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问题+缺乏高质量社交让我感觉近乎抑郁 - 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MentalityEdu)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家庭问题+缺乏高质量社交让我感觉近乎抑郁

[复制链接]

Anonymous [离线]

段正明

<ASCIIArt> 1楼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3 16:31:34

wangss [离线]

心理咨询师

4.3高级站友

发帖数:2652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高亮回复]

同学你好,我是北大学生心理中心的值班咨询师。

         首先很感谢你的信任,愿意在这里分享你的困扰。从你的文字中感受到你正在背负着多方压力,父母的冲突关系恶化,经济支撑缺失,面临着现实生存的压力,又恰逢面临新的环境,深入稳定的人际支撑尚未建立完全,我想这样的境遇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艰难的,很心疼你的状况,很想了解一下这种无力的持续有多久了,两个月还是更长,是否有愈发严重的趋势?

         关于现实层面上的经济压力,不知道你和父母进行了怎样的沟通讨论,目前是完全切断了全部经济支持么,很想了解一下这段时间里你是如何应对这样的变化的,以及有尝试或计划了哪些适合于你的应对方案吗?可能对于这部分现实的压力,仅靠自身的能量应对要承受和面临的压力也许会较难承受,也许可以寻找身边的资源一起讨论,包括学校辅导员或老师,也许能够提供给你更多政策上或者资源上的帮助。

         关于人际交往上的困扰,在你的文字中我不仅看到了当前环境中人际支持的不够深入和稳定,我更是在想,对目前社交的不够“高质量”似乎是和既往的体验对比得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在之前的环境中,在人际关系上你其实拥有很多高质量的关系,和朋友有深入的交往,也能够彼此支持。我看到的是你似乎是拥有和他人建立深入稳定关系的能力的,可能目前只是还在寻找和发展的阶段中,也可能由于当前的新环境以及自己的特殊状态,在发展更深入的关系上遇到了阶段性的阻碍,可能就是需要再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当然在这个进程中压力很大,负面情绪让你感到难以独自应对,十分建议你可以关注北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公众号,了解预约详情,和专业人员进行更深入的讨论,可能会更系统的帮助到你。当你感到有强烈的倾诉欲望时,也可以拨打24小时北大心理危机援助热线010-62760521,会有热线值班接线员陪伴和帮助你。


         祝好!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3 22:21:03

Anonymous [离线]

何足道

<ASCIIArt> 2楼

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要担负起家庭的责任,本人从大一开始就不向家里要钱,通过家教等兼职,每个月还能盈余几千元;

另外,所谓高质量社交不知你是如何定义的,没有你所谓的高质量社交就会抑郁吗??鲁迅说过,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

作为一个北大学生,缺钱就去赚,没朋友就学会独处,去适应这个社会,所谓抑郁症便不复存在!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3 18:18:34

wangss [离线]

心理咨询师

4.3高级站友

发帖数:2652 原创分:0
<ASCIIArt> 3楼

同学你好,我是北大学生心理中心的值班咨询师。

         首先很感谢你的信任,愿意在这里分享你的困扰。从你的文字中感受到你正在背负着多方压力,父母的冲突关系恶化,经济支撑缺失,面临着现实生存的压力,又恰逢面临新的环境,深入稳定的人际支撑尚未建立完全,我想这样的境遇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艰难的,很心疼你的状况,很想了解一下这种无力的持续有多久了,两个月还是更长,是否有愈发严重的趋势?

         关于现实层面上的经济压力,不知道你和父母进行了怎样的沟通讨论,目前是完全切断了全部经济支持么,很想了解一下这段时间里你是如何应对这样的变化的,以及有尝试或计划了哪些适合于你的应对方案吗?可能对于这部分现实的压力,仅靠自身的能量应对要承受和面临的压力也许会较难承受,也许可以寻找身边的资源一起讨论,包括学校辅导员或老师,也许能够提供给你更多政策上或者资源上的帮助。

         关于人际交往上的困扰,在你的文字中我不仅看到了当前环境中人际支持的不够深入和稳定,我更是在想,对目前社交的不够“高质量”似乎是和既往的体验对比得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在之前的环境中,在人际关系上你其实拥有很多高质量的关系,和朋友有深入的交往,也能够彼此支持。我看到的是你似乎是拥有和他人建立深入稳定关系的能力的,可能目前只是还在寻找和发展的阶段中,也可能由于当前的新环境以及自己的特殊状态,在发展更深入的关系上遇到了阶段性的阻碍,可能就是需要再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当然在这个进程中压力很大,负面情绪让你感到难以独自应对,十分建议你可以关注北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公众号,了解预约详情,和专业人员进行更深入的讨论,可能会更系统的帮助到你。当你感到有强烈的倾诉欲望时,也可以拨打24小时北大心理危机援助热线010-62760521,会有热线值班接线员陪伴和帮助你。


         祝好!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3 22:21:03

Anonymous [离线]

段正明

<ASCIIArt> 4楼

感谢您对我的关注,从您的经历当中我学到了很多,您的经历也起到了很大的激励作用。不过我所描述的是我内心感受,就像生病了的人会感觉痛,说自己痛一样。可以下猛药去治,而我更希望了解为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有这些感受,毕竟心理问题是当今很多人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都在探索人生的道路上不是吗 ^_^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要担负起家庭的责任,本人从大一开始就不向家里要钱,通过家教等兼职,每个月还能盈余几千元;

另外,所谓高质量社交不知你是如何定义的,没有你所谓的高质量社交就会抑郁吗??鲁迅说过,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

作为一个北大学生,缺钱就去赚,没朋友就学会独处,去适应这个社会,所谓抑郁症便不复存在!

