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J. 奈史密斯《篮球的起源与发展》 - 篮球公园(Basketball)版 - 北大未名BBS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挖坑】J. 奈史密斯《篮球的起源与发展》

[复制链接]
楼主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5.3常规潜艇

发帖数:1.1万 原创分:9
<ASCIIArt> 1楼

又在北大图书馆发现了一本J. 奈史密斯著Basketball:Its Origin and Development,Association Press 1941年版。奈史密斯大名想必人尽皆知,但也仅限于知道名字而已。于是发愿将之译出,不知道这个坑何时能填平。我英语水平不高,翻译水平尤差,若有不当之处,还望不吝指教。

签名档

最动人时光 

未必地老天荒

难忘的因你太念念才难忘

 最后修改于2023-08-28 16:56:13
  • 发表于2023-08-28 15:59:19
楼主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5.3常规潜艇

发帖数:1.1万 原创分:9
<ASCIIArt> 2楼

前言


在篮球发明四十三年之后写篮球的起源与发展,我给这项运动的技术方面留了很少的部分,而更多试图去回答若干问题。

对我来说,自己一个人收集数据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我不得不号召世界各地的人提供一些数据供我使用。在书中我已经提到了其中的一些人,但他们只是为这本书做出贡献的人中的一小部分。对那些为了发扬体育精神和世界青年的利益而参与篮球运动,在参与中发展和传播这项运动的人们,我要致以真挚的感谢。


詹姆斯·奈史密斯


签名档

世界将我包围誓死都一齐

壮观得有如悬崖的婚礼

也许生于世上无重要作为

仍有这种真爱会留低

发表于2023-08-28 16:55:26
楼主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5.3常规潜艇

发帖数:1.1万 原创分:9
<ASCIIArt> 3楼

前言


在发明五十周年之际,篮球运动已经被公认为世界最受欢迎的运动。参与到篮球运动的观众和球员比其他任何运动都多。虽然没有精确的参与者数量统计,但是在任何可以得到球和篮圈的地方,都会进行着某种形式的篮球运动。

已故的詹姆斯·奈史密斯博士在担任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斯普林菲尔德学院(当时名为基督教青年会国际培训学校)的教练时,将两个桃筐安放在体育馆里,发明了这项运动。基督教青年会在培养全世界对这项运动的兴趣中起了主要作用。因此,这本书由基督教青年会全国理事会赞助是完全恰当合适的。

篮球是少数几个基本上由美国人贡献的竞技体育项目之一,长期以来一直需要一部关于篮球运动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这本书将为后人保留篮球运动诞生的理念和目标。这本书不仅仅是一部篮球史,它还展现了美国体育教育早期发展的一个要素。

在奈史密斯博士发明篮球之前,美国的室内体育教育主要是健身操、体操和练习。

竞技体育被认为是与体育教育截然不同的领域,因此被当时的正统体育教育工作者认为是不科学的。在橄榄球季和棒球季之间,美国的体育教育工作者试图改编瑞典、德国和法国的体操方法。然而,美国男孩或男人不会轻易或愉快地适应为身体发育而设计的正规课程。他们更喜欢无拘无束地自由表现自我,当娱乐和竞技项目能满足生理需求时,他们最感兴趣。因此,在冬季体育课程中,学生们很少能保持兴趣。这一兴趣缺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冬季没有融合娱乐性与竞技性的室内体育项目。奈史密斯博士的发明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现在,篮球在橄榄球季和棒球季之间吸引了上百万人的兴趣。它可能是唯一一项为了满足公认的需求而有意识地 "发明 "出来的体育运动。

作为一名球员、学生、观众和篮球教练,这本书激起了我的兴趣。而且我相信它同样会激起其他读者的兴趣,无论他们是否对篮球运动有充分的了解。技术学习和经验永远无法让球员或教练深入了解篮球背后的哲学思想。这本书清晰地介绍了这项运动的目的和目标。对于那些无心学习篮球知识的人来说,这本书作为对一位多年来一直为美国青少年服务的教育家的人物研究,会很有意思。

