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 非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2
下一页 >
/ 2
跳转

论《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复制链接]
楼主

wuyuchuan [在线]

某学生

4.1侏罗纪

发帖数:1838 原创分:4
<ASCIIArt> 1楼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神们是这样给可怜的人分配命运,

使他们一生悲伤,自己却无忧无虑。——《伊利亚特》


那今天要质问鸣雷的宙斯,在大地上呼吸和爬行的所有动物,是否人类注定要活得最为艰难?认识自然、社会的规律并以此改造自然和社会,这叫反抗。二舅的态度更接近于顺从。首先是对无法避免的事情的顺从:人类注定活得最为艰难,这是被许多人认为是无法避免的事,因此要服从于命运,控制自己。在这里对合理的必然性的承认退居第二位,甚至根本就没有什么合理性,就是一种宿命。


既然我已经说明了二舅对命运的态度是顺从而不是反抗,让我们在古希腊哲学的内部来阐释悲剧人物的悲剧错误。《二舅》文中塑造出来的二舅这个悲剧人物的悲剧错误何在?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一书中指出,正义是行不义与受不义之间的中道。那么,二舅偏离了这一中道,他更偏向于受不义一端。二舅,或者至少是以二舅为代表的一批人,正是因为他们偏向于受不义,和命运合谋招来了不幸。当然这不是说要指责二舅,因为悲剧错误不是因为一个人过于坏,从而罪有应得;而是这个人是个好人,但是好过了头。顺从当然是一种美德,例如理解死,顺从每个人必死的命运。但是二舅这种人将这种美德发展过了头。也就是说,即使我们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对二舅品质的赞颂恰恰都回避了这一点。


为什么说“即使”从道德的角度?因为我认为如果二舅有什么启示,那么这是基于这种看法:


尽管现象千变万化,但在事物的根本处,生命却是牢不可破、强大而快乐的。——弗里德里希·尼采《悲剧的诞生》


显而易见,生命高于道德。这就是悲剧结尾形而上学的慰藉( @hanxv 请注意这里的评论)。


然而以悲剧来看,如果标题改为《二舅》,删去结尾“我”的感悟,作为悲剧就已经圆满了。站上有人说这是当代版《活着》( @beingGerald ),但应当特别指出,《二舅》比《活着》多了一些东西,如果我对《活着》的记忆没错的话,《活着》一书中的“我”对富贵的苦难几乎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保持着冷静和克制。再举一例《俄狄浦斯王》,索福克勒斯可没有跳下场直接指点观众应当如何看待俄狄浦斯王,大谈我索福克勒斯从这个故事中得到了什么启示。我们把多余的部分摘录出来:


我北漂九年,也曾有幸相识过几位人中龙凤,反倒是从二舅这里让我看到了我们这个民族身上所有的平凡、美好与强悍。

都说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胡一把好牌,而是打好一把烂牌。二舅这把烂牌打得是真好,他在挣扎与困难中表现出来的庄敬自强,令我心生敬意。

我四肢健全,上过大学,又生在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我理应度过一个比二舅更为饱满的人生。

今天二舅还在走着自己的人生路,这条长长的路最终会通往何处呢?

二舅的床下有一个几十年前的笔记本,笔记本的第一页是他摘抄的一句话: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是的,这条人生路最后通向的一定是胜利。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出现在这里是非常怪异的。这里的胜利如果按传统理解为共产主义事业的胜利,这里的胜利恰恰指的是对命运的征服:尽管人天生具有不同的品质和能力,命运要给他们分出种类;而人类却能让他们平等。这是对命运的征服而不是顺从。“在挣扎与困难中表现出来的庄敬自强令我心生敬意”又迫不及待地给二舅送上赞歌:胜利和敬意是他应得的报偿。如果更不要脸一些,还可以给二舅编排一个大团圆结局,就像《阿甘正传》《当幸福来敲门》( @changhedayi )一样。


我要说,这是一种机械降神,Deux ex machina。UP主毫无胆量凝视狄奥尼索斯的深渊。轻佻的喜剧紧接着严肃的悲剧。让我们把《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连同《阿甘正传》《当幸福来敲门》一起送上审判台。《当幸福来敲门》我初中看过一遍,当时就感到不甚舒服。听听尼采怎么评价:


然而,这种新的非狄奥尼索斯精神却在新戏剧的结局上表现得最为清晰。在旧悲剧中,结尾处总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形而上学的慰藉,若没有这种慰藉,对于悲剧的快感就根本无从解释;也许在《俄狄浦斯在克洛诺斯》中最纯粹地传来另一个世界的和解之声。现在,音乐天才已经从悲剧中逃之夭夭了,从严格意义上讲悲剧已经死了;我们现在应当从哪里吸收那种形而上学的慰藉呢?所以,人们便在尘世中寻求办法,悲剧主角在饱受命运的折磨之后,终于在美满的姻缘、神性荣耀的见证中获得了应得的报偿。悲剧主角变成了斗士,在他受尽折磨遍体鳞伤之后,人们也偶尔赐给他自由。Deux ex machina代替了形而上学的慰藉。——弗里德里希·尼采《悲剧的诞生》


