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有一天,陆生离开了台湾(转载) - 两岸文化交流协会(CCEA)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忽然有一天,陆生离开了台湾(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ZOEA [离线]

2.1彩依

发帖数:1233 原创分:0
<ASCIIArt> 1楼

读者来函:忽然有一天,陆生离开了台湾

  ——跨境移动、生活的人是珍贵的,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可能串连起两片被冷战、历史、权力所分割的社会,为两岸关系开启另一种想像。

阿树  2020-04-11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411-notes-leaving-taiwan/

2020年3月6日,台大椰林大道上学生在骑著自行车。摄:陈焯煇/端传媒


  4月9号,北京教育部发布了新闻稿,宣布“暂停2020年陆生赴台就读试点工作”。在疫情延烧的当下,这个新闻似乎不值一提,毕竟台湾已经关闭了边境,只是暂停一年陆生来台又有什么特别呢?

  然而,此处的“暂停”恐怕并非只是字面意义上的暂停,基于过往两岸政策的变化,这更有可能是类似2019年7月份暂停自由行的无限期停止陆生来台。新闻发布后,台湾各大专院校所组成的陆生联招会也发布图片公告,表示:“关于片面的公告,本会协调中。”片面一词表示台湾院校对此并不知情,还带有几分无奈与愤怒。疫情与冷战的双重阴云下,对于台湾、对于中国/大陆(注二),对于两岸,我们损失的将不只是一批移动的学生而已。

  此时此刻,许多问题值得重新梳理与思考:陆生来台,从最初的鼓励、火热的报名招生局面,到近年来北京单方面大幅缩减名额,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陆生来台,除了“救私校”、“统战”、“纯学术交流”以外,对于两岸民间社会还有着怎样的意义?


从鼓励到缩减,北京政府对陆生来台政策的转向

  2009年,中国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说:“欢迎台湾学生到大陆来上学,我们也鼓励大陆学生到台湾去读书。”(注三)此时陆生尚不可来台念书,但大陆高校在校台生已超过7000余人。

  在教育领域的政策开放程度上,中国/大陆当时走在台湾前面,早在2006年中国/大陆就已开始逐步承认台湾高校学历,而台湾承认大陆高教学历则要等到2011年。

  同样是2011年,台湾首度开放陆生学位生来台,第一届录取陆生1265人,实际来台注册928人。此后每年台湾大专院校均可招收中国/大陆学生,到2019年为止已经持续9年。最高峰为2015年,实际注册陆生3019人。此后,2016年台湾政党轮替,蔡英文当选,陆生注册人数开始下降,至2019年实际注册陆生仅有2259人,比最高峰时下降了约四分之一(注四)。

  究其原因,两岸关系紧张,社会氛围影响陆生来台就读意愿固然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大陆在2017年开始主动限制陆生来台名额,学士班从2015年最高峰的2134名减少到2019年的800名,在学士班录取名额大幅削减1334名的情况下,实际陆生来台人数下降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

  除此之外,在陆生的录取批次部分,中国/大陆也进行了更改。2016年之前,台湾大专院校录取陆生的时间早于中国/大陆自己的分发系统,所以台湾院校可以优先录取陆生,已经被录取的陆生不再被大陆高校录取。2017年开始,中国/大陆部分省份开始同时分发被台湾录取的学生,导致陆生同时录取两岸学校。2018年,北京教育部统一决定,台湾招收陆生要和大陆同一时间分发,陆生将自行决定就读学校,增加台校招生难度。

  这一系列政策变化都显示出,北京政府已经不再鼓励陆生来台就读,甚至反向劝退已经被台湾大专院校录取的陆生。在此脉络下,2020年教育部“暂停”陆生来台已经不是一个临时应变疫情的举措,而是北京在陆生来台政策从开放走向封闭紧缩中的必然一步。而且相同的是,每次政策变更,台湾教育界都不知情,只能做紧急应变,只能再行沟通,但通常都无果而返。

  一般,舆论认为中国/大陆缩减陆生来台是一个政治表态,北京政府借陆生向蔡英文政府施压。在这种施压底下,台湾政府不会受到多大影响,充其量是少数私立大学减招陆生,损失了些学费。但对于计划来台念书的学生而言,每次政策变动都是一个晴天霹雳,竞争更大,来台风险更多,也越发看不清未来。