最近的规则变化自然影响了奈史密斯博士图表中的结果(第175、178和179页)。但是,当下的调查和测试很大程度上支持了奈史密斯博士得出的结论。

我敢说,任何人读了这本书,除了对这位伟大而朴实的人物感到钦佩和爱戴之外,不会再有其他感受。他将毕生精力献给了教育事业,赢得了全世界数百万运动员的尊敬和感激。奈史密斯博士不愧为美国教育界不朽人物之一。


克莱尔·比

纽约布鲁克林

1941年1月

签名档

开始的开始 是我们唱歌

最后的最后 是我们在走

 最后修改于2023-08-29 15:42:00
  • 发表于2023-08-28 17:20:44
楼主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5.3常规潜艇

发帖数:1.1万 原创分:9
<ASCIIArt> 4楼

第一章   本尼角


已经到了晚上,一群男孩聚集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北部的本尼角(Bennie’s Corners was a small village located at the junction of the eighth line of Ramsay and Bennies Corners Road, on land where James Bennie settled in 1821. ——维基百科)。做完了功课,他们用不同形式的比赛来消磨闲暇时光。这样的聚会是常事,他们之中几乎没有人会意识到,这些活动中的一部分,未来某天会在篮球的起源中扮演重要角色。

本尼角是附近一群乡下孩子们的聚集地。在这个街角,有一家铁匠铺、一所学校、一家商店和一些民居。铁匠铺的后面有一片糖枫林。

在糖枫林中,每个男孩都要试图去做一些其他人都不敢做的杂技动作。他们会从一根树枝荡到另一根,或者在离地很远的树枝上奔跑,为了超过同伴,不惜手脚并用。

几乎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一群男孩围在店里的铁砧旁,尝试互相比试。他们最喜欢的绝技之一是抓住叫做“角”的锥形端,试图举起铁砧。

在这群人中,有许多种竞赛项目,有些是一时兴起想出来的,但一到天黑就忘了。跳高、摔跤和打架是不可忽视的天然男孩活动。他们都喜欢的一项运动是拔河。铁匠铺的墙上挂着一根长绳。这根绳子是用来捆绑钉蹄铁时难以控制的马的。但是对这些男孩来说,这根绳子是给他们用的,他们毫不犹豫地将之占为己有。

在傍晚,这些男孩通常玩一些同伴中绝大多数人都能参与的游戏。在他们最喜欢的游戏“石上鸭”中,一个男孩保护着他的“鸭子”,不让其他人的石头打到;当男孩们收集石子时,欢乐开始了。正是这个游戏后来在篮球运动的起源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傍晚的游戏结束了,男孩们沿着尘土飞扬的道路前行,穿过老旧的栅栏,走进安德森的草场,向印第安河的泳场走去。这是典型的男孩式戏水,他们互相躲闪,利用泥滩滑滑梯。当天色已暗,他们离开河边各自回家,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要在明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起床。

当夏天逐渐过去,枫树变得五彩斑斓,男孩们的活动也随之改变。依然会有在街角的比赛,但是也有打猎和钓鱼的日子。在深秋时节,捕捉大个的北方狗鱼是很罕见的运动,鹧鸪和雪兔非常多。偶尔有人或会捕获一只鹿或者加拿大猞猁,此时,孩子们晚上就有特别的事情讨论了。

十一月的某个时候,第一场寒流刮过北方,寒冷和大雪让夏天的游戏告一段落。第一场寒流之后不久就会结冰,当印第安河冻上之后就可以滑冰了。老泳场再次投入使用。每天傍晚,原木火堆熊熊燃烧,锋利的冰刀划破印第安河玻璃般的河面。

本尼角小组中有一个住在叔叔家里的孤儿。他父母在他八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这是滑冰的第一天,这个男孩站在河边的火堆旁,看着其他小伙伴滑过冰面。这男孩没有冰鞋,他太过于骄傲以至于不愿意请他叔叔给他买一双。他离开河边,走回他叔叔的商店,夜深之后。邻居们还能看到灯在亮着。

第二天傍晚,当人群聚集在江边,这个年轻人也在其中,他的肩膀上挂着一双冰鞋。这双冰鞋与其他孩子的不同,它们是用一对旧锉刀牢固地插入山核桃木条制成的。许多年后,当有需要时,这个善于创新的小伙子带给世界的不是一双自制的冰鞋,而是篮球运动。