那么《二舅》中的机械降神意味着什么?我断言,在这种机械降神背后是意识形态。是意识形态驱使“我”心生敬意,过一个比二舅更为饱满的人生。@changhedayi 指责脱离UP主创作内容而自说自话,但如上所述,第一个开始自说自话的恰恰是UP主,UP主在圆满的悲剧上新加的东西即自说自话。 @JKvsKing 指责吃人血馒头,但这个视频末尾恰恰是第一个人血馒头。在第二部分我将讨论这些多余的部分。


当然这些分析与二舅本人没什么关系。真正的二舅在小山村里平静地生活,也不知道千里之外要为《二舅》打一场小小的口水仗。UP主将二舅的人生这一质料以视频这一形式加工,以上的批评只及于形式。


论《二舅》与意识形态


让我们把二舅送回小山村,接下来的讨论与他无关,要讨论的是视频中的“我”。“我”对于悲剧是一个多余的东西。总结起来,“我”在这个视频中做了四件事:被二舅治愈精神内耗、对二舅心生敬意、理应过比二舅更为饱满的人生、预言二舅的人生路必将通往胜利。令人惊奇的是,“我”的所作所为反映了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对意识形态特征的诸多描述,这是我断言这种机械降神背后是意识形态的原因。


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指出,意识形态把个人唤问为主体。


我们看到,所有意识形态的结构——以一个独一的绝对主体的名义把个人唤问为主体——都是反射的,即镜像的结构;而且还是一种双重反射的结构:这种镜像复制是构成意识形态的基本要素,并且保障着意识形态发挥功能。这意味着所有意识形态都有一个中心,意味着绝对主体占据着这个独一无二的中心的位置,并围绕这个中心,用双重镜象关系把无数个人唤问为主体;于是,这个中心使主体臣服于大主体,同时,由于每个主体都能通过大主体凝思自己(现在和将来)的形象,所以,这个中心也通过大主体向他们保证:他们和他确实有这样的关系,而既然一切都发生在家庭中,所以“上帝将在那里认出归他的人”,也就是说,那些认出上帝并在他身上认出自己的人,将会得救。——阿尔都塞《论再生产》


意识形态复制的镜像结构同时保障着:

1.把“个人”唤问为主体;

2.他们对大主体的臣服;

3.主体与大主体的相互承认,主体间的相互承认,以及主体最终的自我承认;

4.绝对保证一切都确实是这样,只要主体承认自己的身份并做出相应的行为,一切都会顺利:阿们——“就这样吧”。

结果是:主体落入了被唤问为主体、臣服于主体、普遍承认和绝对保证的四重组合体系,他们在这个体系里“起作用”,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自己起作用”的。——阿尔都塞《论再生产》


在通常使用时,主体这个说法实际上意味着:(1)一种自由的主体性,主动权的中心,自身行为的主人和责任人;(2)一个臣服的人,他服从于一个更高的权威,因而除了可以自由接受这种服从的地位之外,被剥夺了一切自由。后一条解释说明了这种含混性的意义,让我们看到它无非反映着某种正在制造含混的作用:个人被唤问为(自由的)主体,为的是能够自由地服从大主体的诫命,也就是说,为的是能够(自由地)接受这种臣服的地位,也就是说,为的是能够“全靠自己”做出臣服的表示和行为。除非由于主体的臣服,除非为了主体的臣服,就不会有主体的存在。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全靠自己起作用”。——阿尔都塞《论再生产》


分析“我”在视频中做的事,把“我”唤问为主体发生在视频之前,当“我”注意到二舅,开始思考二舅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唤问了,“我”被唤问,“我”如何看待二舅的人生?对大主体的臣服被隐藏了起来,因为这一切应当被表现为自然而然的过程。“我”与大主体的相互承认体现为通过“我”对二舅良好品质的赞美,如果“我”像二舅那样,“我”就是豁达的人;主体间的相互承认体现为“我”对二舅的赞赏;主体最终的自我承认体现为“我”被二舅治愈精神内耗,“我”感到了充实;最后绝对保证一切都确实是这样,“我”理应过比二舅更为饱满的人生、二舅的人生路必将通往胜利。


最后的问题就是“我”臣服于什么?“我”臣服于命运——“我”默认了不要计较人手上发到了什么牌。而有多少坏牌是自然发给你的,又有多少坏牌是其他人发给你的?不去追问这个问题就意味着“我”臣服于命运,而命运这层面纱背后是不公正的秩序。消解乃至遮挡群体性的悲剧与不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达到的。


对于指责我们只顾喷人,而对二舅一点也不关心( @JKvsKing ),我们只需要再指出一点:许多生活的苦难并不是注定就有的。苦难是不公正的秩序再生产出来的,而对不公正的秩序的顺从这种意识形态保障着苦难的再生产。那么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怒斥《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尤其是它比一出悲剧更多的那部分。


个人才疏学浅,请大家批评指正。

发表于2022-07-28 20:54:58

LexDarkblade [在线]

LEX

4.2剑侠

发帖数:2213 原创分:1
<ASCIIArt> 2楼

引经据典,信手拈来,环环相扣,鞭辟入里


我上bbs就是为了看这个。五体投地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最后修改于2022-07-28 21:45:59
  • 发表于2022-07-28 21:44:50

fundamental [在线]

B.C.

