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的保密问题的回应 - 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MentalityEdu)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2
下一页 >
/ 2
跳转

对北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的保密问题的回应

[复制链接]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保密原则是心理咨询工作的基石,对来访者隐私权的保护是心理咨询的基本专业伦理。因此,有同学提出对我们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中突破保密问题的质疑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清楚地予以真实诚恳的回应。

1.心理咨询工作是否会严格保密?

一定会。

我们中心是中国心理学会认证的首批实习机构,也是教育部首批高校心理咨询中心的示范中心。《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二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心理咨询人员应当尊重接受咨询人员的隐私,并为其保守秘密。以及,《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工作伦理守则》中明确规定,心理咨询师有责任保护寻求专业服务者的隐私权,同时明确认识到隐私权在内容和范围上受到国家法律和专业伦理规范的保护和约束。

2.心理咨询是否会突破保密原则?

答:在极个别的情况下,可能会。

心理咨询是严格保密的。但是《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工作伦理守则》3.2条规定心理师应清楚地了解保密原则的应用有其限度,下列情况为保密原则的例外:(1)心理师发现寻求专业服务者有伤害自身或伤害他人的严重危险;(2)未成年人等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受到性侵犯或虐待;(3)法律规定需要披露的其他情况。

同样《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也有相关规定,第四条: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姓名、肖像、住址、工作单位、病历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身份的信息予以保密;但是,依法履行职责需要公开的除外。第二十八条: 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其近亲属、所在单位、当地公安机关应当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

因此在上述情况下我们可能会突破保密原则。

其实还有一种情况更为常见也会突破保密原则,那就是同学希望、要求、同意突破保密原则,告知校方,父母等。

3.为何要突破保密原则,向谁突破?

答:为了挽救生命。

实际上在大学校园里最常见的是3.2条第一款的情景。也就是我们中心的专业的咨询师或精神科医师经过评估认为来访者有自我伤害或者伤害他人以及重性精神病可能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况下可能会突破保密原则,和院系,其法定监护人联系,特殊情况下可能会报警。其依据是:《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工作伦理守则》3.3条的规定:在遇到 3.2 中(1)和(2)的情况时,心理师有责任向寻求专业服务者的合法监护人、可确认的潜在受害者或相关部门预警;

以我们一段时间以来的情况(抱歉不提供具体时间点的原因是P大太容易被炒作和攻击,以往经验任何一个P大学生的情况都可能用来断章取义攻击),我们为北大学生提供了数万人次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服务,其中危机干预占到2%。只有在危机干预,并且是同学有自杀或者伤人风险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突破保密原则,而因为大多数危机又是有自杀倾向的同学被周围室友,朋友发现危机线索,报告院系辅导员(2014年统计占到75%)后向我中心报告。经由我们中心咨询师发现危机风险占到整个危机总量的25%,也就是占所有咨询学生的0.5%。而所有危机干预中因为有自杀、自残、伤人风险需要联系院系学工(联系院系都会有明确记录)的情况占到危机干预总量的71.56%。因此心理咨询中心主动突破保密原则占到整个咨询总量的0.35%。也就是说每300次同学来咨询,只有一次在因为严重影响自己或他人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才会联系院系,而其中绝大多数情况会先告知同学并征得同意。

突破保密原则的对象主要是法定监护人和院系学工,学工包括主管学生工作的党委副书记,学工办主任或辅导员。原则是在保障学生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减少知情人。因此很少会通知到导师,除非需要导师帮助与同学沟通或者导师从其他途径了解到情况主动加入帮助工作(这个很少见,我印象中2014年以来有6起,主要是同学自杀未遂后导师得知要求参与帮助,学生出现重性精神病的异常表现,导师得知向学工报告)或者经过同学要求,需要导师帮助解决学业、毕业困难问题。

突破保密原则的目的在于采取必要的保护和治疗措施,例如在其家长到达之前实施24小时陪护,预防自杀行为,保障生命安全。帮助同学开辟绿色就医渠道,及时在辅导员陪同、支持下去医院就医等,事实上为了同学得到最好的治疗,我们往往要通过各种官方和私人渠道去安排就医。

