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站乘客欲走路轨回深圳 遇风井误出地向港警自首 - 铁路(Railway)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西九站乘客欲走路轨回深圳 遇风井误出地向港警自首

[复制链接]
楼主

Hotarubi [离线]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4.4普快

发帖数:3140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117

  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表示,他早前收到港铁职员爆料,指在去年12月初,一名从长沙南站上高铁的内地乘客,原定乘高铁到深圳北站,惟因错过下车站,一直乘搭高铁来到香港;该乘客抵港后,竟未有向高铁职员求助及过关进入香港,而是自行进入路轨向北面离开。据指,该乘客徒步走近10公里至葵涌后,经通风紧急出口返回地面,并在发现仍然未能离开香港境内后到警署自首。谭直斥事情的荒谬程度难以形容,他在收到报料后一度怀疑事件真伪,直至昨日得到政府回复才敢确信。

  谭文豪引述2017年律政司回应高铁的保安措施时,指高铁乘客下车后会有职员巡逻车厢,确保所有乘客均已离开车厢才会指示和安排他们进入香港过关;律政司当时亦称,车厢与月台之间空隙非常窄,而月台两侧亦有到顶的幕门,再三强调「人是没有办法通过并走入路轨范围」;保安局则指,若有人走入路轨,会被视为非法入境者。谭文豪批评政府一直向公众隐瞒事件近3个月,至今「提都冇提」,直至谭提交书面质询,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才承认事件,但未有详细交代,亦未知政府的调查结果。谭促政府调尽快交代详情,「12月到宜家,真系唔好同我讲未调查好」。

  谭文豪指,今次有人尝试由香港经路轨走回内地,代表同样有人可以利用此漏洞,经路轨及通风管道进行运毒、走私甚至运人来回内地。谭文豪促政府需确切交待该名乘客如何进入路轨,又直指各部门均有责任,「当日话唔会(有漏洞),今日咪出现啰!」


签名档


发表于2020-02-27 14:56:35

fswherever [离线]

 

7.4直达特快

发帖数:1.3万 原创分:11
<ASCIIArt> 2楼

奇葩

Hotarubi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117

  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表示,他早前收到港铁职员爆料,指在去年12月初,一名从长沙南站上高铁的内地乘客,原定乘高铁到深圳北站,惟因错过下车站,一直乘搭高铁来到香港;该乘客抵港后,竟未有向高铁职员求助及过关进入香港,而是自行进入路轨向北面离开。据指,该乘客徒步走近10公里至葵涌后,经通风紧急出口返回地面,并在发现仍然未能离开香港境内后到警署自首。谭直斥事情的荒谬程度难以形容,他在收到报料后一度怀疑事件真伪,直至昨日得到政府回复才敢确信。

  谭文豪引述2017年律政司回应高铁的保安措施时,指高铁乘客下车后会有职员巡逻车厢,确保所有乘客均已离开车厢才会指示和安排他们进入香港过关;律政司当时亦称,车厢与月台之间空隙非常窄,而月台两侧亦有到顶的幕门,再三强调「人是没有办法通过并走入路轨范围」;保安局则指,若有人走入路轨,会被视为非法入境者。谭文豪批评政府一直向公众隐瞒事件近3个月,至今「提都冇提」,直至谭提交书面质询,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才承认事件,但未有详细交代,亦未知政府的调查结果。谭促政府调尽快交代详情,「12月到宜家,真系唔好同我讲未调查好」。

……

签名档

                              南 广 线                             

  南宁 -NNZ  0km   贵港 -GGZ 151km   郁南 -YKQ 359km  肇庆东 -FCQ 498km

 南宁东 -NFZ 11km   桂平 -GAZ 209km  南江口 -NJQ 398km  三水南 -RNQ 523km

 黎塘西 -UKZ 94km  平南南 -PAZ 244km  云浮东 -IXQ 436km  佛山西 -FOQ 541km

 凌村所 -UMZ 101km   藤县 -TAZ 303km  肇庆西 -ZKQ 458km  盐步所 -AMQ 562km

                 梧州南 -WBZ 328km                  广州南 -IZQ 574km

发表于2020-02-27 16:07:19

Homagod [离线]

