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师对数学教学大倒退式改革的谏言(转载) - 北大发展(PKUdevelopment)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一位老师对数学教学大倒退式改革的谏言(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crepuscular [离线]

朝露~月满人间

2.3主序星

发帖数:25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原文由 Anonymous 发表在 SecretGarden 版 >>>

一位老师告诉我们:前进应有正确的方向。应当明辨什么是先进的、什么是落后的,什么可以是模范、什么不应当是模范。在北大不会这也做不到吧?方向错了,南辕北辙。不能为了改革而改革,折腾好几届学生。


—————————————————————

尊敬的柳老师、李老师、各位教学指导老师:


首先祝贺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成立!这是很好的事情。按国际惯例,数学教学由数学系统一管理,学生人人学数学,微积分、线性代数等属于全校核心课程而不必另立貌似新颖高尚的名目才成为全校核心课,进入到专业层次的数学学习则是比较往后的事,因而这些数学课由最好的老师们来教,自然也风格各异。“学生属于院系”这个有着时代局限的现实导致像过去那样由各院系教务各自管理数学课教学是不适当的。因此,成立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是好事,聘请一位专任秘书协调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的工作也是必要的。


附件是本人两天前做报告用的文件。P3:数学是文化的一部分,它不属于工业。P12:非专业数学也应当有好的品味。观点是,正如沦为笑柄之USNEWS数学专业排名为低劣排名,在数学领域试图标准化绝非上策。


事实上,统一考试命题和阅卷工作等行为并非优秀大学所习为。我们当明辨优劣,向先进模式学习。以美国公立大学最杰出之Berkeley为例,其非专业数学的教学极为落后,500人大教室,自有不得不如是之苦衷。这是由财经制度决定的,Berkeley资源捉襟见肘,故生源庞大而鱼龙混杂,仅能将有限资源用以维护其精英师资,让他们有尽量好的生活研究条件。最保险地说,以任何合理的评价标准,美国本科非专业数学教学水准最高的20所大学里,公立大学绝不可能超过5所,甚至是0亦大有可能。(院长大人和我们学院不少优秀老师都是美国顶尖公立大学的校友,这里就事论事,得罪了。)


对于北大巍巍百廿学府之底蕴深厚、思想包容、各类人才辈出、但实事求是讲学术体制与高度仍未臻理想之境这种实际情况,我们作为老师应努力培养训练什么样的人,如何通过公共数学课尽到一部分义务?我以为,当在好的传统的基础上再求进步,以最优秀模式为楷模。唐太宗《帝范》: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乎中,故其为下。凡所经历的著名大学,未见有强求公共课教师统一出题之事。教学协调,应主要体现在服务,而不是管理。统一试卷、指定比例,以我之浅陋见闻,则和一所大学的不入流(特别是国内大学)及教学资源不足、品味低下有着极高的正相关性。


课程由数学学院教务抑或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统一管理(指注册及安排教室等)是一种进步,但统一考试等要求则恐极不合理。

老师们风格差异甚大是客观事实,各院系学生水平互相差异甚大也是事实,并非四五个层次所能调节。既然差异大,若统一试卷,无论怎么做,都会造成很多人妥协牺牲过多。在实践上,倘若统一试卷,老师们若仍各按风格来讲,则加重学生自行备考的负担,相当程度上减弱课程的有效性和合理性,若不按风格讲,则势必让有的优质课程流失、有的褪色。即使公共数学课,也不应当仅视为通过性课程,而毫不珍惜特色。附件图片有对我去年搭档老师的评论,他是一位很优秀的老师,失望而去,是十分可惜的,相信并非个例。


我认为,应该允许老师们充分发挥教学风格,让学生们按照需要选择。如希望“公平”,可敦促老师们尽量将优秀率控制在一个接近的范围内。过去,少数老师给分过高,造成搭档老师被迫跟进或者被学生抱怨,也造成绩点膨胀,这是应该关注的。出现问题解决问题,而不应像我们抱怨的教育管理部门一刀切打击竞赛、压缩保送那样因噎废食。


综上,本人认为《公共数学课考试命题和阅卷工作细则》的前提并不能成立,并平静而真切地认为:这是开历史倒车,害莫大焉。


发表于2020-10-30 15:36:17
楼主

crepuscular [离线]

朝露~月满人间

2.3主序星

发帖数:25 原创分:0
<ASCIIArt> 2楼

原文由 Anonymous 发表在 SecretGarden 版 >>>

这样的老师会被逼走吗?园子,能不能别再堕落了!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想起大一的时候给我们上课的数学老师,真的非常好