为何要主动干预自杀风险?因为没有什么比同学的生命更加重要的事情。这个重要性主要并不在于学生自杀致死会对学校造成的负面影响,而是一旦悲剧发生,意味着优秀、美好的生命的终结,意味着家庭破碎,意味着父母余生永堕地狱的痛苦。我作为危机干预者,也曾经经历过去帮助刚经历丧子之痛的父母,当我面对他们的时候,真切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心灰如死和绝望。

正因为我们集全校之力,主动预防干预,采取了各种预防自杀的措施,所以我们的自杀率一直远低于国外高校。例如美国高校的大学生自杀率是十万分之7.5,有些时候个别美国一流高校自杀率接近十万分之60,而中国大学自杀率是十万分之1.24(杨振斌,李焰,2013),远低于美国。在最近这几年的危机干预中,99%以上都被成功干预,挽救了数以百计的同学的生命。而成功干预的前提是及时发现潜在危机并主动干预。例如去年离开了我们的同学都没有来寻求帮助过,也没有被周围人及时发现,是最令我们痛心的事情!自杀,一个都太多。生命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我也负责任地说,被我们成功干预过的同学,目前绝大多数都生活良好,顺利毕业,保研,升学,出国,就业甚至有些已经成家。无数事实证明,再艰难的危机我们都可以一起度过,再绝望的心情都可以改善乃至痊愈,这也是我们如此坚定不移,持之以恒帮助同学的动力,因为希望就在那里。在我们已有的经验和记录中,没有我们咨询过的同学因为精神疾患,心理障碍而影响其保研,就业,出国等的情况,我们做大量的科普宣传心理健康的知识以消除可能的不理解和歧视。

同学在我们中心的咨询记录都被严格妥善保管,只有中心专职咨询师(目前有11位)才有权限查看,这种情况类似于医院里的医生出于治疗的需要可以查阅病人的既往病历,其目的只为了更好地帮助来访者。实际上不涉及咨询或者危机干预的临床工作需要,也不会查看。除了一次涉及刑事伤害案件被司法机关依法调阅以外,并无外传任何机构和学校其他部门和领导。

4.怎样去规范地突破保密原则,其工作流程?

答:双重保护,审慎科学决策。

突破保密原则是非常重要而谨慎的危机干预行为,因此有着比较严格的程序和要求。

当心理咨询师在预检或者咨询过程中发现同学有自杀、伤人或者重性精神病可能会危害自身或者公共安全时,

(1)咨询师会向中心主管危机干预老师(目前主要是我)汇报。

(2)我会根据咨询师汇报的情况和此前有关同学的其它信息,例如心理测评的情况,进行判断,必要时我会直接会见该同学进行评估。

(3)如果评估风险不大,继续咨询。

(4)如果评估风险很高,通常会联系院系学工,采取必要的预防保护措施。

因此咨询师本人不会也不可能直接联系院系。

5.我的咨询师会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破保密原则吗?

答:在极少数的情况下(0.07%),可能会。

所有国内外正规合法的心理咨询服务(无论是医院,学校,私人执业,企业EAP服务)在咨询开始前,都已经被告知保密原则和保密例外即何种情况下可能会突破保密原则,并且签署了包含上述内容的咨询协议。我们中心也是如此,在咨询前同学们都是签署了咨询协议(参见附件)的。因此从法律上同学是已经授权咨询师在法律和伦理框架下突破保密原则的。

突破保密原则有三种情况:

(1)同学要求,希望告知学工,这种情况一般是危机和学业、就业有关。这种情况比较少,大约占突破保密原则学生中的10%。

(2)经过专业的说明必要性和保证避免不利影响,大多数同学会同意突破保密原则,然后联系学工。这种情况最多见,大约占70%。

(3)未告知,考虑学生当时情绪崩溃,在自我伤害或者伤害他人的强烈情绪下;或者重性精神病急性发作期,在幻觉、妄想支配下行为紊乱;评估后考虑如果当即告知可能会导致病情急剧恶化对自己、他人甚至危机干预者造成人身伤害的。这种情况比较少,大约占20%。

(4)还有一种情况,是我们在网络上发现有我校同学发帖明显流露出自杀倾向,例如请告诉我怎样才能不痛苦的死去,我要自杀等。我们中心会想法设法找到发帖的同学,和院系一起给与其帮助。这种情况近年来呈增长的趋势,大约每年有数十起。事实证明,如果没有这方面的主动干预,自杀致死个案会大大增加。但这并非发生在咨询关系中。

所以,在同学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联系院系的可能性占到全部咨询人次的0.07%.尽管如此,我们从这次大家提出的意见来看,我们还是应该尽最大可能告知同学。因此考虑今后先咨询师立即采取保障生命安全措施,然后再告知同学要突破保密原则,联并系院系。做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这样做。

6.如果我认为我的咨询师专业行为不当,对我造成了伤害,我可以怎么办?

