有选举开支的候选人,按申索指引支付款项及退回按金予候选人。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40536-20200729.htm

……

发表于2020-07-31 19:21:01
楼主

ZOEA [离线]

2.1彩依

发帖数:1233 原创分:0
<ASCIIArt> 8楼

这种事情的媒体信源吹风一般都是有实据的啦

Iowa (IA)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真延期了……


签名档

发信人: Manwe (Manwe), 信区: Admin5

标  题: Re: 合集就合集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20年03月28日23:24:09 星期六), 站内信件

请勿肆意断章取义,修改本区定位。

hahayay (哈哈哈哈)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五区:本区旨在提供精神财富交流之场所。

发表于2020-07-31 19:27:42

Underloo [离线]

安德鲁还是安德烈

3.4中级站友

发帖数:1527 原创分:0
<ASCIIArt> 9楼

人大将处理本届什么问题?

ZOEA (蟹)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举行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31/P2020073100892.htm

  特区政府今日(七月三十一日)宣布,鉴于疫情严峻,为了保障公共安全和市民健康,并确保选举在公开、公平情况下进行,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已决定将原定于二○二○年九月六日举行的二○二○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至二○二一年九月五日举行。

……

发表于2020-07-31 23:38:06

SetsunaOgiso [离线]

小木曽 雪菜

0.9百姓

发帖数:63 原创分:1
<ASCIIArt> 10楼

《基本法》第六十九条订明,立法会除第一届任期为两年外,每届任期四年,因此现届立法会任期必须于二○二○年九月三十日结束。《紧急情况(换届选举日期)(第七届立法会)规例》只能把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日期押后一年,而未能处理二○二○年九月三十日后至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前出现的空缺。

为此,行政长官已向中央人民政府呈交紧急报告,寻求支持和指示。国务院已回覆,支持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实际情况,依法作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推迟情况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中央人民政府将依法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应依法做好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涉及的相关工作。


处理现届立法会任期结束后至下届立法会选举前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

Underloo (安德鲁还是安德烈)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人大将处理本届什么问题?

发表于2020-08-01 10:15:17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