4.0高级站友

发帖数:1506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虽然已经猜到您要输出,但我还是只能说:哇.......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发表于2022-07-28 22:11:50

JKvsKing [离线]

UccU

3.8主序星

发帖数:1035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

额,既然at我了,那对于at我的地方,我有几个问题:

0. 不掉书袋是不是不会说话?回答后面的问题可不可以不要掉书袋?我不太擅长背书。

1. 请问认为二舅是顺从不是反抗,那请问怎样才是反抗?自杀才是反抗吗,还是别的什么?

2. 视频末尾是第一个人血馒头,没有人否认过这一点,或者也没有人承认过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这篇是不是最新的啃的一口人血馒头?

3. 我指责你们只顾喷人、无人关心二舅,你花了一个段落“只需指出一点”,然后就“有充分理由怒斥”。你有没有理由怒斥是我所关心的问题吗?我关心的是,无人关心二舅。那么,你关心二舅了吗,在未修改的本文?你把他当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符号看待了吗?你看到这个人作为人而存在的部分、而不是作为你们的符号意义存在的部分了吗?我是没看到,如果有,麻烦帮我指示一下是哪一段。如果没有,那你凭着什么来“回应我的指责”?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发表于2022-07-28 22:40:16

changhedayi [在线]

长翮大翼

3.3中级站友

发帖数:1454 原创分:4
<ASCIIArt> 5楼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


那今天要质问鸣雷的宙斯,在大地上呼吸和爬行的所有动物,是否人类注定要活得最为艰难?认识自然、社会的规律并以此改造自然和社会,这叫反抗。二舅的态度更接近于顺从。

——我不认为二舅的行为不是反抗:不良于行后也只是短暂地自暴自弃,后来学成手艺,实现自我价值同时助人助己;还能领养弃婴,这算不算反抗自身命运并帮助弃婴反抗自身命运?我认为这算是——“认识自然、社会的规律并以此改造自然和社会”。

呃,至少比你我的长篇大论算吧。

首先是对无法避免的事情的顺从:人类注定活得最为艰难,这是被许多人认为是无法避免的事,因此要服从于命运,控制自己。在这里对合理的必然性的承认退居第二位,甚至根本就没有什么合理性,就是一种宿命。


既然我已经说明了二舅对命运的态度是顺从而不是反抗,让我们在古希腊哲学的内部来阐释悲剧人物的悲剧错误。《二舅》文中塑造出来的二舅这个悲剧人物的悲剧错误何在?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一书中指出,正义是行不义与受不义之间的中道。那么,二舅偏离了这一中道,他更偏向于受不义一端。二舅,或者至少是以二舅为代表的一批人,正是因为他们偏向于受不义,和命运合谋招来了不幸。当然这不是说要指责二舅,因为悲剧错误不是因为一个人过于坏,从而罪有应得;而是这个人是个好人,但是好过了头。顺从当然是一种美德,例如理解死,顺从每个人必死的命运。但是二舅这种人将这种美德发展过了头。也就是说,即使我们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对二舅品质的赞颂恰恰都回避了这一点。

——我觉得基于“人将这种美德发展过了头”,所能衍伸出的可能合理的批判,只有一种:质疑其真实性。

别的方面,呃……我觉得觉得多数我们耳熟能详的共产主义者:都将自己的美德“发展过了头”,您认为呢?

……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出现在这里是非常怪异的。这里的胜利如果按传统理解为共产主义事业的胜利,这里的胜利恰恰指的是对命运的征服:尽管人天生具有不同的品质和能力,命运要给他们分出种类;而人类却能让他们平等。这是对命运的征服而不是顺从。

——我觉得二舅做到了这一点,他用力所能及的努力改变了自身乃至周遭(家庭、村落)的境遇,其中的抗争我认为是值得赞扬的。

“在挣扎与困难中表现出来的庄敬自强令我心生敬意”又迫不及待地给二舅送上赞歌:胜利和敬意是他应得的报偿。如果更不要脸一些,还可以给二舅编排一个大团圆结局,就像《阿甘正传》《当幸福来敲门》( @changhedayi )一样。

——请别用“更不要脸一些”来形容up主和其二舅。我的观点依然是:

“当这位评论者以“命运的受害者”来看待二舅的一生时,俯视的姿态就很明显了。我不认为这是up主所传达的核心意向。

一位up主描绘了自己二舅的一生,据作者说,里面内容完全真实;并根据这,只是得出了一个很主观且基于自身的结论“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那我觉得可以多给up主和其二舅一点尊重。”