  除了将陆生作为政治施压的工具外,北京政府也确实正在越来越不信任赴台念书的陆生。2018年9月15日,陆生难得地登上了中国最重要的电视节目《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注五)。然而其内容却是揭发大陆赴台学生被台湾间谍色诱、收买,为台湾开展情报工作。当年,我曾在本地台办看过类似的宣传影片,片中,明明应该讲台湾口音的间谍却讲着一口怪异的本地方言。国台办系统对于台湾的不了解也让他们戒备赴台陆生,仿佛每位陆生都是潜在的敌人,是天真单纯,随时会被台湾情报系统吸收利用的人偶。这些新闻节目的报导让陆生成为两岸政治的夹心饼干,一边被中国/大陆嫌弃为台谍,另一边又被台湾社会指认为共谍。

  间谍案之外,中国/大陆也有舆论也开始讨论陆生被自由主义、台独势力吸收,未来将影响社会稳定。例如,民间智库昆仑策曾更刊发一篇名为文章《两岸三地反中势力》的文章(注六),攻击蔡博艺、余泽霖等活跃的陆生发表反中言论、为反中媒体写稿。但其实,这两位陆生只是积极参与台湾民间的社会活动,不畏政治风险,愿意表达自己的观察和理解。


两岸民间社会不可缺失的角色

  像陆生这样的跨越边界移动者(在台湾,还有外籍配偶、移工等)往往被社会视为混乱、危险的来源。但同时,跨境移动、生活的人又是珍贵的,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可能串连起两片被冷战、历史、权力所分割的社会,为两岸关系开启另一种想像。

  两岸官方常常宣称自己支持社会交流,支持两岸人员流动,但这种支持的潜台词是“对方应该理解认同我”或者“我要去影响对方”。这在两岸讨论陆生政策时体现得最明显,台湾舆论常常以陆生是统战工具为理由反对陆生来台,却同时又以台湾民主影响陆生去改革中国社会为理由来支持陆生政策。这是典型的两岸攻防论述,只不过从政治经济领域转向了文化教育领域。其中缺乏的就是关于两岸共同民间社会的想像,台海两岸都是如此。

  陆生的存在,不应该被理解为愚昧的中国/大陆人到民主台湾念书,或者发达富裕的中国/大陆学生到落后缺乏生源的台湾私立大学念书,而应该被积极地想像为形构两岸民间社会的有机成员。陆生所看见的,除了是两岸的差异之外,更多的是两岸的共通性。例如,台湾与中国/大陆社会同属于东亚后进工业国,面临着类似的资本全球化、社会福利削减、排外情绪问题,我们本可以交流这些共通的社会经验,串连两岸有志者,为共同的社会改革而思考。与其说这是两岸关系的另一种想像,不如说这是超越两岸关系的一种路径。然而如今,一切渐行崩坏。

  “知道教育部暂停陆生来台后,我觉得教育部侵害了陆生的权益。准备了几个月之后却不能去念书,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谈到陆生无法来台,在广东互联网行业工作的小刘(化名)觉得很气愤。参与过LGBT、性别相关活动的她对于中国社会中的性别议题和性别理论很感兴趣,大学期间后还曾在北京一家同志权益类NGO实习。2019年底,小刘联络到台湾一所大学的性别研究所,开始准备申请所需的自传和读书计划。谁料,四个月后的现在,教育部却发了一则通告,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赴台读书计划。

  对于小刘来说,赴台进行性别研究是很难得的机会,因为性别研究在大陆的发展程度很低。不像台湾,中国/大陆高教体系没有独立的性别研究系所,仅有几个性别研究单位也是依附于大学的中文、历史、社会系底下,例如上海财经大学的性别文化研究中心归属于中文系。此外,台湾的性别运动也有着深厚的脉络,同为华语地区,相近的文化背景也让小刘更愿意赴台念书。

  跟小刘类似,许多赴台陆生都是基于台湾特殊的社会经验才来念书的。对他们而言,学习不只在课堂,还在社会中,宫庙、沙龙、山林、Livehouse、街头、剧场都是学习的场域。两岸分断超过七十年,各自走过不同的路径,这些异质性铭刻在社会的日常中,它们对于台湾来说可能只是过去的历史,但对于关心中国/大陆社会的学生来说则是难得的经验与参考。我想,赴大陆念书的台生中,一定也有不少人怀着这样的期待。