答:欢迎监督和投诉。投诉邮箱:pkuxinlizixun@163.com。


即便法律以及专业伦理守则规定非常明确,但总是还可能会有违反法律和专业伦理的行为发生。为了维护我校同学在接受我们中心心理咨询和其他心理健康服务过程中的合法权利我们中心在2016年就成立了咨询伦理工作小组,接受对咨询工作的投诉。实际上以往已经有见习咨询师(前台接待工作)被同学投诉,经过我们查实后予以开除的情况。咨询伦理工作小组的成员包括中心主管领导,实习咨询师代表,专职咨询师代表,兼职咨询师代表等组成。遇到伦理投诉后会集体讨论后依据法律和伦理守则予以处理。

谢谢各位同学对心理咨询中心工作的关注,欢迎监督、批评、指正!

主要参考文献:

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第一版),心理学报,2007年第五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http://www.gov.cn/jrzg/2012-10/26/content_2252122.htm

杨振斌,李焰(2013)中国大学生自杀现象探讨,清华大学教育研究,第24卷,第五期

 最后修改于2018-05-22 22:32:56
  • 发表于2018-05-22 22:27:22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高亮回复]

谢谢2楼同学的回应。实际上,近年来已经有3000多位我校同学来我们中心预约咨询,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主动来寻求帮助的,这意味着大约8-10%的P大同学得到过心理咨询服务,这还只是个别咨询,不包括团体咨询和讲座等其他丰富多彩的活动。我觉得这是P大学生高素质的体现,我们不仅寻求身体的健康,更追求美好生活和幸福。记得2005年我第一次去欧洲参加学术会议,在德国的一个小城特里尔,是的,就是马克思的故乡,一个10万人的小城。从火车站到老马故居大约要走20分钟路程,这一路上在城市的一条大街上就发现有几十所心理咨询中心。当时都惊了,德国人的心理学那么发达吗?后来询问当地的同行才知道,这是因为特里尔是著名的大学城,这里的大学生占到总人口的40%,因为知识分子众多所以心理咨询业发达。而在美国,和P大类似的一流大学的咨询量是远超过我校的,例如我访问过的世界排名和P大接近的马里兰大学有40多位专职咨询师,每年咨询量大约3万人次。我估计MIT,哈佛会更高。我们中心目前专职咨询师11人,兼职31人,实习咨询师22人。我们的专职咨询师都具有心理学硕士以上学历,包括博士6人,在读博士1人,P大硕士3人,海归硕士2人,在国内高校应该算得上豪华阵容,为我校同学提供每学期6次的全免费的咨询服务。这段时间以来,好多毕业季的同学纷纷来预约咨询,他们告诉我知道学校有这样服务,赶紧趁毕业前来好好了解探索一下自己。不过有点遗憾的是,尽管我们中心每周一到周日都开放咨询,七间咨询室全满全天候开放,但实在生意太好,他们不一定能在毕业前得到咨询服务,因为还有很多同学在等待名单中——所以约咨询要趁早。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3 05:26:46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5楼[高亮回复]

而关于有些人不会同意『生命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作为危机干预者,这是我的基本价值观,我也为我曾经、现在和将来都在努力帮助P大同学和我的其他来访者,甚至努力帮助他们的生命从绝望中走出来,实际上他们绝大多数也走了出来或正在走出来,而感到充满意义感和价值感。

加缪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如果我来说,真正严肃的心理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直面自杀。从2010年起我在北大心理学系开设了《自杀学与危机干预》的课程,今年秋季还会开设,课程号0613803,欢迎选修,在这门课上,就要讨论相关的问题。欢迎来一起思考和讨论。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3 05:40:49