雪车运动在这些孩子中非常流行,每天傍晚男孩和女孩们挤在塞满稻草的雪橇里,唱着喊着,挨家挨户喊上开始时没有加入的朋友。他们常常会走进某个厨房,吃着甜甜圈,喝着苹果酒,谈笑风生。

平底雪橇和雪鞋是他们在冬季喜欢的其他运动。他们为平底雪橇搭建了一条长长的滑道,许多夜晚都在这条滑道上以只有雪橇才能达到的速度呼啸而过。

然而,游戏并不是影响这些男孩生活的唯一因素,工作也有影响。当一个男孩在队伍中被派往野外时,他必须完成分配给他的任务。如果紧急情况发生, 他不应该到房子里去求助。如果可能的话,他应该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有时在深林中,车前横木会突然断裂。驭手应该独立完成修理,不管他是十六岁还是六十岁。

有一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一次,我拉着一车干草横渡密西瓦卡河(Misiwaka River)。我们一直在使用河下游的一个渡口,但我没有绕道过去,而是决定从上游过河。我穿过冰面,来到远处的岸边,迅速装好雪橇。我开始往回走,快到近岸时(home shore),随着一声巨响,我的队伍掉进了水里。我们撞到了一个冰窟(spring hole),我没有时间上去帮忙。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喉咙里哽咽的声音。一队珍贵的马匹在水中挣扎,只因为我太匆忙了,没有走到河流下游四分之一英里的地方。 

我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因为马队正在水中挣扎,我必须做点什么。幸运的是雪橇没有随之入水,我冲上去松开双树(doubletrees),这给了马儿一点帮助,尤其是有一匹马在洞的一边挣扎。我松开了缰绳,将它扔过马头。我开始用尽全身力气拉拽。不一会儿,在一次拼命前冲后,马儿滑上了透明的冰面,我赶紧把它牵离洞口。很快,另一匹马也出了水,我坐在河岸上休息片刻。当我转身去看马儿状态是否良好时,我看见我的叔叔站在树丛背后望着我。我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但我确定,在我把马拉出水之前,他就在那里了。

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是一种极大的锻炼,让我们为应对未来的问题做好了准备。我们中的一些人去了城市,另一些人响应号召去了加拿大西部的新土地。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男孩中的许多人在离开故乡后都取得了成功。罗伯特·泰特·麦肯基(Robert Tait McKenzie),著名的运动雕塑家,去了麦吉尔大学,之后又去了费城,成为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体育部主任。吉姆·杨(Jim Young)进入了医学院。鲍勃·托沙克(Bob Toshack)在温尼伯开了一家运输公司。杰克和鲍勃·斯蒂尔(Jack and Bob Steele)在加利福尼亚的圣迭戈开了一家罐头厂。比尔·奈史密斯(Bill Naismith)成为了一名机械师,现在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丹佛加德纳公司工作。吉尔伯特·莫伊尔(Gilbert Moir)在安大略的阿恩普瑞尔拥有一家五金店。杰克·斯内登(Jack Snedden)在纽约市当销售员。我则去了蒙特利尔学习传道。

1883年的秋天,我离开阿尔蒙特(Almonte)进入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学习。我在农场工作过一些年,我的身体状态非常优秀。我怀着坚定的决心和极大的信心开始了牧师工作的学习。几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最后我决定,只有帮助我的同胞,我才能从生活中获得真正的满足感。在那时,牧师工作是一个人帮助他的同胞的途径。我知道我还需要七年时间才能走向世界,开始我的人生事业,但我觉得所花的时间是值得的。

我获得了麦吉尔大学的奖学金,并与该大学就就读事宜进行了联系。当我向学院院长报到时,他告诉我已经为我选好了房间,并带我参观了宿舍,那里将会是我未来几年的家。

高中时我错过了好几年,进入大学后,我觉得时不我待,决心拼命学习。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在书本上,为了完成学业,尽快开始工作,其他的一切都被我遗忘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房间里学习,有人敲了敲我的门。我从书本上抬起头,说:“进来。”两个三年级学生进来了,他们是吉姆·麦克法兰(Jim McFarland)和唐纳德·杜瓦(Donald Dewar)。我认识他们俩,但只是和他们说过话,他们的来访让我感到惊讶。我请他们坐下,一些寒暄之后,麦克法兰对我说:

