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我怎么了 - 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MentalityEdu)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求助】我怎么了

[复制链接]

Anonymous [离线]

袁承志

<ASCIIArt> 1楼

去年九月去六院看抑郁,做检测的结果是说对心理的影响显著,对生理的影响不显著。医生给开了米氮平和文拉法辛两种药。这两种药吃到今年初,感觉自己状态还可以,也并未觉得吃药有很大作用,就渐渐断了药,觉得对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

其实我有点怀疑自己并不是抑郁,因为现在难受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也没有整晚失眠的经历,药物的作用也不明显(除了米氮平有明显的嗜睡效果外),可能一切都是我想多了吧。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正常,不过会间隔着在一些傍晚或睡前,因为一些小事,或者是我想到了以前做错的事,而非常责怪自己。我很自私,我在不自觉地做出一些事情的时候没有考虑集体,我觉得我是大家的累赘或负担,如果我消失了就大家都好了。这时一般都是要睡的时候了,我躺在床上就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极端,到最后我总是能想到自尽,而且会想一些具体的办法能让我轻松地死去,那些行动仿佛具体到触手可及。这时我又感到害怕,想让有人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或许能阻止我继续想下去,于是我就会发一些很伤心或者很丧或者很疯狂的消息,希望有人能看到。这种晚上我一般比平时晚四五个小时睡着。第二天白天醒过来我好像又恢复正常了,意识到自己为那些小事伤心成那样是不值得的,也觉得自己昨晚发的消息太冲动或太不正常了。其实也不仅仅是发消息,那些消息要么会伤害到真的爱我的人,要么是一些自虐式的会有损我人际关系的。我事后能看出不应该,但在晚上难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还是会这样做。好像我更容易在晚上想多,虽然在早上遇到一些足够刺激我的事情也会崩溃。

就是,崩溃的频次大概一个月一两次,大部分时候在晚上,感觉自我折磨得非常痛苦,哭,每次都会萌生自尽的念头,做一些冲动的事。到第二天白天又好了。

发表于2020-05-31 15:20:05

Anonymous [离线]

袁承志

<ASCIIArt> 2楼

而且觉得自己心情不好本身就是周围人的一种负担。一次两次大家能理解。但经常这样崩溃,对谁都不好……这样也很容易想有个了断,希望一切能结束。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去年九月去六院看抑郁,做检测的结果是说对心理的影响显著,对生理的影响不显著。医生给开了米氮平和文拉法辛两种药。这两种药吃到今年初,感觉自己状态还可以,也并未觉得吃药有很大作用,就渐渐断了药,觉得对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

其实我有点怀疑自己并不是抑郁,因为现在难受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也没有整晚失眠的经历,药物的作用也不明显(除了米氮平有明显的嗜睡效果外),可能一切都是我想多了吧。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正常,不过会间隔着在一些傍晚或睡前,因为一些小事,或者是我想到了以前做错的事,而非常责怪自己。我很自私,我在不自觉地做出一些事情的时候没有考虑集体,我觉得我是大家的累赘或负担,如果我消失了就大家都好了。这时一般都是要睡的时候了,我躺在床上就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极端,到最后我总是能想到自尽,而且会想一些具体的办法能让我轻松地死去,那些行动仿佛具体到触手可及。这时我又感到害怕,想让有人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或许能阻止我继续想下去,于是我就会发一些很伤心或者很丧或者很疯狂的消息,希望有人能看到。这种晚上我一般比平时晚四五个小时睡着。第二天白天醒过来我好像又恢复正常了,意识到自己为那些小事伤心成那样是不值得的,也觉得自己昨晚发的消息太冲动或太不正常了。其实也不仅仅是发消息,那些消息要么会伤害到真的爱我的人,要么是一些自虐式的会有损我人际关系的。我事后能看出不应该,但在晚上难受到一定程度的时……

发表于2020-05-31 15:36:42

weiqj [离线]

心理咨询师

4.3水井

发帖数:2645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同学你好,我是心理中心版面值班的咨询师。看你提到去年九月就医后有诊断及遵医嘱服药,而今年初断了药,理解你提到是自己觉察状态有趋于平稳和渐渐缓和的状况,不过调药还是建议遵医嘱进行,如你有任何服药后的不适或对服药有任何感受或想法均可以和医生提出,看是否可以调药或调量。同时看到,你对自己有较多觉察和想法,且偶有思虑极端或不稳定的时候。听你提到很痛苦、哭,真是非常心疼。又听你提到轻声的念头,对这部分很是担心,不过就像你说的,如果你有任何需要表达、倾诉的部分,都可以在此留言,我们可以陪你聊一聊。另外,如果你愿意尝试一下的话,还可以拨打咨询中心的值班电话010-62760852,预约我们的远程视频咨询,来和我们的咨询师聊一聊。或者,当心情非常难过,需要即时的陪伴时,还有北大心理危机援助热线,010-62760521,这边有接线员全天值班,可以陪伴你度过最难受的时刻。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去年九月去六院看抑郁,做检测的结果是说对心理的影响显著,对生理的影响不显著。医生给开了米氮平和文拉法辛两种药。这两种药吃到今年初,感觉自己状态还可以,也并未觉得吃药有很大作用,就渐渐断了药,觉得对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

其实我有点怀疑自己并不是抑郁,因为现在难受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也没有整晚失眠的经历,药物的作用也不明显(除了米氮平有明显的嗜睡效果外),可能一切都是我想多了吧。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正常,不过会间隔着在一些傍晚或睡前,因为一些小事,或者是我想到了以前做错的事,而非常责怪自己。我很自私,我在不自觉地做出一些事情的时候没有考虑集体,我觉得我是大家的累赘或负担,如果我消失了就大家都好了。这时一般都是要睡的时候了,我躺在床上就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极端,到最后我总是能想到自尽,而且会想一些具体的办法能让我轻松地死去,那些行动仿佛具体到触手可及。这时我又感到害怕,想让有人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或许能阻止我继续想下去,于是我就会发一些很伤心或者很丧或者很疯狂的消息,希望有人能看到。这种晚上我一般比平时晚四五个小时睡着。第二天白天醒过来我好像又恢复正常了,意识到自己为那些小事伤心成那样是不值得的,也觉得自己昨晚发的消息太冲动或太不正常了。其实也不仅仅是发消息,那些消息要么会伤害到真的爱我的人,要么是一些自虐式的会有损我人际关系的。我事后能看出不应该,但在晚上难受到一定程度的时……

签名档

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校内同学预约咨询:

登录http://pku.psy-cloud.org,用学号和八位生日登录系统(如果新生测评时改过密码,则使用自己的新密码);

点击屏幕下方的“预约”选项,填表预约并选择咨询预检的时间~

预约过程中如有问题,欢迎上班时间(8:30-11:30;13:30-17:00)致电62760852。

地址:新太阳活动中心(百周年纪念讲堂东南侧)4层南侧。

欢迎大家前来预约,与心灵深处的自己相遇

发表于2020-05-31 16:29:45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