Anonymous [离线]

黄蓉

<ASCIIArt> 2楼

感觉比较尴尬的是——有些人不会同意『生命是最重要的』这一点


朋友发现危机线索,报告院系辅导员(2014年统计占到75%)————这条大概说明一种可能:因为学校再大也是学校,如果有同学刻意留意,其实不难发展自己的同学去咨询中心,再加上一些自己的猜测,也很可能知道同学的自杀风险然后传到导师或别人耳里。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2 23:26:31

weiqj [离线]

心理咨询师

4.3水井

发帖数:2820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谢谢徐老师澄清[微笑]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签名档

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校内同学预约咨询:

登录http://pku.psy-cloud.org,用学号和八位生日登录系统(如果新生测评时改过密码,则使用自己的新密码);

点击屏幕下方的“预约”选项,填表预约并选择咨询预检的时间~

预约过程中如有问题,欢迎上班时间(8:30-11:30;13:30-17:00)致电62760852。

地址:新太阳活动中心(百周年纪念讲堂东南侧)4层南侧。

欢迎大家前来预约,与心灵深处的自己相遇

发表于2018-05-23 00:46:05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4楼

谢谢2楼同学的回应。实际上,近年来已经有3000多位我校同学来我们中心预约咨询,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主动来寻求帮助的,这意味着大约8-10%的P大同学得到过心理咨询服务,这还只是个别咨询,不包括团体咨询和讲座等其他丰富多彩的活动。我觉得这是P大学生高素质的体现,我们不仅寻求身体的健康,更追求美好生活和幸福。记得2005年我第一次去欧洲参加学术会议,在德国的一个小城特里尔,是的,就是马克思的故乡,一个10万人的小城。从火车站到老马故居大约要走20分钟路程,这一路上在城市的一条大街上就发现有几十所心理咨询中心。当时都惊了,德国人的心理学那么发达吗?后来询问当地的同行才知道,这是因为特里尔是著名的大学城,这里的大学生占到总人口的40%,因为知识分子众多所以心理咨询业发达。而在美国,和P大类似的一流大学的咨询量是远超过我校的,例如我访问过的世界排名和P大接近的马里兰大学有40多位专职咨询师,每年咨询量大约3万人次。我估计MIT,哈佛会更高。我们中心目前专职咨询师11人,兼职31人,实习咨询师22人。我们的专职咨询师都具有心理学硕士以上学历,包括博士6人,在读博士1人,P大硕士3人,海归硕士2人,在国内高校应该算得上豪华阵容,为我校同学提供每学期6次的全免费的咨询服务。这段时间以来,好多毕业季的同学纷纷来预约咨询,他们告诉我知道学校有这样服务,赶紧趁毕业前来好好了解探索一下自己。不过有点遗憾的是,尽管我们中心每周一到周日都开放咨询,七间咨询室全满全天候开放,但实在生意太好,他们不一定能在毕业前得到咨询服务,因为还有很多同学在等待名单中——所以约咨询要趁早。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3 05:26:46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5楼

而关于有些人不会同意『生命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作为危机干预者,这是我的基本价值观,我也为我曾经、现在和将来都在努力帮助P大同学和我的其他来访者,甚至努力帮助他们的生命从绝望中走出来,实际上他们绝大多数也走了出来或正在走出来,而感到充满意义感和价值感。

加缪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如果我来说,真正严肃的心理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直面自杀。从2010年起我在北大心理学系开设了《自杀学与危机干预》的课程,今年秋季还会开设,课程号0613803,欢迎选修,在这门课上,就要讨论相关的问题。欢迎来一起思考和讨论。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3 05:40:49

Anonymous [离线]

张无忌

<ASCIIArt> 6楼

在对学生进行评估是否告知时,是不是最好在告知前,对被告知对象也做一些基本的了解和评估呢?或许可以在合适的被告知对象中进行选择,有时候朋友或许比导师要合适。或者至少在告知后,提醒对方一些事项,避免对方由于个人偏见或个人性格缺陷给需要帮助的同学更多伤害呢?以及是否应该向对方要求一定的保证,比如告诉导师不等于许可导师告诉他的其他学生,因为形成的包围之势是不是有可能给需要帮助的同学更多不安全感呢?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3 09:22:00