“奈史密斯,我们观察了你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你从来不参加任何活动。你在你的书本上花费了太多时间。”

我微笑着看向麦克法兰。他是一个大块头,学校的优秀运动员之一。我又看向杜瓦。杜瓦看起来不太壮,他注意到了我的眼神,说:

“相信我,奈史密斯,麦克法兰说的是对的。我也没听他们的,结果你看到了。”

我又和他们聊了一段时间,最后,当他们准备离开时,我向他们解释说我很感谢他们的建议,我已经足够强壮,能够支撑我想要的强度的学习,我没有时间去做运动。

那晚稍晚的时候,我结束了学习,躺在床上。我开始好奇为什么这两个家伙要把时间用在给一个新生提建议上。我越想,就越清楚地意识到,他们这样做纯粹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决定第二天去趟体育馆,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我第二天下午过去了,从那时起到现在,我一直在体育馆和田径场从事体育工作。

虽然我在大学里接触体操是随便的,但我接触竞技体育是偶然的。一天傍晚,我结束了和朋友的城市之行,在回家的路上,我停下来去参观一支正在训练的橄榄球队。在混战中,中锋的鼻子被打断了,但是没有替补队员可以代替他的位置。

队长喊道:“你们有人愿意过来帮我们一下吗?”

没有人立刻回答,我脱掉了外套,志愿去替代他的位置。练习结束后,队长问我是否愿意在下周六对阵女王大学的比赛中担任中锋。我买了一身球衣——在那个时候,每个人买自己的装备——出战了我第一场大学橄榄球赛。七年的时间里,我非常享受这项运动,从未缺席过一场比赛,尽管对于神学学生来说这是不合适的。当时橄榄球被视为魔鬼的工具。使我感到有趣的是,我听说,一天晚上,一些同仁们聚集在屋子里为我的灵魂祈祷。

在我学习神学的第四年,一件突发事件把我的职业方向由神学改为体育运动,当时这一专业还在幼年期,而且名声相当不好。

在一次竞争激烈的橄榄球比赛中,我左边的后卫遇到了一些困难,他大发脾气,发表了一些评论,尽管这些评论非常有力,但不能被印在这里。当他冷静了一些,他弯下身子对我耳语道:“对不起,吉姆,我忘了你在这里了。”

我非常惊讶,我从来没有对他的脏话说过一个字。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他应该对我道歉。稍晚的时候,反复思考了这件事情,我可以对这个后卫的行为做出的唯一解释是:我用尽全力参与比赛,一直没有让自己失控。

几天之后,我去了基督教青年会,把我的经历告诉了秘书D.A.巴治(D.A.Budge)先生。在谈话中,我提出了一个观点,我认为除了布道之外,可能还有其他有效的行善方式。过了一会儿,巴治告诉我,在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有一所学习正在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我下定决心放弃牧师工作,转投这个领域。

在咨询我最喜欢的教授时,我得到了一些非常好的建议。他说:“奈史密斯,我不能告诉你你应该做什么。虽然这个新领域看起来不错,但我会完成神学课程;然后,如果你不喜欢这项新工作,你可以回到原来的领域。“

我听从了这位教授的忠告,之后常常为此感激不尽。

从神学院毕业后,我利用夏天的时间拜访了美国基督教青年会,在斯普林菲尔德的暑期学习待了几天。正是在那里,我第一次遇见了卢瑟·古力克博士(Dr. Luther Gulick)。

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我到了斯普林菲尔德。我来到培训学院,找到了体育系主任。我得知古力克博士在上课,但很快就会下课。我坐下来等他。

我在一个英国式的大学成长,那里我熟悉的所有教授都是稳重端庄的老年人。等了几分钟之后,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进了办公室。他长得很高,相貌棱角分明,他的眼睛是明亮的蓝色,他胡萝卜红色的头发和胡子有着独特的形状。他迈着急促的步伐穿过房间,翻了翻桌上的信件,然后走到我坐的位置。他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伸出长着斑点的手,欢迎我来到这个学校。难怪我立刻就对古利克博士产生了浓厚的好感,有他当院长,我的工作一定会很愉快。在交谈时,我告诉他我的经历和信仰。