感动,我  ... 无法想象北大以后没有这样的老师

发表于2020-10-30 15:37:06
楼主

crepuscular [离线]

朝露~月满人间

2.3主序星

发帖数:25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原文由 Anonymous 发表在 SecretGarden 版 >>>

估计领导对具体的教学工作没感觉,也没温情,就是对改革建名目这类政绩工程有热情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一位老师告诉我们:前进应有正确的方向。应当明辨什么是先进的、什么是落后的,什么可以是模范、什么不应当是模范。在北大不会这也做不到吧?方向错了,南辕北辙。不能为了改革而改革,折腾好几届学生。


—————————————————————

尊敬的柳老师、李老师、各位教学指导老师:


首先祝贺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成立!这是很好的事情。按国际惯例,数学教学由数学系统一管理,学生人人学数学,微积分、线性代数等属于全校核心课程而不必另立貌似新颖高尚的名目才成为全校核心课,进入到专业层次的数学学习则是比较往后的事,因而这些数学课由最好的老师们来教,自然也风格各异。“学生属于院系”这个有着时代局限的现实导致像过去那样由各院系教务各自管理数学课教学是不适当的。因此,成立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是好事,聘请一位专任秘书协调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的工作也是必要的。


附件是本人两天前做报告用的文件。P3:数学是文化的一部分,它不属于工业。P12:非专业数学也应当有好的品味。观点是,正如沦为笑柄之USNEWS数学专业排名为低劣排名,在数学领域试图标准化绝非上策。


事实上,统一考试命题和阅卷工作等行为并非优秀大学所习为。我们当明辨优劣,向先进模式学习。以美国公立大学最杰出之Berkeley为例,其非专业数学的教学极为落后,500人大教室,自有不得不如是之苦衷。这是由财经制度决定的,Berkeley资源捉襟见肘,故生源庞大而鱼龙混杂,仅能将有限资源用以维护其精英师资,让他们有尽量好的生活研究条件。最保险地说,以任何合理的评价标准,美国本科非专业数学教学水准最高的20所大学里,公立大学绝不可能超过5所,甚至是0亦大有可能。(院长大人和我们学院不少优秀老师都是美国顶尖公立大学的校友,这里就事论事,得罪了。)


对于北大巍巍百廿学府之底蕴深厚、思想包容、各类人才辈出、但实事求是讲学术体制与高度仍未臻理想之境这种实际情况,我们作为老师应努力培养训练什么样的人,如何通过公共数学课尽到一部分义务?我以为,当在好的传统的基础上再求进步,以最优秀模式为楷模。唐太宗《帝范》: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乎中,故其为下。凡所经历的著名大学,未见有强求公共课教师统一出题之事。教学协调,应主要体现在服务,而不是管理。统一试卷、指定比例,以我之浅陋见闻,则和一所大学的不入流(特别是国内大学)及教学资源不足、品味低下有着极高的正相关性。


课程由数学学院教务抑或公共数学教学研究中心统一管理(指注册及安排教室等)是一种进步,但统一考试等要求则恐极不合理。

老师们风格差异甚大是客观事实,各院系学生水平互相差异甚大也是事实,并非四五个层次所能调节。既然差异大,若统一试卷,无论怎么做,都会造成很多人妥协牺牲过多。在实践上,倘若统一试卷,老师们若仍各按风格来讲,则加重学生自行备考的负担,相当程度上减弱课程的有效性和合理性,若不按风格讲,则势必让有的优质课程流失、有的褪色。即使公共数学课,也不应当仅视为通过性课程,而毫不珍惜特色。附件图片有对我去年搭档老师的评论,他是一位很优秀的老师,失望而去,是十分可惜的,相信并非个例。


我认为,应该允许老师们充分发挥教学风格,让学生们按照需要选择。如希望“公平”,可敦促老师们尽量将优秀率控制在一个接近的范围内。过去,少数老师给分过高,造成搭档老师被迫跟进或者被学生抱怨,也造成绩点膨胀,这是应该关注的。出现问题解决问题,而不应像我们抱怨的教育管理部门一刀切打击竞赛、压缩保送那样因噎废食。


综上,本人认为《公共数学课考试命题和阅卷工作细则》的前提并不能成立,并平静而真切地认为:这是开历史倒车,害莫大焉。

发表于2020-10-30 15:39:52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