我要说,这是一种机械降神,Deux ex machina。UP主毫无胆量凝视狄奥尼索斯的深渊。轻佻的喜剧紧接着严肃的悲剧。让我们把《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连同《阿甘正传》《当幸福来敲门》一起送上审判台。《当幸福来敲门》我初中看过一遍,当时就感到不甚舒服。听听尼采怎么评价:


然而,这种新的非狄奥尼索斯精神却在新戏剧的结局上表现得最为清晰。在旧悲剧中,结尾处总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形而上学的慰藉,若没有这种慰藉,对于悲剧的快感就根本无从解释;也许在《俄狄浦斯在克洛诺斯》中最纯粹地传来另一个世界的和解之声。现在,音乐天才已经从悲剧中逃之夭夭了,从严格意义上讲悲剧已经死了;我们现在应当从哪里吸收那种形而上学的慰藉呢?所以,人们便在尘世中寻求办法,悲剧主角在饱受命运的折磨之后,终于在美满的姻缘、神性荣耀的见证中获得了应得的报偿。悲剧主角变成了斗士,在他受尽折磨遍体鳞伤之后,人们也偶尔赐给他自由。Deux ex machina代替了形而上学的慰藉。——弗里德里希·尼采《悲剧的诞生》

——的确,“悲剧是把有价值的毁灭给人看”,我认为二舅已经被毁灭过一次了,而后的行为更像是向我们展示:

“唯有真实的苦难,才能驱除罗曼蒂克的幻想苦难,唯有看到克服苦难的壮烈悲剧,才能帮助我们担受残酷的命运”

一个合理的,好的,上扬的结尾,硬要将其称作“机械降神”,那么:

将个人努力污名化为“神的降临”,是不是才是自封为神,才有的作为。

硬要看一个血淋淋被毁灭的悲剧,是否有些残忍?

那么《二舅》中的机械降神意味着什么?我断言,在这种机械降神背后是意识形态。是意识形态驱使“我”心生敬意,过一个比二舅更为饱满的人生。@changhedayi 指责脱离UP主创作内容而自说自话,但如上所述,第一个开始自说自话的恰恰是UP主,UP主在圆满的悲剧上新加的东西即自说自话。

——我不像你那般肯定,能去“断言”,我觉得没人有义务去一定要讲一个符合他人眼中“圆满的悲剧”,尤其这故事是自己的亲二舅的真实经历为蓝本。

 @JKvsKing 指责吃人血馒头,但这个视频末尾恰恰是第一个人血馒头。在第二部分我将讨论这些多余的部分。


……


最后的问题就是“我”臣服于什么?“我”臣服于命运——“我”默认了不要计较人手上发到了什么牌。而有多少坏牌是自然发给你的,又有多少坏牌是其他人发给你的?不去追问这个问题就意味着“我”臣服于命运,而命运这层面纱背后是不公正的秩序。消解乃至遮挡群体性的悲剧与不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达到的。

——人,是不是总会“臣服于什么”?你认为up主臣服于命运,我认为你臣服于共产主义的信仰,是否可以如此类比?

“打牌”与“掀牌桌”,事实上每个人都在其中作权衡:歌颂朝其中一种方向的努力,与朝着另一方向努力的合理性不违背。

认为二舅和up主逆来顺受的话,自然可以说其“消解乃至遮挡群体性的悲剧与不公”。

那我也想问致力于高呼抵制“消解乃至遮挡群体性的悲剧与不公”,又为二舅的命运做出了哪些进益呢?

——你没这个义务,那二舅和up主又有何义务去为你的说法,去奔走疾呼(事实上我认为这两位还真这么做了)呢?

大家各取所需,各自安好,不好么?

对于指责我们只顾喷人,而对二舅一点也不关心( @JKvsKing ),我们只需要再指出一点:许多生活的苦难并不是注定就有的。苦难是不公正的秩序再生产出来的,而对不公正的秩序的顺从这种意识形态保障着苦难的再生产。

——我们的分歧“二舅是否对命运进行了抗争”,我已提及。是否“苟全性命于乱世”,就是“对不公正的秩序的顺从”?那我觉得不顺从的要求有点高。

——你抱着对“公正的秩序”的倡导:你和你倡导的“公正的秩序”;恰恰应该允许这种对“对不公正的秩序的顺从”:难道公正的秩序不能允许自身为自己的命运做力所能及的努力么?

那么就有这样么一种题中应有之义的悖论:是否存在“公正的秩序”?是否在“公正的秩序”里就没有苦难?

——我认为有人的地方就有苦难。

你的矛头指向的是制度的话,不应抹杀其中人性的光辉。到头来,真正能掀起变革的,恰恰是对“具体的人的爱”: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那么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怒斥《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尤其是它比一出悲剧更多的那部分。

——唉,我感觉很无力。或许我已经麻木到不太会“怒斥”了,这未必是好事。层主敢爱敢恨,嫉恶如仇。你的执着我很欣赏——当然你未必需要我的欣赏——因为我同样很欣赏up主和其二舅。

个人才疏学浅,请大家批评指正。

——我挺有收获的,有时间会看看阿尔都塞的《论再生产》。

签名档

问:须菩提,于意云何?