当下一节课开始的时候,他邀请我来一起上课。我对古力克博士的教学模式很满意,他在与学生们讨论问题时,似乎对学生们很有信心。后来,我发现,他的教诲一直伴随着我,不仅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而且在我的生活中都起到了帮助作用,这样的人为数不多。

我们约好当晚见面,坐了几个小时讨论共同感兴趣的想法。当时,他正在为基督教青年会筹划一项五项全能运动。在我们交谈的过程中,他让我越来越相信体育教学工作的重要性。

夏天的剩余时间,我呆在阿尔蒙特的老房子里。秋天,我开始为斯普林菲尔德工作,在渥太华我和T·D·巴顿(T.D.Patton)同行,在蒙特利尔,戴夫·科贝特(Dave Corbett)和我们见了面。我们三个组成了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的国际训练学校的加拿大代表团。

到了学校之后,我见到了A·A·斯塔格(A.A.Stagg),他曾经是耶鲁的神学生,他怀着和我一样的理想,来到了斯普林菲尔德。我走进了古力克博士的办公室,发现他坐在桌子旁边,和一个与我同龄、矮小健壮的男人谈话。古力克抬头看了一眼示意我过去。他像往常一样敏捷地站起身来,向我介绍了这位将成为我一年同学和一年同事的人——阿莫斯·阿隆佐·斯塔格(Amos Alonzo Stagg)。斯塔格用他惯用的抓棒球的方式抓住了我的手,而我则用我在摔跤中学到的方式进行反击。我们两个之前都在古力克博士那里听说过彼此,但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的友谊持续了超过四十年。

秋季入学之后的几天,古力克有了在学校开展橄榄球运动的想法。斯塔格在耶鲁时是全美最佳选手,邦德(Bond)和布莱克(Black)在诺克斯学院也打过橄榄球,我在麦吉尔打过七年英式橄榄球。斯塔格被指定为教练,他选了十三个小伙子,让他们去买球衣。我有在麦吉尔用过的英式橄榄球球衣,我嘲笑其他人买的长袖帆布夹克。我的球衣更像运动服。只过了几天我就不好意思地买了件和别人一样的长袖夹克。我保留的唯一一部分麦吉尔球衣是红白条纹长筒袜。

在橄榄球场上,我真正开始了解斯塔格,欣赏他的教学模式。那时的他和现在一样。就在揭幕战之前,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真正的男子汉,经过多年的努力,他已经成为美国橄榄球界的领军人物。那是在更衣室,就在我们准备出发去球场之前,斯塔格已经给了我们赛前指导,接着他转向我们:

“让我们祈求上帝保佑我们的比赛吧。”

他没有祈求胜利,他只是祈求每个人都能做到最好,展现真正基督徒的精神。

两年来,他习惯于让队伍中的不同成员来领导;在这两年里,我没有听到其他任何东西,除了他身上散发出的同样的精神。我们球队平均体重不到160磅,但是我们同哈佛、耶鲁、阿默斯特和其他大型学校比赛,我们赢得了比赛,我们球队被称为“斯塔格顽强基督徒”。

我认识到了斯塔格作为教练的才能。我注意到,他会挑选一个人担任一个职位,并让他留在那里。他看起来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可以把正确的人放到正确的位置。有一天我问他为什么会想到把我放到中锋的位置上。斯塔格看着我,用严肃的语气回答:

“吉姆,我让你担任中锋是因为你可以用最绅士的方式做最卑鄙(meanest)的事情。”

第一年结束,我和斯塔格都留在学院。正是在第二年,我有了发明篮球的机会。

loasa (鲁鱼亥豕)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又在北大图书馆发现了一本J. 奈史密斯著Basketball:Its Origin and Development,Association Press 1941年版。奈史密斯大名想必人尽皆知,但也仅限于知道名字而已。于是发愿将之译出,不知道这个坑何时能填平。我英语水平不高,翻译水平尤差,若有不当之处,还望不吝指教。