不愉快なら問答無用、撃て

9.0九莲宝灯

发帖数:2.9万 原创分:22
<ASCIIArt> 3楼

んb

还自首了

Hotarubi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117

  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表示,他早前收到港铁职员爆料,指在去年12月初,一名从长沙南站上高铁的内地乘客,原定乘高铁到深圳北站,惟因错过下车站,一直乘搭高铁来到香港;该乘客抵港后,竟未有向高铁职员求助及过关进入香港,而是自行进入路轨向北面离开。据指,该乘客徒步走近10公里至葵涌后,经通风紧急出口返回地面,并在发现仍然未能离开香港境内后到警署自首。谭直斥事情的荒谬程度难以形容,他在收到报料后一度怀疑事件真伪,直至昨日得到政府回复才敢确信。

  谭文豪引述2017年律政司回应高铁的保安措施时,指高铁乘客下车后会有职员巡逻车厢,确保所有乘客均已离开车厢才会指示和安排他们进入香港过关;律政司当时亦称,车厢与月台之间空隙非常窄,而月台两侧亦有到顶的幕门,再三强调「人是没有办法通过并走入路轨范围」;保安局则指,若有人走入路轨,会被视为非法入境者。谭文豪批评政府一直向公众隐瞒事件近3个月,至今「提都冇提」,直至谭提交书面质询,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才承认事件,但未有详细交代,亦未知政府的调查结果。谭促政府调尽快交代详情,「12月到宜家,真系唔好同我讲未调查好」。

……

签名档

小国和小国之间有矛盾,联合国一调解,矛盾没了; 小国和大国之间有矛盾,联合国一调解,小国没了;大国和大国之间有矛盾,联合国一调解,联合国没了。


发表于2020-02-27 17:05:20
楼主

Hotarubi [离线]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4.4普快

发帖数:3140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

我怀疑那会应该很晚了,线路上没车,才能这么一路走的(有车的时候如果是正常人就直接随便搭一班回来就是了)

也只走到葵涌,都没进山呢,前面还好多路,估计主观上也走不动了


让我们朗诵《哦,香雪》:


  列车终于在她的视野里彻底消失了,眼前一片空旷,一阵寒风扑来,吸吮着她单薄的身体,她把滑到肩上的围巾紧裹在头上,缩起身子在铁轨上坐了下来。香雪感受过各种各样的害怕,小时候她怕头发,身上沾着一根头发择不下来,她会急得哭起来;长大了她怕晚上一个人到院子里去,怕毛毛虫,怕被人胳肢(凤娇最爱和她来这一手)。现在她害怕这陌生的西九龙,害怕四周黑幽幽的大山,害怕叫人心跳的寂静,当风吹响近处的小树林时,她又害怕小树林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三十里,一路走回去,该路过多少大大小小的林子啊!

  一轮满月升起来了,照亮了寂静的山谷,灰白的小路,照亮了秋日的败草,粗糙的树干,还有一丛丛荆棘、怪石,还有漫山遍野那树的队伍,还有香雪手中那只闪闪发光的小盒子。

  她这才想到把它举起来仔细端详。她想,为什么坐了一路火车,竟没有拿出来好好看看?现在,在皎洁的月光下,她才看清了它是淡绿色的,盒盖上有两朵洁白的马蹄莲。她小心地把它打开,又学着同桌的样子轻轻一拍盒盖,“哒”的一声,它便合得严严实实。她又打开盒盖,觉得应该立刻装点东西进去。她从兜里摸出一只盛擦脸油的小盒放进去,又合上了盖子。只有这时,她才觉得这铅笔盒真属于她了,真的。她又想到了明天,明天上学时,她多么盼望她们会再三盘问她啊!