Smart [离线]

睡意盎然

4.7三叠纪

发帖数:4953 原创分:0
<ASCIIArt> 7楼

清晰明了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签名档

寻找幸福的痕迹——PieBridge



发表于2018-05-23 10:00:56

hankyang [离线]

青研今天又删贴了吗

该用户不存在
<ASCIIArt> 8楼

个人确实认为心理咨询中心告知导师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发现。

其实很多出现心理危机的同学很难保证自己当前的心理状态不会被外人察觉,所以会出现这种其实是由周围同学和老师主动发现并且传到导师耳朵里情况的。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最后修改于2018-05-23 11:15:13
  • 发表于2018-05-23 11:14:48

Anonymous [离线]

卓不凡

<ASCIIArt> 9楼

作为去中心了解过相关问题的人,得到的信息基本和老师所讲一致,当然还有一些个人化的问题我觉得大家可以亲自去问一下。由于中西文化的不同,大家可能未必会同意老师尤其是一些学工的工作理念,但最好有一个对事实真相的尊重,多了解一些事实然后发言。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3 13:31:59

HugoT [在线]

Hugo

3.4中级站友

发帖数:466 原创分:4
<ASCIIArt> 10楼

感谢凯文老师~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签名档

反对网络暴力

发表于2018-05-23 14:47:29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11楼

同学你好,对同学的评估有三种情况,(1)院系动员其来评估。(2)缓考评估(3)心理测评后请同学来进一步评估。无论哪种情况,如果需要突破保密原则还是遵循上述规则。我们很少告知导师,原因很简单,其实我们不问同学是不知道导师是谁的,也不知道导师的联系方式。除非是学业上需要导师帮助,否则告诉导师意义不大,因为通知家长,送医院等都是辅导员的工作。冒然通知导师只会让导师紧张焦虑。突破保密的基本原则是尽可能少的突破,限制负面影响。因此,例如同学情绪崩溃后,24小时监护我们通常也要想办法放在校内宾馆。就是为了避免同学在宿舍情绪失控弄的很多人知道,这个对同学恢复后回归宿舍不利。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在对学生进行评估是否告知时,是不是最好在告知前,对被告知对象也做一些基本的了解和评估呢?或许可以在合适的被告知对象中进行选择,有时候朋友或许比导师要合适。或者至少在告知后,提醒对方一些事项,避免对方由于个人偏见或个人性格缺陷给需要帮助的同学更多伤害呢?以及是否应该向对方要求一定的保证,比如告诉导师不等于许可导师告诉他的其他学生,因为形成的包围之势是不是有可能给需要帮助的同学更多不安全感呢?

发表于2018-05-23 14:58:03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12楼

谢谢您的来访以及和我们坦诚相见的交流。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作为去中心了解过相关问题的人,得到的信息基本和老师所讲一致,当然还有一些个人化的问题我觉得大家可以亲自去问一下。由于中西文化的不同,大家可能未必会同意老师尤其是一些学工的工作理念,但最好有一个对事实真相的尊重,多了解一些事实然后发言。

发表于2018-05-23 14:58:40

baifawutang [离线]

专注美食

3.4扬州炒饭

发帖数:490 原创分:3
<ASCIIArt> 13楼

根据个人和心理中心交流的情况看,保密原则还是可以做到的,关键看每个人情况吧,这需要心理咨询师和咨询者建立比较强的信任关系吧,不知道之前的事情情况如何,很多去咨询的同学状态不好的时候其实是可以被朋友、室友或老师感受到的……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签名档

知君仙骨无寒暑

发表于2018-05-23 15:05:44

Anonymous [离线]

黄蓉

<ASCIIArt> 14楼

我是2楼的。我自己是认为生命是最重要的。只是我认为,有自杀倾向的同学,在这个问题的态度会模糊不定很多(至少不会百分之百坚定地认为生命最重要,否则也不会想自杀了)。


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确实很重要,但是如果有可能,也希望中心可以想办法像老师们普及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知识吧。有些同学显然受到了导师的刺激。


作为我本人,我是非常难以理解某些导师的脑回路——他们在知道学生有自杀倾向后,居然还继续刺激学生。(此处应有黑人问号脸)