签名档

潮汐退和涨

月冷风和霜

夜雨的狂想

野花的微香

 最后修改于2023-09-09 11:15:22
  • 发表于2023-08-29 16:18:04

Nocchiere [离线]

皮亚琴察的鱼

6.0石炭纪

发帖数:7751 原创分:21
<ASCIIArt> 5楼

有没有讲到巴尔干的小流之类的东西,没有就不插眼了


loasa (鲁鱼亥豕)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前言

在发明五十周年之际,篮球运动已经被公认为世界最受欢迎的运动。参与到篮球运动的观众和球员比其他任何运动都多。虽然没有精确的参与者数量统计,但是在任何可以得到球和篮圈的地方,都会进行着某种形式的篮球运动。

已故的詹姆斯·奈史密斯博士在担任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斯普林菲尔德学院(当时名为基督教青年会国际培训学校)的教练时,将两个桃筐安放在体育馆里,发明了这项运动。基督教青年会在培养全世界对这项运动的兴趣中起了主要作用。因此,这本书由基督教青年会全国理事会赞助是完全恰当合适的。

……

签名档

L'universo trova spazio dentro me

Ma il coraggio di vivere quello ancora non c'è

 最后修改于2023-08-30 02:09:03
  • 发表于2023-08-30 02:08:17
楼主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5.3常规潜艇

发帖数:1.1万 原创分:9
<ASCIIArt> 6楼

应该没有

Nocchiere (皮亚琴察的鱼)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有没有讲到巴尔干的小流之类的东西,没有就不插眼了


发表于2023-08-30 08:37:14
楼主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5.3常规潜艇

发帖数:1.1万 原创分:9
<ASCIIArt> 7楼

第二章   新运动的需求

1891年夏天,新运动的需求变得十分紧迫。来自不同州的年轻人聚集在斯普林菲尔德训练学校参加夏季学期的课程。无论来自何处,这些体育指导员都抱怨说体育课的学生厌倦了R·J·罗伯茨(R.J.Roberts)引入的课程模式。罗伯茨曾经是马戏团的演员,他厌倦了引人入胜的的特技表演,开创了一套运动系统,他称之为健美运动,主要是为了增强体质、健康和活力,很少考虑参与者的兴趣。健美运动包括以德国体系为基础的轻重器械练习,但不包括体操专家表演的特技。在罗伯茨领导下训练的体育指导员们发现很难把年轻人吸引到他们的班级里。

在七十年代后期,大学生们开始对学校之间的运动感兴趣,特别是径赛和橄榄球。这些运动已经深入人心,许多比较活跃的学生都参加了这些运动。

loasa (鲁鱼亥豕)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又在北大图书馆发现了一本J. 奈史密斯著Basketball:Its Origin and Development,Association Press 1941年版。奈史密斯大名想必人尽皆知,但也仅限于知道名字而已。于是发愿将之译出,不知道这个坑何时能填平。我英语水平不高,翻译水平尤差,若有不当之处,还望不吝指教。

签名档

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

也有失意痛哭嚎啕

 最后修改于2023-09-24 19:41:51
  • 发表于2023-09-09 11:16:09
楼主

loasa [在线]

鲁鱼亥豕

5.3常规潜艇

发帖数:1.1万 原创分:9
<ASCIIArt> 8楼

第三章 篮球运动的起源

loasa (鲁鱼亥豕) 在 ta 的帖子中提到:

又在北大图书馆发现了一本J. 奈史密斯著Basketball:Its Origin and Development,Association Press 1941年版。奈史密斯大名想必人尽皆知,但也仅限于知道名字而已。于是发愿将之译出,不知道这个坑何时能填平。我英语水平不高,翻译水平尤差,若有不当之处,还望不吝指教。

签名档

算了吧 算了吧 别唏嘘

将心事 将忧郁 藏歌里

拾情拾趣 爱惜眼泪

别再 贪心去追

发表于2023-09-19 13:29:07
返回本版
1
/ 1
跳转

请您先 登录 再进行发帖

快速回复楼主
标题
建议:≤ 24个字
签名档
发布(Ctrl+回车)

您输入的密码有误,请重新输入