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道式幽默 - 故事城(Stor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朗道式幽默

[复制链接]
楼主

Mahainfinity [离线]

雏龙(Loong)

该用户不存在
<ASCIIArt> 1楼

最近正在看由迈娅·比萨拉比(朗道夫人的甥女)写的《朗道传》,大致浏览了全书的内容,书中讲了不少关于朗道的逸闻趣事。现摘取其一、二与大家分享。

其一:朗道在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所推行理论物理最低标准考试,考试不仅针对理论研究者,也针对实验员。他认为,很多实验员的物理学知识太差,所以实验尝尝出错。关于这一点,他总是说:“上帝啊,饶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那时,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所的青年科学工作者们一见到他就吓得直哆嗦,因为他的考试极为严格。在研究所工作的同时,他还在哈尔科夫大学授课,一次考试中,他给超过一半的学生都打了两分。———摘自迈娅·比萨拉比《朗道传》

第54页。

Image一下,当朗道总是严肃认真的说:“上帝啊,饶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差点笑得没喘过气来。


其二:1932年,保罗·狄拉克到哈尔科夫参加朗道在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所组织的会议。他在讨论班作了讲座。朗道坐在黑板旁边,研究生们坐在桌子旁边,狄拉克时而在黑板上写公式,时而一边讲解一边在黑板和窗户之间来回走动。朗道不赞同狄拉克的某些观点,因此每当狄拉克背对他时,他都会小声念叨:

“狄拉克,大傻瓜,狄拉克,大傻瓜。”

狄拉克一转过身,朗道就闭上嘴显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他以为狄拉克不会猜到这无聊的顺口溜是出自他之口,但实际上眼中狡黠的光芒早已出卖了他。

最后,狄拉克结束了演讲,把粉笔放到桌子上。突然,他转过身对着朗道说(谁曾想到,他已经把俄语学得这么好了!):“你才是傻瓜,你才是傻瓜。”

研究生们笑得喘不过气来。———摘自迈娅·比萨拉比《朗道传》第56页

对于朗道式幽默大家是否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经历。

发表于2019-03-23 17:11:06

WekFer [离线]

芒果

3.3主序星

发帖数:3407 原创分:1
<ASCIIArt> 2楼

补充几条:


这些年读到过的最有趣的朗道八卦: 在斯大林时代, 李森科是反对 “资产阶级遗传学” 的 “科学斗士”, 主张生物后天获得的性状能够遗传。 有一次, 李森科作完报告后, 朗道当众问他: “你的意思是说, 如果我们把一代又一代的牛的耳朵割了, 最终我们会得到生出来就没耳朵的牛?” 李森科不知是诈, 回答:“是的。” 于是朗道又问: “那你如何解释初生的女婴仍然是处女呢?” 李森科登时蔫巴。


众所周知 (当然, 这个 “众” 是有范围的), 朗道有一个著名的 “理论物理最低标准”, 由一系列考试来衡量。 最近读朗道甥女迈娅·比萨拉比的《朗道传》, 发现这个 “最低标准” 对于朗道回复邮件很有帮助, 可以尽情鼓励又不当烂好人。 典型的信件往来是这样的: 来信者向朗道述说自己基础太差、 年纪太大等等困难, 询问如何学习物理。 朗道总是给予温暖的鼓励, “面对浩如烟海的材料时, 感到不知所措……是很自然的”, “25 岁的年龄并不算很大, 我的年纪是您的两倍”, “完全不必害怕我, 我不会吃了您的”, 等等。 然后便是 “我把理论物理最低标准邮寄给您, 如果您愿意的话, 可以逐科参加我和我的同事们主持的考试”。 可是——后世的我们知道, 朗道这个 “理论物理最低标准” 被戏称为 “朗道势垒”, 数十年间只有 43 人通过。


1962 年初, 苏联物理学家朗道遭遇车祸受了重伤。 在几乎倾国之力的抢救下, 数月之后, 终于逐渐恢复了神智和语言能力。 医院于是请来精神病专家测试他的智力:

“请您画个圆圈。” (朗道认真地画了个十字)

“嗯。 那么现在请您画个十字。” (朗道画了个圆圈)

“您为什么这么做? 请您按照我的要求做。”

“我正是按照您的要求做的。 您请我做蠢事, 我满足了您的愿望。”

“是的, 可是您做的都是相反的!”

“这都是些愚蠢的题目, 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 您倒是有权怀疑我的智力水平了。”


朗道甥女迈娅·比萨拉比的《朗道传》里有一则朗道跟催眠师的故事很是有趣 (当然, 也发生在朗道出车祸之后): 朗道讨厌催眠, 可医院仍请来了催眠师, 后者还带来了两位年轻人。 催眠师施行 “催眠术” 后, 两位年轻人很快就睡着了, 可朗道始终面带嘲弄地盯着催眠师, 看得后者额头冒汗, 最后失败而去。 “怎么样?” 医生走后朗道妻子问朗道。 “哗众取宠,” 朗道挥了挥手冷笑道: “他还带了两个骗子在这里睡觉。”


录自卢昌海博客

Mahainfinity (雏龙(Loong))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最近正在看由迈娅·比萨拉比(朗道夫人的甥女)写的《朗道传》,大致浏览了全书的内容,书中讲了不少关于朗道的逸闻趣事。现摘取其一、二与大家分享。

其一:朗道在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所推行理论物理最低标准考试,考试不仅针对理论研究者,也针对实验员。他认为,很多实验员的物理学知识太差,所以实验尝尝出错。关于这一点,他总是说:“上帝啊,饶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那时,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所的青年科学工作者们一见到他就吓得直哆嗦,因为他的考试极为严格。在研究所工作的同时,他还在哈尔科夫大学授课,一次考试中,他给超过一半的学生都打了两分。———摘自迈娅·比萨拉比《朗道传》

第54页。

……

签名档

I'm coming, Buona notte, my dear destined grave

From cold darkness to your warm bright embrace

-A song of Cassini–Huygens

发表于2020-12-10 00:26:07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