发表于2021-10-24 00:09:27

Anonymous [离线]

段正明

<ASCIIArt> 5楼

感谢老师您的关注!听完您的这些话我真的很感动。以前我常听人们说 时间能够抚慰伤痕 ,甚至就连我自己都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然而您今天这样说才让我真正体会到其中含义。这么久的郁郁寡欢确实是因为环境变化特别厉害。两个月前父亲救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这段时间我也没能完全从这种变化中去缓过来,一直在延续着遗忘的消费习惯,未来还需要支付手术费用和学费等,看到账户上的余额不断减少确实非常焦虑。不过我现在也已经思考清楚、做好规划,年底之后就去实习赚钱,请老师放心~ 社交这一方面的确是我不停地在和过去、和身边的其他人做比较,我也会努力地去跳脱出这个框架,努力去建立新的联系。再次感谢老师您的帮助!

wangss (心理咨询师)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同学你好,我是北大学生心理中心的值班咨询师。

         首先很感谢你的信任,愿意在这里分享你的困扰。从你的文字中感受到你正在背负着多方压力,父母的冲突关系恶化,经济支撑缺失,面临着现实生存的压力,又恰逢面临新的环境,深入稳定的人际支撑尚未建立完全,我想这样的境遇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艰难的,很心疼你的状况,很想了解一下这种无力的持续有多久了,两个月还是更长,是否有愈发严重的趋势?

         关于现实层面上的经济压力,不知道你和父母进行了怎样的沟通讨论,目前是完全切断了全部经济支持么,很想了解一下这段时间里你是如何应对这样的变化的,以及有尝试或计划了哪些适合于你的应对方案吗?可能对于这部分现实的压力,仅靠自身的能量应对要承受和面临的压力也许会较难承受,也许可以寻找身边的资源一起讨论,包括学校辅导员或老师,也许能够提供给你更多政策上或者资源上的帮助。

……

发表于2021-10-24 00:17:53

Anonymous [离线]

丁春秋

<ASCIIArt> 6楼

作为隔壁毕业生,只能说从大一就很少用家里钱,学费都是助学贷款交的,坚持读到博士毕业。或许应该把目光多投入到社会层面,格局打开,更有助于面对克服自己的时艰。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4 02:44:11

Diplomat [离线]

夕卜六乂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216 原创分:0
<ASCIIArt> 7楼

不作评论,只想说这TM都什么父母!你俩关系不好,整的像孩子不是自己的一样!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4 08:58:03

Anonymous [离线]

空见

<ASCIIArt> 8楼

当学生助理赚钱温饱,参加兴趣小组(最好是户外类型)。你想上一辈读书比你苦多了,不也走过来了吗?学会自己独立生活吧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签名档

来自北大未名BBS微信小程序 (http://t.cn/A67L9Lm2)

--

发表于2021-10-24 09:40:56

Anonymous [离线]

风清扬

<ASCIIArt> 9楼

可以试试国家贷款吗?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4 10:17:34

Anonymous [离线]

风清扬

<ASCIIArt> 10楼

那是过去了,家教这条路已然死了。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要担负起家庭的责任,本人从大一开始就不向家里要钱,通过家教等兼职,每个月还能盈余几千元;

另外,所谓高质量社交不知你是如何定义的,没有你所谓的高质量社交就会抑郁吗??鲁迅说过,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

作为一个北大学生,缺钱就去赚,没朋友就学会独处,去适应这个社会,所谓抑郁症便不复存在!

发表于2021-10-24 10:19:14

Anonymous [离线]

何足道

<ASCIIArt> 11楼

祝你好运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感谢您对我的关注,从您的经历当中我学到了很多,您的经历也起到了很大的激励作用。不过我所描述的是我内心感受,就像生病了的人会感觉痛,说自己痛一样。可以下猛药去治,而我更希望了解为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有这些感受,毕竟心理问题是当今很多人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都在探索人生的道路上不是吗 ^_^

发表于2021-10-24 11:05:20

Elon [在线]

贪心道人

4.5红孩儿

发帖数:3578 原创分:2
<ASCIIArt> 12楼

我觉得你可以试着不要为了交朋友而交朋友。做一些有兴趣的事情,也能交到很多朋友了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4 13:31:44

Anonymous [离线]

令狐冲

<ASCIIArt> 13楼

在自己感到安全的前提下,多来未名说说话,多寻找些不用花钱也能快乐的方式吧(运动,散步看风景etc)。啊,运动中交友也是可以的。祝好。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6 13:16:08

mightpower [离线]

mightpower

3.0中级站友

发帖数:186 原创分:0
<ASCIIArt> 14楼

不要让父母的婚姻不幸来左右你未来的幸福!坚强、自信、勇敢应该是你今后的样子。放下自卑,丢掉顾虑,大大方方地想办法就好!学校会有助学贷款,能够解决燃眉之急,各类兼职也能为你助力,慢慢累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谓高质量的社交只是世俗的虚伪,结交新的朋友,不要对朋友期望太高,总会有那么一二个会成为你一辈子的真心朋友。能入本校,说明你已经很优秀了,不是么?!加油吧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此前我的开销基本都是由父亲提供的。随着父母关系恶化,父亲开始在外组建新的家庭,也不再愿意为我提供经济支持。过去几个月我过得都很拮据,这一层面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快乐。

另一方面,从入学到现在一直缺乏高质量的社交,过往的朋友都各奔东西,新的朋友又总觉得很难深入发展,无论讨论什么问题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月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在这种应付式的社交中筋疲力尽。

我不想下论断说自己有抑郁症,但是确实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幸福。有时站在高楼望着十几米高的地面,居然会有想要一跃而下的冲动,事后也会为这种想法感到心悸。我到底应该怎么跳脱出这种环境呢?

发表于2021-10-26 16:34:04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