曰:我師何太痴耶!

发表于2022-07-29 06:07:01

beingGerald [离线]

知不道

3.9中级站友

发帖数:1282 原创分:0
<ASCIIArt> 6楼

就故事来说,《二舅》文和《活着》没什么区别。如果一定要说故事有区别,那就是二舅相当聪明。


如果去除掉“聪明”这个属性,二舅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随处可见。福贵就是这样。


至于你提到的叙事者的评论,我觉得不重要。我只关心故事,我有自己的想法。大家只要有时间思考,也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不会被评论牵着走。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争议。


我也评论下你的评论吧。你这篇大作,主线是命运,冲突是屈服还是反抗。这说明你相信命运。然而,什么是命运?大作里没提。再者,命运真的存在吗?


最后吐槽一下你的西式中文和过度引用。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最后修改于2022-07-29 06:53:30
  • 发表于2022-07-29 06:52:53

lybshock [离线]

commonsec

3.1中级站友

发帖数:271 原创分:0
<ASCIIArt> 7楼

真是搞笑,一个伪造视频编的故事正儿八经分析。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发表于2022-07-29 08:55:15

lea [在线]

无爱即无忧

6.8老站友

发帖数:8.8万 原创分:3
<ASCIIArt> 8楼


如何评论7月新番《异世界舅舅》??...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签名档

やってみせ、言って聞かせて、させてみせ、ほめてやらねば、人は動かじ。    

話し合い、耳を傾け、承認し、任せてやらねば、人は育たず。

やっている、姿を感謝で見守って、信頼せねば、人は実らず。

发表于2022-07-29 09:01:22

Jerryline [离线]

书涯

1.4一般站友

发帖数:94 原创分:0
<ASCIIArt> 9楼

这个回复写得真好,无数人都在过度阐述和寻找意义以及批判,但到底不过是自视甚高和一次次地把二舅对象化而已,人家是具体的人和事,你们一大帮象牙塔里的不从事生产劳动也没经历过多大苦难甚至困难的人应该跟人家扯一大堆掉书袋的理论,整天在那里为了屁大一点事伤春悲秋。贴一个票圈好友的发言:无数人只想在观念上“渡”别人甚至想渡众生,实际连自己都渡不了,一个简单的视频不过就是想表达最普通中国人“活着”的态度而已,谁不知道苦难并不是普通人想要经历的人生历程,谁不会说几句漂亮话“为别人发声”,但真正去行动去看历史和具体情境的人愿意去承担行动责任的人永远不会是那些爱说少做的中产阶级之幻想而已,up主只是想表达一个最朴素和简单的生活境遇以及对之产生的态度,某些自诩自由知识分子和读了点书的不从事生产劳动的悬浮在空中的“光鲜之人”对之过度阐述早就偏离了一个人的原意,我们还是少说多做,相逢一笑在酒中吧!

changhedayi (长翮大翼)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我不认为二舅的行为不是反抗:不良于行后也只是短暂地自暴自弃,后来学成手艺,实现自我价值同时助人助己;还能领养弃婴,这算不算反抗自身命运并帮助弃婴反抗自身命运?我认为这算是——“认识自然、社会的规律并以此改造自然和社会”。

呃,至少比你我的长篇大论算吧。

——我觉得基于“人将这种美德发展过了头”,所能衍伸出的可能合理的批判,只有一种:质疑其真实性。

……

发表于2022-07-29 09:01:51

hanxv [在线]

氷空の花束

5.0排骨饭

发帖数:7599 原创分:3
<ASCIIArt> 10楼

老实说,圈我的地方我没看懂


固然有苦难是不公正的秩序生产出来的,但一个公正的秩序下就没有苦难了吗?又或者说,在一个不公正的秩序下,个人既然没有能力去改变,那就只能作为命运的一部分去接受它带来的苦难。如果这就是过分的“顺从”,那怎样的行为才能称为“反抗”呢?


在微观上说,对这种不公正的秩序的理解,对个人获得幸福有什么影响呢?区分出苦难的来源不能自动战胜苦难,对不公正秩序的抗争也无法消解掉所有的苦难,问题还是在那里。二舅之所以能火,正是因为他面对比常人更多的苦难,依旧获得了幸福。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签名档

求问你们有工资吗?是按月发还是按字数或者帖数?

除了发帖外还有其他工作内容吗?

如果用发帖数比较多的id会有奖金吗?

以及……你们还缺人吗?