  她站了起来,忽然感到心里很满,风也柔和了许多。她发现月亮是这样明净,群山被月光笼罩着,像母亲庄严、神圣的胸脯;那秋风吹干的一树树核桃叶,卷起来像一树树金铃铛,她第一次听清它们在夜晚,在风的怂恿下“豁啷啷”地歌唱。她不再害怕了,在枕木上跨着大步,一直朝前走去。大山原来是这样的!月亮原来是这样的!核桃树原来是这样的!香雪走着,就像第一次认出养育她成人的山谷。塘朗山是这样的吗?不知怎么的,她加快了脚步。她急着见到它,就像从来没见过它那样觉得新奇。塘朗山一定会是“这样的”:塘朗山的姑娘不再央求别人,也用不着回答人家的再三盘问。火车上的漂亮小伙子都会求上门来,火车也会停得久一些,也许三分、四分,也许十分、八分,也许为了调向要停车二十分。它会向深圳北打开所有的门窗,要是再碰上今晚这种情况,谁都能从从容容地下车。

  前边又是什么?是风井,它愣在那里,就像隧道的一只黑眼睛。香雪又站住了,但她没有向前走去,因为她走不动了。她想到怀里的铅笔盒,想到同学们惊羡的目光,那些目光好像就在上方闪烁。这里一定就是塘朗山了吧。她弯腰拔下一根道钉,将它插在小辫里。娘告诉她,这样可以“避邪”。然后她就朝风井跑去。确切地说,是冲去。

  香雪越走越热了,她解下围巾,把它搭在脖子上。她走出了多少里?不知道。只听见不知名的小虫在草丛里鸣叫,松散、柔软的荒草抚弄着她的裤脚。小辫叫风吹散了,她停下来把它们编好。塘朗山在哪儿?她向前望去,她看见迎面有一颗颗黑点在铁轨上蠕动。再近一些她才看清,那是人,是迎着她走过来的人群。第一个是MTR职工,往后是香港警察。

Homagod (不愉快です)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んb

还自首了


签名档


 最后修改于2020-02-27 18:09:40
  • 发表于2020-02-27 18:07:48

dygj [离线]

东营公交126路

3.9普客

发帖数:1220 原创分:0
<ASCIIArt> 5楼

阿sir,我想回家(

Hotarubi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117

  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表示,他早前收到港铁职员爆料,指在去年12月初,一名从长沙南站上高铁的内地乘客,原定乘高铁到深圳北站,惟因错过下车站,一直乘搭高铁来到香港;该乘客抵港后,竟未有向高铁职员求助及过关进入香港,而是自行进入路轨向北面离开。据指,该乘客徒步走近10公里至葵涌后,经通风紧急出口返回地面,并在发现仍然未能离开香港境内后到警署自首。谭直斥事情的荒谬程度难以形容,他在收到报料后一度怀疑事件真伪,直至昨日得到政府回复才敢确信。

  谭文豪引述2017年律政司回应高铁的保安措施时,指高铁乘客下车后会有职员巡逻车厢,确保所有乘客均已离开车厢才会指示和安排他们进入香港过关;律政司当时亦称,车厢与月台之间空隙非常窄,而月台两侧亦有到顶的幕门,再三强调「人是没有办法通过并走入路轨范围」;保安局则指,若有人走入路轨,会被视为非法入境者。谭文豪批评政府一直向公众隐瞒事件近3个月,至今「提都冇提」,直至谭提交书面质询,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才承认事件,但未有详细交代,亦未知政府的调查结果。谭促政府调尽快交代详情,「12月到宜家,真系唔好同我讲未调查好」。

……

发表于2020-02-27 21:11:02
楼主

Hotarubi [离线]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4.4普快

发帖数:3140 原创分:0
<ASCIIArt> 6楼

附2月26日立法会谭文豪议员与陈帆局长书面质询问答全文: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2/26/P2020022600290p.htm

立法会二十一题:广深港高速铁路西九龙站的运作

*********************

  以下是今日(二月二十六日)在立法会会议上谭文豪议员的提问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的书面答复︰


问题:

  关于广深港高速铁路西九龙站的运作,政府可否告知本会:

(一)是否知悉,自西九龙站启用以来,有否发生有人未经许可而进入路轨及隧道的事件;如有,该等事件的以下详情:(i)性质(例如意外堕轨、自杀、蓄意进入(如知悉动机,请注明),以及其他(请注明))、(ii)有关人士进入和离开的地点及方式,以及(iii)香港铁路有限公司(港铁公司)有否公布事件(如否,原因为何),并按该等人士的身份列出有关资料;

(二)自西九龙站启用以来,有否发生乘客未办理入境手续便进入香港境内的事件;如有,详情为何,包括原因及当局有否公布事件(如否,原因为何);及

(三)是否知悉西九龙站没有装设月台幕门的原因,以及政府会否要求港铁公司加装幕门?