  在台陆生中,还有些人不只是停留在观察与学习,他们在某些议题上比本地台湾人更关心这个社会,比本地人参与得更多。

  “我不是台湾人,我没有在这个社会生活很久,所以一开始很担心自己轻易地以此为题目会写不好。但是现在不会这么担心了,我的田野做的很扎实,我有自信比大多数台湾人了解得更多。”

  陈闻(化名)赴台修读新闻传播相关科系,本来只是为了写毕业论文而接触在台的东南亚移工,后来却越陷越深。她不但主动去与移工交谈,了解他们的生命史,而且认真地参与了一个移工NGO。为了改善移工不平等的处境,她撰写文案、制作道具,甚至走上街头。熙熙攘攘的台北街巷,阵阵鼓声,无人再区分得出台湾人、陆生与东南亚移工。

  “做议题其实与身分无关。”

  毕业回国后,这段经历也启发陈闻主动去关心中国/大陆的公益圈。她曾打算去北京的女工NGO服务,虽然后来因工作变动而未能如愿,但她仍关注者大陆的工人们。说到未来,陈闻觉得“移工议题对我来说,好像还没有做完。我一直都想继续。移工在母国的生活是怎样的?他们的母国到底长什么样?我想跳脱两岸语境去看看东南亚。”

  尽管还有些脆弱,但一条从东南亚移工到台湾工运,再到陆生以及大陆新工人的连结已经隐约形成。听到陈闻的分享时,我觉得心酸又感动。都在说两岸,但又何必只是两岸?我们本就应该在一起,在更广大的天地间,在更辽阔的人间。

  走在类似道路上,参与这个更广阔的跨界民间社会形成的陆生还有许多。有陆生为下雨的台北写过歌,有陆生撰书记录下了台湾推动流浪动物“零扑杀”政策的过程,还有陆生在街头为争取境外生平等纳入全民健保而抗议。以及更多、更多媒体未报导却实际发生过的陆生在两地社会活动的痕迹。


唐山过台湾,心肝结归丸

  数百年来,黑水沟就如同鬼门关一般考验着横渡者。如今,陆生、陆配、台胞这些身分也时时刻刻考验着跨越两岸移动的人们。尽管没有了滔天风浪,没有了贫困与战乱,这条台湾海峡却仍蛮横地在此阻隔着我们。一纸公文,让多少人郁卒。一张学位证书,背后承载地又岂止是知识。

  2020年是如此荒唐,一月份台湾教育部下发指引要求陆生集中监测隔离,引发不平等待遇的质疑。四月份,北京教育部又禁止新一届陆生来台。它们都说自己注重陆生权益,都说是为了疫情。

  两个教育部,横亘在陆生面前变成了两道铁栅栏。过去这九年来,陆生在台湾一直忍受着不能打工、不能使用健保的歧视性对待。海峡这一头的政府,无论蓝绿,都无法实质改善陆生处境。那些发声支持陆生纳入健保的,多半是关注社会边缘、弱势的台湾民间团体。

  而海峡另一边的祖国,对陆生的提防也远多过提供的帮助。参加公共集会活动时,陆生们总是习惯戴着口罩,因为同学间有太多“被喝茶”的经历了。台办找上门,警察找上门,被仔仔细细盘问在台湾做了什么事情,恐惧铺天盖地,久久不散。

  南京东路带着面具 它和我一样 试图忍住泪滴——《台北下的雨》,郑兴


(作者为在台社会科学相关科系陆生)



注一:文章标题修改自郑兴音乐专辑名《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

注二:中国和大陆两种不同的用法在如今标示着对于台湾政治地位的不同立场。本文作者认为统独不是需要讨论的重要问题,故主要使用“中国/大陆”,任由读者选取。

注三: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 | 两岸学历互认急需突破,21世纪经济报导,2009年7月14日

注四:陆生招生相关数据来自台湾院校陆生联招会https://rusen.stust.edu.tw/cpx/RecruitData.html

注五:央视报导 陆破获百起台谍案,中国时报,2018年9月16日

注六:林橡 | 两岸三地反中势力:现况、思维路径与政策建议——兼论在台陆生群体社会处境与建议http://www.kunlunce.com/klzt/ximahui/2018-05-22/125422.html

签名档

--

--

 最后修改于2020-07-16 08:15:58
  • 发表于2020-06-18 20:34:33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