求站内……当然直接在下面回复我也不反对


发表于2022-07-29 09:05:01

ENDRECHERI [离线]

堂本糖糖

0.5新手上路

发帖数:32 原创分:0
<ASCIIArt> 11楼

我只看了个热闹,感受到世事无常,我只是个路人给大佬献上膝盖,感谢互联网嘴替让世界并没有那么二极管……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发表于2022-07-29 10:15:59

Curry [在线]

Gold and Iron

5.4鸡腿饭

发帖数:1.5万 原创分:13
<ASCIIArt> 12楼

哇……


前两天看过另一个评论@阁楼上的宗城,可读性大概更加友好一点(


"""

「苦难叙事」与「他比我更苦,我还有什么资格抱怨叙事」是一体的,共同指向一个「我们一起受苦,彼此默默忍受,并从苦难中提取感动自我慰藉」的结果。如果苦难走向自我感动,苦难就是轮回的,人变成浮沉苦海锁链的一部分,无法从此岸走向彼岸。在苦难中保持良善的人是可贵的,但因他们得到的不是「自我感动」「消解苦难」,而是思考「苦难为何源源不断发生」,我们是否注定过这种「又苦又善良」的生活。众生皆苦,但恶不因此豁免。苦难未必崇高,快乐并不浅薄,人的一生,许多的时间,浪费在他人造成的无意义苦难的空耗下。


说到底,那只是一个短视频而已,而我们只能在短视频上抒发公共议题的热情,用种种意识形态话语在一个去政治化的环境里,表演政治化的热情,却不能对真的、重要的公共议题进行推进,这才是最悲哀的。


一代人的才智用在「赞美」「批评」二舅视频上,我们杰出的创作者本可以、也有心力创作、谈论其他议题,去进行更自由的创作,但我们不行,只能一遍遍地讨论「二舅」,讨论相似的自欺欺人有意义其实毫无意义的「伪公共议题」,我不想加入对创作者的围猎,我只恨这头把创作者驯服得「又苦又善良」的大象。


这件事最酷的收场就是「二舅」是编的,这是一场虚构的行为艺术,如果是这样,我反而觉得这个作者很有胆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可以自欺欺人说,每一个热点都是重要的,只要有流量,每一个都是重要的公共议题,都值得写。可以这样,这是一种慰藉自己的方式,但沉下心来,有些话我需要对自己说,我需要如实地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因此,当我说「二舅」视频不是重要的「公共议题」,不值得花那么多力气,这是我对自己说的,也是对在乎的创作者朋友,而不是傲慢的对于公众的说教,我没有这个能力,也知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二舅」已经承受了「议题不可承受之重」,太多因其他议题无法讨论,而人们生活压抑所累积的「情绪」,如洪水般投入到「二舅」议题上。是在这个前提,它已经刷屏两天,它对当事人「二舅」很可能造成困扰,又在议题讨论上,事实上没有超越《活着》《秋园》《隐入尘烟》的议题内容上,我觉得它没必要,没必要投入更大的热情,去换一个重复的结果。

​这不是说「短视频」不值得作为公共议题,比如「丰县」的事,就是由短视频引起,今天很多的新闻源于「短视频」,「短视频」早已经成了重要的传播手段。

​而是从「文本意义」「议程推进程度」和「是否对当事人有益」三个角度,我才觉得它已经「超载」,承受了它不能承受之重。

​无论是从「又苦又善良」叙事、「乡村」叙事、「问责当地政府不作为」叙事上,都有比他更丰富、更值得延展的文本。比如虚构的《活着》《隐入尘烟》、半虚构(介于虚构与非虚构)的《秋园》《我本芬芳》、非虚构性质的《平如美棠》文本、《丰县》视频,这些都是比「二舅」更丰富的文本,延展开的角度也更多,不只有「又苦又善良」,还比方说「乡村中的妇女问题」、「当地政府对于劳动者的保障问题」等,文本丰富,有更厚实的立足点,议程才能更有延展性。而「二舅」的文本,因为事实上它没有新东西,只是「活着」「树先生」等的新瓶装旧酒,讨论起来就很「陈旧」。

​「陈旧」同样可以制造流量,但陈旧不等于重要。这种叙事,已经在「董宇辉」「新东方」「隐入尘烟」讨论太多次了。

​进一步说,它对二舅真的有意义吗?无穷无尽的打扰,用讨论这个议题挣稿费,却换来对当事人的困扰,我真的觉得有必要吗?

​我是从这个层面,才觉得它没必要。

​我不想自欺欺人,明明给别人造成不必要的困扰,自己赚了稿费,内心觉得没意义,还谎称很有意义,很重要。

​所以这两天,有媒体找我写稿,我都拒绝了,只是在个人页面说了几句。

​这个短视频在内容上并没有提出新问题,由此引发的议程也很难提出新的认识,而事实也如此,这两天出来的讨论,不过是重复了过去讨论余华那些文本的认识,就像许子东说的「很苦很善良」叙事。


我也不觉得火一定代表重要。热搜上的娱乐八卦、抖音的热门神曲,哪一个不火,但对你来说重要吗?


我只是觉得人要意识到对自己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为此不得不舍弃一些热闹。


它对大众可能是有意义的,但不是对你的意义。


如果在一个严重阉割的环境,太多东西不能谈,在这种前提下,有一个东西火了,就说它是重要的公共议题,我觉得并非严谨的论断。完全平均主义容易得到一种轻巧的结论,但事实上,媒体设置议程仍然需要筛选轻重。比如,假设「丰县」「唐山」「二舅」同时在议程,我们就真的能简单用一句都很重要略过它们的轻重程度吗?如果流量等同于重要程度,容易滑坡成一种议程上的民粹主义,却忽略了这本身就是一个严重阉割的环境,而重要议题常常被有选择地遮蔽。


所以,公共议题就是有轻重之分,而我自己作为创作者,会无可避免追问自己什么是重要的。是在这个前提下,我说,「二舅」已经太重了,我们制造了一场它本身所不能承受的喧嚣。

"""

fundamental (B.C.)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虽然已经猜到您要输出,但我还是只能说:哇.......