答复:


主席:

  香港西九龙站的乘客出入境检查,以及站内香港口岸区的保安工作,属保安局的政策范畴。经咨询保安局,我现就议员的提问作覆如下:

  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高铁)香港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乘客可以一次过在站内完成香港和内地通关程序,旅程不受内地车站是否设有通关口岸所限制,便捷往来全国各地。自高铁于二○一八年九月开通以来,营运及「一地两检」安排运作畅顺。截至去年年底,高铁总乘客量超过2,200万人次,平均每日乘客量约四万七千人次,而最高乘客量当天(二○一九年二月七日),乘客量更超过十万四千人次。两地乘客已逐渐适应使用高铁作为跨境交通工具。

  因应高铁的经营权批予香港铁路有限公司(港铁公司),政府与港铁公司签订了《营运修订协议》,述明负责相关政策及规管事务的决策局/部门就港铁公司营运高铁而向其施加的规定。当中,就高铁的保安安排方面,在充分顾及「一地两检」安排之下,港铁公司必须协助政府执法机关保障香港边界的安全及完整,以免有人擅自进出内地口岸区。港铁公司须确保营运高铁、西九龙站和相关设施,包括隧道、通风大楼及石岗列车停放设施等的保安与安全。为此,政府及港铁公司根据《营运修订协议》成立了保安委员会,由保安局局长或其指明的代表担任主席,负责制订及检讨有关高铁的保安事宜,港铁公司须遵守政府不时订立的保安规定。


(一)及(二)自高铁开通接载超过2 200万乘客人次以来,曾发生两宗未获授权人士进入高铁路轨的事件

  第一宗事件发生于去年三月底。港铁公司一名月台助理在西九龙站月台工作期间不慎堕轨。港方根据「一地两检」联络协调及应急处理机制,由消防处获得内地许可经过内地口岸区协助事主。

  第二宗事件发生于去年十二月初晚上。一名内地乘客从长沙南站乘搭南行列车,据了解拟于深圳北站下车但错过停站。当列车继续行驶并抵达香港西九龙站后,该乘客下车后没有通关,但进入路轨并沿路轨步行一段时间。该乘客在沿线其中一个通风大楼紧急出口离开铁路范围,并向警方自首。该乘客及后按机制被送回内地。政府及港铁公司在高铁营运及保安角度,十分关注上述事件。港铁公司正继续详细调查事件。保安方面,港铁公司会联同保安局及执法机关在保安委员会仔细审视这宗事件,并由港铁公司及执法机关采取适当跟进措施,以确保边界完整性及避免同类事件发生。营运方面,本局亦正与港铁公司跟进,确保高铁营运的安全及服务质素。

  除上述第二宗擅闯路轨的事件外,当局没有接获有关在西九龙站内未经办理出入境手续而进入香港的个案。


(三)高铁路轨属于香港口岸区,由香港管辖,为确保乘客安全及防止乘客进入路轨,港铁公司已采取乘客登车离站和抵站下车的管理措施。不论是离站和抵站列车,乘客均不准在月台逗留。离港的乘客清关后会先在离港乘客候车区等候,待列车抵达及完成清理后,港铁公司才会安排候车区的乘客前往月台登车;抵港乘客到达后须立即离开车厢并尽快离开月台,港铁公司会确保所有人离开月台后,相关列车才会驶离月台。

  高铁是跨境铁路,有不同型号的列车会抵达西九龙站。由于不同型号高铁列车的车门设于不同位置,因此,西九龙站无法设置可适合所有型号高铁列车的月台幕门。虽然如此,西九龙站的所有月台头尾两端均设有固定屏幕,以遮盖车头和车尾车身与月台间的隙缝。列车抵站时,港铁公司均派员看守相关月台两端,以防止乘客从该处进入路轨。政府亦会与港铁公司不时检讨月台保安及安全事宜。



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14时32分



签名档

 Z1C086384                    候车:候车室5

    上   海 站      Z196       南   京 站

    Shanghai        —→       Nanjing 

  2019年05月15日  18:24开   03车025号  

  ¥119.5元         支       新空调硬座

  特快经由北京站  3日内到有效

 最后修改于2020-02-27 23:48:11
  • 发表于2020-02-27 23:45:17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