当然,我相信大多数导师还是明理的、有基本常识和情商的——否则现状只会更糟糕。


可能也是时代的局限性吧。想这一代的学生成为导师后,会因为学生时代的心理健康教育,有一些常识和情商。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而关于有些人不会同意『生命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作为危机干预者,这是我的基本价值观,我也为我曾经、现在和将来都在努力帮助P大同学和我的其他来访者,甚至努力帮助他们的生命从绝望中走出来,实际上他们绝大多数也走了出来或正在走出来,而感到充满意义感和价值感。

加缪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如果我来说,真正严肃的心理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直面自杀。从2010年起我在北大心理学系开设了《自杀学与危机干预》的课程,今年秋季还会开设,课程号0613803,欢迎选修,在这门课上,就要讨论相关的问题。欢迎来一起思考和讨论。

发表于2018-05-24 21:28:58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15楼

谢谢楼上的回复,我也进一步理解您说的意思啦。我个人觉得您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导师也需要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咨询服务。我们和心理学院都曾多次提议在P大为P大的老师们提供更好的心理健康服务,但看起来P大的老师不如学生受重视,目前除了工会提供不定期的心理健康讲座,校医院的心理治疗中心提供服务之外,尚未能像学生那样为教师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老师们多数情况只能自己付费接受咨询的帮助。不过我们也做了一些努力,例如为新上岗的硕士、博士导师做讲座等,我曾经做过多次讲座,题目是做令学生尊重的导师。在最高学府做教师是巨大的光荣,也意味着绝大的压力,尤其是科研压力巨大,我听说我的有些同事一年只休息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两天。在这样的压力下面,导师不能理解学生的痛苦和压力,或者把自己的压力传递给学生便成为了可能。与导师关系常常成为我们研究生来咨询的主要问题之一。当然也有很多导师对学生非常尽心尽力,我也知道很多令我感动的例子。如果同学遇到师生关系方面的问题,欢迎前来寻求帮助,这方面我们心理咨询中心还是比较有经验和资源的。谢谢您的建议,我们会和教师工作部等相关部门联系,主动提供相关讲座,培训,送知识上门!(此处应有俏皮脸)。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我是2楼的。我自己是认为生命是最重要的。只是我认为,有自杀倾向的同学,在这个问题的态度会模糊不定很多(至少不会百分之百坚定地认为生命最重要,否则也不会想自杀了)。

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确实很重要,但是如果有可能,也希望中心可以想办法像老师们普及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知识吧。有些同学显然受到了导师的刺激。

作为我本人,我是非常难以理解某些导师的脑回路——他们在知道学生有自杀倾向后,居然还继续刺激学生。(此处应有黑人问号脸)

……

发表于2018-05-25 02:56:06

Anonymous [离线]

黄蓉

<ASCIIArt> 16楼

谢谢您的回复。


这个信息我想对同学们来说很重要——对于老师的心理健康科普和服务,咨询中心是做过努力的。最近在论坛上看到一些同学认为咨询中心无作为、甚至认为中心是帮凶,实在很令人担心。


关于导师的压力,我也有所听闻:据说有导师自己生病发烧了也不会去医院看。对自己的生理健康态度尚且如此,恐怕也就很难重视别人的心理健康了。


关于有关课程。或许中心也可以考虑和哲学系的老师合作,开个「自杀与哲学」的公开课之类的。宣传越多越好,应该有助于帮助同学们用一个比较恰当的态度看待「自杀」——既不要因为焦虑而歧视自杀念头,也不要完全不以为然。很多同学其实不是从心理学角度去看自杀的,反而比较多的进行一些哲学思辨(虽然并没有哲学专业水平)。