签名档

                                                                ___   

                                                               |__ \  

        卖烟卖酒不卖醋                                         __/ /  

                                                              / __/   

                    剩饭剩菜不剩衣                           /____/   

                                            BMTtwo@BDWM·我们就是二   

 最后修改于2022-07-29 10:42:32
  • 发表于2022-07-29 10:25:34

WekFer [离线]

芒果:欢迎来 Story 版玩耍~

4.8主序星

发帖数:7753 原创分:4
<ASCIIArt> 13楼

掉书袋太多了。

这里面有什么道理是不引用那么多名人名言就说明不清的吗?我想是没有的。引用了能说明得更清楚吗?我倒是觉得看着让人更容易迷糊了,反正我是看不懂其中的一部分的。

那何必引用呢?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签名档

来自北大未名BBS微信小程序 (http://t.cn/A67L9Lm2)

--

发表于2022-07-29 10:30:58
楼主

wuyuchuan [在线]

某学生

4.1侏罗纪

发帖数:1838 原创分:4
<ASCIIArt> 14楼

意识形态那一部分我想是不得不引用的吧!我就是通过这条路理解意识形态的。


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请指出来,我加一点解释。


还有一点,哲学和引用是一种不错的保护色。

WekFer (芒果:欢迎来 Story 版玩耍~)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掉书袋太多了。

这里面有什么道理是不引用那么多名人名言就说明不清的吗?我想是没有的。引用了能说明得更清楚吗?我倒是觉得看着让人更容易迷糊了,反正我是看不懂其中的一部分的。

那何必引用呢?

 最后修改于2022-07-29 10:44:08
  • 发表于2022-07-29 10:37:26
楼主

wuyuchuan [在线]

某学生

4.1侏罗纪

发帖数:1838 原创分:4
<ASCIIArt> 15楼

有两个二舅:一个是在小山村里面实实在在生活的二舅,另一个是通过“我”对二舅生存条件想象地表述出来的“二舅”。


想要看到二舅人之为人的部分,很遗憾,办不到。除非真正见到他本人。二舅是被遮蔽的,被“我”想象地表述的“二舅”取代了。自从我们看到视频开始,“二舅”就只作为符号出现。那么,你是否把“二舅”这个幻象当成了真正的二舅?


可以这么说,我在与“二舅”这个幻象搏斗。这个幻象是有危险性的。鼓吹这种承受苦难的行为将社会的苦难伪装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就像人总是注定要活得那么痛苦。而正是这种意识形态保障了再生产社会的苦难,通过大多数人承认苦难理所应当,应当默默忍受苦难(当我们认为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应该活得乐观,我们就已经默认了所有苦难是不可逃避的),社会的苦难才被加之于人。这是我关心真实的二舅的方式。

JKvsKing (UccU)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额,既然at我了,那对于at我的地方,我有几个问题:

0. 不掉书袋是不是不会说话?回答后面的问题可不可以不要掉书袋?我不太擅长背书。

1. 请问认为二舅是顺从不是反抗,那请问怎样才是反抗?自杀才是反抗吗,还是别的什么?

……

发表于2022-07-29 11:14:56

euio [离线]

耳目一心

5.9地球

发帖数:2.6万 原创分:5
<ASCIIArt> 16楼

>而正是这种意识形态保障了再生产社会的苦难,通过大多数人承认苦难理所应当,应当默默忍受苦难(当我们认为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应该活得乐观,我们就已经默认了所有苦难是不可逃避的)


“多难兴邦”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有两个二舅:一个是在小山村里面实实在在生活的二舅,另一个是通过“我”对二舅生存条件想象地表述出来的“二舅”。


想要看到二舅人之为人的部分,很遗憾,办不到。除非真正见到他本人。二舅是被遮蔽的,被“我”想象地表述的“二舅”取代了。自从我们看到视频开始,“二舅”就只作为符号出现。那么,你是否把“二舅”这个幻象当成了真正的二舅?


可以这么说,我在与“二舅”这个幻象搏斗。这个幻象是有危险性的。鼓吹这种承受苦难的行为将社会的苦难伪装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就像人总是注定要活得那么痛苦。而正是这种意识形态保障了再生产社会的苦难,通过大多数人承认苦难理所应当,应当默默忍受苦难(当我们认为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应该活得乐观,我们就已经默认了所有苦难是不可逃避的),社会的苦难才被加之于人。这是我关心真实的二舅的方式。

签名档

摸黑踩的就踩吧,反正等天亮了在雪地上留下的都是黑脚印……


发表于2022-07-29 11:25:17

LucasWang [在线]

小脑斧i

3.9中级站友

发帖数:1262 原创分:0
<ASCIIArt> 17楼

这啥专业的啊,看完第二句话就先评论了,看着专业啊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发表于2022-07-29 11:47:06

changhedayi [在线]

长翮大翼

3.3中级站友

发帖数:1454 原创分:4
<ASCIIArt> 18楼

谢谢。我想各有各的理解,也感谢你的分享。


借此,分享一首我觉得有些契合二舅精神的歌《白鸽》:

《白鸽》是伍佰演唱的一首歌曲,由伍佰作词、作曲,伍佰 & China Blue编曲 ,收录在伍佰1999年11月4日由滚石唱片发行的同名专辑《白鸽》中。《白鸽》是一首写给台湾的歌,是伍佰在1999年初为台湾所创作的歌。创作动机源于他对身在台湾所看到的生活中的困境与未来,虽然在困境中却仍有希望。当1999年六月台中广三枪击案发生后,伍佰应伤者家属请求,以这首歌为受伤的庄嘉慧加油打气,希望能对她的复原状况有所帮助。而在历经9·21大地震之后,这首歌听来,更加有意义。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99%BD%E9%B8%BD/3426606

歌词如下:


前方啊 没有方向

身上啊 没有了衣裳

鲜血啊 渗出了翅膀

我的眼泪 湿透了胸膛

飞翔着 强忍着伤

逃离了 猎人的枪

我的双脚 没有了知觉

我的心情 下冰冷的雪

亲爱的母亲 挚爱的朋友

我会坚定 好好的活

沉默的大地 沉默的天空

红色的血 继续的流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飞翔吧 飞在天空

用力吹吧 无情的风

我不会害怕 也无须懦弱

流浪的路 我自己走

那是种骄傲 阳光的洒脱

白云从我脚下掠过

干枯的身影 憔悴的面容

挥着翅膀 不再回头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Jerryline (书涯)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这个回复写得真好,无数人都在过度阐述和寻找意义以及批判,但到底不过是自视甚高和一次次地把二舅对象化而已,人家是具体的人和事,你们一大帮象牙塔里的不从事生产劳动也没经历过多大苦难甚至困难的人应该跟人家扯一大堆掉书袋的理论,整天在那里为了屁大一点事伤春悲秋。贴一个票圈好友的发言:无数人只想在观念上“渡”别人甚至想渡众生,实际连自己都渡不了,一个简单的视频不过就是想表达最普通中国人“活着”的态度而已,谁不知道苦难并不是普通人想要经历的人生历程,谁不会说几句漂亮话“为别人发声”,但真正去行动去看历史和具体情境的人愿意去承担行动责任的人永远不会是那些爱说少做的中产阶级之幻想而已,up主只是想表达一个最朴素和简单的生活境遇以及对之产生的态度,某些自诩自由知识分子和读了点书的不从事生产劳动的悬浮在空中的“光鲜之人”对之过度阐述早就偏离了一个人的原意,我们还是少说多做,相逢一笑在酒中吧!

签名档

问:须菩提,于意云何?

曰:我師何太痴耶!

 最后修改于2022-07-29 11:54:36
  • 发表于2022-07-29 11:53:52

Baandarin [在线]

北斗

5.0泰迪熊

发帖数:8224 原创分:0
<ASCIIArt> 19楼

二舅惨了一辈子,本来这下火了能吃到点互联网红利捞点钱,结果还被这倒霉外甥藏起来了....

二舅惨呐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签名档

当我们鸟调和物候走过的藏着秘密的园子一朝成为石板路和草坪

发表于2022-07-29 12:00:24

Bernstein [离线]

哈哈老祖

1.0一般站友

发帖数:18 原创分:0
<ASCIIArt> 20楼

视频的问题在于那个标题“精神内耗”,把社会问题变成了需要治疗的个人心理问题,或许是为了过审(讲述黑暗的社会现实的视频能爆火也是奇迹)。加了那个标题之后就变成了宣扬逆来顺受的陈词滥调了。

和《活着》的区别在于,福贵自己笑着讲述人生故事,而二舅始终只是一个缄默的工具人。

wuyuchuan (某学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论《二舅》与悲剧

毫无疑问,《二舅》是一出悲剧。《二舅》是悲剧总比喜剧要好,悲剧人物的举动往往严肃而高贵,喜剧人物的举动往往轻佻而低俗(亚里士多德《诗学》)。二舅当然是一位很有德性的人,他体现了超越日常生活的人的可能性。我听到一种说法( @JKvsKing ),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反抗而不是顺从,我准备首先就这一问题发表意见。

我从阿尔都塞《论再生产》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法国有一句俗语,“prendre les choses avec philo”,直译为“以哲学处事”,意译过来为“看开点”。面对令人痛苦的事情,“以哲学处事”的人 ,就是能够退后一步,控制自己当下的反应,因而表现得很有理性的人:他理解并接受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必然性。

……

发表于2022-07-29 12:12:24
返回本版
1
2
下一页 >
/ 2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