最后,您的回帖时间……凌晨2:56:06,您也是蛮拼的……(默默递上一杯热水)辛苦辛苦,还是别回了……有机会就睡个回笼觉把……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谢谢楼上的回复,我也进一步理解您说的意思啦。我个人觉得您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导师也需要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咨询服务。我们和心理学院都曾多次提议在P大为P大的老师们提供更好的心理健康服务,但看起来P大的老师不如学生受重视,目前除了工会提供不定期的心理健康讲座,校医院的心理治疗中心提供服务之外,尚未能像学生那样为教师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老师们多数情况只能自己付费接受咨询的帮助。不过我们也做了一些努力,例如为新上岗的硕士、博士导师做讲座等,我曾经做过多次讲座,题目是做令学生尊重的导师。在最高学府做教师是巨大的光荣,也意味着绝大的压力,尤其是科研压力巨大,我听说我的有些同事一年只休息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两天。在这样的压力下面,导师不能理解学生的痛苦和压力,或者把自己的压力传递给学生便成为了可能。与导师关系常常成为我们研究生来咨询的主要问题之一。当然也有很多导师对学生非常尽心尽力,我也知道很多令我感动的例子。如果同学遇到师生关系方面的问题,欢迎前来寻求帮助,这方面我们心理咨询中心还是比较有经验和资源的。谢谢您的建议,我们会和教师工作部等相关部门联系,主动提供相关讲座,培训,送知识上门!(此处应有俏皮脸)。

发表于2018-05-25 07:24:24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17楼

谢谢关心。我最近睡眠习惯不好,年纪大了,容易疲劳,一天工作后回家就睡了。半夜醒来一时没有倦意,就起床干点活。然后再睡回笼觉。秉持我一贯以来顺其自然的睡眠方式。我也确实觉得,心理学要和哲学结合,心理学原本就脱胎于哲学,我校心理学系位于哲学楼也是例证之一吧。还有讲哲学与心理咨询结合的哲学咨询,这是我现在很感兴趣的部分。谢谢您的建议!我们会尝试。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谢谢您的回复。

这个信息我想对同学们来说很重要——对于老师的心理健康科普和服务,咨询中心是做过努力的。最近在论坛上看到一些同学认为咨询中心无作为、甚至认为中心是帮凶,实在很令人担心。

关于导师的压力,我也有所听闻:据说有导师自己生病发烧了也不会去医院看。对自己的生理健康态度尚且如此,恐怕也就很难重视别人的心理健康了。

……

发表于2018-05-25 09:29:13

Anonymous [离线]

扫地僧

<ASCIIArt> 18楼

作为北大的权威心理学家,竟然主张心理学与哲学结合而不是与生理学,医学等自然科学以及工程实验和统计学结合,怪不得都说心理学是伪科学。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谢谢关心。我最近睡眠习惯不好,年纪大了,容易疲劳,一天工作后回家就睡了。半夜醒来一时没有倦意,就起床干点活。然后再睡回笼觉。秉持我一贯以来顺其自然的睡眠方式。我也确实觉得,心理学要和哲学结合,心理学原本就脱胎于哲学,我校心理学系位于哲学楼也是例证之一吧。还有讲哲学与心理咨询结合的哲学咨询,这是我现在很感兴趣的部分。谢谢您的建议!我们会尝试。

发表于2018-05-25 09:36:09
楼主

kevining [离线]

安全感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4 原创分:0
<ASCIIArt> 19楼

不知您是否是我们的同学,是哪个专业的。我在本帖一开始介绍过,我是执业精神科医师,和医学,生物学的结合,我个人已经二十多年了。而我指导的研究生目前做的研究就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器学习预测自杀风险,应该也算是统计学和信息科学吧。不过科学研究不是结婚,心理学和医学结合了,并不排斥或者说更加需要和其他学科同样积极合作,跨界实在太有启发。心理学太美,可以多几个朋友。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作为北大的权威心理学家,竟然主张心理学与哲学结合而不是与生理学,医学等自然科学以及工程实验和统计学结合,怪不得都说心理学是伪科学。

发表于2018-05-25 09:58:05

nogatnep [离线]

ko001

4.3高级站友

发帖数:2636 原创分:0
<ASCIIArt> 20楼

徐老师辛苦了

kevining (安全感)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对《问,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对患者个人信息的维护和保障》一帖以及诸位同学关于保密问题的回复

谢谢楼主回应,更感谢楼主对我们中心的信任,愿意来到我们中心和我们面对面直接坦诚交流,澄清误解。

我是徐凯文,目前担任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从业21年的精神科医师,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工作,我就是和楼主见面会谈的主管老师。

……

发表于2018-05-25 15:05:21
返回本版
1
2
下一页 >
/ 2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